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都市瘋魔巡醫

正文 第26章 古怪藥香

書名:都市瘋魔巡醫 作者:晨風霧雨 本章字數:2625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1:55


慕三尋、楚心眠以及杜少言一看管小河扎針的手法,就知道眼前這位中醫學徒絕非尋常之輩。

杜少言雖說年少,卻也算得上是見過些世面的人。管小河手中所撚金焰針他還是第一次見,一時間他還真唬不透這位元眉清秀目的中醫小郎中到底有多大的本事。一聽說管小河要紮什麼“決字針”,杜少言覺著自己必須問清楚這種聞所未聞的針法有什麼風險沒有。

“何謂‘決字針’”?!你可要講清楚了!”杜少言口氣中透著一種警告的意味。

“‘決字針’又名‘決死針’,分別用針於‘屋翳’、‘靈墟’、‘膺窗’三處穴位,暫時封住心脈,以防病毒內侵。”

“什麼?!你要在敏感區域用針?!還要針封心脈?!我看你是別有用心吧?!”

“屋翳”、“靈墟”以及“膺窗”構成一個生命小三角區域,是針灸高手們起死回生的小型操作平臺。只是它所處位置比較尷尬:離乳房太近。

管小河剛才一見女病人腳心傷口,心裡就是一動,感覺這種異形傷口來路有些蹊蹺。病人家屬能把慕三尋慕大神醫請來做這種小手術,那得多大的能量呀?!國內知名外科專家,堂堂市第三人民醫院的楚心眠院長也只落了個第一助手的資格,這位年輕女病人的家勢背景那得多深厚呐?

可是,她腳心所受外傷傷口怎麼看著都像是被“鐵蒺藜不倒釘”紮的呢?哪哪兒看著都象!

“如此顯赫的身世背景,還是位年輕的女士,可能嗎?大半夜的,上特需病房715病室偷窺一位元呈植物人狀態的老中醫?太荒誕了吧?!”管小河感覺此事不管從哪個角度琢磨都夠匪夷所思的。

一聽杜少言說話這麼不客氣,管小河濃眉微微一皺,將手中一枚鋼針扔到腳前不遠處的醫療垃圾桶內,看也沒看杜少言一眼,沖慕三尋來了句:“您還是另請高明吧!”

別呀!慕三尋一聽就有些急眼了,連忙讓總護士長攔住管小河。

“楚院長,你……”慕三尋扭頭盯視了身後站著的楚心眠一眼,差點兒說出幾句不客氣的話。

楚心眠一看,這杜公子在這裡起不了什麼作用,還添亂。於是連哄帶拉地把杜少言“請”到一邊去。轉回身來對慕三尋點了點頭。

“管大夫,別生氣。他這是關心則亂,大家互相體諒一下。請繼續!”

管小河心裡尋思這天下哪有這麼巧合的事,這位女病人至少有五成的可能性就是那位夜窺715病室的神秘人物。

那一晚,管小河看到的神秘人物的背影分明就是一位妙齡女郎。

小爺本來就沒有這個義務替你們冒險行針,何況這位病人還有可能不利於我師傅童至鋒呢?!NND!誰求著誰呀?!

但是,慕三尋是何等人物?!他的面子必須給,而且還得給得十足!

管小河關鍵時候從來都不傻!

“慕老師,這可是看您的面子!”

“承情之至,承情之至。請!”

管小河捏針在手,自“屋翳穴”起針,輕撚徐刺,不大一會兒,生命三角區域已然構築成一道防禦屏障。

手術室裡其餘人等那可都是各自所在專業的頂尖人物,對於針灸,大家都很熟悉,生命三角區域行針風險之高,他們個個心知肚明:針刺得淺了,不起作用;針紮得深了,立時就會傷及心臟、肺等重要臟器,病菌沒有抑制住,再

把人給紮壞了。

慕三尋甚至知道,這三針在具體施針順序上也有很多講究的。看來,眼前這位小帥醫施針手法還是相當了得的。

管小河隨後的施針速度明顯加快了,運指如飛,彈、撚、翻、排、紮……一氣呵成,看得周邊一眾精英們個個是目瞪口呆,在場眾人除了慕三尋之外,其他所有一干人等沒有一個人見過此等針灸場面。

管小河用了39枚鋼針建立了一條驅毒通路,行家稱之為“幽冥穀道”。

抬起頭,稍稍緩了一口氣,管小河手起針落,左右翻飛,再用21枚鋼針又建了一條“回春穀道”。

正在這時,手術室大門自動打開,陳雨虹護士手裡捧著一個裝有乾冰的隔離箱走了進來,隔離箱裡盛放的是剛剛才從“歧仁藥店”裡搜尋到的救命靈藥。

板橋派出所關副所長幫了陳雨虹的大忙。關副所長他們那裡有專職開鎖匠的登記記錄,打開電腦,關副所長選擇了一位老成些的鎖匠,打電話麻煩他跑一趟“歧仁藥店”幫著打開了店門。

關副所長隨後也趕到現場,幫著陳雨虹等人找到了那包隱藏在中草藥抽屜夾層之中的靈丹妙藥。關副所長得知這種奇藥是用來救助危重病人的,還特意打發一位協警把陳雨虹等人安全地護送至醫院這才離開。

雖然戴著大大的口罩,管小河還是一眼認出了陳雨虹,以目示意她將隔離箱放在旁邊的地上即可。

陳雨虹猶豫了一下,心想:“這不是‘神丹妙藥’嗎?怎麼可以放在地上呢?”

管小河看陳護士有些猶疑,伸手接過隔離箱,隨口說道:“不用這麼緊張,裡面裝的僅是些藥香而已。”

管小河打開層層包裝,最後從隔離箱當中拿出幾根比中性筆筆芯粗不了多少的藥香,然後用手指比劃了幾下,感覺藥香有些長,於是順手將其掰成長約6釐米左右的小段。

器械護士腦子反應挺快,端著一個不銹鋼滅菌託盤快步走上前,託盤上面備有兩枚無菌鑷子。

管小河將那些掰好的藥香放在託盤當中,重新回到手術臺前,器械護士托著藥香緊隨其後。管小河隨手拿起一枚鑷子,在病人傷口附近比劃了一下,又拿起另一枚鑷子,將藥香再次折斷,如此反復多次,管小河終於將藥香的長度調整到位。

這個時候,陳雨虹似乎想起了什麼,附在總護士長耳邊低語了幾句。總護士長點點頭,連忙從備用手術器械當中挑出三把尺寸不一的止血鉗放在另一個無菌託盤當中,然後端著無菌託盤侍立在管小河身邊。

管小河會意地看了總護士長一眼,感覺這位護士很富有眼力。

管小河左手操起一把尺寸稍長的止血鉗,鉗牢藥香,右手拿起一把尺寸最小的止血鉗備用,準備將藥香填塞至病人腳心傷口內。

杜少言在一旁看得分明,趕緊搶先幾步趕至手術臺前,低聲喝問:“你打算把這種莫名其妙的不明中藥填充進傷口內?!”

“對呀?有什麼問題嗎?”

“大膽!這什麼玩意兒呀?!根本就沒有做消毒滅菌處理,你竟然敢……”

“慕老師!”管小河看了慕三尋一眼,嘴角一撇,好像在說,你管管這個二貨吧!

慕三尋倒是知道中醫有用藥香治療壞疽的醫學手段,可是眼下這位病人太特殊的。從外面藥店匆匆拿來的藥香直接就施用在傷口上嗎?

慕三尋也猶豫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