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帝少掠愛:萌妻乖乖入坑

正文 第2章 夜家

書名:帝少掠愛:萌妻乖乖入坑 作者:夢乖乖 本章字數:3512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23


就在席夢和李天一在卡座裡慢慢享用甜品的時候。

夜家現在的掌權者夜沐,和他的姐姐夜淼也到了。

夜家,可以說是金融界的巨擘了。有小道消息稱,夜家的祖上可是與現在的上頭很有些交情,但是夜家一直沒有正式對外宣傳過,對於這些個小道消息也是放任自流的模樣。

許多人摸不准夜家現在的後臺,而且夜家現在在商政兩界的話語權也是非常的大。

席氏與李家,還是不能夠與夜家來相提並論的。

不過就現在的形勢來看,還是有些難以預料的。

因為夜家家主的退位讓賢,夜家長子掌握話語權,夜家長女……

雖然在場的人都聽說過,關於夜家長女和席氏二少爺的事情。當然,這件事情的真假來源,也沒有人敢去肯定。

畢竟這兩個都是大佬級別的人物,雖然都不是這兩家的實際掌權人,但是也擁有一定的威信。

小蝦米們不敢太過於打探這些處在金字塔上層的人的事情,在同一層次的大佬們,也不屑於多嘴別人家的家長里短。

所以席忘北和夜淼的香豔故事,是謠傳還是污蔑,是確有其事還是水中花月,都只是一個談資而已。

特別是現在這個夜家和席氏都共同出現的情況,則會引起好事者的注意。當然,這些人的腦子都還沒有漏光,只是借著與別人談話的時候偷偷用眼神去瞧著夜家姐弟。

夜淼雖然在心裡惱怒,但是她不能表現出來,因為這些人都沒有做得太過分,而且他們在明面上還說得上是非常尊敬夜家的。

她怎麼說也是夜家的一份子,還是要為自家的利益所考慮的。

“哼。”

夜淼在心裡冷哼一聲,但明面上不顯。

“夜公子。”

“夜小姐。”

旁人與他們姐弟倆打招呼的聲音,讓她緩了緩情緒,隨即擺出一副溫柔可人的樣子,朝著向他們打招呼的人微微一笑。

夜家姐弟倆被侍者帶到人群的中心。

“夜沐。”

席淮南對夜沐伸出了手。

“好久不見。”

夜沐的臉上看不出什麼表情。

夜沐和席淮南一樣,一直是商界的傳說人物,畢竟他們的年紀相差不大,接手自家事業時的年紀也不大。更何況席氏和夜家,

無論單獨拿出哪一個來,都是話題的製造者。

更何況,夜沐和席淮南的長相也是相當的出眾,在一群大腹便便腦滿腸肥的中年富豪群裡,他們這兩個人,可以說得上是眾人的焦點所在了。

原本商界的許多人還以為席淮南和夜沐的年紀問題,可能經歷過的事情不多。席氏和夜家可能要走下坡路了,但是沒有想到,這兩個人居然都能夠把各自手上的事項管理得井井有條,而且風格還是相似的,一樣的殺伐果斷,裹挾著雷霆之勢。

於是原本在私底下已經有點其他想法的人,都各自熄了心思。畢竟動一些念頭也是因為想穩當的賺錢,現在局勢有點複雜,幾大勢力接連洗牌,但都能把在其中渾水摸魚的人給清理出來。這著實是鎮住了不少人。

席淮南和夜沐,在他們各自接手上位的時候,稍微有那麼一些“同病相憐”的交情。不過這些“交情”,其實在生意場上還是不夠看的。

當然了,夜沐想和席氏所擁有的交情,不止是在生意場上。

畢竟夜家也是非常顯赫的世家,夜沐和席淮南之間也有點微妙的惺惺相惜的感覺。現在兩人在進行著,不真不假的交談,在在外人眼裡也還真有那麼些意思。

先不說在這邊進行商業互吹的席淮南和夜沐,夜淼,在越接近席家人的時候,情緒就越緊繃。

她希望能夠看到一些什麼,但是又不希望看到一些什麼。她在和夜沐與人群都淺淡的打了一聲招呼,算是表示了一下友好之後就自己一個人到會場的另一邊去了。

夜淼沒有看到她不想看到的人和場景。

也沒有看到她想要看到的人。

夜淼從侍者的手裡拿了一杯不知道是什麼的酒水,就躲到甜品台那邊去了。

席夢和李天一早就不在了甜品台這邊了。

因為也準備到了生日宴會正式開始的時間了。雖然說席夢覺得沒有必要這麼大費周章,但是看到哥哥們都這麼重視的樣子,她覺得還是要認真對待的。

所以席夢在和李天一吃完甜點之後,就到衣帽間進行補妝和整理一下衣服。

畢竟哥哥們都說席家人的二十歲生日是非常重要的,這意味

著可以對自家的事業上手了。

但是席夢小的時候一直不喜歡這些,所以在哥哥們學習商業治理的時候,席夢她卻是能夠由著性子去研究她喜歡的東西。

不過現在席夢的心理產生了微妙的變化。

畢竟她學校的時候,也能夠聽到許多人議論自家兩位哥哥的聲音。自家的產業也經常能夠登上課堂,作為教材的例子。

席夢突然就產生了一些想要進入自家企業工作的想法。不,也不一定是要自家企業,她就是想要體驗一下這種“別人口中工作的舒適樣子”。畢竟她有好幾個同學都因為進了自家企業實習而異常興奮。

而席夢就被她們的情緒所感染,於是就產生出了以前沒有過的想法。

因為席夢以前在選擇專業的時候,並沒有對金融界產生興趣,於是選了一個她當時很有興趣的文學方面的專業。

又因為席夢在學校裡一直都非常低調,也沒有覺得自己身為“席氏大小姐”這種身份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但是因為席夢的教養和穿衣打扮,都透露著席夢“出身不簡單”的這個資訊。

於是席夢的同學們也都只是以為席夢是一個有錢人家的孩子,也並沒有往“席氏大小姐”這個身份去猜。

席夢攏了攏自己額前散下的頭髮,看了一眼時間,知道時間快到了。

雖然她在家裡一直被所有人寵愛著,但席夢也自認為自己並不是什麼驕縱的人物。

需要的自己出場的地方,還是會做得很好的。

席夢也知道今天的這一場生日宴會並不是一場單純的生日宴會。

雖然父母現在還在國外旅遊回不來,但是兩位哥哥卻是對自己的事情非常上心。

她知道這兩位哥哥是想讓她在眾多資本家面前亮一個相,順道告訴他們,她在以後也可能是席氏的掌權人之一。

就算席夢原本對自家的企業不熟悉,也能夠感受得到家裡人對自己的關愛。

席夢又怎麼可能會辜負家裡人對她的愛呢?

時間到了之後,席夢在傭人的擁護下來到了前廳。

先是感謝了一番客人們賞臉來參加自己的生日宴會又進行了一套走流程的客氣話。

席夢雖然並沒有在他們這些商界大佬面前露過臉,但是她良好的教育也教育她對付各種場面的方法。

更何況今天是她的主場,她怎麼可能怯場出錯?

席忘北看到席夢這麼彬彬有禮,巧笑嫣然的樣子。

心裡止不住的一陣感慨,自家妹妹也終於長大了。再也不是那個小小一團跟在他身後的糯米團子了。

花花少爺席忘北,可能僅有的微薄的感情都放在了自家妹妹的身上了。

席氏大少爺席淮南則是沉穩得多,他仍舊是那副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樣子,一張沒有什麼表情的臉,也看不出什麼喜怒。

但是席夢能夠從自家大哥的站姿和眼神裡讀懂他現在的情緒:激動、惆悵又帶著一點欣慰。

席夢從兩位哥哥目前的表現裡,能夠模模糊糊的感覺到自己這一次的表現還不錯。

畢竟就連挑剔的大哥都露出了欣慰的表情,那應該也不會錯到哪裡去。

席夢作為主人,宣佈了宴會正式開始之後,就和李天一下場跳了一下舞,權當是熱場。

雖然她不是很喜歡這些應酬一般的東西,但是自家哥哥說的話,她還是要聽的。

她也沒有在會場逗留很久,畢竟生意上的事情,都有自家哥哥來操心。很多人來找她談話也只是走一下流程,然後就繼續找自家大哥了。

至於二哥席忘北,已經不知道在哪個花叢中流連了。席夢只有在剛開場的時候看到了自家二哥,然後就不見了蹤影。

畢竟二哥有時候比她還要不靠譜,她只是因為年紀和興趣問題沒有接觸過自家的企業。

但是二哥席忘北,可是正兒八經的和大哥系統的學習過的。現在也是這麼一副“全聽大哥的”調調就甩手不幹了。

不,說是甩手不幹了,那也是不準確的。畢竟席忘北有時候還是會帶來一些“意外之喜”的。而且有些場合,如果席忘北在的話會談得更加順利,只不過那些場合比較少。而席忘北更多的還是喜歡在花叢中流連。

此時此刻的席忘北,就是在和一個小集團的千金在畫廊上閒聊打趣。

好巧不巧的,夜家的長女,夜淼。也同樣在那個畫廊上。

只不過他們一方在畫廊的這頭,另一方在畫廊的這頭。雖然相隔的有些遠,但是按照他們的行進的路線,總有碰頭的時候。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