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寵寵欲動:老公,碗裡來

正文 第22章 撒謊懷孕

書名:寵寵欲動:老公,碗裡來 作者:玉苳 本章字數:3544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8


“爸,大媽,媽,哥。”席子萱走進來,一個一個地叫,看到了秦子霞,她整個人就不淡定了,像是一隻被踩到尾巴的貓,全身的毛都豎起來。

“秦子霞,你怎麼還有臉來席家!”秦子霞這賤人,招惹她之後,整天都躲在禦景北苑,她想給她點顏色瞧瞧,都不行。

“席子萱,注意你言行,這是你大嫂。”席楚傑一記淩厲的眼神呢飛過去,冰冷的聲音響起,溫度瞬間冷了幾度。

席子萱下拉嘴角,一臉嫌棄。這個大嫂,她打從心裡不認。

“人齊了,就吃飯吧。”蔣玲招呼著。

席子萱拉著秦浩然走上前,高興地介紹道。

“爸,這是秦浩然,我男朋友,之前跟你提過的。”她轉頭督促秦浩然。“浩然,你不是帶特地給爸買了禮物嗎?”

“伯父,小小禮物不成敬意。”男人一臉恭敬。

“爸,這五糧液又好喝又健康,浩然可是挑了好久。”席子萱在一旁吹捧著。

席澤成滿意地點點頭,旁邊的傭人走上前收好。

“倒是某人不送禮物給長輩啊?第一次進席家的門,就囂張成這樣,以後還得了。”她陰陽怪氣道。

席子萱的話綿裡藏針,秦子霞聽起來感到刺耳,她現在的局面很窘迫。第一次來席家,兩手空空,還拿秦浩然和她作對比。恐怕,在邱曼心中,她的形象又變更糟。

“爸,媽,子霞也帶來了禮物。”

禮物?

她明明什麼都沒有準備啊。

席楚傑手覆在她的肚子上,繼續說道。

“子霞,有身孕了。”

秦子霞心驚了一下。懷孕,不可能啊,這個月她的例假照常來啊。席楚傑這個謊也撒得太大了吧。

“哈哈哈,喜事啊。”他們席家不缺錢,不用學別人來一套什麼商業聯姻。只要能給席家增添一兒半女那就行。席澤成今天55歲了,身邊不少老友都當了爺爺,外公。這回,他也可以啦。

邱曼眼神複雜地望著秦子霞,仿佛想從她眼睛看出別的東西來。

秦子霞心虛的低著頭。

“哎喲,那趕緊坐下來吃飯啊,別餓壞寶寶了。”蔣玲拉住秦子霞的手,按她肩膀,叫她坐下。

大家入座後,開始吃飯,有點安靜,偶爾有邱曼和蔣玲夾菜給席責成的說話聲。秦子霞也想效仿她們,當一個嫺熟席太太,可想到席楚傑的有潔癖,就打消夾菜的念頭。

秦子霞看到一桌好菜,挺有胃口,左席右看,發現席家的人吃飯都很慢條斯理,吃飯也學著他們一小口一小口。

她吃到第一碗飯的時候,大家都基本吃飽了,本想在盛第二碗飯,可看到大家漸漸地全放下筷子,自己也跟著放下碗筷。

“你吃飽了?不用再吃一碗?”席楚傑嘴角帶著若有若無的笑意。

平時吃飯都鼓滿腮幫子的女人,這回吃飯也著是斯文起來。他們相處了一個月了,對她的飯量自然清楚。

“是啊,以前我們自助烤肉的時候,你可是吃一碟又一碟,那碟子喲,堆成小山!”席子萱尖著聲音,生怕在座的任何一個人聽不到她的聲音。

秦子霞不想因為飯量這特點,給長輩落下不好影響,她勾唇一笑。

“子萱,人會變的。”

席子萱一時接不上話,她感到秦子霞這一句話暗裡在說她。

秦子霞不是人會變,是她打從一開始,就是抱著接近秦浩然目的和她親近。

“子萱啊,你和小秦認識啊,真是緣分咯。”

“我們不僅僅是認識。”席子萱說話帶有著敵意,語氣很不友好。

邱曼眉心微蹙,席子萱什麼尿性她清楚。席子萱看起來和秦子霞關係不一般,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這秦子霞也不是好東西。

蔣玲乾笑了幾聲,打了圓場,一副欣慰的口吻。

“小秦飯量又小,穿的又樸素,一看就是大家閨秀,是大房心儀的兒媳婦。”

“呵,什麼大家閨秀啊,不過是林氏百貨林志鴻在外面的私生女。”席子萱諷刺的聲音響起。

私生女!這三個字像是一個燒紅的鐵,烙燙在她的心頭,她攥緊拳頭,呼吸急促。

這時,席楚傑站起身來。

“席子萱,她是你大嫂,說話注意自己的言行,免得被人說你沒有教養。”席楚傑沉著臉,語氣帶著怒意。

秦子霞鼻子一酸,有人幫自己說話的感覺,真好。

“我······媽!”被席楚傑凶,轉頭想找母親幫她。

“子萱向你嫂子道歉。”溫和的面容多了幾絲厲

色。

“媽!”不幫自己的女兒就算了,還護秦子霞。席子萱面紅耳赤,雙手抱胸把頭撇在一邊。

撇一邊的同時,視線不經意地掃在席楚傑的身上,下一秒緊盯著席楚傑的皮帶。怪異地盯著坐在身邊的秦浩然,用力地抽出他的襯衫一看。

一模一樣的皮帶。

她雖然和席楚傑合不來,但至少也知道席楚傑從頭到尾的東西都是國際品牌。這個皮帶看著色澤,就知道是地攤貨。

能讓席楚傑心甘情願用地攤貨的人,就只有秦子霞了。而秦浩然穿的全都是她送的,也從不會系這種皮帶,女人的敏感度隱隱察覺出了什麼。

怒火從心底竄上心頭,根本就忘記現場還有長輩在。她用力地抓住秦浩然的皮帶。“這皮帶那裡來的?”

“我自己買來的。”說謊功夫已經練了七年的,達到爐火純青程度。此時,他說謊言眼睛眨都不眨。

可席子萱是誰?

一個陪在他身邊圓了七年謊的女人,她現在更相信自己的直覺。

“胡說!是不是秦子霞送的!”席子萱指著秦子霞的鼻子,質問秦浩然。

“子萱別瞎猜了,真的是我自己買的,有什麼事情我們就私下說,別在這吵架啊,不好看。”席忌到長輩在,他不敢發火。

“秦子霞你這個賤人,你都有席楚傑了,還揪著浩然不放。”席子萱沖著秦子霞怒吼。要不是他們之間隔著一張飯桌,她馬上就撲上去了。

“子萱,你說什麼呢!你不能因為我送給楚傑的皮帶和秦浩然一樣,你就誣陷我啊。”女人抽抽搭搭委屈地說著。

“席子萱,麻煩你動一下你那不靈活的腦子,同款就是同一個人送了?還有,你嫂子不瞎,誰能給她幸福,她愛誰,要跟誰過她自己清楚。”

席澤成重重地拍桌子,眉間夾雜這怒意。

“胡鬧!蔣玲好好管你女兒!”

“子萱跟嫂子道歉。”因為自己的女兒,她受到連累,心裡有點惱怒,說話的語氣加重。

“媽!”

“道歉!”

“不用了,爸,媽。子霞懷孕了,需要回去早點休息,我們就不陪你們了。”席楚傑牽住秦子霞的手,準備回去。

“小席,小秦有空常來玩啊。”蔣玲不忘熱情地招呼。

席楚傑頓了頓,緩緩地說道,沒有一絲感情。

“這是我的家,我也算是這裡的主人,不是客人。”

他憎惡蔣玲,討厭席子萱,因為她們兩個的闖入,席家已經不是他孩童記憶中席家。

席楚傑半夜中醒過來,翻一個身,手習慣性伸過去,想摟住秦子霞的腰,卻撲個空,難道是上廁所不成,,側耳傾聽,沒有一丁點兒聲音。

想到今天在席家發生的事情,眉頭微蹙起來。他知道母親不喜歡穿著太潮流的女孩,就給她挑了一件稍微保守一點的,卻被蔣玲拿來開刀。

心裡有點擔心她,爬起床去找。

樓下傳來了哧哧呼呼響聲,席楚傑循聲走過去看。

入眼是美麗的容顏的可人,正在大口地吃面,一副饑腸轆轆的模樣。

秦子霞刷了牙,躺下床睡覺的時候,肚子就開始有了餓意,以為她忍一忍就可以睡著了,沒想到肚子叫的厲害,她根本無法入睡。

席楚傑停在最後一個階梯,手搭在扶手上,靜靜地看著她。

似乎感到一道強烈的目光,她面還在嘴裡沒有咬斷,扭頭看,含含糊糊地說道。

“要來一碗嗎?”

席楚傑似笑非笑,搖了搖頭,拉開凳子,坐在她對面,認真地看著她。

這一刻,她感覺自己就像動物園裡的動物,被人盯著吃飯,渾身不自在,咀嚼的動作也跟著慢了起來,吃麵條儘量不發出響聲了。

吃碗面,秦子霞滿足地摸摸微微鼓起的肚子,站了起來,回去睡覺。

從半夜醒來的男人,沒有了睡意。他走到靠近秦子霞這一邊的床櫃。幾本書中就有一本書是反過來放的。席楚傑拿出來,本想放好,可書的名字一下子引起他的興趣。

“禦夫十大指南”

男人唇角勾了勾,隨意翻開書看看。這時,書停在了某一頁。頁數上面有藥品說明書。他好奇拿起來看,眉毛緊蹙,臉色一沉。

席楚傑不體諒秦子霞已經睡著了,用力地翻醒她。

“幹嘛啊!······老公,發生什麼事情了嗎?”秦子霞想發火,但是看在席楚傑難看要命的臉,她話鋒一轉,說話語氣變得溫柔。

“解釋。”

一張避孕藥的說明書闖入她的眼簾。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