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都市瘋魔巡醫

正文 第11章 窗外魅影

書名:都市瘋魔巡醫 作者:晨風霧雨 本章字數:3076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1:55


“可以了,麻煩你翻一下身。”管小河看看時間差不多了,拔除陳雨虹身上的金針。讓她翻轉身體趴在床上,他準備從“殷門穴”開始繼續行針。

陳雨虹顯然已經適應了金焰神針,管小河針刺“殷門穴”時,感覺陳雨虹腿部肌肉已經非常放鬆了。

對管小河而言,這也是一種信任。

“命門”、“懸樞”、“脊中”……入針很順利,陳雨虹配合得相當好。

“你把頭側到一邊吧。”管小河建議道。

“左邊嗎?還是右邊?”陳雨虹問道。

“你自己感覺哪一邊自然就選擇哪一邊,沒什麼差別。醒針可得一會兒呢!怕你直挺著脖子難受。”

“明白。”陳雨虹將頭轉到童至鋒病床那個方向,其實對她來說,左右沒什麼分別。選擇這個方向,為的是便於自己與管小河進行目光交流。

“天柱”、“風府”、“承靈”依次紮完,整套程式算是告以段落了。

管小河將蠶絲被給陳雨虹蓋好,“殷門穴”位於大腿下方,蠶絲被無法全部遮蓋,管小河取來陳雨虹的小大衣給她儘量多蓋住一些,金焰針針頭必須露在外面。

半個多小時過去了,童至鋒的液體也輸得差不多了,值班護士非常盡職,沒等管小河呼叫,她已經端著操作盤緩步走進了715病室。

這是一位體態略顯豐滿三十歲出頭的護士,剛走進病房,她就發現外間屋的陪侍床不見了。“咦!這是怎麼回事?!”胖護士自言自語著快步走進里間屋,打算問問管大夫,外間屋的陪侍床被搬到哪兒去了。

“咦!雨虹妹妹?!你怎麼在這兒?喲……你這是扎針呐?!”一進里間屋,胖護士就看到了正在陪侍床上趴著的陳雨虹。

“老毛病了,這不是趁著管大夫在咱們醫院,讓人家給我治治。你今天的夜班?”

“是的,你這麼一說我想起了,童門神針絕技那可是遠近聞名的。管大夫,方便不方便給我也紮扎針?自打生完孩子之後,我這腰隔三差五地就難受。”

管小河笑了笑,連忙回應道:“可以,可以,等你下班後過來一趟,詳細地跟我說說,我好做個醫案。”

“不用那麼麻煩,等你什麼時候方便時,隨便紮幾針就行。”胖護士快人快語,一邊說著一邊為童至鋒拔去針頭、封管。一旁的管小河在床邊幫著打個下手,他感覺胖護士操作動作輕快而嫺熟,看樣子,這也是一位業務非常棒的護士。

因為病房裡只開著壁燈,光線稍稍有些暗淡。胖護士心思細密,估計這是陳雨虹的意思,所以從始至終她也沒有打開病房裡的大燈。自己腰上的老毛病為時已有四五年了,這位陳雨虹護士那可是特別有心眼兒的主兒,她一個大姑娘家家的大半夜地上745病室找小管大夫扎針,那這位小帥哥大夫水準肯定差不了。

童門針灸那可不是說著玩的。

“你慢慢等著醒針喲!我先忙去了。”

“我們移動了一下陪侍床,給你們添麻煩了。”

“看你這話說得,咱們姐妹之間還說這個呀?明天大夫們查房之前擺回原處就行。這有什麼嘛!只是這搬來搬去的,辛苦你們兩位了。呵呵……”

胖護士眼尖,發現陳雨虹身上的針灸針金光閃閃的,顯然,那不是普通的針灸針。

管小河客氣地將胖護士送出病房,轉身回來幫師傅童至鋒做起了按摩,管小河這樣做是擔心師傅躺得久了,肌肉再萎縮了那可就麻煩了。

“你對你師傅真好!”

“應該的,我師傅盡心傳授我醫術,我做這點兒事不算什麼!你不頭暈吧?”

“不暈,感覺挺好的。”

“那就好。”

“你們童門按摩是不是與別家也大有不同?”

“或許吧,只是身體消耗甚巨。時間久了,恐怕身體方面有些吃不消。”

“你是指?”

“體力、內力消耗都相當大。助人卻傷己,所以最近這些年,

我師傅幾乎不接按摩的活兒了。”

“是這樣呀,看來外面那些養生按摩店大多是騙人的了?”

“差不多吧,都是普通人,一次按摩下來,其實也掙不了多少錢,久而久之,心思微變也可理解。”

陳雨虹感覺管小河說的非常在理,打算另找時間再向他請教請教按摩方面的訣竅。

眼看十點多了,金針見效了,陳雨虹漸漸沉入夢鄉……

管小河趁著這個機會,看看四下無人,輕輕推開窗戶,躍身而出,將事先藏在窗臺角落裡的“鐵蒺藜不倒釘”取出來一些悄悄地排布在窗臺不引人注目的地方。“楞三”送過來的“鐵蒺藜不倒釘”數量不少,做完相應佈置之後,紙包裡的“不倒釘”所剩還不少,管小河將其小心收好,翻過窗戶飄身進了病房,隨手將窗戶關好。

陳雨虹睡得挺香,管小河掃了一眼,輕手輕腳地走進衛生間把剩餘的“鐵蒺藜不倒釘”藏到衛生間最不起眼的角落裡。

病房裡變得越來越安靜,童至鋒依然人事不醒,各項生命體征卻又表明師傅的體質良好。真是神奇!

管小河坐在窗下,琢磨著最近發生的諸多怪事:“那個窗外窺探的神秘人,今晚會來嗎?”

差不多快到淩晨一點了,管小河又等待了十來分鐘,從金針盒中摸出一支纖細的金焰針,消過毒之後,走到陪侍床前,輕輕抬起陳雨虹的右手,認准“陽池穴”上手就紮了一針,十幾秒之後,陳雨虹慢慢蘇醒了。

“哎呀!不知不覺地我就睡著了!你們童門針灸真是了得呀!”陳雨虹知道自己找對人了,因為她在那位所謂老中醫那裡扎針,不論是老頭給她扎針,還是老頭的女弟子為自己扎針,陳雨虹從來沒有沉睡過一次。

管小河果然了得!

發覺管小河抓著自己的手腕,陳雨虹面色微微有些潮紅,輕聲問道:“管大夫,這一針是?”

“哦,馬上就好,這是‘醒針’,理論上講,我不紮這一針,你不太可能蘇醒過來。”

“是嗎?這麼神奇?!”

“我功力太淺,我師傅才能達到方才我說的程度,我只能讓你進入深度睡眠狀態而已,搖動搖動你,估計你也能醒轉過來。不過,我還是遵照師傅傳授的程式紮了這針,按規矩來對你有好處。”

“辛苦你了!”

“應該的,自打我們師徒入院以來,你一直待我們如親人,我心裡有數。”

管小河看看差不多了,輕輕鬆開陳雨虹的手腕,叮囑她把被子蓋好,等周身毛孔恢復如常時再起身。

陳雨虹感覺渾身上下有種說不出來的舒坦,心下暗自慶倖自己夠聰明,找對了大夫。

正當管小河整理金焰神針之際,病房窗戶突然傳來一聲:“哎呀!”

管小河反應神速,推開窗戶探頭往外一看,一條身形甚是苗條的黑色人影縱躍而行朝著樓下方向急降而下。

管小河剛要喊叫“什麼人?”突然意識到什麼,又收住了口再不言語。

前後就是幾秒鐘而已,那條神秘身影很快消失在二樓露臺附近,再看時早已蹤跡不見。

“誰?”陳雨虹翻身坐起,驚聲問道。

“你?!”管小河驚訝地回頭望著她,點手指了指她。

陳雨虹這時才意識到,自己因為情急之下出口相問,完全忘記了自己上半身只穿了一件尺寸十分細小的胸衣,飽滿堅持的雙乳因為緊張一起一伏得顯得特別得扎眼!

陳雨虹來不急害羞,“謔”地一下閃進了被窩,再也不敢亂動。

陳雨虹為了使管大夫在自己後背各穴位處行針方便,特意在家挑選了一副尺寸略小的胸衣穿在身上。因為她也懂針灸,知道各處穴位的位置。這樣一來,管大夫扎針的時候,自己就不用脫去胸衣了,彼此間免了幾分尷尬。

沒想到病房窗外出現異常情況,自己情急之下坐將起來,害得自己春光險泄。

躺在蠶絲被中,陳雨虹一顆心“砰……砰!”地直跳……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