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特勤精英

正文 第10章 舅舅的傷

書名:特勤精英 作者:三笑也是樂 本章字數:3728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33


“這個之謙啊,讓我怎麼說他是好哩。”聽完女兒的介紹,方傑寧有些啼笑皆非地說。

羅葉婷“哼”了一聲說:“就和他媽媽一個德性,總是想著要計算別人。曉蕾,以後和張家母子打交道時,給我多長一個心眼。”

說話的時候,還瞪了丈夫一眼。

方傑寧猶如沒有看到一般,只是感歎地說:“這孩子沒有爸爸的教育,才會養成了這麼一個紈絝子弟的脾氣。”

“羅大哥也真是的,能有什麼說不開的事情,幹嘛要投長江哩。”羅葉婷歎了一口氣。

“媽媽,你是說舅舅死于自殺嗎?”方曉蕾瞪大了眼睛。

她從小到大聽到的介紹,都說舅舅羅益友是死于重病。沒有想得到,竟然會是死於自殺。

有情況,這中間一定是有情況。方曉蕾的臉上,透著一股思索的表情。

葉小龍的家,住在鼓樓社區的20號樓602室。這是一套只有70多個平方的房子。

張峰的汽車停到樓下之後,葉小龍扛了一個背包,張峰提了一隻行李箱,二人臉不紅,心不跳的就登上了6樓。

“篤篤——”房門剛被敲響,屋裡就有人答應道:“來啦,來啦。”

房門應聲而開,門裡站著一個年約20多歲的年輕姑娘。

從瀋陽回家的這一路上,葉小龍除了陪方曉蕾吹牛打屁之外,就是想著自己的未婚妻孫雨。

只是沒有想到,一進家門就看到了孫雨。

他的嘴巴一直咧到了耳朵根子:“小雨,你也在家。”

“龍哥,你回來啦。”孫雨脈脈含情地看著門外的男人。

“喂,大哥,大嫂,拜託一下,請讓條道吧。”走在後面的張峰提出了抗議。

孫雨臉一紅,趕忙讓開了道路。

“呵呵,我的營長兒子回來啦。”五十出頭的葉昆侖,樂呵呵地迎了上來。

他是一個戴著黑框眼鏡,清矍斯文的男人。很難想像,他會是揮舞木棒教訓兒子的嚴父。

“呵呵,我的營長兒子回來啦。”五十出頭的葉昆侖,樂呵呵地迎了上來。

自從兒子有了出息之後,他們夫婦總是人前人後的將葉小龍稱之為“營長兒子”。

其實,葉小龍只是一個享受正營職待遇的連級軍官。

為了這事,葉小龍糾正過不止一次。沒有用,他們就是喜歡這樣顯擺。到了後來,葉小龍索性不再勸說。

誰讓自己過去不爭氣,讓父母親丟淨了臉面。現在有了機會,哪能不讓他們加倍把面子給補回來哩。

進了客廳之後,沒等坐下,葉小龍就發現媽媽不在。朝著廚房探了一下,也沒看到蹤影。

“老媽呢?”葉小龍問道。

葉昆侖朝著房間呶了一下嘴,輕聲說道:“你媽在房間傷心哩。”

“怎麼啦?”葉小龍問了一句。

不等回答,他就快步朝房間奔了過去。房間裡,一個婦女正在往外走。一邊走,一邊還在用手拭淚。

“老媽,是誰得罪你啦。告訴我,小龍幫你出氣去。”葉小龍一把攙住了媽媽沙麗的胳膊。

“沒事,沒事,媽媽聽說你要回家,這一開心嘛,就管不住自己的眼淚啦。”

一聽這話,就能知道這是掩飾的語言。既然是開心,哪有一個人躲在房間裡落淚的道理。

葉小龍將媽媽扶到客廳沙發坐下,追問道:“老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沙麗只是掩面抽泣,就是不肯作聲。

“老爸,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喲!”葉小龍將身上的迷彩服揉成一團,摔到了沙發上。

看到兒子發怒的樣子,葉昆侖警告說:“小龍,事情可以告訴你,可你一定不准瞎來。”

葉小龍明白,只要自己不答應這個要求,爸爸是一定不肯說出媽媽傷心的原因。

“老爸,我現在不是過去那種容易衝動的年紀了。你放心,沒有你的同意,我什麼也不會去做。”葉小龍承諾道。

聽到兒子的承諾,李昆城這才說起了內情。

沙麗的弟弟,也就是葉小龍的舅舅沙兵。下崗之後,就在鼓樓社區門口當保安。

前天下午,有幾個赤著上身的小青年想要進入社區。正在上班的沙兵,主動上前詢問了一下。

這本來就是保安的職責,只要隨便說上幾句也就天下太平。奈何那幾個小混混覺得折了面子,頓時來了一個拳打腳踢。

一個普通的保安,哪能經得住這麼一班虎狼之輩的毒打。最後的結果,就是沙兵被對方給打斷了腿。

平白無故的遭遇這麼一場無妄之災,本來就是一件很倒楣的事情。更讓人傷心的事情是兇手得不到追究,就連醫藥費也沒有著落。

沙家沒有什麼積蓄,李家夫婦也只是打工為生。兒子捎回來的一點錢,也都用來還了以

前拉下來的債務。

醫院看不到錢,又不肯動手術。為了這事,沙麗這才急得在家流淚。

“老爸,派出所怎麼一個說法?”葉小龍沉聲問道。

葉昆侖苦笑道:“能有什麼說法?讓我慢慢等待破案,讓我們自行籌措醫藥費。說是有了消息,就會通知我們的。”

這麼一樁發生在光天化日之下的案件,還要慢慢等待破案,還要讓受害者自行籌措醫藥費,這是人說的話嗎?

“保安公司那邊是什麼樣的答覆?”葉小龍又想到了一條出路。

葉昆侖捶打著桌子說:“那是一幫混蛋,竟然說你舅舅是自作自受,不應該去招惹那麼一幫人。好話說了千千萬,他們就連一分錢也不肯掏出來。”

葉小龍的牙齒咬得咯咯直響,眼中透出一縷寒芒。

小的時候,他就和舅舅的感情最為深厚。每逢調皮挨打的時候,也總是舅舅出面幫助勸說,才會少受了許多皮肉之苦。

此時聽到舅舅遭人欺侮,哪有不怒之理。想到老爸剛才的勸說,想到自己目前的身份,他必須把這口氣給咽下去。

臉上的顏色連續幾變之後,葉小龍長出一口氣道:“老媽,不就是錢的事情嘛。我這張卡上有轉業費,估計應該有十幾萬吧。”

說話的同時,他取出了一張銀行卡。

“小龍,這筆錢得留給你和小雨結婚,可不能隨便動用。”沙麗立即制止說。

葉小龍生氣的說:“老媽,事情得分個輕重緩急。我們結婚的事,還有一段時間嘛。小雨,你說是不是?”

孫雨沒有說話,把臉轉到了電視螢幕上。

沙麗的心中,其實也很希望能用這筆錢去給弟弟做手術。只是擔心丈夫和未來媳婦的想法,才會如此拒絕。

此時看到未過門的媳婦如此態度,她更是不肯收下這張銀行卡:“小龍,這事還是慢慢想辦法吧。”

“老媽,你聽我的,沒有錯。要不這樣,我現在就把錢送到醫院去。”葉小龍武斷地作出了決定。

“這……”沙麗為難地看了看孫雨。

葉昆侖搖了搖頭,沒有吭聲。張峰是外人,更不好說話。客廳之中,一下子沉寂下來。

可能是感覺到了氣氛的不對,孫雨站起身來:“龍哥,你有事情要辦,我就先回家啦。”

話一說完,她就徑直出門而去,根本沒有搭理在身後呼喊的沙麗。

“小龍,這可怎麼是好!”沙麗跺腳道。

臉色氣得鐵青的葉小龍,一拍桌子說:“別理她!錢是我的,關她什麼事。”

自從定親以來,由於葉家太窮,孫雨時不時的就會鬧個小性子。對於這個未來媳婦的脾氣,葉家二老算是領教了不少。

隨著葉小龍的不斷立功和提拔,孫雨的態度才算是緩和了一些。本以為隨著葉小龍的轉業,一切都會好起來。

沒有想到,兒子回家的第一天就碰上了這樣的鬧心事。

“老媽,你聽我的沒有錯。要不這樣,我陪你一起把錢送到醫院去。”葉小龍武斷地作出了決定。

葉昆侖豪爽地說:“要去,就咱們全家一起去。”

很快,他們一家三口乘著張峰的汽車到了第一醫院。

“舅舅——”葉小龍喊了一聲。看到沙兵那臘黃的面孔,他的聲音就有些哽咽。

“小龍,舅舅沒事的。”沙兵強打著笑容說:“你轉業啦。好,好好幹,一定得幹出個體面來,別象舅舅這麼沒出息。”

“舅舅,話不能這麼說。下崗也不是你願意的事情,是那幫王八蛋搞垮了企業,才會讓你們這代人過得這麼一個樣子。”葉小龍勸說道。

二人在這兒交談的時候,沙麗將銀行卡交到弟媳婦的手中:“這是小龍的轉業費,先讓他舅舅做手術吧。”

沒等姐姐把話說完,沙兵流淚道:“使不得,使不得。小龍很快就要結婚,千萬不能用孩子的這麼一筆錢。”

“舅舅,你放心。這筆錢也只是暫時墊付一下。找到了那班王八蛋之後,還怕他們敢不給錢嘛。”葉小龍說得很輕鬆。

既然員警不給力,那就自己動手找兇手。他在心中已經打定主意,去找原來一起混的朋友,讓他們幫忙把那些混蛋給找出來。

“小龍,舅舅的傷好說,你千萬不要去做傻事。你現在是有前程的人,如果再要惹上麻煩,舅舅去死也來不及喲。”看著外甥長大的沙兵,自然會知道外甥的性格。

沙麗也拉著兒子的手,趕忙警告說:“小龍,你舅舅說得對。千萬不能做傻事。你要是再找那幫鬼朋友,老媽也就不活啦。”

他們姐弟二人,同時看穿了葉小龍的心頭想法。

“好,我聽你們的還不行嘛。”葉小龍咬了咬牙齒。

既然家人都不肯讓自己這麼去做,他決定還是得忍下這麼一口氣。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