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古代言情 > 錯點王妃:王妃喜爬牆

正文 第7章 身體漸健康

書名:錯點王妃:王妃喜爬牆 作者:酥點 本章字數:3337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28


不過這事也不能急,還得等到二姐姐身子穩定一點在去才行,就這麼這汝慕言在將軍府裡住到了年尾。

調養了小半個月,汝語茹的身子已經完全好了,行走自如,以前還要健康,之前還有點畏冷之類的,可最近這段時間,手腳都暖暖的,這事可都是汝慕言的功勞。

商顧和汝語茹對她更是寵上了幾分,汝慕言倒也是好說話的,就是把將軍府的兵器庫裡,選了一兩樣小兵器,當做防身的來用。

這麼一點小事商顧當然不會在意,隨著她去了,瞧著手裡的匕首,憶竹和憶蘭對望一眼。“小姐,您不讓我們跟著,我們不放心!”

把匕首塞到袖子裡,汝慕言瞧了瞧鏡子裡這張臉,很是滿意,頂著神醫汝小沐的名號進皇宮去探藥肯定比用汝慕言那張臉安全。

“有什麼可不放心的,要是有什麼危險,你家小姐就用三十六計最為管用的哪一計,走為上計,帶上你們兩個人,我想要跑都不成了。”

“……”

憶竹與憶蘭都承認,自家小姐別的不行,就是輕功好,在江湖上對那些高手都沒有幾個人能追的上她,可是其它的功夫就是三腳貓了。

“你放心吧!如果我真走不了,我還不能用毒嗎?”要是有人抓到了她,那也只能說那些人倒楣,距離遠她可以跑,要是距離近了那些人就只能死了。

“……”

又是一陣沉默,憶竹和憶蘭無語了,這麼一說兩個人是不是該同情一下那些人,按照小姐的做法,要是拋出去兩顆霹靂彈,整個皇宮都能夷為平地,這麼一想到也不用在擔心了。

等到夜深人靜狗都睡覺的時候,將軍府的後門稍微打開,一抹黑影鬼鬼祟祟地鑽了出去,可誰知黑影剛走,就從將軍府的屋頂上有鑽出去一抹黑影,跟著那個人一路狂奔而去。

“小姐!”望著遠去的兩個人,貼在門口的兩個嬌小的影子縮回了脖子。

“小聲點,你趕緊回去吧!老規矩,不用擔心我!”說完汝慕言的身子一晃,比東風飄散的落葉還要輕柔,悄無聲息的越過院牆,奔向富麗堂皇,勾梁畫棟,廊簷軒榭的皇宮而去。

皇宮不似外面,到了晚上哪裡都是一片黑漆漆的,都說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皇上的家肯定是有氣場的,好在汝慕言早就做了準備,翻找著手裡的地圖,晚上的時候她大致的看過一會,在溫習一遍之後。

飛身上了樓頂,眯了眯眼睛瞧著不遠處人跡稀少的宮牆內,三五不時有幾行大內侍衛來回巡邏,岔開他們行走的時間鑽到皇宮的內殿之中。

站到門口瞧了一眼大門上寫的太醫院,汝慕言一翻身就進到裡面了,晚上太醫院裡只會留下兩名御醫和五個打雜的奴才,十幾個醫女預防宮裡的那個主子需要。

瞧著裡面的人,汝慕言從腰裡拿出一個黑色的雕花木管。又從腰間的荷包裡摳出一粒紅色的藥丸,在手裡按壓一下裝到了手裡的木管子裡。

手指在管子稍微一動,就有青煙徐徐冒出,隨著外面的冷風一路吹進了屋內,屋內原本還在看醫書的御醫。

以及手裡拿著藥草的醫女,和旁邊收拾東西的小太監,迷迷糊糊的就放下手中的東西,昏昏沉沉地睡了過去。

等到屋裡的人全都去會周公了,汝慕言收起手中的東西,鑽進了太醫院,她要找的藥品領取記錄,既然是南詔進攻的東西,就算是皇后娘娘要領取,也要在上面留下痕跡,果然做為母儀天下的皇后,自然有權利把好東西都往自己的手裡摟了。

汝慕言早就想到了這件事是皇后做的,皇后是奢希睿的養母,又是當朝的皇后沒有理由不幫著奢希睿。

奢棱奕是汝傾親生的骨肉,而奢青龍又是她養大的,皇上不過就這麼三個兒子成年了,皇上要是立太子的話,汝傾的勝算可是比皇后大了一半。

這麼多年皇后沒少給汝傾使絆子,不過汝傾的家族勢力太強了,汝暉貴為丞相,而柳覃延又是汝家的姑爺,這就是姻親關係,商顧和汝語茹立了戰功回來,明擺著汝傾這邊的實力又在大漲了。

可是她那邊呢!奢希睿在朝中本來就沒有什麼人可以用,也不過一個安寧候做為皇后的娘家,手裡握著五萬護城軍給她做靠山,現在商顧手裡也有了兵權,你說皇后能不急嗎?

原本這些事和汝慕言是沒有關係,但是皇后

千不該萬不該把主意打到了她二姐姐的頭上,她以為這毒下的神不知鬼不覺,就算是有人知道了也可以推卸個乾淨,哪好今晚她就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想著汝慕言飛身從太醫院裡翻了出去,腦子裡勾畫著皇后宮殿的地圖,然兒這皇宮實在是太相似了,還不等她找到皇后宮裡的位置,就聽到不遠處的宮殿裡傳來禁衛軍吆喝著‘抓刺客’‘有刺客’

望著院子裡晃動的火龍,汝慕言心底有絲崩潰,雖說高風險高回收,可是這刺客的活還是不怎麼好當的吧!

尤其是跑到皇宮來行刺,來就來了,偏偏要和她選擇同一天來,這不是誠心要攪了她的局嗎?心理這麼想著,腳下可不敢停,轉身就想往宮外跑,當初是誰說過,出門要查黃曆,不然你哭都來不及。

“大哥,我們雖然是同行,但是不同路,現在也同為天涯淪落人,就一起逃吧!”站在屋頂上,手臂垂在腰間,左腳在前,右腳在後,像是一個木偶一樣釘在了屋頂的汝慕言,眼睛都含著淚花了。

可憐兮兮地和身後的人打著商量,聽到汝慕言的話,站在她身後的人微微地眯起眼睛,手指一動,好了,現在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身子卻被人給扛了起來,幾個起落兩人就鑽入到一個宮殿之中,瞧著身手絕對比自己專業,估計是慣犯了。

早知道有這麼一個人,汝慕言想她也可以和他聯手啊!偷出的東西都分給他,只要他告訴自己皇后在哪裡就行了。

“這裡是瑤光殿,你敢進去啊!”吵吵鬧鬧的人群,在外面嘟嘟囔囔的,自小就耳力極佳的汝慕言自然是聽到外面在說什麼。

瑤光殿那不是瑤妃住的地方嗎?據說皇上對瑤妃特別的寵愛,可最後卻不知為何有親手賜死了瑤妃,這件事一直是皇宮裡大忌,知道內情的人都被皇上給賜死了,至於外面聽到的版本,也就變了樣。

當年發生了什麼也只有當今的皇上,和參與其中的皇后,以及奢青龍知道吧!

“走吧!反正也沒發生什麼事,還是到別處去找找吧!”說話聲和腳步聲越來越遠,貼在門上的汝慕言才松了一口氣,只是還沒有松到低,就想起來自己身後還有一個人呢!

整個人都不能動了,汝慕言眨了眨眼睛,大家都是習武之人估計視力都不會差,汝慕言希望身後的大哥能明白自己沒有和他爭奪東西的意思。

“汝小沐!”身後人貼在她的耳邊,低低地呢喃了三個字,似乎是擔心外面的禁衛軍在回來,可兩人這樣的位置是不是有點過於曖昧了。

而且更奇怪的是身後的人竟然知道自己是誰,汝慕言又眨了眨眼睛,聽到身後傳來一聲輕笑,身子被人轉了一個方向,借助屋子裡的月光,這個位置巧合能看清楚彼此,還不等她回過神思考這人想要做什麼。

臉上的黑色面巾就被對面人給撤掉了,露出那張清麗脫俗卻又不咋引人注目的小臉,汝慕言眨了眨眼睛,反正他都能叫出自己的名字,估計也是認識自己的人,看到了自己的容貌倒也沒有啥可擔心的。

“我終於找到你了。”這低沉中透著冷漠,冷漠裡又帶著性感的聲音,不用他揭開自己的面巾,汝慕言也知道這個人是誰了。

自己是汝小沐還是和奢青龍關係不太好的汝小沐,所以可以不用給他好臉色了吧!反正無論如何他也不會要了自己的小命,瞪了他一眼示意他解開自己的穴道。

“這裡是皇宮,你要是不想活了,儘管大聲嚷嚷。”對面前這個丫頭的性子太瞭解了,在替她解開穴道之前,奢青龍先叮囑一句,然後拉下了自己臉上的面巾,才看向汝小沐。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何況她也不想死,幹嘛去找死啊!心底哪怕再不開心也得按照奢青龍的要求去做,汝慕言又眨了眨眼睛,表示同意。

奢青龍瞧著眼前的人,向來冰冷陰沉的眸子裡閃過一抹輕柔的笑意,不過他剛剛移動了身子,這個位置他可以借助月光瞧清楚汝慕言臉上的表情,可汝慕言卻看不到他的神色。

見汝慕言乖巧的樣子,奢青龍才抬手在汝慕言的身上點了兩下,汝慕言就像是洩氣的氣球一般,晃動了一下身子。“唉!你黑天半夜的跑出來嚇人,有病啊!”

知道這裡不是大吵大鬧的地方,可剛剛的確被身後的人嚇的半死,汝慕言黑著臉瞪了奢青龍一眼。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