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古代言情 > 錯點王妃:王妃喜爬牆

正文 第9章 紅袖樓鬥舞

書名:錯點王妃:王妃喜爬牆 作者:酥點 本章字數:3294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28


仙雅閣自太祖開朝後就有,向來是是風流雅士,文人墨客寫詩作賦的好地方,經過幾百年的演變,這仙雅閣從最初的三層小樓變成了雅韻天成,樓臺畫角處都透著文人筆墨的地方,不僅如此,在仙雅閣的三樓還設立的紅袖樓。

這紅袖與下面的文雅樓,墨畫樓不同,不是留給文人墨客的,而是留給京城中小姐們切磋鬥舞的地方,若是哪家小姐想出了新的舞蹈都可以到這紅袖樓上來一場鬥舞。

今天奢染月到這裡來就是要炫耀一下自己新得的古舞譜子,另外一個任務就是打壓一下丞相府裡的氣焰,而且為了辦好這場宴會,奢染月特意讓奢希睿幫忙,尋了京城裡最後的樂器班子來。

汝家的四姐妹到了這裡之後,一直坐在後面的角落裡,幾個人雖然沒有明說,但是心底都明白,奢染月今日就是沖著她們四個來的,從四個人一上樓話裡就是捏算帶刺的,尤其是見到汝慕言之後。

瞧著汝慕言的目光露出幾分不屑的神情。“汝六小姐是從澄靈庵回來的人,常讀佛經拜佛的人,心也不似我們這些凡夫俗子一般,不知道六小姐對這個舞蹈有什麼見解嗎?”

這話說的像是在讚美汝慕言從佛寺歸來心靈通透,又帶著關懷的意味,可是仔細想就能覺察出這話裡滿是諷刺的味道,嘲諷汝慕言自山野小廟而來,不懂這裡的規矩。

“咱們這些人自是比不得公主的眼光。”坐在汝慕言身側的汝敏茹是四個人中最大的,既然家裡的長輩都不再,她自然要拿出做姐姐的樣子來護著身後的三個妹妹才行。

“誰都知道汝三小姐琴技絕佳,想不到這嘴皮子也是溜得很,怎麼這汝六小姐就這麼金貴,連句話都不能說了嗎?”聽了汝敏茹的話,奢染月冷笑一聲,端起旁邊的茶杯故作優雅地啜了一口裡面的茶。

“不是說今天到這裡設宴想要看看有沒有什麼好的點子嗎?怎麼又這麼大的脾氣呢?”奢染月的話音剛落,就從樓下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汝慕言不常在京城自然不知道是誰。

可在京城裡長大的小姐們,聽到這個聲音都站了起來,汝敏茹也起身順便把汝慕言給拉了起來。“給成王殿下請安!”

汝慕言只是跟著眾人站起來,就聽到身邊整齊劃一的聲音響起,奢希睿來了,汝慕言微微地抬頭,這個人她不陌生,在江湖上見過,不過那個時候她用的是汝小沐的臉,估摸著現在他也不知道自己是誰。

“二哥,你來的正好,妹妹剛說道汝六小姐自澄靈庵中長大,整個人都透著沉靜的氣息,若是六小姐能舞一曲,必定與我們這些人不同,可是妹妹的面子不夠大,這六小姐總是不肯呢?”

這話說的就有點沒皮沒臉了,剛剛只是問她的意思,現在好了,竟然說自己不給公主面子,這要是傳出去,那豈不是對皇家人的侮辱,到時候這對兄妹回宮,到皇后跟前吹吹風,來一道藐視皇權的聖旨。

別說汝慕言沒有好日子過,丞相府也會被人壓制一頭,雖說不是什麼大事,可萬一皇后和奢希睿接著這個理由,無限擴大這個責任,比如自己藐視皇權,完全是因為爹娘教導所為,以自己波及到全家,讓皇上一位是丞相不把他放在眼裡。

加上二姐姐和二姐夫剛剛打了勝仗回來,更有機會被小人反咬一口,要是皇上腦子一抽風,冒出什麼功高震主威脅到他江山社稷的論調來,那還了得。

“皇妹這話就不對,汝丞相忠心為國,六小姐是汝丞相的女兒,怎麼會有不尊重皇家的意思呢?”果然汝慕言的腦子裡還沒有鬧不完這對兄妹接下來的陰招,對方就開始了。

“若不是藐視皇權,六小姐何故不肯舞一曲呢?”斜睨一眼汝慕言,奢染月心底是百分百覺得,汝慕言這種寺廟裡長大的人,肯定不通歌舞,當然對國家大事也不會懂,才會弄了這麼一場宴會來壓汝家的威風。

“公主高看我,慕言一個民女哪裡敢藐視皇權,如二皇子所說,家父自小就教導我們姐妹要忠君愛國,只是慕言實在不善舞蹈,還請公主殿下見諒。”原本要出頭的汝敏茹和汝辛茹都被汝慕言的小手悄悄地拉了回來。

汝慕言往前走了一步,不就是玩嘛!來的時候她就想好了,哪怕這公主不惹事她還要藉故挑事呢!既然這公主給她找了藉口,她幹嘛要浪費

“既是如此,那六小姐舞一段好了。”奢染月不屑地冷哼一聲,站在身子望著靠在窗口的汝慕言。

“六小姐的話嚴重了,汝丞相為國事操勞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情,不過今日也沒有別人,六小姐又何必如此謙虛呢!”奢希睿安撫地看了一眼滿臉不屑的奢染月,輕柔的語氣沒有一絲責備的意思。

眼底還透著絲絲淡笑,可話卻說的尖酸刻薄,什麼大家有目共睹的事情,也就是說汝慕言剛剛都是在耍嘴皮子,心底並不用是忠臣與帝王的。

汝慕言暗暗撇唇,微微地抬頭卻瞧見樓下有一抹熟悉的身影正在靠近,瞧著那個人心底笑了。

“公主和王爺大可不必如此明褒暗貶,慕言剛剛回京,的確有許多規矩不懂,今日王爺如此逼迫小女,我到是記得,父親教過我,若有一日被人污蔑,他會以死來示清名。”

這話說出來汝慕言自己心底都覺得太小題大做了,不過不管理由為何,只要能達到自己的目的即可。

“小沐!”聽她這麼說站在汝慕言最近的汝紫茹忍不住蹙眉,小沐這話說的聽在她的耳朵裡怎麼怪怪的。

“幾位姐姐,請回去告訴爹娘,慕言不孝不能侍奉父母終老,今日只有以死來明君了。”說完提著裙子就跳了出去,不要說奢染月和奢希睿沒有想到,就是站在她身邊的三個人都搞不懂。

不就是一曲舞,至於小沐這麼拼命嗎?又不是什麼大事,這豈不是小題大做,不過想歸想,今日小沐這麼一鬧,的確是表示了汝家對皇上的中心,奢染月和奢希睿也沒有藉口留下幾個人羞辱,陷害了。

“小沐!”這裡可是三層樓啊!家裡人除了汝語茹和商顧,汝暉和雲漣漪之外,都只知道小沐懂點醫術,根本就不知道她會別的。

見汝慕言跳了下去,樓下的眾人紛紛驚呼,就在三個人爬到視窗的時候,就見到一身白衣長裙的汝慕言從樓上跳下去後,恰好被路過的,一身黑衣站在人群眾玉樹臨風,五官俊美不似凡人的奢青龍抱到懷裡。

“你在幹什麼?”原本只是路過的奢青龍一抬頭就瞧見從視窗飄下來的汝慕言,原本是打算躲到一邊去的,可在瞧清楚這個人是汝慕言之後,奢青龍微微地眯起眸子。

就算不為了上次汝慕言救她的事情,他心底總是帶著疑惑,覺得汝慕言和汝小沐之間有這某種關係,才會在她砸下來的時候伸手抱住了她,沒讓她直接掉在地上。

“看到你,忍住和你打個招呼,擔心你聽不到,我就直接跳下來了!”瞧著奢青龍,汝慕言的臉上露出一抹詭秘的淡笑,話就從嘴裡禿嚕出來了,說完她才想起來,自己是汝慕言,不是汝小沐。

汝慕言和奢青龍還沒有那麼熟呢!“多謝朔王殿下的救命之恩,也請您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話說完瞧著奢青龍哪一張冰塊臉,汝慕言對著他挑眉一笑,然後也不給奢青龍多說話的機會,直接腦袋一歪人就暈過去了。

“朔王殿下,多謝朔王殿下出手相救,汝家感激不盡。”急匆匆跑下樓的汝敏茹、汝辛茹、汝紫茹看到被奢青龍抱在懷裡的汝慕言才算送了一口氣,而後汝敏茹和汝辛茹上前從奢青龍懷裡扶著已經昏迷的汝慕言。

汝辛茹把家裡馬車給找來,扶著已經昏迷的汝慕言上了車,放好汝慕言,汝敏茹作為代表走到奢希睿和奢染月身邊,對這兩人一禮。“小妹自小身子就若,今日又遭受王爺如驚嚇,實在不適合留在這裡,我們姐妹幾人就護送小妹回去,改日一定讓家父到成王府上拜訪。”

汝家的人可不是這麼好欺負的,哪怕對方是皇子,也該給丞相個面子,所以這個拜訪就有了兩重意思,一來可以說拜訪,二來也可以說是汝家人到成王府裡去要說法。

“三小姐客氣了,本王不知六小姐性子如此,”說到此奢希睿的聲音頓住,不能說如此白癡,不然一定會引起民憤,看在他眼裡這汝慕言就是無理取鬧。

“如此的單純,等過了年本王一定會到王府裡去探望六小姐!”說話的時候奢希睿的目光若有意似無意地瞧了一眼站在不遠處的奢青龍。

“不打擾王爺和公主了。”至於奢希睿說拜訪的事情,汝敏茹就當做沒有聽到一樣,轉身想要給奢青龍道謝的時候,發現奢青龍已經消失不見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