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頂級婚寵:小叔求放過

正文 第17章 生氣

書名:頂級婚寵:小叔求放過 作者:柒柒1 本章字數:3481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3:42


點的菜陸續上來,白子皓這才把臉上的口罩摘了下來。

藍沁的眼裡邊立刻放出了光,讓沐晚覺得她現在去郊區做指揮燈,絕對沒問題!

一雙純黑的眼眸閃著微光,似黑夜中碩碩不定的螢火,看著正在暗自‘對話’的兩人,白子皓出了聲:“快吃吧,不然一會兒涼了。”

“行行行。”藍沁眨巴著眼睛,透漏出一股無辜的氣息,剛才沐晚一直在按時她要安靜,不能嚇到白子皓。

礙於沐晚的面子,藍沁就只能忍著,收斂了一些,可是過程很痛苦。

看著藍沁塞的滿滿的嘴巴,沐晚才覺得能消停會了。“學長,你多吃點,不用客氣。”沐晚沖著白子皓笑了笑。

與此同時,G市的一個高檔私人會所裡,封景臣坐的直挺挺的,讓人以為他在訓練。

“行了,你就不能放鬆下嗎?”看到封景臣的樣子,他的朋友實在忍不住吐槽他。

“我已經放鬆了。”封景臣還是一副冷漠的樣子,不過,他的朋友已經習慣了。

封景臣自從在軍隊裡呆過之後,就一直保持著那種做派,就算是和朋友聚餐喝酒,也沒有改變過,時間長了,自然成為人們調侃的對象。

“這位總裁怎麼這樣啊?”嬌滴滴的女聲響起,封景臣就只是看她一眼,只隱隱的透漏著一絲警告,那個女人就躲到了他朋友的身後。

“你怎麼這麼不懂憐香惜玉啊?”這位朋友拉起了女人的手,寵溺的摸著,這間房裡,只有封景臣沒有女伴。

封景臣沒有出聲,今天不是週末,沐晚不在家,工作了一天之後,朋友打電話給他聚會,封景臣下意識的想要拒絕,可是一想到家裡沒有了沐晚,就沒有了人味,最終還是來到了這裡。

“對了,我要跟你們說一樁趣事!”這位朋友興趣起來了,對著一屋子的人就說。

其實他說的一般就是自己公司的事,他是上星影視的老闆,就只有那些娛樂圈的事,封景臣沒時間,也不屑於知道。

“就這幾天我們公司劇組拍戲,碰見一個女的,絕了!”興奮的聲音響起,拉起了所有人的興趣,除了封景臣。

“怎麼了?”

“對啊,別賣關子!”

眼看著自己目的達到了,上星的老闆,這才開口,“你們知道沐氏吧,它有個大小姐叫沐雪,在劇組裡作威作福的,前兩天拍戲,就打了一個女三號,那耳光扇的,一個比一個狠!”

封景臣冷漠的聽著,就只當一個消遣。

“完了,還嬌滴滴的說自己沒有發揮好,女三號也是能忍,這麼多次,生生受著。那個女三號也姓沐,據說還是沐雪的妹妹!”

說了這麼多,眾人發覺,這只是一個平常的事情,都只是起哄,他說的太爛了,起不到效果。

只有封景臣的表情,開裂了。

沐雪所在的劇組,也是沐晚所在的,沐雪的表妹,那就是沐晚。

等於說,被打的是沐晚,而且,不止一次。

想到這裡,封景臣發現,沐晚沒有向自己提過一次,這件事。明明他向沐晚說過,有問題可以找他解決,可是沐晚沒有。

如今聽到這則消息,還是發生了好幾天了。

封景臣沉默不語,眉頭緊皺,漆黑的雙眸盯著手中的手機一動不動,薄唇微抿,面上沒有一絲笑意,也沒有任何情緒外露。

由於他這周身的低氣壓,周遭的人都不再笑了,所有人面面相覷,都感到了封景臣的動怒。

“我先走了。”封景臣站起身來,沒有等到回答,就自顧自的走了出去。

屋內外的氣溫有差距,夜風吹過來,讓封景臣稍稍平息了怒氣。

“開車吧,回別墅。”

聽著這聲音,雲川打了個冷顫。這突然是怎麼了?明明大BOSS進去的時候,心情還好好的,這怎麼一出來,聲音就變了個味兒?

自己在心裡揣測了一下,雲川沒有問出口,他心裡不敢,所以也只是安靜的開車。

封景臣打開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毫不猶豫。

沐晚和藍沁,白子皓他們吃飯吃的不亦樂乎,手機振動的時候,也沒有感覺到。

還是白子皓注意到了動靜,提醒她,“沐晚,你的手機響了。”

沐晚看了一眼,上面“封景臣”的顯示亮的讓沐晚覺得刺眼。

封景臣?他為什麼會打來電話?

“不好意思,我先去接一個電話。”沐晚站起身來,她和封景臣的關係不能被別人發現,只好

躲起來接。

走到了一處有些安靜的地方,沐晚才接了起來,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有危險在靠近。

“在哪兒?”封景臣的聲音響起,略帶沙啞,讓沐晚的心裡咯噔一聲。

聽著封景臣的聲音,總覺得不對勁。沐晚深吸了一口氣,“在外邊和朋友一起吃飯呢,怎麼了?”

封景臣的手伸到了車門旁邊,食指輕輕敲打著車窗。一個不經意的動作,就已經顯露了他所有的情緒。

“現在就給我回家。”不容置疑的聲音,讓沐晚不明白突然之間是怎麼了。

“怎麼了?有什麼事情嗎?今天還不到週五。”沐晚小聲的試探,想要和封景臣‘討價還價’。

“現在,回家。”封景臣沒有一絲的猶豫,拒絕了她的請求。簡單的幾個字讓沐晚壓的喘不過氣來。

最終沐晚還是敗下陣。

回到桌子上,沐晚顯得有些歉意。“不好意思,我家裡還有一些事情,我需要回去解決一下。”

聲音有些著急,白子皓抬頭看她臉上的確是掩飾不住的焦急。

沐晚把所有的東西裝進自己的包裡,白子皓順勢也站了起來。“要不要我送你回家?”

“不……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很快的。”拒絕了白子皓的請求,總讓沐晚覺得有些尷尬,可白子皓也絲毫不在意。

“那我把你送到門口,看你坐上車。”在此後不聽她拒絕,從她手上接過了包,戴上口罩之後就和沐晚一起出了門,坐在桌子上的藍沁看著這一切,心裡默默的打著算盤。

沐晚坐上了計程車,其實她的內心想法是抗拒著回到別墅的,因為她覺得封景臣生氣了。

可是她也知道封景臣的性格,容不得她拒絕,他總是霸道又專制。

坐了有半個小時,沐晚才匆匆忙忙的到達了別墅。

走在別墅外,發現裡面的燈亮的很少,當她打開門之後,漆黑的一片讓沐晚覺得很恐懼。

她把玄關處的燈打開,繼續往裡走,這才看到了坐在客廳沙發上的封景臣。

客廳裡的燈沒有開,封景臣的臉龐隱在陰影裡,讓人看得不太真切,沐晚只看到了他的側臉。

“我回來了。”沐晚小心翼翼的說著,把包放下。

“坐過來。”再次聽到封景臣的聲音,沐晚仿佛能想像到他的臉色是有多麼的黑。

躡手躡腳的走過去,沐晚仿佛是要進到這一家偷東西的小偷,坐在了離封景臣有一定距離的沙發上。

封景臣微微皺了皺眉,可是也沒有表現出來。

看著她這模樣,似乎心情不錯?

沐晚默默端詳著封景臣的臉,他的瞳孔黑亮,猶如深井裡的水,讓人覺得冰冷,眉宇間還帶了些許的不耐煩。

“最近在劇組怎麼樣?”封景臣看了她一陣,開口了,可是說出的話卻和沐晚想像的不一樣。

難道他就是為了問我在劇組怎樣才把我叫回來的嗎?這也太不合規矩了!他是會為了這種事情就破了規矩的人嗎?

沐晚在心裡想著,可是也不敢表露出來。“挺好的呀,劇組裡的人都照顧我,我拍戲的時候也有一些人在一旁給我指導,我因此進步了許多。”

沐晚說的聲音很小,可是封景臣也聽得一清二楚。

這幾天沒有見她,心裡也是隱隱的在想著她,可是看著她這副無所謂的模樣,讓封景臣覺得自己很窩囊。

似乎是覺得封景臣不相信自己,沐晚還特意多說了幾句。“是真的,我在劇組裡交了很多的朋友,還有男主角和我是同門的師兄妹,他很照顧我。”

“而且在劇組裡還有誰能欺負我?明明你說過你在背後做我的靠山,我又怎會被人欺負了去了呢?”

“你不是這兩天比較忙嗎?怎麼會突然想到讓我過來呢?”

都說了這句話,讓封景臣的臉色略有緩和,沐晚見自己的話起了效,立刻閉了嘴,不再多口。

能少說就少說,這位祖宗坐在自己的面前,如果哪一句話觸了他的逆鱗,沐晚還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

封景臣靜靜的看著她,他的心裡很清楚,沐晚從小在沐家長大,受到了表姐和姨母的欺負,自尊心比誰都強。

如今把她所有受到的委屈剖析在他的面前,沐晚一定做不到。沐晚是有自己驕傲的人,他應該去尊重她的驕傲。

“今晚喝了點酒突然想到你,我想見一見你。”沙啞,慵懶,還帶有些許的放鬆,他的聲音讓沐晚聽起來,帶有一種說不出的魅惑。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