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古代言情 > 錯點王妃:王妃喜爬牆

正文 第26章 青龍下血本

書名:錯點王妃:王妃喜爬牆 作者:酥點 本章字數:3621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28


這丫頭又是瞧見了什麼,居然能讓她驚訝得喊出來。

看到那一幕的時候,汝慕言也覺得不可思議。

擱置在牆角的衣櫥半開,裡面已經按照季節分好了層次,沒一層都放得滿滿當當。

還有不少容易褶皺的衣服,是用架子立起來的,包括那件王妃正服。

奢青龍這是下血本了吧?

她記得前陣子在這裡住的時候,衣櫥裡空蕩蕩的,除了她平時穿的幾套衣物之外,什麼都沒有的!

對了,上次她在這裡長住時候穿的衣服,不知道還在不在。

汝慕言走到衣櫥前面看了看,所有的衣服襦襖都是新裁的,並沒有找到那些舊衣物。

“小姐您在看什麼呢?這些東西是不是哪裡不對勁?”

憶蘭看自家小姐對這個衣櫥蠻感興趣的樣子,還以為是哪裡有問題。

汝慕言幾不可見地搖搖頭,這些東西她可以回來再看,奢青龍還在前廳等她呢!

她還是儘快弄好這裡的事情,說不定還能去尚書府看看三姐姐的大婚。

“你們找件喜慶的衣服來,但是不需要太喧賓奪主,我去把頭髮梳好。”

汝慕言給兩個丫頭安排好事情,就走到梳粧檯前將長髮隨手一綰,別入一支金步搖。

憶竹很快就找到一件天藍色的外衫,是用錦蜀裁剪而成,配她頭上那支金步搖再合適不過了。

汝慕言俐落地套上衣物,迅速地把腰帶系好,搭上一塊血紅的瓔珞。

看到裝扮得差不多,汝慕言就帶著憶蘭兩人往前院而去。

這院子裡沒有其他的丫鬟,但是奢青龍卻給她安排了好幾個暗衛。

朔王府裡極少有丫鬟婆子這件事汝慕言也清楚,不過這暗衛是來保護她還是監視她就另當別論了。

沐暖閣裡前院並不遠,但是一路上汝慕言卻沒有看到一個守衛。

這裡是整個王府最中心的位置,看樣子奢青龍把人全都安排在暗處了。

細細揣摩之後,汝慕言露出了謎一般的微笑,要是按奢青龍的習慣來看,沐暖閣的那幾個暗衛就是去裝裝樣子的。

再怎麼說都是堂堂朔王妃的住所,好歹要能過得去才行。

等汝慕言到前廳的時候,奢青龍已經在那裡等著了。

他也早就換下大紅色喜袍,穿了一件湛藍色的長袍,和他瞳孔的眼色相輔相成。

看到奢青龍看向她的目光,汝慕言頓時就覺得周圍的空氣瞬間變冷。

沒想到兩個不在一起換衣服,還是貌合神離的假夫妻,居然能撞衫?

“夫君喚沐兒前來,可是有一些什麼要交代的?”

汝慕言先是假意地笑了兩下,決定先開口打破這不必要的尷尬。

聽到她的那一聲夫君,奢青龍差點沒懷疑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

汝慕言不會以為嫁給了他,就真的因為他喜歡而已吧。

似乎也猜出奢青龍心中所想,她先抬手指了指不遠處的書房。

“我知道夫君想要和沐兒說什麼,只是不知道能否請夫君移駕,給沐兒一些面子。”

奢青龍看她不像是撒謊的樣子,可能真的是有什麼話要和他說,也就應下她的要求。

“那就依你所言,去書房詳談。”

奢青龍走在前面,汝慕言乖巧地跟在他身後,下垂的眼瞼看不出任何情緒波動。

等到書房的門窗都關得嚴嚴實實,屋子中央只剩下兩個當事人和貼身伺候的人之後。

奢青龍注視著汝慕言的面容,冷冷地開口問道。

“沒有我的指令任何人都不能靠近我的書房,現在你想說什麼就說吧。”

汝慕言早就猜到奢青龍的態度,她先是大大方方地行了禮,看到桌上的宣紙時莞爾一笑。

“我知道王爺並非因為真心喜歡才娶我,不過是看在姑姑的情面上替沐兒解圍。”

“其實這門親事並非你情我願,若是王爺不嫌棄,沐兒可以在此立下字據。”

“它日若是遇到心儀之人,王爺可以一紙休書贈與沐兒,你娶我嫁再無瓜葛,沐兒絕無怨言。”

“但是在此之前,王爺能否答應沐兒一個條件?”

奢青龍挑眉看去,這個丫頭倒是有幾分本領,竟這般識趣地先提出來。

她所說的也是自己想要交代的,不過要是由他提出來,那汝慕言就完全處在一個低微的位置。

但現在他更好奇的是,眼前的這個女子會和他提什麼要求?

反客為主這一招,可不是人人都能用得恰到好處。

“你不妨把條件說給本王聽聽,只要不太過分本王也不是不能答應。”

汝慕言走到書桌前,一

邊寫著什麼一邊和奢青龍說話。

“我希望在不止我們兩人的情況下,王爺能夠表現得稍微親近一些,不至於讓沐兒太難堪。”

汝慕言的話說得沒有半點不妥,她並不介意奢青龍這樣的態度。

但必須在外人面前給足她威嚴,說到底她也是這府裡名正言順的女主人。

說罷她就給奢青龍遞過來一張宣紙,上面寫著醒目的休書二字。

想不到她竟然如此聰慧,先一步把休書寫好,到時候他就是想賴帳都不行。

“好,本王答應你就是,不過也請汝六小姐記住今日所言,莫要後悔。”

汝慕言嘴邊勾起一抹淺笑,在奢青龍身邊把身子微微下蹲。

“那沐兒就在此謝過夫君了!”

因為汝慕言的身體一直對外稱病,所以奢青龍帶她去邒府觀完禮便打道回府。

在朔王府的日子過得很快,奢青龍一直在自己的院子裡不曾過來。

她閑來無事要麼就撥弄撥弄房間裡的藥材,剩下的時間就在琴棋書畫上下功夫。

畢竟她以前對醫術一竅不通,要是讓院子裡的暗衛看到,那她可就百口莫辯了。

所以只好就拿其他的東西來做做掩飾,既能不暴露身份,日後要是有什麼大的改變也不會讓人覺得很意外。

今天正好是汝慕言三天回門的日子,她五更時分就起來置辦回門禮。

歸甯禮單是奢青龍一早就擬好的,至於為什麼讓汝慕言來操辦,應該是為了讓府裡的人知道有她的存在。

汝慕言還是挺感激他的,為了不讓管理庫房的人輕視她,還特意派了晟白跟在她身邊示示威。

雖然她覺得即便沒有奢青龍的威壓,她也能把這些事情處理好。

只是那樣做勢必會把她另類的性格表現出來,偶爾借借奢青龍的名頭也是不錯的!

“王妃,您和主子要的歸寧禮已經全部裝上車,請您看看還有沒有其他要添置的?”

晟白看著下人把事情都辦妥,回過身去請示汝慕言的意思,把“王妃”兩個字咬得比較重。

汝慕言隨意地掃了一眼,客氣地上前虛扶晟白一把。

果然是奢青龍教出來的人,這話說得就是不一樣,哪怕汝慕言知道這一聲王妃十足十的假。

“沐兒全聽夫君安排,晟白大哥是夫君遣來替我搭把手的,自然不曾存在紕漏,就這些吧!”

汝慕言說完這些,就邁著輕鬆的步子去府門口等奢青龍了,既然是歸寧,兩個人一同出現才是最好的。

晟白老老實實地跟在她身後,總覺得眼前這個人有哪裡不對勁,但就是說不出來。

就連主子暗中派人觀察也沒有看出所以然來,他就這麼短短的一個時辰又能察覺到什麼?

汝家六小姐到底是藏得太深,還是這就是她本來的模樣?

汝慕言就那樣溫靜地站在府門口,等著下朝歸來的奢青龍。

不瞭解的人還真會誤以為這是一對恩愛夫妻,然而世事就是這麼假裡藏真,真裡又帶假。

“能否請晟白大哥去書房取一件夫君的披風,剛開小陽春的時候還是有些涼意的。”

“我未得允許也不能擅自進出夫君的書房……”

汝慕言說到最後一句的時候聲音越來越小,好像這話並不能落入旁人耳裡。

晟白也看不出汝慕言是在做戲還是真的喜歡他家主子,不過當初能寫出休書的人,應該不喜歡奢青龍才對。

他所見過那些傾慕自家主子的,恨不得用盡所有辦法將喜歡的人留在身邊,汝慕言擁有這麼好的條件,居然還能把人往外推。

因著晟白平日在府裡辦事的時候都是輕功來去,他去書房拿個披風也是分分鐘的事。

當他把披風交到汝慕言手裡的時候,奢青龍的廉鄔馬正好停在府門前。

“夫君”

汝慕言興高采烈地沖奢青龍呼喊,甜甜地聲音直擊他的心扉,期盼緊張的語氣就像個孩子。

“就不能在前院等著,非要跑到這門口來,萬一凍病了怎麼辦?”

奢青龍一邊下馬一邊數落汝慕言,連他也沒有發現自己會情不自禁地去握她的手。

汝慕言把被他握住的手輕輕抽出來,拿起手裡的披風撣撣之後,踮起腳替他將披風系上。

只能說奢青龍生得太高,僅僅只有一米六五的她才剛剛到他的下巴。

“沐兒才沒有夫君說得那麼嬌氣呢,我只是想看著夫君回來就心滿意足了。”

汝慕言嘟囔著嘴解釋道,眼看著奢青龍寵溺地刮刮她的鼻子,一股奇怪的電流滲透到經脈裡。

看著眼前你儂我儂的小夫妻,貼身伺候的幾人都看不下去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