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寵寵欲動:老公,碗裡來

正文 第24章 獒獒咬人

書名:寵寵欲動:老公,碗裡來 作者:玉苳 本章字數:3646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8


“救命啊,救命啊!”

獒獒死死地咬住她的手臂,不松嘴,也沒有進一步用力。手臂上的疼痛,告訴蘇姍,只要秦子霞一聲命令下,藏獒很有可能會拗斷她的手。

臉上涔出冷汗,臉色蒼白大哭。

“席夫人,席夫人!我錯了,你快叫它鬆開口。”蘇珊哭著求饒。

“還敢勾引席少嗎?”

“不敢了,不敢了。”蘇姍不停地搖頭,態度十分誠懇。

“獒獒,鬆口。”秦子霞命令道。

這段時間在家百無聊賴,看了網上訓練狗的視頻,她跟著學一學。

獒獒便松了口,坐在秦子霞的腳邊,抬著頭看秦子霞,一副求獎勵的表情。秦子霞蹲下身,抱住它的脖子,親一下它的頭。

“想要當我們獒獒的繼母,不容易啊。”話音一落,扭頭看在身旁捂住傷口的蘇珊,一臉壞笑。“要不珊珊小姐,你先來跟我獒獒培養感情。”

“汪汪汪!”獒獒對著珊珊怒吼幾聲。

蘇珊一面淒厲的尖叫,一面不斷往後縮,滿面都是驚恐之色。

“席夫人,我真的知道錯了,你快放我走吧,”蘇珊哭著求饒。要是不及時打防犬疫苗,她就會得狂犬病。

“獒獒,媽媽先帶你去客房啊。”

秦子霞把狗關在客房裡出來,正好看到蘇珊像是見鬼一樣,跑下去。

“珊珊小姐,有空常來啊,我們獒獒很喜歡你的味道呢!”

蘇珊摔了一跤,爬起來,往大門沖出去,模樣十分狼狽,沒有進來的時候的盛氣淩人。

臥室裡,席楚傑雙眸變的有神,聽著門外的動靜,大概也能想到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讓他又氣又笑。

他坐著等了好一陣子,秦子霞還是沒有進來,反而聽到另一道門關上的聲音。

他不悅地抿著唇,越想越氣,走下床,去敲客房的門。

急促而大聲的敲門聲驚擾了屋裡的人。

“誰啊?”

“秦子霞,你就是這樣做妻子的?幫你喝醉丈夫晾在一邊。”憤怒的聲音,透過門清晰地傳入秦子霞的耳裡。

禿子清晰,邏輯清楚,他根本就是在裝醉。

“席少,快去睡覺吧,不要吵到我的獒獒了。”

獒獒,獒獒!

“你就跟獒獒過一輩子去吧。”男人怒吼,他氣的夠嗆的,她竟然為了獒獒,趕他走。

“獒獒比你強,至少忠誠!”秦子霞不甘示弱,反鎖了門,說話的底氣也大了。

“秦子霞!”男人低吼著她的名字。

“晚安!”秦子霞關上燈,蒙頭睡覺。

席楚傑狠狠地用力地踹了房門,臉很是難看,回到自己的床上。

只要和獒獒睡在一起,秦子霞想賴床都不行。

早上7點,獒獒就叼開她的被子,舔著她醒來。

秦子霞走下樓,見到李媽,覺得她臉色不太對。她順著李媽的視線,臉變了變。

“媽,你怎麼來了?”

“楚傑呢?”

秦子霞抬手看了一下腕表。7點半,還早。

“媽,楚傑要8點才去公司,他還在睡覺。”

“瞎說!”邱曼重重地拍桌子,勃然大怒。“秦子霞我叫你不能給楚傑生孩子,並沒有叫你對楚傑的生活不管不問。”

“媽,你說什麼呢!我怎麼對楚傑的生活不管不問了。”前段時間,家裡的一頓三餐可是她負責的啊。

“那你說,他現在人呢?”邱曼嚴厲道。

秦子霞往樓上臥室的方向指去,李媽拼命地對著她使眼色。她沒有底氣地收回手指。

不在?

那他去哪裡了。

“媽,你毀了我們的約定。”身後響起了一道低沉的聲音,既慍怒有冰冷。

當邱曼知道秦子霞和席楚傑的關係的時候,她極力反對。邱曼吵鬧了一番,後面不得已與席楚傑妥協。

一個月,秦子霞懷不上席楚傑的孩子,就滾出席家,遠離席楚傑。

一個月了,都懷不上身孕,秦子霞上一次去婦科醫院,他已暗地裡叫醫生檢查過了,身體健康。一向驕傲的他,慢慢地以為是自己的身體的問題,偷偷地跑去檢查,醫生告知他的精子多得很。

“楚傑,媽這麼做都是為了你好。”

那是他們母子第一次激烈的爭吵。楚傑在外對人多冷漠都好的,從來都不會對她這個母親發脾氣。她看得出秦子霞在兒子心中重要的位置,心裡更加反對他們兩個人在一起。

無奈,只好先哄好兒子,私底下威脅秦子霞,堅決不能懷上席家的骨肉。

“為我好,斷子絕孫就是為我好。”

邱曼的解釋在他看來,都是無謂的。

“呸呸呸!我們席家以後一定人丁興旺,秦子霞生不了孩子,媽給你找另一個。”邱曼只有這一兒子,挑兒媳的眼光比較高,秦子霞並不是她心目中人選。

“給席家生子孫的人,只能是秦子霞。”

堅定的語氣傳到秦子霞的耳膜裡,震撼她內心深處。她吃驚地抬頭望瞭望席楚傑。席少,對她如此用情?

難道,他是一日深情?

“席楚傑!我們之前說好了。你要說話算話。”邱曼氣得直呼兒子的姓名。

“邱女士,你先毀約了,就別怪我失約。”說話的語氣多了幾分疏離和冷漠。

一臉冷漠的男人捉住了秦子霞的小臂,拉著她走上樓。

“席楚傑你去哪!”大聲怒吼,滿臉通紅。

“給您造孫子。”

邱曼氣得躲了一下腳,昔日尊重她的兒子,居然為了一個才認識一個月的女人和她翻臉。

養了二十多年啊,最終敵不過一個月。

她氣的啊,胸腔劇烈上下浮動。

李媽見狀,怕邱曼氣暈了,趕忙上前說了一大堆安慰的話,邱曼無心聽進去。

席楚傑一把摔她到床上。背砸牆壁,彷佛就要碎了,秦子霞緊擰著眉,發出痛的低吟聲。

男人手臂撐在她的耳側,墨黑色的眸子,還帶著怒意。

“為什麼不告訴我?”他還有點惱怒。

因為他和母親的賭約,他誤會了她,也因此傷害了她。

秦子霞緊緊地抿著唇,一副有苦說不出的表情。

席楚傑伸出手臂,攬她入懷,輕歎一聲,似乎喃喃自語。

“真不知道我媽對你說了什麼,可以威脅到你。”

她並不是用錢就可以收買的女人。

懷中的女人,被人說出了戳中了心窩,鼻尖發酸,眼眶發熱。

她怎麼能告訴他。

他是一個怕麻煩的人,她也不想給他惹事。

邱曼說了,要是她這個月懷上席家的子孫,她18歲的失身的新聞,就遍佈帝都的報紙和網路。到時候,就算她說是邱曼幹的,席楚傑也不會相信。

若是母親醒來後,知道她醜陋的往事,後果她不堪設想。

想著想著,眼眶裡的淚水溢了出來,讓抽抽搭搭哭了。

門是開著,獒獒找不到順著氣味,找了上來,見秦子霞哭,就跳起來,前爪子撐著她的手臂,舔了幾下,發現不好舔,跳下來,咬著席楚傑的褲腿,不斷地往後拽。

席楚傑蹙了粗眉頭,倒退幾步。

獒獒再次跳起來,秦子霞自然反應伸出雙手,接住她的爪子。它體貼舔了秦子霞臉上的淚珠。

隨後,它收回爪子,屁股對著秦子霞搖晃著,尾巴也跟著晃動著。黑色的屁股又豐滿又可愛。

“噗呵~”她破涕而笑,獒獒是在扭屁股真,真騷。蹲下身子,抱住獒獒的脖子。

“獒獒,謝謝你,今天媽媽給你做大餐。”一笑過後,心情似乎沒有那麼難受了。

席楚傑的眉毛更加蹙緊,他拿出一大早起來翻出來的狗嘴罩,給獒獒套上。

獒獒頭不安分的扭來扭去,十分抗拒這玩意。

秦子霞不忍心。戴著狗嘴罩,卡著多難受啊。

“獒獒不會亂咬人的,不用戴上狗嘴罩。”

“它舔你。”

這······連狗的醋都吃。

秦子霞一下子語塞,同情地看著獒獒跑到角落裡,拼命地甩頭。

可最終還是逃不過席楚傑的魔手。

秦浩然最近不怎麼待見席子萱。

浩然,一心想拿下與千億酒店的合作單子,但大哥一直命令億家酒店總經理不能批准。聽說,大哥因為秦子霞,和大媽吵架了,看來她還是要討好秦子霞。那女人對吹吹耳邊風,說不定大哥就同意了。

晚上,席子萱來到禦景北苑。

她左席右盼,心有餘悸著小心翼翼地走進去,瞄到獒獒戴著狗嘴罩,不自覺地笑出聲,直氣身子,大搖大擺地走進去。

秦子霞和席楚傑肩並肩在看電影。

她瞥到來人是席子萱,當作沒看到,視線落在電視上。

“大哥,嫂子,我來串門啦。”席子萱繞到他們的前面,拿著兩大袋禮品放在桌子上,故意擋住他們的電視。

“叫誰嫂子啊?”秦子霞故作好奇,往後瞧瞧。

“嫂子,還在生氣啊?”席子萱嘴角抽了抽,這裡除了她,就只有她一個女人。她還能叫誰嫂子。

“老公啊,我明明記得上次有個死女人大聲嚷嚷,四處反對我當你老婆啊,難道是我記錯了?”

席楚傑摸了摸她的頭,嘴角掛起一絲笑容。

他的女人,整人已經一招又一招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