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寵寵欲動:老公,碗裡來

正文 第17章 遷怒保鏢

書名:寵寵欲動:老公,碗裡來 作者:玉苳 本章字數:3628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8


“楊老闆!我叫你害我,叫你害我!”蔡得勝氣的站起來,沖過去一拳打老男人的臉上。

老男人也不會讓自己傻傻地被挨揍,出拳頭還擊。

兩個人咬牙切齒,拼盡全力打架,似乎誰把誰打趴了,就能贏得了席楚傑的原諒。

席楚傑全當看不見,絲毫不受任何影響,繼續揉揉她的頭皮。

打架的聲音越來越小了,最後變成一個人勝利的歡呼聲。

“席少,我贏了。”蔡得勝攥緊拳頭,舉著雙手,雖鼻青眼腫,但眼睛裡藏不住的興奮和激動。

秦子霞看到老男人被人打到淌血,不省人事。她心裡有點解恨,這樣的色男人,公司的不少女人都逃不過她的毒手,她早就想收拾他很久了。現在好了,有人替她收拾。

她抬頭對著席楚傑彎彎嘴角。

席楚傑看出她眸子的深意,舉一下手,身後的保鏢就走上來。

“老的那一隻把身上的毛,全扒光了。這一隻送到龍雲間。”

蔡得勝一聽到“龍雲間”這三個字,嚇的“撲通”一聲,直接跪在地上,哭著向席楚傑求饒。

那可是供女人玩樂的地方啊。消費的客戶都是沒幾個錢沒男人老女人。他聽說好多男人走的進來,被人抬出來。

席楚傑帶著秦子霞出去,不理會他們。他轉回頭對宋行知說。“老二,先幫我約另一個時間,我一定會登門謝罪。”

秦子霞隱隱約約地知道了什麼,她抬起頭,眸子地全都是擔憂愧疚之色。

“我是不是耽誤你的事了?”

“走,回去和你好好算帳。”淡淡的語氣,聽不出任何情緒。

秦子霞回到禦景北苑,看到站在一邊俯臥撐的冷夜,他的身上正壓著一個沙包。

冷夜是她的貼身保鏢,席楚傑該不會把這次的事情,怪罪到冷夜的頭上了吧。她可憐地看著冷夜,眸子夾雜同情還有歉意。

“老公,這次是我叫了冷夜先回去的,不關他的事。”因為她的緣故,連累了冷夜。

“我是妻管嚴?”冷夜已經把事情的全部細節都報告了。

秦子霞眼角抽了抽,咧嘴笑著,一面捏捏他的手臂,一面狗腿地說。“怎麼可能!我家老公在外是商業界的大亨,在內也是一家之主。一定是冷夜聽錯了。我原話是說,‘氣管炎’,我懷疑你有氣管炎啊。”

“那這麼說是冷夜的問題了?再加一個沙包。”

“是。”

冷夜站起來,給自己真的加了一個沙包,保持俯臥撐的動作。

秦子霞眸子的歉意更加深,冷夜啊,對不住了。

席楚傑拉著她走上樓,打開門,開了燈,一把甩過去。肋骨和脊樑砸在牆上,她皺著眉,疼得發出聲音。

男人單臂撐在牆上,眸光有兩簇火苗,他盛怒道。

“你知不知道今天要是我不及時出現的話,會發生什麼事情!”每次撞見她都是這種事,他心臟一回還承受的住,三回四回是想要他的命麼!

他在外面不好發火。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訓她。

“我知道,不是還有你嘛!”秦子霞切弱弱地回答。

他以為她是神嗎,每一次遇到危險他都及時沖出來嘛!

“知道?知道還經常以身試險,秦子霞是我沒有給錢給你花,還是你本身就是一個喜歡給我惹事的人。”

沉重的話砸在她的心窩裡,心裡又難受又生氣。

“你嫌我麻煩了?嫌棄我煩就離婚啊!”她有在醫院重病的媽媽,也有糾纏不清的父親,更有一段不堪回首的過去。

沒有做好心理準備,就離婚啊,趁在她還沒有完全愛上他時。

“離婚,休想!”

席楚傑單手抱起秦子霞,用力往她的屁股就是一巴掌,像是孩子做錯事情,母親懲罰似的。

她的手拍不停打他的胸膛,腳亂踹著。“席楚傑,你放開我!”

話音一落,席楚傑立刻鬆開手,她人掉在床上,隨後整個人壓在她的身上。旋即,唇齒間的撞碰的疼痛從嘴唇之間開始蔓延到身上的每一寸皮膚。

秦子霞瞳孔驟縮在,撕裂般疼痛,使她不得像一個懷孕的鱔魚,弓著身子。

男人臉上沒有半天憐惜和心疼,緊抿著的薄唇,眉間凝聚著怒火。

她緊緊地閉上眼睛,淚水從眼角滑落,心裡無盡的苦悶:席楚傑,你究竟把我當成了什麼,只是滅火和發洩的工具嗎?

他給她的溫柔總是短暫的。

若即若離的婚姻,讓她很沒有真實感和安全感。

第二天早上她睡意漸漸地驅散,全身上下像是被人拆開了,重新組裝起來。她忍著酸痛,伸出手拿起手機,點開螢幕看時間,完了

完了又遲到了!

公司微信群似乎討論什麼事情很激烈,不停地冒出資訊提醒。她好奇地點開一看,關鍵的資訊是今天老男人沒來上班,反而是她的老婆哭的眼睛紅紅,給員工們結算工資,宣佈公司關門。

秦子霞眉心微微皺起,能使老男人一夜關門的人,就只有席楚傑了吧。他究竟是幫她出氣,還是想顯擺他的權勢。

她動了一下身子,渾身上下都酸痛著。臉上泛起一絲苦笑。她這次真的是下不了床了。

門外,有節奏地敲門三聲。

秦子霞知道是李媽。

李媽拿著白色的藥丸和一杯溫開水進來。

秦子霞接過,像是吃感冒藥一樣,吃下去。

李媽杵在一邊,還不退出去。

“李媽,還有事?”

“少夫人,大少爺說了,從今天開始你不能出門,還有這一張銀行卡是給你的。”李媽同情地看著秦子霞。

少夫人一定很難過,現在連人生自由都沒有了。

耳畔再次縈繞起席楚傑大怒的聲音。

“秦子霞是我沒有給錢給你花,還是你本身就是一個喜歡給我惹事的人。”

嘴角露出淒涼的笑意。

給零花錢都不情不願,她這個老婆當的有點慘啊。

好好想了想,昨晚他毫不留情地在她身上瘋狂,一點情面都不給她,她又何必拘束小節。

這點錢,就當昨晚對她的補償。

秦子霞綁定銀行卡,轉帳給薛醫生,還完錢。

她身體不舒服,躺在床上休息,看書的時候,獒獒溜進去。

獒獒每次見到她都十分興奮,屁股賣力地扭動著,朝她撲過來,舔著她的臉。濕熱的舌頭舔她的臉,格外地癢。

她受不住,咯咯咯直笑。

席楚傑上了一半樓梯,突然聽到秦子霞爽朗的笑聲和獒獒的嬉鬧聲,腳步停下。

他抿著唇,一臉不悅,大步流星走到垃圾桶旁,掉丟剛叫薛啟明開的外用藥膏。

“獒獒,快下去,你爸爸有潔癖。”獒獒躺在床上,秦子霞板著臉硬把它推下床。

他皺著眉,不情願地下了床,低嗚幾聲,委屈地躺在秦子霞的拖鞋旁,有一下沒一下地伸出爪子拍她的拖鞋。

席楚傑這一天沒有回家。秦子霞抬手看一下腕表,都已經淩晨了,看來他是不回來了。

秦子霞望望四周,沒有他在,還真有點不習慣,心裡感覺有點空空的。

獒獒是一個有靈性的狗,它似乎能知道秦子霞的不安。坐在地上,盯著門外看,一副守護人的模樣。

“獒獒,上來吧,不管你爸了。”

藏獒一聽到,馬上跳上床,不斷地舔著秦子霞的臉,開心地想一個孩子。

誰能想到,以凶性聞名的藏獒,也會撒嬌。

沒有了工作了,秦子霞肆意地睡覺。

中午,她聽到了獒獒大聲吠叫,那聲音好像有人闖進他的領域。

“少夫人,少夫人,你快下來管獒獒吧,我們快拉不動它了。”李媽急切的呼喚聲。

秦子霞被吵醒,不悅地皺起眉心。她揉揉頭髮,走了下去。

“汪汪汪!”藏獒不停往前撲,眼看著李媽他們就要拽不住藏獒。

“獒獒!”她喊了一聲。

藏獒掉頭沖過來,前爪子抬起來,放在秦子霞的身上,熱情地舔著她的臉。

“子霞,我是來道歉的,你看禮品我都帶來了。”席子萱舉起手裡的禮品,上前放在沙發上,便後退到原來的位置上,時不時盯著獒獒,生怕它會撲過來。

道歉?

秦子霞狐疑地看著席子萱。席子萱向來不打達目的,不擇手段。今天她來肯定並不是只有道歉。她滑動了一下手機,反過來扔在一邊。

“子霞,那是你最愛吃的牛軋糖,牌子口味都是和你讀高中的時候吃的一樣。”她一臉巴結。

秦子霞也不急著問她來的最終目的,她淡淡地“嗯”了一聲。

席子萱眸光一沉,旋即坐在沙發的另一邊,討好的笑容堆滿了臉。

“子霞,你看我們認識了八年了,不要因為一個男人就搞和仇人一樣。”

搞的和仇人一樣?呵!席子萱當初可是把她往死裡整啊。

秦子霞在心裡冷笑一聲,冷漠地看她。

她被秦子霞看到心裡發毛,見對方似乎一點都不念她們的舊情,她有點慌亂了,這死丫頭怎麼變得那麼絕情。

“子霞,我要怎麼做,你才能原諒我?”她哀求道。

“我要我18歲生日晚上的真相。”秦子霞一字一句,艱難地從牙縫中擠出。

席子萱看了看站在秦子霞身邊的李媽,眼睛裡是席忌。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