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特勤精英

正文 第18章 婦女之友

書名:特勤精英 作者:三笑也是樂 本章字數:3891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33


葉小龍的話,說得很有分寸。

德順這幫人就是靠收保護費為生,你要讓人家不做這樣的活計,等於就是斷了人家的生活來源。

再說,這事也應該讓員警叔叔來管才對。

因此,他不但沒有要求對方全面停止這樣的活計,就連“保護費”三個字都沒有提起。

一聽這話,本來以為要挨一頓破口大駡的德順,心中可不是一般的快樂,連忙表態說:“龍哥放心,我們聽你的。”

轉過臉來,又對老闆娘說:“你放心,既然我龍哥發了話,你這家店的聯防費就算免啦。”

“多謝龍哥,多謝德順哥。各位,快請屋裡坐。今天的中飯,就由我家老頭子請啦。”老闆娘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老闆娘,這頓飯不要你請。不管他們吃多少,都由我買單。”葉小龍趕忙說了一句。

在這種事情上,他可不敢有半點含糊。

德順等人一齊拱手答謝道:“多謝龍哥。”

他們看到剛才那個女員警在葉小龍對面坐了下來,心中雖然不明白是怎麼樣的關係,一個個也不敢靠近,另外找了一個位置坐了下來。

“小龍哥,你很威風嘛。”剛一重新坐下,方曉蕾譏諷道。

認出德順這幫人之後,葉小龍就有了精神準備,知道眼前這位神仙妹妹會要對自己發難。

聽到方曉蕾說話的口氣不對,葉小龍連忙陪笑道:“我只是一個窮當兵的,哪會有什麼威風哩。”

“這些人不都在喊你龍哥嘛。哼,好大的面子。手下有一幫小弟,滿街在收保護費。只要出面一喊,個個都在喊龍哥。你的威風大得很啦。”方曉蕾冷笑道。

葉小龍解釋說:“曉蕾,你誤會啦。在我當兵之前,就和這幫弟兄是朋友。”

“哼!怪不得你不肯當特警,原來你自己就是這麼一個不黑不白的人。”嫉惡如仇的方曉蕾,直接收包走人。

在她的心中,葉小龍這個偶像已經倒塌,已經成了德順的同路人。自己是員警,怎麼能和地痞為友!

葉小龍聳了一下肩頭,也沒有追上去解說。

不是一個層次上的人,說得再多也是無用的廢話。

再說,這樣的事情能解說得清楚嗎?

如果葉小龍能夠追上去說上幾句好話,事情倒還有轉圜之處。

奈何昨天晚上孫雨的不辭而別,已經讓葉小龍心中產生了一種逆反心理。

他覺得孫雨能對自己一家人甩臉子,就是平時忍讓太多的緣故。

因為這樣,今天這事他覺得自己沒有錯,也就不會作出讓步。

話說方曉蕾離開政治部之後,沒等宋主任回到辦公室,羞怒難平的曹洋洋已經沖出了辦公室。

看著她的背影,宋主任有些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

想到曹和平的反應,他在心中為方曉蕾擔上了心事。

他的心中也有些迷糊,今天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平時的曹洋洋雖說也是一副大小姐脾氣,但也沒有出現過如此失態的舉止。

還有,曹和平會作出什麼樣的反應呢?

從辦公室出來之後的曹洋洋,也沒有其他地方好去。由於她那驕橫的脾氣,也沒有什麼好朋友。

即使有那麼一、兩個朋友,人家也在上班時間。無路可走的她,只好直接回到了家中。

一進家門,她就撲在長沙發上,‘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也算她還有一點要強心態,硬是把淚水忍到家中才流了下來。

這一哭,猶如山崩地裂。這一哭,哭得是天昏地暗。這一哭,也驚動了她那個正在做面膜的媽媽。

曹洋洋的媽媽徐桂花,原來是一家企業的會計。

企業破產以後,她也沒有再找工作,就在家中當上了全職太太。

不過,她也沒有蝕本。

‘大江集團’的老總劉恒生,和丈夫曹和平是莫逆之交。在這種事情上,肯定不會袖手旁觀。

給她安排了一個集團高管的位置,只拿錢,不做事。

能有這樣的好事,她也就樂得為之。

丈夫很少在家吃飯,女兒也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回家吃上一頓。

除了要把自己的肚皮填飽以外,徐桂花根本用不著去操別人的心。

正常情況下,她就和一些差不多類型的太太們一起,逛商店,打麻將,做美容,然後再去飯店打上一頓牙祭。

去飯店的開支,也用不著多加擔心,只要簽個字就行。

時間長了以後,曹和平自然會讓人去結帳。

往常這個時候回家的曹洋洋,根本不可能會碰上媽媽。

今天也是碰上了巧事,因為麻將班子沒有湊得全,徐桂花才會提前回了家。

看到女兒剛一回家就趴在沙發上嚎啕大哭,徐桂花立即慌了神,趕忙上前勸說。

安慰了好大一陣,曹洋洋這才抽噎著說出自己挨打的事情。至於是什麼原因挨打,她也不會說出來。

一聽自己女兒被一個新員警給打了,徐桂花

不分青紅皂白,頓時柳眉倒豎,大吼一聲:“不行,一定得讓你爸爸幫你教訓那個臭丫頭!”

離開燒烤店的方曉蕾,沒有看到葉小龍追上來給自己作解釋,心中更是覺得惱火,更是認定了葉小龍和那幫地痞是同路人。

自從在火車上與葉小龍相遇之後,她就存下了一個念頭,想把葉小龍發展成為自己的助手。

那樣的話,面對“校長”那幫罪犯時,也能多增加幾分勝算。

如今這麼一來,這個想法算是徹底的泡了湯。

回到家中時,方曉蕾發現父母親都坐在客廳裡等著自己。

“曉蕾,吃了嗎?”羅葉婷關切地問。

“媽媽,我吃了。”方曉蕾有些心不在焉地回答說。

羅葉婷抱怨道:“你這孩子,以後不回家吃飯時,一定得記住給家中打個電話。”

“嗯,我知道了。”方曉蕾隨口應了一聲。

正在看電視新聞的方傑寧,轉過臉來詢問道:“曉蕾,工作崗位定下了吧。”

“爸爸,定好啦,是在看守所辦公室上班。”方曉蕾有些惆悵地回答說。

“哦——”方傑甯聽出女兒的說話口氣有些洩氣的味道,皺了一下眉頭。

思忖一會後,他勸說道:“曉蕾,不管是到了哪個崗位,都是一樣的工作。不要因為自己的喜好,就出現抵觸情緒。即使想要調整,那也是以後的事情嘛。”

“嗯,我知道了。”方曉蕾低聲應了一聲。

羅葉婷走到女兒身邊,將手按在女兒肩頭上:“曉蕾,聽你爸爸的沒有錯。這樣吧,老方,你陪曉蕾去買一輛電動車,來回路上也好省點力氣。”

從家中到看守所,要有5公里也不止的路程。在這烈日之下騎自行車上班,那麼一種滋味也不好受。

“葉婷,你說得對。曉蕾,走,我們現在就去挑電動車。”方傑寧立即站起身來。

依照規定,方曉蕾只要在月底之前報到上班都不算錯。

奈何她是一種閒不住的性格,剛一買好電動車直接就去了看守所。

還在很遠的地方,她就看到看守所大門口那兒,有一個歪戴帽子的保安守在那兒指手畫腳的說話。

“站到一邊去,等老子抽完香煙再來接待你。”

“滾遠點,一點規矩都不懂,也想進去探視你老公嗎?”

站在門口的幾個人有男有女,有老也有少。看起來,應該都是有家人關在了監獄裡面。

面對保安這麼一種耀武揚威的樣子,一個個只能是唯唯諾諾的點頭稱是。

有的主動掏出成包的香煙往保安手中送,這才換來了保安的好臉色。

方曉蕾眉頭一皺,就將電動車開到了門前。

“同志,請問你有何公幹?”可能是看到方曉蕾身穿警服的緣故,保安的說話態度還算不錯。

說話的時候,趕忙將幾包香煙揣到了口袋裡。

這樣的小動作,方曉蕾都看在眼中。

她沒有直接點破對方索要香煙的行徑,只是淡淡地說:“我是新分配來的員警。”

“哦,快請,快請。”保安的態度,變得有些卑躬屈膝。

面對普通百姓的時候,他們會借助于主人的威風而張牙舞爪。

到了主人面前時,他們的脊樑骨又總是會情不自禁地彎曲下來。

“提醒你一句話,你是看守所的值班保安,說話態度要和氣,要注意維護看守所的形象。”方曉蕾冷著面孔說了一句。

保安趕忙挺直腰板說:“是,是,保證做到。”

方曉蕾也不理睬,電門一推就將車子開進了大院。

在她的背後,那個保安歪了歪嘴角,不屑地‘呸’了一聲。

所長室設在看守所二樓,一個白白胖胖的中年員警,正眼睛微閉的坐在沙發上抽煙。

旁邊有個生得乾巴巴的老員警,有些討好地說:“張所長,聽說有朵警花分到咱們這兒來啦。”

“嗯,你這個孔一凡,全看不出來嘛。人生得不怎麼樣,耳朵倒是生得蠻長的嘛。”張所長的口中噴出了一股煙霧。

“所長,我這不也是關心領導的工作嘛。”孔一凡的臉上堆滿了媚態。

“切,有警花來上班,與我的工作會有什麼關係?”張所長的臉上佈滿笑容。

一個頭髮花白的老看守員有些諂媚地說:“所長,真人面前不說假,誰不知道你是‘婦女之友’。派一朵警花過來,這也是趙局長給你的一份獎品嘛。”

“老汪,你說的話,我愛聽。我這人別的長處沒有,最是憐香惜玉。”張所長“嘿嘿”笑出了聲。

“當然,那是當然。警花到了所長手下,一定會是梨花帶雨,沾花惹草……”孔一凡說得唾沫星兒到處飛濺。

“打住,打住,這都說的是一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成語呀。”張所長笑得臉上皮肉都在抖動。

孔一凡滿不在乎的說:“所長,我沒有讀過多少書。只是知道有一條,那就是有花的成語就不會錯。”

“呵呵……”“哈哈……”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