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古代言情 > 錯點王妃:王妃喜爬牆

正文 第27章 朔王的書信

書名:錯點王妃:王妃喜爬牆 作者:酥點 本章字數:3582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28


這兩個主演技簡直不要太好,就這樣的功底都能去唱大戲了。

“我先進去換身衣服,再陪你去汝家回門,你就去馬車上等我吧。”

汝慕言乖巧地點點頭,讓憶蘭陪著她先上馬車等著。

看到那尊大佛遠去,汝慕言一上馬車就長舒了一口氣。

這年頭還真的是做什麼都難,她幹什麼不好偏偏要和奢青龍演戲?

還好她一早就知道大名鼎鼎的朔王殿下是個什麼樣的人,不然看著他一會兒溫情一會兒冷漠,她都要懷疑這個人是不是有病?

憶竹看到自家小姐快要被逼瘋的模樣,都不確定要不要把自己收到的消息告訴她。

以前在汝家的時候,她碰上奢青龍的事都會去做,那這一次肯定不會例外。

可是看小姐這麼煩惱的樣子,她就不要給小姐增加那麼多麻煩事了吧!

“憶竹你是不是有什麼要和我說的?”

她們在汝慕言身邊待了多年,彼此對情緒都已經瞭若指掌。

憶竹一副心事重重又不敢開口的樣子,就只有一個可能性!

那就是她要說的事情是和自己有關的,除此之外汝慕言也想不出其他的理由。

見自家小姐發問,憶竹就算再怎麼不情願也只有順從的份。

“今日一早收到過朔王殿下的書信,說是他這幾日身體不太舒服,想請沐神醫替他瞧瞧。”

憶竹這話是在汝慕言耳邊悄悄說的,為了避免外人聽見,這話也不能外傳。

汝慕言微微蹙眉,奢青龍為什麼要給她寫這樣的一封信?

距離上次她去汝相府出診已經兩個多月,她來朔王府這幾天也沒有看出奢青龍的身體哪裡不對勁。

難道請她來看病只是一個幌子,真正的目的是有什麼事要商量?

汝慕言一時半會也弄不清楚,今日回門肯定是要在汝府歇上一宿,有什麼事還是明天再說吧。

奢青龍無所謂地笑笑,一臉無賴地往汝慕言身邊湊。

“那沐兒以後可要記住給為夫留上位置,這馬車本就是你我二人同坐的。”

汝慕言點頭表示自己已經記住了,可還是納悶地轉向一邊。

這馬車上也沒有外人在,奢青龍表現得這麼殷勤到底是為什麼?

能跟著他一起去汝府的只可能是晟白,一馬車的自己人他還要裝給誰看?

仿佛奢青龍也意識到這一點,不自在地咳嗽兩聲,往汝慕言相反的地方坐過去。

自己這是怎麼了?

難不成裝來裝去連場合都忘了?

還是說因為今天裝得有些久,所以壓根就沒有轉換過來?

最後奢青龍把原因歸結於這幾天忙得太累,再怎麼樣也不會想到自己喜歡汝慕言那方面去。

在他的腦海深處已經有一個符合他妻子的人存在,聰明睿智天性非凡,不是大家閨秀柔柔弱弱的汝慕言能比的。

馬車裡的氣氛冷得要命,奢青龍閉著眼睛休養生息,汝慕言就掀開簾子一角看看景色。

憶竹兩人就只好假裝睡覺,要不然坐著四個人沒有一個人說話,這樣的環境能把人給憋死。

尤其是像憶蘭這樣孩子心性強的人,她想要和汝慕言說上兩句話吧!

奢青龍就能先一步朝她望過來,那樣冷冽的目光凍得她雞皮疙瘩都要起來了。

下次等他不在的時候,自己一定要和小姐好好說道說道,跟這樣的人同處一個屋簷下,遲早會被逼瘋。

等憶蘭還在想要怎麼和汝慕言訴苦的時候,汝府就已經到了。

“憶蘭,你在想什麼呢?咱們該下馬車了。”

看到憶蘭有些飄忽不定的眼神,以及喊了她許多聲以後都不曾回應,汝慕言只好伸手推了推她。

這小妮子也不知道一天到晚在想些什麼,竟在馬車上如此出神?

汝慕言下去的時候是奢青龍攙扶著的,所以憶蘭她們就只好跟在後面下去。

“以後要是再這麼怠忽職守,你就沒有跟在沐兒身邊的必要了!”

奢青龍看到剛下馬車的憶蘭,輕飄飄地就來了這麼一句,氣得憶蘭跺跺腳跟汝慕言抱怨。

“小姐,你看看朔王殿下……”

汝慕言伸出右手彈下她的額頭,糾正她話裡的幾處錯誤。

“往後在外人面前要叫我王妃,出嫁從夫這個道理亙古不變,可不能在我們這兒落了話柄去。”

奢青龍看著汝慕言的側臉笑得愈發深沉,這個丫頭倒是明曉事理。

並不會因為在外面對她恩寵有加就無法無天,還想著給他留幾分顏面。

汝慕言說罷憶蘭又回過頭去看

奢青龍,忽閃忽閃的大眼睛裡仿佛帶著乞求。

“夫君就不要怪罪憶蘭了,她也只是個未出閣的孩子,哪裡懂得這麼多呢?”

她剛才當著奢青龍的面數落了憶蘭幾句,依她的脾氣指不定心裡頭有疙瘩。

現在又替她求個情,也算是給那丫頭賺幾個面子,省得她心裡不痛快。

奢青龍也明白她話裡的意思,應下的同時心裡卻不置可否。

一個十七歲還沒出閣的老姑娘,哪裡還是什麼小孩子,也就是跟了汝慕言這樣的好主子,能變著法地照顧她的感受。

不過汝慕言都這麼說了,那他也只好給個臺階讓她下咯!

“以後在外人面前你要叫沐兒小姐,那叫我姑爺就是,本王不為難你這麼個小丫頭。”

話音未落奢青龍就帶著汝慕言往府裡走,畢竟三朝回門是大日子,耽誤了時辰不吉利。

然而奢青龍也沒有發現,以前的他從來不會在意吉不吉利這個問題,在他這裡他做的事情都應該是對的。

如今為了汝慕言,他也能想到有些事不吉利,有些事會讓她丟了面子。

等汝慕言幾人到中廳的時候,雲漣漪她們已經在那裡等著。

左側給她留了兩個空位置,右側坐著汝敏茹和邒錦城夫妻二人。

“三姐姐三姐夫好生恩愛,就連坐在一起還要牽著手。”

汝慕言看到這一幕還是忍不住要打趣汝敏茹,邒錦城也算是一個負責任的好丈夫了。

汝敏茹一瞧她說這話,急急忙忙想要把手抽回來,奈何她越是掙扎邒錦城就抓得越緊。

汝慕言也不去管這件事,跟奢青龍一起給汝暉夫婦敬茶。

“女兒小婿見過爹爹娘親,給二位敬茶。”

雲漣漪笑呵呵地端過那杯茶水,忙讓汝慕言趕快坐下,身子要緊。

汝慕言剛一坐下,她身邊的汝辛茹就笑眯眯地說。

“方才我還不敢打趣三姐姐呢,沒想到還是六妹妹膽子大些!”

汝敏茹輕咳兩聲,怎麼一個個地都沖著她來,汝慕言和奢青龍看起來也很恩愛呀!

這一次她可不打算就這樣放過汝慕言,再怎麼說都是同時出嫁的親姐妹,不開開玩笑怎麼行呢?

“六妹妹和朔王殿下才是真的恩愛呢,聽說當日過門的時候,都是朔王殿下抱著出去的。”

汝慕言一愣,明明三姐姐沒去參加她的婚事,怎麼還知道得一清二楚,該不會這件事已經傳開了吧?

這一次汝慕言破天荒的沒有接話,因為奢青龍早就先她一步開口。

“三姐姐這話說得太見外了,我是沐兒的夫君,隨輩分也該跟著叫一聲姐姐,三姐姐叫我六妹夫就是。”

這話讓眾人都有些意外,出嫁之後的女子族譜也會跟著遷入夫家,在娘家自然就與以往不同。

更何況奢青龍還是皇室子弟,就算汝慕言在家輩分最小,她們也得叫他一聲朔王殿下。

汝慕言授封正一品的王妃爵,按理她們都是應該行跪拜禮的,平時在家隨意慣了也就沒太注意。

沒想到奢青龍居然主動提出這件事,這位有“冷面閻王”之稱的朔王殿下什麼時候變得好說話了?

難道真的是因為汝慕言的原因,把一個人的性格從骨子裡改變了?

汝慕言就那樣呆呆地看著奢青龍給她把衣服上的水漬擦乾,至於他的話也是一字不漏地聽到了耳裡。

這個人真的是她所認識的奢青龍嗎?

滿口情話不說,連動作都這麼溫潤細緻,她只感覺每一次看到奢青龍俊美的臉心跳就慢半拍。

看著這小倆口如此恩愛的一幕,汝敏茹看向邒錦城的眼光越發溫柔,雲漣漪也眼角含笑。

汝辛茹看奢青龍那溫柔的目光也不像是裝的,不由自主地羡慕起來。

上次她見表哥還是在汝慕言的婚禮上,奢棱奕就那樣靜靜地站在旁邊看著,那憂鬱的眼神看得她都心疼萬分。

大概六妹妹生來就該集萬千寵愛於一身吧!

汝慕言嬌嗔地看了奢青龍一眼,伏在他耳邊悄悄地說了幾句什麼。

“你叫上四姐姐一起去,你身邊沒人照顧我不放心。”

奢青龍看她和汝辛茹剛才互相開玩笑,想來關係應該還不錯,多找個人跟著他也放心些。

汝慕言笑著瞥了他一眼,手臂挽起坐在旁邊的汝辛茹。

“沐兒想去沐暖院打點一下,今天晚上就住在自己院子裡,不知道四姐姐能否賞臉陪沐兒去一趟?”

汝慕言上揚的眼角線帶著幾分戲謔,說話的語氣又像是在討好自己,這樣嬌俏可人的六妹妹讓她怎麼忍心拒絕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