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都市瘋魔巡醫

正文 第19章 太一玄篆真經

書名:都市瘋魔巡醫 作者:晨風霧雨 本章字數:3145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1:55


王遲玉護士除了沒有病區護士長的頭銜之外,方方面面的待遇幾乎與病區護士長同級。如果不是因為每天得接送孩子上下學,料理家務,王遲玉早就被外派到其它科室擔任護士長了。

陳雨虹深知王遲玉護士的實力,也知道此人為人處事一向八面玲瓏,是個極聰明的人。市第三醫院內部管理非常嚴格,不管怎麼說,自己找管大夫扎針總歸是私事兒,如果人家和你較真兒,她還真不方便每天悄悄地前來病房讓管大夫為自己扎針。

“你晚上還得值夜班?”陳雨虹悄聲問王護士。

“不用,今天臨時有點事兒耽誤了一會兒。我愛人今天公司沒什麼事。他在家看孩子呢!正準備回呢,你就來了。你今天還繼續扎針嗎?”

“是的。會不會給你添麻煩?”

“不會,不會。我還想麻煩管大夫給我扎針呢!”

“咱們都在這邊扎針,護士長不會說什麼吧?”

“我回頭和她打個招呼,應該沒事的。你扎針之後療效怎麼樣?”

“相當好,睡得可踏實了!”

“是嗎?!管大夫還真是厲害呢!”

“反正我每晚都得過來扎針,晚上我替你盯著這邊?”

“那太謝謝了。你看,說著說著就快十點了,我得回了,再見!”說完,王遲玉回頭沖管小河微笑著打過招呼,回更衣室換好衣服下樓回家。

快到醫院後門的時候,王遲玉的老公在車上點亮車燈,隨即又關閉了,同時他還按了兩下汽車喇叭,好像在說:“親愛的老婆,我在這兒呢!”

王遲玉上了車,低聲問道:“孩子呢?”

“咱媽在家看著呢!我看天太晚了,過來迎迎你。等了有一陣子了。”

“今天是我擔任715病室專職護士第一天,方方面面都得安排好呢。以後就好了,早早地就可以下班了。你正好把精力都投放在公司業務上,給咱家多掙點兒錢。”

“聽咱媽說,這是院長的意思?”

“是的,好事!我以後照顧家裡的時間就充裕多了。那位病人的徒弟照顧他師傅特別盡心,我們當護士的本來就很輕鬆。又不用值夜班。多好的安排呀!對了,我們醫院其它處室有一位挺精幹的小護士每晚要上病房扎針,那主兒業務方面也是一流的。正好幫我盯著點呢!”

“有這好事兒?”

“嗯!那小護士可不簡單呢!小小年紀就開上了將近百萬的寶馬車呢!”

“這麼厲害?!不會是被……”

“切!我們醫院可沒這號人!社會上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才幹那種事呢!這小丫頭眼可高了!號稱我們醫院第一美女護士呢!”

“我怎麼感覺你才是全天下最美護士呢?!”

“少貧!快開車,今天可把我累壞了,回去洗洗我就得睡了,明天我還得起個大早呢!這天底下的事吧,頭三腳最難踢,楚院長親自交代的事,可不敢大意!”

“遵命!夫人……”王護士的老公輕踩油門,汽車徐徐開出一段距離,隨即調頭向西,一路絕塵直奔溫馨小家而去。

對於王護士全家而言,這是他們今年最美好的一天。

陳雨虹這是第二次接受針灸治療了,管小河感覺陳護士完全不像上一回那麼拘謹了,兩路針灸下來,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了。

“你快休息一會吧,我幫你盯著你師傅。”陳雨虹之前習慣性地以敬語“您”和管小河交談,現如今感覺小管非常親近,不由自主地改口稱“你”。

“陳護士,有件事想請教你一下。”管小河並沒有馬上回到外間屋休息,而是坐在師傅童至鋒的病床前問陳雨虹點事兒。

“請講。”

“本派針灸方法與別家稍有不同,最關鍵的幾針,尤其是‘關元穴’那一針,需要貫注真氣。”

“嗯,我感受到了。”

“可是,我現在發現,你體內好像也有一股若隱若現的細微真氣在小腹部周圍遊走。所以,為了避免意外發生,我得問清楚關於你某些方面的具體情況。希望你不要介意。”管小河之所以

這樣講,一是男女有別,有些事,男醫生不方便問得太細。二則是出於尊重陳護士個人隱私方面的考慮,言語間當然得客氣些。

“你問這個呀,我以前練過一種專門防治近視的氣功,是不是與之有關?”

“哦,你已經有氣感了?”

“好多年前我就有氣感了,只是不知道後來是不是練功不得法,始終沒什麼大的進展,時進時退的。”

“麻煩你回憶一下,你的失眠症是不是也是在那個時候發現的?”

“哎呀!你這麼一說還真是提醒了我,對,對!現在想想,還真是的!我大概就是在那個時候開始睡眠欠佳的……你的意思……我不會是走火入魔了吧?”

“呵呵……那倒不會,不過,你習慣的那種內功心法應該不是尋常保健之功法。這或許是導致你失眠的原因之一……”

“最近這段時間,工作有點兒忙,我已經很少習練了。”

“所以,你最近睡眠開始有所改善了。”

“你連這都知道?”

“你每回來病房,我一看你的面色就能知道個七七八八的,呵呵……”

“你們這一派的醫術還真是了得呢!”

“過獎,過獎!我最多也就算是勉強入門的水準呢!”

陳雨虹驚訝得吐了吐舌頭,童氏道醫一派還真是了得呀!

管小河好象想接著詢問陳雨虹一些什麼事,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陳雨虹多聰明呀,連忙說到:”管大夫,你是我的恩人呐!有什麼你儘管問,我一定知無不言。”

“你習練的內家功法方便跟我說一說嗎?我想瞭解得多一些,這樣有利於治療你的失眠之症。”

“那有什麼不方便的,呵呵……那種健身功名字叫‘太一玄篆經’。你聽說過嗎?”

“沒有,其實這方面我也很孤陋寡聞的。你如果真不介意,方便讓我拜讀一下嗎?”

“沒問題!在我三姨家放著呢!我明天給你帶過來。”

“好的,謝謝你。你怎麼想起來習練這種健身功?你視力不太好嗎?”

“嘿嘿……我上大學那會兒發現自己的視力有些下降,我不是不想戴眼鏡嘛……呵呵……無意間就得到這種健身功法,我就自己試著瞎練,你還真別說,我視力後來越來越好了,你看,我現在根本不用戴眼鏡了。”

“原來如此!此種健身功源自何處呢?可以說說嗎?”

“它呀!我在學校圖書館發現的。那會兒吧,我為了多看幾本醫書,申請擔任了校圖書館的義務服務志願者,平時一有時間,就幫著圖書館三層的阿姨做些打掃衛生、整理圖書、填寫借閱卡……之類的事。一次偶然的機會,發現了那部‘太一玄篆經’,圖書館阿姨告訴我,這種健身功可以防治近視,我就在她的指導下練了練,一開始,效果可顯著了!”

“後來呢?”

“後來那位阿姨中途可能調走了,不在我們學校任職了。臨走時,把那部健身功贈送給我了。”

“這樣子呀,後來你在無人指導的情況下習練,結果不知為什麼出現了失眠之症?”

“估計是吧?我以後不練就是了。”

“那倒沒關係,你明天拿給我,我們一起參詳參詳,或許可以找到更深層次的病因,配合上針灸,你應該可以很快康復的。”

“是嗎?那太好了!太謝謝你了!”

管小河笑了笑,同陳雨虹護士客氣幾句,上外間屋休息去了,子夜時分,他還得打起精神來為師傅童至鋒繼續施針呢。

趁著管小河熟睡之際,陳雨虹悄悄來至窗臺近前,透過玻璃窗,她發現窗外窗臺外沿上暗布了好多枚釘子形狀的小玩意兒。

“這或許就是那位神秘的夜窺女郎誤踩上的東西,看管大夫和和善善的,怎麼能想出這麼陰毒的主意呢?也許管大夫表面上清清秀秀的,還透著幾分傲氣,其實他也是一位不好招惹的人物?”一時間,陳雨虹心底居然生出幾分畏懼之心。

回首看了一眼通往外間屋的房門,陳雨虹感覺管大夫或許也不是一位尋常的中醫學徒。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