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都市瘋魔巡醫

正文 第10章 金焰神針初體驗

書名:都市瘋魔巡醫 作者:晨風霧雨 本章字數:2769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1:55


陳雨虹耐心細緻地看護著童至鋒,顯得非常得老練而沉穩。時間過得很快,一轉眼,兩個小時已經過去了,陳雨虹一點兒也不著急,似乎並非專程為了讓管小河為自己扎針而來,倒更像是專職陪護童至鋒而來。

管小河連日勞累,外帶焦慮,這一睡著可就沒那麼容易醒來了。

病房外走廊上,一位患有重度腦梗的老年男性患者一手拄著拐杖,另一隻手扶著牆邊安全扶手,一步一步地貼著牆根兒在那兒練習走路,剛剛經過715病室,不知怎麼搞的,老人手中的拐杖脫手摔在了地上,“咚”的一聲響,驚動了護士站的值班護士,連忙跑過來及時攙扶住了老人,同時大聲呼喊老人家中雇請的護工趕快出來……

病房外的動靜驚動了熟睡中的管小河,他冷不丁地激靈了一下,從陪侍床上一躍而起,直接沖進里間屋,他這是要看看師傅怎麼樣了。

這是管小河本能的反應。

“你別緊張,是門外的病人把手杖摔到地上了,你師傅好好的呢!”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本能反應,本能反應……你先照看著我師傅,我出去看看……”

打開房門,管小河看到門外一位高齡男性患者被值班護士和一位護工模樣的中年女子扶著正往回走呢。連忙問了聲:“需要我幫忙嗎?”

“沒事,沒事兒!管大夫,你照顧你老師吧!謝謝你了!”值班護士沖著管小河客氣幾句,攙扶著老人走遠了。

回到病房里間屋,管小河腦子清醒了許多,想起來應該為陳雨虹護士扎針了。

“我幫你扎針吧!”

“現在方便嗎?”

“方便,我師傅這邊沒什麼反應吧?”

“一如既往,未見異常。要不,咱們把外間屋陪侍床推進裡屋來吧?這樣你就能看到你師傅,省得你擔心。”

“查房護士進來看到我們打亂病房格局,會不會批評我?”

“怎麼會?呵呵……她們背後對你評價可高呢,都誇你勝過童大夫的兒子呢!再說了,她們萬一過問起來,有我呢!我跟她們都是好姐妹呢!”

“你這麼一說,我就放心了。”

陪侍床的尺寸要比正規的病房尺寸要稍小一些。而且特需病房配備的陪侍床長度和寬度都可以調節的。這是管小河事先毫不知情的,在陳雨虹的指點下,管小河出病房上護士站找值班護士借來活動扳手,開始重新調整陪侍床的尺寸。

陳雨虹則在里間屋小心翼翼地看護著童至鋒。

管小河忙完之後,招呼陳雨虹一起將陪侍床推進里間屋擺放好。

“這里間屋本來就是雙人床位元的配置,只是後來為了搶救病人配置醫療器械方便,也為了住院病人感覺空間寬敞心情愉悅,這才把這裡的床位撤離至外間屋了。”

“哦,怪不得尺寸這麼合適呢!呵呵……”

陳雨虹準備脫去身上的衣服準備接受針灸治療,管小河見狀趕忙躲了出去,將里間屋門虛掩了一半兒。

非禮勿視,非禮勿視!

“管大夫,你可以進來了。”陳雨虹應該是換好了衣服,輕聲招呼管小河進里間屋給她扎針。

管小河連忙將外間屋門關好,走進里間屋,發現陳雨虹已經仰面朝天地躺在陪侍床上,身上蓋著管小河的母親給兒子送來的薄蠶絲被。

病房內是中央空調的溫度設置,一點兒也不涼,薄蠶絲被足矣!

“先是“關元穴”,還是“殷門穴”?”陳雨虹輕聲問道,只有問清楚先針刺哪一外穴位,她好決定是仰面朝天地躺著,還是背朝天地趴在床上

“先是‘關元穴’”

陳雨虹點點頭,不再多言,靜候管小河施針。

將金針消完毒,回頭看了看師傅那邊沒什麼事,液體估計還得輸一個多小時,管小河準備給陳雨虹扎針。

剛剛撩起蠶絲被的一角,管小河好象忽然想起了什麼,走到牆邊,將病房裡的大燈關掉,隨後打開了師傅童至鋒那邊床位的床頭燈。

陳雨虹突然感覺有些緊張,她猜測管大夫之所以這樣做,是為了避嫌。不管怎麼說,“關元穴”臨近女性內褲上邊緣,多多少少有些超越男女大防之嫌。

“他還挺有君子之風的,只是這樣做,穴位能認得准嗎?”陳雨虹想歸想,但卻不好意思直接說出來,說到底,她還是個大姑娘呢,人家一個男醫生還知道避嫌,自己怎麼還好意思多嘴呢?

管小河右手舉針在手,左手撩起蠶絲被,一股涼氣襲來,陳雨虹一緊張,渾身肌膚繃得緊緊的。管小河感覺到了陳雨虹的緊張,連忙寬慰她:“別緊張,如果肌肉緊張,我不好入針的。”

“不好意思,我……”一時間,陳雨虹不知說什麼才好。

她哪裡知道,管小河天生異稟,夜視能力極強,別說借助壁燈之光,就算是暗夜無邊,只要稍有光亮,管小河可以百步識物,誤差也不會太大。

陳雨虹自身也懂得針灸,為了管大夫扎針方便,她在家中洗浴過之後,特意精心挑選了尺寸、顏色合適的內褲。尺寸稍大,影響施針,說不定還得自己向下稍稍退去一點內褲,那樣就太尷尬了。尺寸過小,春光外泄,太不雅觀了。

所以,陳雨虹今天所著內褲方方面面都是正正好,管小河直接辯明“關元穴”準確位置就可以扎針了。

管小河認穴向來奇准,何況今天面對的陳雨虹身材勻稱,細腰纖纖,真真是標準身材。

蘸了酒精的棉簽輕輕拂過陳雨嫩白的肌膚,涼涼的,陳雨虹的右腿不由自主地動了動,她還是有些緊張。

管小河心無旁逸,一心只在針灸上。垂直一記點刺,金針直入“關元穴”,說來也奇怪,陳雨虹竟然一點兒也不覺著疼痛,這一點,和那位老中醫專家扎針時的感受完全不一樣。

小管大夫果然是位高手。

陳雨虹其實也是此道行家裡手。

輕撚金針,看看入針深度差不多了,管小河收手駐針。

隨後,管小河輕手輕腳地把蠶絲被整理好,替陳雨虹將身子蓋好,小腹附近只能空著,給金針留下一點空間。

“醒針15分鐘,我定好時間,一會兒我替你貫氣。”

陳雨虹不知“貫氣”是何針法,微微點點頭以示感謝。

管小河回轉身來,查看師傅童至鋒的液體輸得怎麼樣了。

“滴、滴,滴……”手機定時軟體響了!15分鐘很快就過去了,管小河連忙起身走到陳雨虹床前,輕聲問道:“沒什麼不舒服的感覺吧?”

“沒有,感覺很好。”

“我現在要‘貫氣’了,你什麼也不用做,只需心平氣和則可。”

陳雨虹點頭表示明白。

管小河抬手將金針輕輕捏住,徐徐輕撚,慢慢上提了一釐米多一點兒,隨後暗運內力,以指貫注至金針針柄頭上的龍頭嘴上,一股真氣慢慢地隨著金針貫泄而出舒緩地注入陳雨虹的經脈之中……

陳雨虹只覺“關元穴”處微微發熱,繼而溫潤如春之感自下而上漸漸騰升……

“好舒服的感覺……”陳雨虹意識到管小河果然是針灸聖手!她哪裡知道,管小河這等身手比起童至鋒來連個小巫都算不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