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古代言情 > 錯點王妃:王妃喜爬牆

正文 第4章 針對性的毒

書名:錯點王妃:王妃喜爬牆 作者:酥點 本章字數:3396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28


“嗯!我明明沒有吃什麼特殊的東西!”吃過藥身子已經基本穩定的汝語茹,蹙起眉頭,今晚上的晚宴,商顧一直在她身邊照顧著,按照常理來說,她吃的東西和商顧都是一樣的,為何這毒偏偏會在她身上發作呢?

“男人和女人的體質本就不同,加上你現在還有孕在身,這伽羅與紫丁混合著甘草,在尋常人身體裡並不會與大礙,可是對於吃了補藥的孕婦來說,就是能要命的劇毒。”在這毒藥裡面還摻雜了一些,只有皇家才有的紅香扣。

這種毒藥本是從南詔小國進攻而來,若是摻雜在胭脂水粉中塗抹,少量的可以提人的氣色,讓人皮膚光澤,可要是食用就會變成毒藥,尤其是對懷孕的人來說,這樣的藥材,簡直比鶴頂紅和砒霜還要毒上百倍。

“二姐姐你身上的毒,我無法給你用藥來調理,只能用針灸的方式給你逼出來。”從背包裡拿出銀針袋子,汝慕言把針在床上打開,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汝慕言,眼底流露出一絲不忍,卻也不得不這麼做。

“嗯,你放心吧!戰場上什麼樣的傷沒有經歷過,又怎麼會怕這麼幾根銀針呢!更何況你的醫術二姐姐自是信的過的。”

汝語茹望著汝慕言露出輕柔的笑容,眼底滿是信任與放心。

汝慕言伸手握了握汝語茹的手。“二姐姐放心,這次的事情我一定會幫你差個水落石出!”既然已經知道毒藥來自何處,那線索也不會難找,只是此刻二姐姐的身子要緊,汝慕言不想去想那麼多。

“憶竹你去跟二姐夫說,讓他安排廚房燒水,過會二姐姐需要沐浴!”孕婦施診絕對不能求急,只能慢慢的來,這個毒也只能通過汗液排出了。

“是小姐!”憶竹福了福身子應了一聲,出門去準備。

“憶蘭拿兩條乾淨的手帕來。”抬手瞧了瞧自己手中的銀針。

站在一邊守候著憶蘭趕緊應了一聲,“是!”,轉身就到自己帶著的包裹裡翻找出帕子來,站在一邊候著。

“二姐姐放心,有我在,您和孩子都不會有事的。”安慰完汝語茹,汝慕言就開始施針了,施針的時候擔心汝語茹肚子裡的孩子,汝慕言是格外的小心。

若是換作平成這樣的毒在她的手裡,就是小菜一碟,根本就無需這般謹慎,可是面對這一個孕婦,還是自己的親姐姐,她心底難免會有些許的不安,每一針都下的格外小心,不過36針,她卻用了一炷香的時間才下完。

站在她身邊的憶蘭手裡拿著帕子按照汝慕言的指示擦掉汝語茹身上的汗水,在拿乾淨的帕子給汝慕言擦著手上和額頭上的汗水。

一炷香之中,汝慕言拔掉汝語茹身上的針,才輸出一口氣。“告訴憶竹,半盞茶之後端著洗澡進來,你先看著二姐姐,我去配藥。”

瞧著床上已經昏睡過去的汝語茹,汝慕言輕聲的囑咐完憶蘭,抬手拿起旁邊的包裹,從來沒倒出各種藥材來,調配成合適的比列,等著給汝語茹泡澡。

半盞茶的時間不到,躺在床上的汝語茹先醒了過來,瞧了一眼坐在她旁邊的汝慕言,對著她伸出手。“小沐,這次二姐姐多虧你了。”

“幾位姐姐從小就是疼我的,小沐自然也是不能家裡的姐姐受到傷害。”回握住汝語茹的手,汝慕言溫和的說道。

“二姐姐你身子現在一定疲乏的很,我帶你去泡個澡,過會在好好的休息。”說話的時候汝慕言伸手拿過旁邊的衣服。

站在一邊的憶蘭趕緊接手,幫著汝慕言給汝語茹穿好衣服,外套,兩人扶著她到了屏風後的浴桶邊上,憶竹已經把草藥放好,小心翼翼地試了水溫,又幫助憶蘭扶著汝語茹到水裡。

等汝語茹渾身都浸泡到水中之後,汝慕言坐在憶竹搬來的凳子上,繼續給汝語茹按壓後背的穴道。

就在汝慕言按壓到她後背,脊柱骨的時候,汝語茹覺得胸口翻滾似乎有一團火在燒,眉頭皺起,見她這個樣子,坐在她身側的汝慕言看向旁邊的憶蘭。“拿痰盂過來!”

“是,小姐!”憶蘭轉身從身後的桌子上拿過平時漱口吐水用的痰盂,放到汝語茹的跟前,痰盂剛剛到她的下顎,汝語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子,一口鮮血,哇的一聲從她嘴裡吐了出來。

紫黑色的血液在金色的痰盂裡,應著淡黃色的燭光,瞧著都讓人覺得慎的慌,那怕是自小就跟在汝慕言身邊,見慣了鮮血的憶竹,和憶蘭都要忍不住蹙眉。

“小姐!”憶竹捧著手裡的痰盂站到汝慕言身邊,汝慕言一手扶著汝語茹,旁邊的憶竹正拿著帕子給汝語茹擦汗。

“拿去讓二姐夫埋掉,不要讓別人看到!”早就猜到是什麼毒藥了,瞧著汝語茹吐出的這一口鮮血,汝慕言臉色又冷了幾分,淡淡地吩咐完,又讓汝語茹漱了口,泡了半個時辰的澡。

汝慕言覺得差不多了才把人給扶了出來,穿好衣服包裹好身子把人放到了床上,收拾好屋裡的一切才讓憶竹去找商顧,告訴他可以進來了,二姐姐的身子已經穩定住了。

聽到自己可以進去了,商顧像是一陣風似地跑到屋裡,站到床邊瞧著床上面色雖然有點蒼白,卻不似剛剛那般慘白的汝語茹才喘出一口氣來。

想要握著汝語茹的手,又想到自己剛剛從外面進來,手肯定是冷的,商顧也只能到旁邊去把手烤熱。

“二姐夫可以放心了,二姐姐的毒已經被我逼出來了,我剛剛給二姐姐把過脈,身子裡一點殘毒都沒有,只是這懷著孕的身子,比不得常人,需要好好調理便是。”

在憶蘭的服侍下,汝慕言洗淨了手,擦乾淨後才走到床邊,望著坐在床邊手握著汝語茹的商顧,心底也是替二姐姐高興的,都說‘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郎。’看看二姐夫紅了的眼眶,汝慕言露出一抹輕柔的笑容,忍不住開口安慰著商顧。

“是我不好,沒能保護好語茹!”握著已經回溫的小手,商顧皺著眉自責。

“歹人太多防不勝防,二姐夫也不用太自責了,二姐姐無事,就是咱們最大的幸事!”伸手摸了摸汝語茹的額頭,汝慕言悠悠地歎息一聲。

“小沐你可知語茹中的什麼毒,宮裡的菜都是有太監試毒的。”今晚上兩人進宮用的晚宴,回來之後,語茹連一杯茶都沒有碰過,這毒肯定和宮裡的人脫不掉關係。

可若是宮裡的人所為,自己和語茹吃的東西都是一樣的,怎麼自己沒有事,偏偏是語茹有事呢?

“功高蓋主,鳥盡弓藏!這是自古帝王就喜歡玩的把戲!”汝慕言冷淡一笑,能在皇帝眼皮子地下下手,還是對一位剛剛立下戰功的將軍,說皇上不知道誰都不會信。

“你懷疑是?”商顧皺眉,汝慕言自小就是聰明的,在加上她這些年和無錫老人在一起,自然是學的一身本來,說她上知天文,下曉地理一點都不為過,平時他惹的語茹不開心了,只要找汝慕言一切都不是事了。

商顧對於汝慕言一直都是很信任的,只要是她說出來的話商顧都會考慮一下。

“就算不是他,他心底也該是有數的,其實這件事想要查一點都不難。”已經坐到椅子上的汝慕言望著床上呼吸恢復正常的汝語茹,豔紅的櫻唇緩緩上揚露出一抹耐人尋味的淡笑。

“語茹受了這麼大的委屈,我這個做夫君的一定要給她討回公道來才行!”望著汝慕言的神色,商顧發狠地說道。

聽了這話汝慕言卻搖了搖頭。“二姐姐畢竟不是子在宮裡出的問題,要追究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皇宮裡的人都是牽一髮而動全身的主,現在汝語茹又沒有真的如何,肚子裡的孩子也保住了,人也沒什麼大事,要是這麼鬧到皇上哪裡去,最多也就是賞賜點東西,在派點御醫和醫女過來照顧著。

可這派來的人還不知道是安了什麼樣的心思,家裡還需要放著,倒也不知道是福還是禍了。

“你的意思是?”知道汝慕言說的沒錯,可就這麼放過下毒的人,商顧實在是不甘心,瞧著汝慕言的樣子,又不打算讓自己去查,商顧剛剛穩定下來的情緒,再次躁動起來。

“二姐夫放心吧!這件事我會處理的,您好好照顧二姐姐,這段時間切莫出了什麼岔子!還有這些日子我就留在二姐夫這裡,方便照顧二姐姐。”

喝了一口憶竹遞來的參茶,汝慕言的腦子裡已經在盤算著,等到汝語茹好起來之後,她一定要進宮一趟,去看看自己猜的是不是對的。

紅香扣這樣價值不菲的東西,肯定不是一般人能得到的,只是宮裡面她實在是沒有人可以依靠。

汝傾雖然是自己的姑姑,可是這些年她都在外面,總不能遇事的時候才去找人。

“你想做什麼,要告訴我才行,你知道你二姐姐的脾氣,若是因為這件事,你遇到了什麼危險,以後我都不用進房了。”說道最後商顧的語氣裡已經透著幾分笑意,不過這倒也不是說笑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