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受神教唆的異世界生活

第一卷•起始與異世界的新生活 第十六章•初到嵐風城

書名:受神教唆的異世界生活 作者:起源記憶 本章字數:348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33


微風吹拂之中,車隊向著嵐風城接近。

重新回到老約克背上的萊迪伊,越是接近嵐風城,越是能感受到那沉寂的壓迫。

厚重的城牆屹立在遠方的視野盡頭,連接起左右山峰的陰影,阻礙了希倫塔王國永不停歇的微風。

抵達了城池之下,城牆投下的陰影覆蓋了在城門處排隊接受盤查的人群。唯有走近了,才能切實地體會嵐風城城牆的高大。

嵐風城的城牆恐怕能有十層樓那麼高,也就是說大概三十米高。這是一個很可怕的數字,要知道唐朝時期的長安城城牆才六米高;到了明朝,南京城的城牆也不過高達十二米。影視作品中的那些高大城牆全是虛構的而已,在科技並不發達的納斯綱達,能夠建造這樣的城牆,想必是使用了魔法的力量。

看到公爵車隊的人群紛紛向兩邊避讓,城門處身著鐵甲的士兵莊嚴地向我們的方向行禮,車隊毫無阻礙的進入了嵐風城。

「貴族勢力的勝利啊,公爵家的面子就是大。」

「嵐風城是希倫塔王國的一等城市,位於平丘公爵領地的最西方,數百年來一直有路德倫家族掌管。」

「握草,自家地盤啊。那城主是誰?」

「城主是我爸!」

納尼!我好像不小心聽到了什麼流弊的話語。

克莉雅打開馬車的前窗,一臉淡定的看了看周圍的街道。

「我和艾多娜先去嵐風館,克迪你就先帶著萊迪伊在城裡轉轉,維瑟爾只是回杉木領地的時候路過嵐風城,不會在此逗留。」

「好的,伊斯小姐,我們會在晚飯前回到嵐風館。」

「咦?不先找個地方吃午飯嗎?」

我看了一眼手機,已經是下午一點多了。

「事實上,萊迪伊在你還昏迷的時候,我們已經吃過午餐了。」

......人艱不拆,我已經習慣了。

跟著克迪大叔騎馬拐進另一條道路,告別了兩輛公爵家的馬車。維瑟爾還特地下車,親熱異常的向我告別,令我一陣惡寒。

「克迪大叔,咱這是去哪?」

「你不是要吃飯嗎?我的一個老朋友,在這附近開了一家酒館,正好去他那裡坐坐。」

「唔,有肉吃就好。話說嵐風城的城主真的是克莉雅的父親嗎?你上回不是說公爵正在鎮守哈賽爾要塞嗎?城主長期不在城市內沒有問題嗎?」

「希倫塔王國建國後,嵐風城的歷屆城主都是平丘公爵。不過因為大多數時候,公爵都不會在城市內,所以嵐風城一直由代理城主管理。現在的代理城主是瓦納珥•伯•路德倫,伯大人是阿特克大人的胞弟,七年前接手代理城主一職。」

貴圈真亂,我還是不要多問了,反正我對這些也沒什麼興趣。

「到了,應該就是這裡。」

我們停在一家酒館前,名字叫【鐵石酒館】。

推開酒館的木門,一陣熱浪混著嘈雜的人聲撲面而來。牆角處的壁爐、燃燒的火盆、發黃的啤酒、提刀戴甲的糙漢子。

果然啊,說起異世界,這樣的酒館是必須的吧。很適合打爐石或者巫師牌什麼的,乾脆改名叫爐石酒館得了。

「啊~克迪!好久不見,得有五年了吧,在公爵那裡混得怎麼樣?」

一個肌肉隆起,鬍子拉碴,黃色短髮的大漢走過來給了克迪大叔一個熊抱。

「好久不見查查羅,我倒是混得不錯,你還沒死掉真是令人吃驚。」

「哈哈哈!我就是怕死才不幹了,回到這裡開了家酒館。說起來這位小兄弟是誰?侍從長袍?伊斯?難道是你們家大小姐的侍從?」

「嗯,給你介紹一下。這是萊迪伊•伊斯,伊斯小姐的侍從。這位是查查羅,從前和我是一個冒險者團隊的,三階打擊者。」

「比不得你,上回聽說你升到四階了,可是給我嚇了一跳。那麼萊迪伊,你是什麼階位?」

呃,零階戰士......好像不太好出口啊。

「查查羅,我們的馬還在外面。」

「哦哦,提安,去牽馬!好了,想要點什麼?我請了。」

「兩盤果醬烤肉,再給我來一大杯啤酒。至於萊迪伊!你看他小胳膊小腿的,就一杯冰水吧。」

我和克迪大叔找了牆角的位置坐下,身旁的壁爐烤得我十分不舒服。

周圍人毫不掩飾的談話,似乎都和希倫塔王國東部與圖奴斯王國的戰事有關。

但還是有相當一部分的人,不住的向我這裡投來目光,果然貴族侍從的身份很顯眼啊。

「正好,這是你的那一部分。」

克迪大叔遞給我一個袋子,打開後裡面有五枚銀幣。

「錢?克莉雅發的零花錢嗎?納斯綱達的貨幣是怎麼算的?」

「聲音小點,不要暴露你的身份。這是銀盾格,盾格•希和當政時期希和帝國發行的貨幣,一直沿用到現在。希倫塔王國的話,只是把正面的印花換成了希倫塔的第一任國王。十枚小

銅幣等於一枚銅盾格,十枚銅盾格等於一枚銀盾格,十枚銀盾格等於一枚金盾格。一枚銀盾格足夠嵐風城的五口之家生活一個月還有剩餘了,我一年也只能拿到六枚金盾格。」

呃,金屬貨幣的購買力啊,一聽這物價就知道納斯綱達沒有紙幣。不過克莉雅還真大方,五枚銀盾格購買不少東西吧。

「你們的烤肉。」

大塊烤肉推成一堆,淋著青黃不接的粘稠物,賣相實在不敢恭維。不過味道到是很合口,那看起來有點噁心的果醬意外的美味。

烤肉嚼起來有些費勁,不過四階戰士的克迪大叔就不這麼覺得,哪怕吃過了午飯,他還是大口大口的把烤肉塞進胃裡。

很快克迪大叔就吃完了烤肉,不知道跑去哪裡和查查羅喝酒了,我還在原地慢慢的嚼著烤肉。

「你是克莉雅•伊斯•路德倫的侍從?」

一個帶著帽兜,身形嬌小的人坐到了克迪大叔的位置上。

坐下的時候,灰色的斗篷微微撩起,我仿佛看見一個刀柄般的物體一閃而過,不由得緊了緊腰間掛著的短刀。

「看見我的長袍就應該明白的問題,我想這裡應該沒人敢冒充這個身份,你有什麼事嗎?」

「拿著這個。」

看不見面容的人遞給我一塊黑色的小石頭。

「我為什麼要......聽你的?」

遞給我石頭後,人影已經從酒館的木門離開了。

我看了看手中的黑色石頭,並沒有什麼異常,也猜不到那個人有什麼意圖。

「哦,萊迪伊你吃完了,那我們該走了。」

克迪大叔面色微微發紅,擠開了幾個人走了回來。

「克迪大叔,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我把黑色小石頭拿出來給克迪大叔看了看,想要弄明白這是什麼。

「蹤跡石?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嗯......好劣質的製作手法,哪裡搞到的?」

「剛才有個人給我的,給我之後就離開了。」

「蹤跡石是追蹤用的,很好製作,這個也太劣質了,雖然不知道那個人什麼意思,不過你留著也行。現在嵐風城中沒有五階職業者,包括我在內只有三個四階,都是自己人,他不敢打什麼歪主意。」

本來想立刻扔掉,不過想了想還是留著吧。一向怕麻煩的我做出這樣的決定,令我自己也有些困惑。

走出木門,兩匹馬已經被名為提安的侍者牽回來了。聽克迪大叔說,提安是查查羅的侄子,只是個普通人。

事實上那一盤烤肉我吃了挺久的,現在已經快六點了,納斯綱達的天色已經有些暗淡。騎上老約克,周圍人群逐漸密集,我們似乎接近城市中心了,一棵巨大樹木的影子在建築物後面冒了出來,耳邊突然響起了富有畫面感的吟唱聲。

「都這個時候了,那些吟游詩人也該冒出來了,他們總是喜歡在傍晚的時候吟唱詩歌。」

街角的花壇上,有一個身穿白袍,背著布包的人在緩緩的傳唱。那應該就是吟游詩人了,異世界必備嘛。

..................................

在這荒廢的世界裡,少年與少女相遇。

少年傾聽少女真切的願望,決意守護。

在乾旱的地上,二人共栽一棵大樹。

少年與少女名為伯拉卡修與瑪洱,他們相信希望,不絕祈願。

悲痛傷痕,滿布山丘;

自拂曉以來,種子發芽,狀似莚蓆;

花結願成,初披黎明之藍;

一道引光,指往花浪明天。

瑪洱堅信人心本善,為從眾人求得水而前行。

然而人心饑涸挨渴,無人應允。

瑪洱幾度絕望,每每仍振作再起,一切只為伯拉卡修。

幾歲月無雨,土地枯盡;

天女玉音,成滴降霖,纖弱而高貴。

紡光奏調,成束鋪路;

豔陽鳴鐘,導標交混於調律。

天明僥倖,注落山丘;

醒見彩鐘,滿照天路。

花長,希望結果,點亮大地。

仍望歡笑,那刻還再幾重?

燈火照亮黑夜,共談明天升陽;

睡間真摯祈願,理想抱緊胸中。

縱使世界多麼嚴苛,瑪洱仍未絕信心。

「伯拉卡修善良的心,定必會為世界開拓理想鄉。」

啊啊~傳承生命的種子,系結了,系結了明日之聲。

理想真摯呈愛,獻與山丘、土地、天空。

播種啊~大地花新開,鳴響理想。

終於,人們接納了伯拉卡修善良的心,為種子分出僅有的水分。

真愛之詩,齊心合奏啊,播種啊!

甘霖滋種潤土,乾旱大地終有大樹高豎。

...................................

「《興起之章》的第一節,說實話這個詩人的水準也就一般。」

「嗯......很中二的樣子。」

(METHOD-METAFALICA/)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