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特勤精英

正文 第11章 雨夜私訪

書名:特勤精英 作者:三笑也是樂 本章字數:3865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33


從醫院出來以後,葉小龍全家加上張峰也不回家,直接去了老街上的一家“張複盛飯店”大廳。

今天晚上,是老戰友王成給安排的接風宴。

王成和張峰一樣,都曾經是葉小龍手下的兵,家住本市下轄縣的農村裡。

去年從部隊退伍之後,他們不想給富人當保鏢,只好在市區混生活。

張峰在街頭開計程車,王成在遠房舅舅的飯店裡當夥計。

人能不能混出頭來,關鍵是得要跟對人才行。

如果沒有人帶著、扶著,他們也就只能很平凡的混著,一輩子也不可能會有出頭的日子。

自從聽說葉小龍轉業回家的消息,二人都來了勁頭,想要跟在龍哥後面混出個人樣。

今天下午,二人就做了分工。一個去火車站接葉小龍,一個在舅舅的飯店設宴為葉小龍接風。

就是這麼一頓接風的簡單晚宴,不但是讓葉小龍再次見識了潤江治安的混亂,也讓葉小龍與這家飯店結下了不解之緣。

走進飯店,葉小龍四下打量了一眼。

飯店裝修得很簡陋。大廳裡能擺四五張酒席桌子,樓上還有四個包廂。

這麼說起來,也只是一個極為普通的小飯店。

飯店是不是豪華,葉小龍並不會放在心上。

只要飯菜品質不錯,價格公道,那就是一家好飯店。

普通百姓之家,花的又是自己的票子,自然用不著去擺什麼排場。

讓葉小龍好奇的事情,是整個飯店之中除了自己一家之外,沒有一個客人。

“龍哥,飯店碰上了麻煩,已經對外停止營業。今天是兄弟為你接風,才擺了這麼一桌酒席。”

王成是個敦實的漢子,趕忙解釋了一句。

聽到是這麼一回事,葉小龍也就不再多問。

事實上,問了也是無用。

自己的工作都沒能落實得下來,舅舅又躺在醫院裡,也是一堆的麻煩事。

等到一家人坐下之後,很快就上菜上酒,吃喝起來。

“龍哥,我敬你和伯父、伯母,祝你心想事成,步步高升。”王成舉杯敬酒。

過上一會,張峰也舉杯道:“龍哥,祝你早日完婚,早點生個大胖兒子。”

這些祝酒詞,聽得葉家人個個開心,喜不自禁。

王成的舅舅張秋水,既是老闆,又是廚師。

今天晚上,他不但是要上鍋燒菜,還抽空過來敬了大家的酒。

就在大家吃得熱鬧的時候,有那掃興的人找上了門來。

只聽得“砰”的一聲,飯店關著的大門被人一腳給踢了開來。

“好你個張秋水啊,明著告訴老子說要停業,暗地裡卻在偷偷做生意。沒說的,兩萬保護費再加一萬罰金。”

一個破嗓子在門外響了起來。

葉小龍等人朝門外看去,七、八個赤著膊、敞著懷的小混混,一齊湧了進來。

當先一人,不但露著一身紋身,還戴了一副寬邊墨鏡。

這是一個裝B的貨!葉小龍暗笑道。

夜幕早已降臨,路燈亮了也有好長時間。

這貨還戴著一副墨鏡,不是裝B又是什麼!

“對不起,對不起。我外甥來了戰友,準備了一些家常飯菜,確實不是開門營業喲。”

紮著白圍裙的張秋水趕忙從廚房裡奔了出來。

一邊奔走,一邊解釋。

到了跟前,不等喘過氣來,他先掏出一包香煙給發了起來。

“去你的,老東西!”戴墨鏡的混混,一掌打掉了遞到跟前的香煙。

王成臉色一變,倏地站起身來。

背對著桌子的張秋水仿佛長了後眼一般,連忙警告說:“小成,不准胡來。如果你要動手,休怪我不認你這個外甥。”

王成一歎,只得將緊握的雙拳松了開來。

葉小龍一想不對喲。如果不是為了給自己接風,就不會出現眼前的麻煩。

既然扯上了我,說什麼也不能置身事外喲。

不行,這事我得要出面,不能讓王成的舅舅吃了別人的虧。

那樣的話,就對不起老戰友嘞。

“幾位朋友,聽我說上一句。”葉小龍站起身來,走到了門前。

放在往常,葉昆侖肯定會象張秋水那樣,把兒子給喝住。

今天,他沒有開口。因為,他和葉小龍想的是一個樣。

“你小子算是哪一根蔥啊,一邊歇菜去吧。”看到走過來的兵哥哥,戴墨鏡的混混不客氣的吼了一聲。

“我不是蔥,只是一個在朋友家中吃飯的客人。聽我勸上一句,此事就算到此了結。”

想到自己舅舅的遭遇,葉小龍的火氣在心頭奔騰。

如果任由他的性子來,早就一拳揍到了對方的臉上。

只是他不想鬧出大的亂子來,就必須得把這口氣給忍了下來。

“你……”戴墨鏡臉色一黑,就要發怒。

他的話剛說了一個字,就被身後一個混混給拉了

一把。

接著,二人躲到後面說起了悄悄話。

只有不到五步的距離,雖說他們的說話聲音不高,哪能避得開葉小龍這麼一個“神耳”的光顧。

“波老大,說話的這人,就是下午打了剛老大的那個兵哥哥。”

“你沒有看錯?”

“絕對沒有看錯,這小子身上的迷彩服還沒有換下哩。”

“我們這麼多人一擁而上,還怕對付不了他嘛。”

“老大,你沒看到旁邊還有兩個幫手嘛。照我看,他們的拳腳也不會太差。”

“這麼說起來,我們不能動手。”

“是的,老大聖明。”

二人嘀咕了一會,戴墨鏡的波老大重新站上前來。

“這位兵哥哥,既然有你出面說情,我就放他們一回。”

“多謝,多謝。”

“用不著謝,我波老大把話撂在這兒。如果真的是要開飯店,先給老子把錢交過來。”

聽到對方自稱老子,葉小龍眼中寒光一閃。

沒有等到他發怒,張秋水連連點頭說:“你放心,你放心。如果開店,一定會交保護費的。”

“哼,算你識相。”波老大朝著手下揮手說:“走,咱們去第二家。”

看到這幫人離開之後,張秋水無力地坐在椅子上:“祖宗的家業,算是要敗在我這個不肖子孫的手中嘍。”

“小成,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葉小龍關心地問道。

王成歎氣說:“龍哥,你也看到這家飯店的規模,總共就是這麼一點大。

一個月能做多少生意,能賺多少錢,都是想得到的事情。

這幫傢伙除了白吃白拿以外,每個月還得收上兩萬元錢的保護費。

實在是沒法經營下去,舅舅這才想了這麼一個停業的主意。”

“這幫地痞如此倡狂,難道就沒有人管管他們嗎?”葉小龍有些不解的問道。

在他的想像之中,這種敲詐勒索的事情,應該有員警出面整治才對。

王成苦笑了一聲,沒有進行解釋。

坐在旁邊的張峰插嘴說:“貓和老鼠住到了一個窩裡,你說會有人管事嗎?”

這時,葉小龍的耳邊仿佛響起了馮康樂說的話:“……不少員警與這些地痞沆瀣一氣,狼狽為奸,讓當地的老百姓苦不堪言……”

省城的傍晚,烏雲滿天。

一道長龍似的閃電劃破天空,很快地就響起了隆、隆的雷聲。

隨著“嘩”的一聲,銅錢大的雨點兒,就像塌了天似的,鋪天蓋地從天空中傾瀉下來。

就在這時,一輛普通的桑塔納計程車,悄無聲息地停在瞭解放大道路邊的‘如家賓館’門前。

計程車剛一停下,就有一個方臉龐、戴著寬邊墨鏡的中年男人打著雨傘下了車,邁步朝著賓館大堂走去。

他是省公安廳刑偵局長陳浩然。有了寬邊墨鏡的裝扮,又加上了雨傘的遮掩。

即使是熟悉的人在場,也不容易認出他的身份。

縱然感覺到似曾相識,好像也不會往陳浩然身上去聯想。

堂堂的刑偵局長,哪兒會需要如此遮人耳目的拜訪客人。

也不會想得通,到底是什麼樣的客人會住在這兒?會讓陳浩然如此紆尊降貴前來拜訪。

走到賓館臺階時,他先甩了一下傘上的雨水,朝四周環視了一下。

進入大廳後也不作停留,直接乘上電梯,往五樓而去。

看來,陳浩然對客人所住房間的位置是一清二楚。

他在509房間門口停下,沒等敲門,房門就‘吱呀’一聲打了開來。

“你來啦。”

“等久了吧。”

陳浩然和房間裡的人,相互打了一聲招呼。

相互之間都沒有稱呼姓名,或者是職務。就連老張、老葉的稱謂,也沒有喊上一聲。

如果有人站在附近偷聽,估計也無法推斷相互之間的身份。

關好房門之後,二人分別在單人沙發上落座。

“老馮,歡迎你來江淮幫助指導工作。”點上香煙之後,陳浩然先說了一句客套語。

“老陳,別說這樣見外的話。大家都是為了破案,說不上是誰幫誰的忙。”老馮淡淡的說了這麼一句。

剛一坐下,陳浩然就發現對方是一個謹慎小心的人。

即便是相對而坐,對方也還是坐在了陰暗處。

用心去打量對方的面目,陳浩然只能看到一副模模糊糊、隱隱約約的面目。

中等身材,不胖不瘦,生著一副大眾面孔。

這種特徵的男人,走到大街上准能找上一大堆。

“老馮,潤江的情況很複雜。

由於這些人的長期經營,已經形成了一個盤根錯節,枝葉繁茂的利益團體。

這麼一來,想要尋找‘校長’的蹤跡,也就增加了許多人為的困難。

所以說,這一次的行動不僅僅是要打黑,還得要找出我們內部的蛀蟲。”陳浩然開門見山地介紹說。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