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受神教唆的異世界生活

第一卷•起始與異世界的新生活 第七章•厲害了,我的貓耳娘!

書名:受神教唆的異世界生活 作者:起源記憶 本章字數:372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33


納斯綱達的夜晚格外安靜,溫和的雙重月華滋潤萬物。

一切事物似乎都陷入靜止,城市中的喧鬧消失,遠方延續的兵戈不再。

聽不見熟悉的從不遠處街道傳來的汽車聲,聽不見深夜在外遊蕩之人突然發出的大喊,聽不見隔壁和上方房客的動靜。以後也沒機會聽見了吧。

這些還不算什麼,總重要的是沒有電腦啊!手機也沒WiFi信號,十二點美好的夜生活才剛剛開始,怎麼睡得著嘛。

「睡不著啊,卡芙娜你也睡不著吧?你可是貓啊,我們出去溜達溜達怎麼樣?」

「喵喵喵~」

「看來你也覺得這是個好主意,好,走起。」

為了讓自己能夠動起來,從這麼柔軟的床上使自己放鬆的身體緊繃一些,有點力氣可不容易。

這床或者說這毯子絕對是魔法工藝的,沒有經過法術改造是不可能有這麼強力的放鬆效果的,這要是在地球不曉得能賣多少錢。

打開我的房門,卡芙娜在我腳邊和我一起探出腦袋觀察周圍走廊的情況。

安靜,周圍出奇的安靜。

在地球的城市,是無論如何也無法體會這種絕對的安靜的。

走廊一片黑暗,鑲嵌在天花板的光明球已經被關掉,不再發出令人舒心的白光。

是誰關的,菲爾雅嗎?

「唔,看起來挺有挑戰的,呵,一次偉大的城堡冒險!話說魔法都有了,這黑咕隆咚的,不會有鬼吧?」

「喵~」

「咦?你是在安慰我嗎?我竟然被一隻貓瞧不起了,呵呵。」

在黑暗的走廊中摸索前進,卡芙娜早已爬上我的肩頭,她似乎很喜歡那裡。蹲在我的頭邊不時舔我的耳朵,那是種很奇怪的感覺。

已經轉過不知多少拐角,進入一條滿是窗戶的走廊,外面的月光還是照不亮什麼東西,是防護法陣的原因嗎?

「萊迪伊?」

突如其來的聲音,在這絕對的安靜中猶如炸雷,嚇得我渾身寒毛直立。

萊迪伊?似乎是我的新名字。

視窗進入的微微光亮,顯出轉角處的一個人影,看不真切。不過頭上有些反光,是個光頭。

「呼~搞什麼嘛,是克迪大叔啊,嚇我一跳。」

人影走進,腰間露出一柄劍的劍柄,黑色的長袍與周圍的環境融為一體。

都是深夜了,克迪大叔還不睡,而且穿得這麼整齊,難道是在巡邏?防護法陣這麼吊的地方也需要夜間巡邏嗎?

「菲爾雅和我說過了,萊迪伊是個好名字。唔,你肩頭的就是卡芙娜吧,果然是你的貓,在你這裡這麼老實。哎呀,當時為了捉住她費了我不少功夫啊。當時她在小姐的房間上躥下跳,一會跳上衣櫃、一會跳上吊燈。我既不能破壞小姐房間的物品,小姐又不讓我傷害她,真是麻煩。要是在外面,我一把就能抓住她。」

咦?克迪大叔莫名其妙的話多且善談,要是在地球很適合去開出租啊。不過面相凶了一點,沒人敢坐他的車吧......

「啊,那個真是抱歉了。話說克迪大叔你這麼晚了,還在這裡幹什麼?」

「城堡週邊的警戒法陣被觸動了,我剛才去查看一下。結果只是一隊追捕低階魔獸的獵戶,我順手幫他們解決了那只低階風狼,他們已經收到我的警告,帶著風狼走了。」

我靠!魔獸啊!我還沒見過真正的魔獸呢,死的也好啊,就這麼被帶走了。算了,遲早有機會的。

「克迪大叔你還真是好心呢。」

「沒什麼,費不了多少勁,比起再抓一次卡芙娜,我更希望去殺幾隻風狼。而且我也是獵戶出身,十一歲檢測出風屬性元素親和度達到戰士的標準,然後跟隨附近鎮上的一個老戰士學了八年。老戰士死後我就在王國到處奔走,直到九年前開始侍奉路德倫家族。」

本來還以為克迪大叔是個鐵血真漢子,這一股“久經人事老師傅”的既視感是怎麼回事?

「聽起來很不容易啊,話說我一直想問,菲爾雅既然是男的,為什麼穿女僕裝?」

這個問題我已經憋一晚上了,直接問本人的話是不是會顯得很失禮?不太好意思開口啊,不過既然克迪大叔這麼善談就沒問題了。

「菲爾雅啊,他本來是一個男爵家族的第三子,後來家族沒落,他三年前加入公爵家族當一名下人,改姓路德倫。據說他從小就被當做女孩子養,公爵大人和夫人知道他是男孩子,還堅持讓他穿女僕裝。其實你別看公爵大人和夫人身份高貴,其實平時他們很喜歡捉弄人,就連我......和小姐也沒少被他們捉弄。」

唔,聽起來比那些刻板的中世紀老貴族好相處多了,不過喜歡捉弄人的話,我豈不是很不妙?奇怪的外鄉人,很有戲耍的價值啊!

「呃,打聽一下,公爵大人和他夫人沒有說過要怎麼整我吧?」

「放心吧,公爵大人帶領大多數家族侍衛,去鎮守王國東部邊境的哈賽爾要塞了。夫人也帶著大多數僕人跟過去了,短時間內不會回來的。」

誒?也就是說大人物都不在?太好了,最高也就是個克莉雅,沒什麼好怕的。

「姑且問一下,這個城堡裡現在都有誰?」

「我,你、伊斯小姐、菲爾雅、西莉娜、

艾多娜和你肩上那只貓。」

西莉娜和艾多娜?聽起來像是女性的名字,不過菲爾雅也很女性啊......

「那個,西莉......」

「西莉娜和艾多娜和菲爾雅一樣,都是負責城堡雜務的僕人,放心,她們都是女的,正經的女僕。」

那明天一定要認識認識,再觸發個任務什麼的。

「你又為什麼不睡?睡不著?想家了?確實呢,突然進入一個未知的世界,很不容易吧。你那邊沒問題嗎?你在那邊有朋友嗎?有愛人或妻子嗎?」

愛人妻子什麼的......我的那所高中,談戀愛會被開除的,小說和電視劇裡都是騙人的!天朝的高中......誰上誰知道。

「沒問題的,我們那邊結婚比較晚,我還太早了。至於朋友之類......我到河北省來。」

克迪沉默的注視了我一會。

「奇怪的話語最好少說,太惹人注目不是好事,朋友還是很必要的。」

「不,擁有朋友,就意味著要承受與此有關的一切,甚至於混亂。因此,我不會無條件地認為“有很多朋友真棒”之類。大老師的教誨我一直謹記在心。」

「你那個老師很有問題啊,人是可以從朋友身上學到很多東西的。」

「既然存在擁有朋友才能學到的東西,沒有朋友才能學到東西肯定也是有的。這兩方面應該是表裡一體擁有同等價值的,但卻只能選擇一個。我想我已經做出了選擇,而結果是顯而易見的。」

克迪歎了一口氣,從我身邊經過,消失在身後的走廊轉角的陰影中。

「你果然很奇怪,不是那奇怪的老師一個人能教出來的。回去睡覺吧。」

嘛~差不多了,初臨新世界的興奮經過這麼一番談話,也被消磨的差不多了,那麼舒服的床就應該多躺一會。

「喵?」

「你瞌睡了?那回去睡吧。」

跟隨著克迪大叔的腳步聲,七拐八繞的回到我的房間前。

話說這城堡還真複雜,要不是克迪大叔帶路,我估計一晚上也繞不回來,他還真住我隔壁。

「嗚哇~~~,這床真是絕了,我整個人都被它廢了啊。」

我脫下衣服,僅剩一條平底褲。撲倒在床鋪上,全身心瞬間放鬆。

卡芙娜也緊隨其後,“喵嗚”的一聲,輕巧的跳上床,趴在我的枕邊還搖了搖尾巴。

「下去,下去。」

我用左手推了推卡芙娜,企圖讓她離開我的床,然而她沒有絲毫下去睡得意圖,依然穩穩的趴在那裡。

我用僅剩的力氣,抓住她的尾巴,把她提起丟到地上。

「床是我的,你上扶手椅睡去,反正你這麼小一隻,扶手椅已經算是很大了。」

「喵喵喵~」

卡芙娜用她一閃一閃的琥珀色大眼睛,可憐兮兮的看著我,尾巴在地上左右來回掃著。

「你就算這樣看我,我也不會讓你上來的,我不是貓奴,扶手椅是你的。」

卡芙娜跳上扶手椅,蹲在椅背上。

我看了看卡芙娜,卡芙娜正看著我。我看了看天花板,卡芙娜正看著我。我看了看漆黑的窗外,卡芙娜正看著我。

我扭過頭去,閉上眼。但還是感受到那股奇異的視線,我知道卡芙娜正看著我。

「好了!上來吧!你那樣盯著我還讓我怎麼睡?不過事先說好了,被我壓著了不要怪我。」

我認輸了,最近我是不是太心軟了?

卡芙娜高興的跳了上來,開始打滾。

「老實點,不然就把你扔下去。」

.....................................

陽光緩緩高升,遠處的山影隱約可見,城市又恢復了繁華與活力。一股清晨的氣味彌漫在空氣中,渺茫的鳥鳴驚醒夢中之人。

渾身的無力感,仿佛這具肉體不屬於我。從來都沒有睡的這麼舒服過,眼瞼沉重,不想打開。

先是勾起一點點小指,然後意識回歸,重新開始支配我的肉體。

不同于光明球發出的光亮質感,顯得極其不真實。

胸前有一種奇怪的感覺,是卡芙娜嗎?不對,卡芙娜的感覺不是這樣。

我用僅有的力氣看去,結果......美女你誰?

對於老紳士來講,大早上醒來發現胸口有一個戴著貓耳的黑髮美女一定是一件刺激的事情。

等等......貓耳?不會是......我掀!

「卡芙娜?」

我猛然掀開被子,卡芙娜並不在,僅有一個黑髮貓耳美女怕在我的身上去,她還有尾巴!而且,沒穿衣服!!!

美女被我的動作和叫聲驚醒,揉了揉眼睛看向我。

「主人,早上好喵~」

嗚啊啊啊~我怪叫著從床上掉到地上,這貨真的是卡芙娜!

卡芙娜竟然是一隻貓耳娘!

卡芙娜盤腿坐在床上,伸著懶腰,毫不在意自己胸前空門大開。

我感覺自己的鼻子中冒出了不知名的溫熱液體。

「主人!卡芙娜要摸摸喵~」

卡芙娜從床上撲下,把我壓在地板上,而且......她在舔我!她在舔我!她在舔我!

嗚嗷!人生如此,吾可休矣!神啊,我讚美你!

「主人?你怎麼流鼻血了喵?主人,你怎麼昏迷了喵?」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