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古代言情 > 錯點王妃:王妃喜爬牆

正文 第30章 身中劇毒

書名:錯點王妃:王妃喜爬牆 作者:酥點 本章字數:3623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28


汝慕言剛要邁出去的腿硬生生地停留在半空中,奢青龍到底得的是什麼病,居然還不能治?

如果真的是晟白說的這樣,那奢青龍現在豈不是很危險。

不行,她怎麼能眼睜睜地看著奢青龍在她眼皮子底下難受呢?

“夫君你稍等沐兒一會兒,我這就去找沐神醫來給你治病。”

汝慕言一邊哭著一邊就打算跑出去,依她的速度很快就能趕過來的。

然而她的手再次被奢青龍抓得死死地,並且還往懷裡帶過去。

汝慕言就那樣趴在了他跟前,膝蓋還撞到床榻的一角。

“現在去找沐神醫根本就已經來不及了,主子眼看著就要毒發,汝小姐你還是快走吧!”

汝慕言回頭看晟白的眼神迷迷糊糊,不是說奢青龍這是病嗎?怎麼一會兒的功夫又變成毒了?

還有讓她離開是什麼意思,她汝慕言看起來就像是那種貪生怕死的人嗎?

“我不走,我就要在這裡守著夫君,難道除去沐神醫親自救治之外,就別無他法了嗎?”

汝慕言絕不相信事情會這樣束手無策,既然早就知道身中劇毒,再怎麼樣都會早有準備才是!

奢青龍向來很會算計人心,她絕不相信他連這個都算不到。

晟白聽到汝慕言這樣的話,本以為沒有任何出路的他,心底裡又再次燃燒起希望。

補救的辦法雖然有,可是他怎麼能趁著主子昏迷不醒就替他擅做決定呢?

汝慕言哪怕遇到這麼緊急的情況,還是能看得出人心裡最深處的想法。

晟白的沉默並不是認命,而是他在猶豫,猶豫著到底要不要說出來。

“你家主子現在命懸一線,你還有什麼不能說的嗎?”

汝慕言走到他面前指著躺在床上的奢青龍,不管怎樣她都要救那個冷漠又溫情的男子。

晟白看著奢青龍身上的汗珠越流越多,不到半刻鐘就能把整件衣服弄濕,心下一橫。

在他眼裡所有的東西都沒有主子的性命重要,哪怕是主子一直珍藏的東西。

“主子的衣袖裡有個小瓷瓶,那裡面還有一顆能夠抑制主子毒發的藥丸。”

汝慕言面上漸漸露出喜色,他就說奢青龍怎麼可能會沒有準備?

正當她要去翻奢青龍的衣袖,找晟白所說的那個小瓷瓶時,他再次攔在了她的面前。

“晟白你攔著我幹什麼?”

汝慕言不解地看向這個擋在自己面前的男子,他難道就不想救自己的主子嗎?

晟白低下頭看著一臉著急的汝慕言,他並不是有意要攔著她,實在是主子不喜歡別人翻他的東西。

“那個小瓷瓶主子一向很寶貝,就連那最後一顆藥丸也一直收藏著不曾用過。”

汝慕言原本很是著急的心莫名地平靜下來,奢青龍居然還有這樣的癖好?

不過就是一顆藥丸,像他這樣權勢滔天的人想要什麼得不到,居然這麼寶貝一顆破藥丸?

汝慕言不久以後知道那顆藥丸出自自己之手時,反而覺得這樣的絕世寶貝就應該好好收藏。

“到底是那顆藥丸重要,還是你家主子的性命重要,我想這件事不需要我多說吧!”

汝慕言看著奢青龍越發蒼白的臉,心口猛地抽痛一下。

“要是你家主子怪罪下來,全部都由我擔著,你就說是我逼著你把藥丸拿出來的。”

晟白驚訝地看著眼前的女子,不知為何在她身上看見了沐姑娘的身影。

當然這只是他的錯覺,明明眼前這個就是什麼都不會的汝家小姐,怎麼能和沐姑娘比呢?

“快去啊,你還愣著幹什麼?”

汝慕言見晟白望著自己發呆,氣得推了他一把。

這一個個的都是什麼人呀,都面臨這樣的局面了還在發呆?

晟白幾經思考之下還是決定給奢青龍把藥丸喂下去。

就算是主子事後要懲罰他,哪怕把他送去煉獄受刑,他也都認了。

無論如何奢青龍都不能有事!

晟白的速度很快,取出藥就給奢青龍塞到了嘴裡,可發現不管怎麼樣都咽不下去。

他回過頭去想叫汝慕言替他端杯水過來的時候,卻被她的舉動驚得愣在原地。

她居然用簪子劃破自己的手腕,把血滴在茶杯裡,還倒上水摻和在一起?

看樣子這杯水應該是要給主子送藥喝的,汝慕言她到底是要幹嘛?

“你這是在做什麼?”

晟白剛才對汝慕言客客氣氣的,那是因為她發現了奢青龍的不適,所以才格外留情讓她留下來照顧的。

沒想到她居然有這種癖好,往主子喝的茶水裡偷偷加入自己的血

要是他沒有回過頭去看的話,那主子豈不是把這杯加料的水喝下去了?

晟白這樣想著不自覺地就打了個冷顫,現在的女人都這麼恐怖?

難怪主子以前一直不喜歡女人,說有女人的地方就是麻煩多。

現在想想主子的話也不無道理,畢竟他沒有接觸過太多的女子。

汝慕言這事做得光明正大,自然也就不怕讓晟白看見。

她這也是為了奢青龍的身體好,晟白就是想挑刺也說不出什麼所以然來!

“沐神醫曾經告訴過我,我的血擁有奇效,所以才想著把血融入水裡,看看能不能幫上什麼忙?”

汝慕言一邊解釋一邊把水端給晟白檢查,告訴他要是不相信可以看看自己有沒有下毒。

晟白蹙著眉頭拿出一根驗毒的銀針,確定沒有問題之後才看向汝慕言。

“這話是沐姑娘親口對你說的?”

汝慕言用餘光瞥了他一眼,然後半蹲在奢青龍床前。

“當然是沐神醫親口說的,現在昏迷不醒的是我夫君,難道我還能害他不成?”

汝慕言的話倒是說得在理,晟白也是很相信那個經常在朔王府出入的沐姑娘的。

畢竟當初主子差點都要娶她做王妃,那樣的奇女子也確實有配得上主子的資格。

汝慕言見晟白沒有其他的意見,便讓他扶起奢青龍的身體,她好把水給喂下去。

汝慕言把茶杯斜起來端著,打算一小口一小口地他喂下去。

可是剛剛喂進去一點點,茶水就沿著他的嘴角溢了出來。

汝慕言出來的匆忙也沒有來得及拿手帕,連忙用自己的衣袖去擦拭。

汝慕言抬頭看看晟白,這樣喂一點吐一點的方式,就算把水都倒完也不能讓他把藥咽下去啊!

一旦咽不下去,總是含在嘴裡哪裡能發揮什麼功效呢?

汝慕言也是毫無辦法,無奈地看看奢青龍的臉,已經白得毫無血色,連青筋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這樣下去,奢青龍只怕是無力回天了。

“把你家主子的身體放平,我想辦法給他把藥送下去。”

晟白一邊納悶一邊卻還是照做,她到底有什麼辦法能讓主子把藥咽下去?

等到奢青龍的身體再度放平之後,汝慕言看著自己手裡的茶杯思考了一會兒。

也就這麼一次,權當是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小小的犧牲一下也沒有什麼的!

這樣做好心理安慰,汝慕言端起小茶杯把裡面的水一飲而盡,濃濃的血腥味蔓延在嘴角。

她仰起自己小小的頭顱,微微把身體上移一些,對著奢青龍的嘴唇就親了下去。

一旁的晟白簡直是目瞪口呆,連忙閉起眼睛轉過身去。

想不到看起來毫不起眼的汝慕言居然膽子這麼大,趁著主子昏迷的時候偷親他?

現在晟白覺得自己都不只是要被送到煉獄受刑,估計會被主子給活剮了。

要知道主子雖然被很多女孩子愛慕,但是身家還是清清白白的呀!

怎麼一不留神就毀在了汝慕言這裡?

雖然晟白知道汝慕言只是把水,用這樣的方式喂到奢青龍嘴裡,不過這也太開放了點吧?

汝慕言完全不知道晟白的內心活動有多麼的豐富,她全神貫注地把水一點一點喂到奢青龍的嘴裡。

感覺他吞下了第一口之後,才陸陸續續地把剩下的那些給他喂進去。

直到把水全部渡給奢青龍,汝慕言才起身大口呼吸著新鮮空氣。

天知道要不是她會憋氣的話,剛才那樣的方式不把她給弄死才怪呢!

汝慕言回頭剛想叫晟白再打一盆水來,卻不想看見他捂著臉扭扭捏捏地站在旁邊。

汝慕言唰的一下臉就紅了,剛才她做那件事的時候光想著奢青龍,完全忽略還有晟白這個人在。

他該不會以為自己趁火打劫吧?

“晟白大哥,我……”

汝慕言剛想上前去解釋解釋,卻看見他滿臉帶笑地擺擺手。

“我剛才什麼都沒有看到,汝小姐你放心我絕對不會給你說出去!”

他說得一臉真誠,好像真的看見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

汝慕言差點沒有被自己的口水噎到,她記得晟白以前不是這樣的,怎麼越來越神經質了?

“我想你剛剛是誤會我了,我只是想讓夫君把藥咽下去,沒有任何其他非分之想。”

她怎麼總感覺自己這次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不過她現在哪裡還管得了這麼多,最重要的就是奢青龍的身體。

想來那藥效過一會子就能起作用,她今天晚上看樣子是要在這裡守著才行。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