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頂級婚寵:小叔求放過

正文 第20章 試戲

書名:頂級婚寵:小叔求放過 作者:柒柒1 本章字數:3587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3:42


封景臣原來在部隊的時候眼力是最好的,身為最年輕的上校,也應該拿出自己的實力。

如今看著站在沐晚身旁的人,就算是隔得老遠,也能看出來那是男性。

沐晚漸漸的,走近封景臣這才仔細的打量她。她今晚穿著淺黃色的外套,裡面穿的是白色的T恤衫。

白皙的皮膚映著她更加的嬌嫩,穿著緊身的牛仔褲沒有顯示出多餘的贅肉,相反顯得她的腿更加修長。

封景臣的眼光一瞬不瞬的盯著她,不肯放過任何一個細節。

沐晚打開了車門,身上沾了一些夜霧帶來的水汽,眼角上揚,還帶著剛才高興的表情。整個人的氣場都很柔軟。

封景臣知道,在有人可以依靠的時候,她會表現出自己的柔弱一面,可是當沒有人保護她的時候,她會表現的比誰都堅強。

而他封景臣,只想做他小妻子的靠山。

“好了開車吧!”沐晚上車的時候,封景臣的目光涼涼的掃了過來,她只當沒看見。

平常這座行走的冰山,身上散發的溫度她已經習慣了,就算車裡不開空調,她也絲毫不覺得冷。

“剛才和你同行的那個人是誰?”封景臣不動,看向窗外,發現那個人還停留在那裡,而眼神一直在看著他們這邊。

沐晚有些無語,明明白子皓已經裹成那個樣子了,他還能認得出來。

“這個只是我同一劇組的朋友,平常他在劇組裡照顧我也挺多的,今天晚上有閒置時間,想著來放鬆一下。”輕快的聲音響起,封景臣沒有表示。

車子啟動了,慢慢的往外開去。

封景臣的視線落在前方,一言不發。

而沐晚只是把自己的頭靠在車窗上,手無意識的摳著上面滴落下來的水珠,其實根本碰不到。

那些水珠是在窗外的,而她做這個動作,也只是為了緩解自己的無聊。

車內陷入沉寂。

天邊一輪彎月懸掛著,些許的星星也因為車速的問題,看得不真切。窗外的霓虹風景飛快的往後退。

稍稍停了會兒,沐晚發現這根本就不是去往封家老宅的道路,這下她可不淡定了。

“我們不是要回母親家嗎?可是這裡不是回那裡的那條路。”

封景臣繼續開著自己的車,他沒有多問,可是沐晚也沒有注意到,他,從一開始就沒有打算帶沐晚回封家老宅。

“我只是突然想要回到家裡了,我發現我們兩個人太久沒有單獨在一起呆著。”他的目光一直在前方,些許的光打在他的臉上,顯得他的語調都溫柔了許多。

沐晚覺得自己聽錯了,他們兩個人只是假結婚,現在卻弄得像真的一樣。

“可……今天不是週五,更不是週六周日。還不到時間,你讓我回來要做什麼呢?”

封景臣沒搭腔,沐晚向後縮了縮。

過了好一會兒才聽到他的聲音,“可是你之前因為拍戲,週末沒有回到別墅的時日也不少,現在也該補回來了。”

沐晚沒想到,她只知道老師缺課的時候會有補課,不知道,如果回到別墅的日子少了,也需要補回來。

在她愣神的時候,車子已經穩穩當當的停了下來,沐晚聽到了別的聲音。

“該下車了。”封景臣拔掉了車鑰匙,解開安全帶開了車門,頭也不回的走了。

沐晚跟在他的身後,發現旁邊有1棟別墅,好像正在裝修,發出了難聽的施工聲音。

正要往前走的時候,頭卻靠上了一個堅硬的胸膛。

“最近在這裡在裝修,可能會有些吵鬧,習慣就好。”沐晚點了點頭,“你不是說不知道晚上要幹什麼嗎?”

封景臣拉起了她的手,往屋裡走去,“晚上,我就幫你試戲好了。”

一聽到試戲,沐晚心裡還是有些開心的,之前封景臣幫她試了好多戲,導致進步了不少。

如今他還能幫自己,沐晚心裡自然是開心的。

心裡沒有想著戲份的明星,不是好演員!

沐晚在看電影之前就已經和白子皓吃過飯,所以這會兒她正在廚房裡為封景臣下麵條。

封景臣上樓洗了個澡,下來的時候,麵條已經給他擺到桌子上了。沐晚還坐在客廳裡,正在看自己手裡的劇本。

“過來坐著。”封景臣希望沐晚能夠陪在自己的身邊,“可是我在看劇本,而且,我已經吃過飯了。”

兩人僵持著不動,封景臣絲毫不打算放棄,沐晚只好敗下陣來,把手裡的劇本放在沙發上,就走到了餐桌前。

眼睜睜的看著封景臣把那碗面給吃完。

沐晚接下來的戲份,角色顯得有些偏執。愛

而不得,導致進入到了抑鬱狀態,內心裡一直在呼喚著愛的那個人的名字。

有悲痛的,有高興的,有無奈的,種種彙聚在一起,沐晚還沒有心理能夠把握住它。

兩人一起回到臥室裡,封景臣還是坐在那裡,仿佛就像一個主考官,一動不動的盯著沐晚。

可是封景臣比主考官,更能讓沐晚感到心安。

“霆東,你為什麼不愛我?”沐晚悲傷的說出這句話,抬頭仰望著天邊,眼角流下了淚水。

“霆東……”這是沐晚流下了開心的淚水,他想起了兩個人的曾經。

“霆東……”這是沐晚流下了無奈的淚水,為什麼他只愛向晚一人?

“停一下。”封景臣打斷了他的表演,沐晚停了下來,看著他,有些疑惑。

沐晚覺得自己這一段表演的還可以。

“我覺得你表現的不夠有感情,或許是因為對這個虛擬的人物,真的產生不了真實的感情嗎?”封景臣一本正經的看著沐晚,手上還晃著劇本。

“不如換一下。”沐晚不明白他是什麼意思,“換一下?”

“對,把男主角的名字換成我的名字,這樣嘗試一下或許會更好。”封景臣想要私心的聽沐晚叫自己的名字。

“為什麼?你和這部劇沒有任何的關聯。”沐晚有些難以接受,看向封景臣的眼神當中,也充滿了不可思議。

她沒有想過面對封景臣這個人,用不同的感情說出他的名字,心,癢癢的,卻說不上來到底是為了什麼。

“現在我是你的老師,你只需要聽我的。”堅定的語氣,封景臣下定了決心,沐晚只能妥協接受。

“那好吧!”

在沐晚扭過身的那一刻,她沒有看到封景臣的眼角,稍稍上挑,墨黑的眸子當中,一絲期待之情悄然閃過。

“景臣,你為什麼不愛我?”沐晚很快投入到自己的角色當中,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也沒感到有任何的彆扭。

“景臣……”

“景臣……”

封景臣覺得自己壓抑不住,聽到她叫自己的名字,就想要走到她的面前,緊緊的抱住她,不讓她逃開。

他發現他的小妻子在自己心裡的地位已經越來越重了。

封景臣站起身來,走向了沐晚,明明只有幾步的距離,可是他走得格外慢,他不想打擾沐晚。

直到站定在沐晚身邊,他才挑眉示意要讓沐晚接著演下去,並且是面對他這活生生的人。

不能中斷,沐晚強忍著,很快適應了封景臣的存在。

“叫一聲。”封景臣饒有趣味兒的看著她。

沐晚總覺得像被調戲了一樣。

“景臣……”

“再叫一聲。”

“景臣……”

無論是怎樣的心情,沐晚眼中的柔情卻也是揮之不去的,封景臣看著她的臉。

眼淚強忍在眼眶當中,不讓它落下來,內心的痛楚在緊皺的眉頭,微張的小嘴上表現得一清二楚。

封景臣慢慢的走近靠近她,而沐晚也一直在後退。

她總覺得有危險降臨。

直到走到了臥室的沙發旁,沐晚再也沒有了退路,一個不小心,沐晚就勢就要倒了下去,封景臣眼疾手快,把手伸到了她的腰邊,想要撈住她。

可是看到她身後的沙發,他又突然改變了想法。

兩個人一同落下,眼睛卻互相看著,沒有一絲的逃避。

呼吸交繞,沐晚大腦像是缺氧了一般,思考不過來。

鄰居家裝修的聲音還在響著,他似乎遮罩了所有亂七八糟的聲音,在他那深不見底的眼眸中,她被他牽著,停留在這一方小小的天地,動彈不得。

明明開著空調,沐晚卻覺得已經有些熱了。

兩人對視了一會,封景臣看著她的臉頰,從淡粉一直飄到了紅色,甚至連耳根子都紅透了。

不好欺負的太狠,封景臣放開了她,兩人平坐在沙發上,各自調整呼吸。

沐晚不敢去看封景臣,卻聽到了他的聲音。“以後太晚的時候就不要隨便出門了,更不要和其他的人溜達。”

“晚上很危險,色狼和變態出現的幾率大大增高,你這樣出去就是送死。”

可是他不就是那個最大的危險嗎?剛才還那樣對她,現在竟然還一本正經告訴沐晚夜晚出去的危害。

這些話沐晚自然是不敢對封景臣說的,“聽到了嗎?”封景臣再次重述了一遍。

本不想答應的沐晚,聽到他說的話,語氣中帶有隱隱的威脅,她知道自己不答應不行。

“我知道了。”沐晚帶著勉強更不能勉強的語氣答應了他的要求。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