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古代言情 > 錯點王妃:王妃喜爬牆

正文 第13章 公主獻舞

書名:錯點王妃:王妃喜爬牆 作者:酥點 本章字數:3675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28


隨著笛聲的一起一落,她足尖輕點水袖輕飄。

汝慕言看著這個不停舞動的女子,嘴角露出一抹輕蔑的笑容。

其他人都看得很入迷,可不代表汝慕言認不出這個穿紅衣的女子。

按理來說就算是大型宴會,整個宮裡哪怕舞女都是不能穿紅衣的,因為那是中宮皇后才能穿戴的顏色。

能夠調動齊涯宮裡的燈光,又敢穿著紅衣支配舞女,並且還能有笛聲相配的人,就只有還未出場的奢染月了。

從這個紅衣女子一出來,汝慕言就覺得十分熟悉,她記得樂師的樂器裡,並沒有笛子這類東西。

動腦子想想,就能猜到是誰了!

既然已經猜出來了,汝慕言覺得這舞也沒有什麼看的必要了。

奢染月一向眼高於頂,她跳的舞自然是很多人都沒有見過的。

可是這一支蓮開九霄,當初無錫老人逼著她練了兩個月,到現在她都還記得什麼動作要用什麼樣的眼神。

汝慕言搖搖頭,這動作還算到位吧,就是這眼神實在是彆扭。

奢弘南再怎麼說都是她的親生父親,跳這種媚態外露的舞,真不知道奢染月是怎麼想的?

等到汝慕言嗑完半盤瓜子的時候,那紅衣女子才以一個完美的動作結束這支舞。

還不等奢弘南做出反應,她就站起來福了福身,緩緩揭開臉上的面紗。

“染月以蓮開九霄為父皇獻上元夕禮物,還望父皇笑納!”

奢染月說話的時候帶著滿滿的得意,高傲地揚起她的下巴,仿佛其他人都是襯托她的存在。

眾人也是一愣,原來跳出這樣一支傾絕天下舞曲的人,居然是她們古蘭的公主——奢染月。

自己的寶貝女兒送上這麼特別的禮物,奢弘南怎麼能拂了她的面子呢?

他一臉寵溺地大笑了幾聲,連聲說了三個好,又說要賞奢染月。

眾人也都跟著鼓起掌來,紛紛稱讚染月公主不僅容貌出眾,這才藝更是一絕。

大概只有時刻關注著奢弘南的汝慕言,才看見了他眼底的癡迷吧!

不錯,最開始確實是癡迷,但是等奢染月自報身份的時候,他眼裡閃過的厭惡剛好落入汝慕言眼裡。

只是那厭惡的由來是什麼,就未可知了。

“兒臣前些日子得了一幅旭卿之的真跡,今日特意給父皇帶過來瞧瞧!”

奢希睿話音才落,全場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

旭卿之的真跡啊!

那可是世間難得千金難求,奢希睿居然隨隨便便就能弄到一幅?

旭卿之這個人,汝慕言也聽無錫老人提起過,那是前朝最有名氣的畫師。

可是他只想閑雲野鶴不喜權貴,前朝皇帝多次傳召許以高位都沒能打動他。

據說旭卿之留下來的畫不超過十幅,況且都已經一百多年過去了,能夠留到現在又完整的更是少之又少。

汝慕言眯著眼睛想了想,由於旭卿之的名氣太大,所以市面上關於他畫作的贗品數不勝數。

她還記得自己學畫的時候,就仿過旭卿之的一幅《繡山圖》。

雖名為繡山圖,但展現的是磅礴大氣錦繡無雙的天下山河。

奢希睿到底是哪裡來的底氣,這麼肯定自己拿的是真跡呢?

看到其他人都竊竊私語,個個都誇奢希睿不同凡響的時候。

汝慕言只是抿了口茶,用手撐著下巴靜靜地等著奢希睿的下一步動作。

奢希睿聽到眾人誇讚的聲音很是滿意。

只要這次達到了預期的效果,那麼原先那些支持他的人就又能往他身邊再靠攏一步。

畢竟他才是最有能力討奢弘南歡心的那一個。

他慢慢打開裝著畫的匣子,取出了那一幅被框綁起來的畫。

“兒臣尋來的,正是旭卿之的《繡山圖》。”

奢希睿讓高勤幫著一起把畫展開。

而汝慕言在聽到這話的時候,差點沒有把嘴裡的水笑噴出去。

旭卿之的《繡山圖》?

那幅畫不是掛在暮夏谷,無錫老人的書房裡嗎?

按照無錫老人那愛畫如命的態度來看,不應該轉手給別人才對呀!

奢希睿怎麼可能得到了《繡山圖》?

難不成是無錫老人礙于他的面子賣給他了?

也不太可能呀,那幅畫的蹤跡從來沒有洩露過,奢希睿怎麼可能知道在無錫老人手裡?

她記得當初她仿的那幅繡山圖,被無錫老人用一萬兩黃金賣出去了!

奢希睿該不會點這麼背,拿到了她仿的那幅了?

畫卷慢慢展開,眾人都睜大了眼睛,想要看一看旭卿之的畫是什麼樣的,其實更多的是要確認這是不是旭卿之的真跡。

汝慕

言也毫不例外地瞪大了眼睛,她的直覺告訴她,這就是她幼時仿的那幅。

畫卷一點一點的鋪開,一直開到最後的落款,雖然中間隔了有些距離,但汝慕言還是把畫上的東西看得清清楚楚。

就是當年無錫老人賣出去的那幅繡山圖沒錯。

宣紙微微有些泛黃,一看就是上了歲月的,一股淡淡的墨香撲鼻而來,一草一木皆是栩栩如生。

鳥獸的羽毛都描繪得細緻入微,整幅畫都給人一種生機勃勃的感覺。

“這應該是旭卿之的真跡,整個月宇大陸只有旭卿之一人,才能描繪出如此惟妙惟肖的畫來。”

工部尚書是奢希睿的人,也是他陪著一起去買下這幅畫的,因為事先知道所有的計畫,他必須先替奢希睿打頭陣。

能讓他這麼理直氣壯,當然還是有另外的原因的。

他們請了很多懂畫的名人,對這幅畫做過鑒定,都說是旭卿之的真跡無疑。

一聽工部尚書的話,很多人都湊上來辨別這幅畫的真偽。

看完之後不少人紛紛點頭,覺得這是旭卿之的真跡。

也有很多喜歡收藏書畫的官家小姐上去看了幾眼,不過汝慕言就不打算去湊這個熱鬧了。

不知道是她當初畫的太像,還是那張作畫的宣紙和墨香以假亂真了。

正因為當初是仿的,她還特意去無錫老人那裡要了一張存放了五十年的宣紙,就連墨水都是自己配製的。

那裡面她是偷偷加了一點東西的,作畫的時候哪怕是剛剛畫上去的一筆,看起來都能像是好多年前的。

憶蘭看到其他人都或多或少地上前去觀察一兩眼,汝慕言卻滿不在意的樣子,就覺得特別好奇。

“小姐,你怎麼不上去看看?”

憶蘭湊在汝慕言耳邊小心翼翼地問道。

汝慕言驚異地回過頭來,看著憶蘭那好奇的目光,抿唇笑笑。

“怎麼?你也想去看看旭卿之的畫?”

憶蘭搖搖頭,她才不想去看那勞什子旭卿之的畫呢!

她雖然讀過書,識得幾個大字,可她對書畫這種東西並不是很瞭解。

不過大家都說是真跡,旭卿之也是很有名氣的,她家小姐為什麼一副絲毫不感興趣的樣子呢?

看憶蘭怎麼想也想不通,汝慕言對她倆做了個手勢,示意她們靠過來些。

“你們倆是不是特別好奇,我為什麼毫無反應?”

憶蘭點點頭,但是眼裡透露出一小股驚喜,她家小姐是要告訴她們原因了嗎?

“那是因為你家小姐我,知道那幅旭卿之的畫是贗品。”

汝慕言說話的聲音剛剛好只有三人能聽見,畢竟這件事就算她說出真相,估計也沒有幾個人願意相信她,還會橫生枝節。

憶蘭聽到汝慕言的話嚇了一跳,急忙伸手去捂她的嘴。

“小姐,這話可不能亂說,要是讓別人聽到了,您怕是又要受罰了!”

汝慕言無奈地看了憶蘭一眼,扒開她的手,深吸了一口氣。

“只要你不這麼大聲,別人怎麼知道我說了什麼?”

經過汝慕言這麼一提醒,憶蘭這才發現自己的聲音有點大,她不好意思地看了看四周。

發現並沒有人聽到她說的話,才長舒了一口氣。

“小姐,你怎麼知道那幅畫是假的?”

憶竹相對冷靜一點,她知道汝慕言要是對這件事情沒有把握,是不會輕易地說出來的。

汝慕言嗑了兩顆瓜子,看向那圍觀的眾人,笑著說。

“因為真正的繡山圖,掛在暮夏穀的書房裡。”

“那這一幅……”

憶蘭問到一半就不敢說話了,她怕自己再說錯什麼,惹得汝慕言嫌棄。

“這個不過是我六歲的時候閑來無事,隨意臨摹著玩玩的罷了。”

奢弘南讓高勤把畫收下,賞了他一對玉如意,二十顆東珠。

汝慕言知道這樣的賞賜意味著什麼,充分表現對奢希睿的喜愛。

不過奢弘南越是這樣,汝慕言就越覺得不正常。

雖說做父親的疼愛孩子是應該的。

可是奢弘南作為帝王,把自己對某個人的偏愛表現得太明顯,反而會對那個人造成傷害。

奢希睿領旨謝恩,走回座位上的時候對汝慕言笑了一笑,她再次體會到了那種陰鷙的感覺。

奢希睿,又想做什麼呢?

“二皇兄真是別出心裁,都說旭卿之的畫世間少有,沒想到皇兄居然能尋到最珍貴的《繡山圖》。”

溫潤如玉的嗓音聽起來讓人如沐春風,汝慕言聽聲音就知道,是奢棱奕那倆兄弟來了。

可不是,奢棱奕穿著一件白色的長袍,雖風塵僕僕而來,可卻不見半點帶了塵土的感覺。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