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受神教唆的異世界生活

第一卷•起始與異世界的新生活 第二十四章•告別嵐風城

書名:受神教唆的異世界生活 作者:起源記憶 本章字數:344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3:43


躡手躡腳地行走在黑暗的走廊,細小的碎風帶給我周圍的動靜。

在是沒有發現克迪大叔的位置,但是沒有良好的預防措施的話,一定會被他找到的。

嗯,讓我想想如何能夠發現一個人的位置而又不被他發現?

首先是視覺,這個行不通吧?看見克迪大叔的時候一定也會被他看見的,而且偶然的一瞥也沒啥用,得是長久的監視才行。

第二是聽覺,聽腳步聲什麼的,應該也不行。等我聽見他腳步聲的時候,他都能聽見我的心跳了,按一般套路來說。

第三是觸覺,那是什麼啊!都摸到了嗎?還監視個皮皮蝦啊!

最後只剩下嗅覺了,可惜我現在餓得只能聞到食物的香氣,如果吧克迪大叔放到鐵板上烤一下,再撒一點......不!不會吃的!絕對絕對!那又不是唐僧肉!

然而一想到鐵板燒我就更餓了,肚子發出一連串咕咕咕的叫聲。

「餓.....餓......說起來卡芙娜你今天吃東西了嗎?」

「喵喵喵?」(吃了喵)

「原來你都吃飽了嗎......我好餓~」

(喂!你是怎麼聽懂貓叫的?)

誒?這裡好似還有一隻鼻子,我聞不到不代表卡芙娜聞不到啊!

「卡芙娜你能聞到克迪大叔的位置嗎?」

「喵喵~」

「那你知道廚房在哪嗎?」

「喵喵~」

「那還等什麼?廚房走起!」

(這兩個傢伙是怎麼交流的?)

卡芙娜從我的懷裡跳了出去,貼著牆跟,豎著尾巴向前邁步。因為卡芙娜是黑貓的緣故,所以在黑夜裡十分不顯眼,我得跟的很緊才行。

下到二樓,繞過幾條走廊,我抵達了廚房的門外。要問我怎麼知道這裡是廚房的?因為門上用拉普語寫著“廚房”兩個大字。

站在門外,我聽到廚房中有一些細微的動靜,門縫裡也沒有溢出光明球所發出的光線。

那麼是誰在半夜三更造訪廚房,而且還不開燈呢?

難道是---小偷!

不可能的吧,誰能偷東西偷到這裡來?不要命了?

偷偷的把門打開一條縫隙,企圖先在暗中觀察一陣,然而立刻就被發現了。

「是誰!?」

這一聲低喝,讓我知曉了裡面的人的身份,是勒索夫。

猛的拉開廚房的大門,一個箭步就走了進去。

「哈!勒索夫!你身為堂堂的大治安官,竟然監守自盜!三更半夜不睡覺,竟在廚房做這些偷雞摸狗之事!」

「哎?萊迪伊?那個......嗯......你怎麼會在這裡?」

「當然是為了守護公館的食品安全,自發的在深夜於此巡邏,沒想到竟發現你在這裡偷腥!」

「其實你也只是來這裡找吃的吧?」

呃,這麼快就被揭穿了嗎?怎麼最近碰到的人一個比一個精明?心好累啊......

「好了,那邊那盤醃肉就給你吧。」

「你是在賄賂我嗎?」

「嘛~就當封口費了。」

我很沒骨氣的找了個椅子坐下,開始吃起那盤醃肉。

雖然是醃肉,但卻有一股很奇妙的甜味......不過就是硬了點。

「你們明天就要回去了吧?」

勒索夫突然的發問,差點讓我噎住。

「貌似是的。」

「能夠在賽琉夏那個傢伙關門後把武器弄到手,真是不簡單呢。」

「是費了點事,不過還好了。」

冰冷且發硬的肉塊灌進我的腸胃,令我的饑餓感稍微消退了一點。

要是能蘸醬就好了,幹吃實在沒什麼味道。

「對了,那塊劣質的蹤跡石還在你的手裡嗎?」

「在啊。」

那塊小石頭現在正裝在我系在腰間的小袋子裡,與我的微薄財產以及項鍊和三枚戒指一起沉眠。

「出城之前扔掉。」

「為什麼?」

「在城裡是沒什麼好擔心的,但是離開了嵐風城,外面有什麼誰都不能保證,這種情況下暴露自己的位置十分不明智。」

原來如此,雖然覺得有些小題大做,但是做人不能浪。

當場把那塊黑色的小石頭拿出來,扔向牆角的垃圾桶中。但在石頭飛行到一半時,被勒索夫一把抓住。左手僅僅一握,就讓它分裂成了十幾塊小碎石,看得我眼皮直跳。

雖然我已經是一階戰士了,但是徒手碎石這種事還是做不到的。

把碎石扔進垃圾桶,勒索夫微微一拍手,就離開了廚房。留下我繼續補充著生物能量。

然而可能是吃飽後精神有些鬆懈,回房間的路上再次被克迪大叔撞見。

有些抱怨的看著卡芙娜,既然聞到了氣味就應該給我一些警示才對啊,然而黑貓已經在我的懷裡悄然入睡。

哎~你可是一隻貓啊,熬不了夜這一點......像個孩子一樣。

......................

................

清晨的嵐風公館附近總是稍顯嘈雜的,這種嘈雜不僅僅是因為嵐風廣場中的市民,更有嵐風之樹上棲息的鳥類。

宛如天蓋的樹冠之上,不知生活著多少鳥類。嵐風城是人類的城市,而嵐風之樹也許是鳥類的城市吧!

兩天不見的老約克站在公館門口,顯得十分有精神。旁邊是克迪大叔所騎乘的馬匹,再後面則是克莉雅的浮空馬車,不過馬車後面還連接了一輛木板車,上面擺放著我和艾多娜的採購成果。

和勒索夫以及伯城主好好地告別之後,我稍嫌狼狽的騎上了老約克那兩米多高的馬背。

「對了,勒索夫你下次在廚房偷吃東西的時候,千萬別再被人發現了啊!」

聽到我的話,勒索夫明顯沒有反應過來。

「什麼!勒索夫你又去廚房偷吃!我和你說過多少回了!身為大治安官......」

在伯城主的咆哮聲中,我的惡作劇完美收官。嘴角劃出愉悅的微笑,踏上了返程的路途。

沒有經過和艾多娜一起購物的早市,沒有經過克迪大叔的老友查查羅所經營的鐵石酒館,也沒有經過賽琉夏的冰冷的夥伴。沿著來時的道路,經過平淡無奇的街道,穿過排隊等待排查後進城的商隊人群。在微風之中,嵐風城離我們遠去了。

正午時分,背後的地平線盡頭已經徹底看不見嵐風城那高大的城牆了。道路兩旁是稀疏的灌木、擁有紫色樹幹的奇異樹木、足有一米來高的青草、黑灰色的大石塊。遠方層層疊疊的山影顯得模糊無比,微風夾雜著香甜的氣息,是哪裡的花朵嗎?

抬頭看見的是悠久的藍天,鬆散而又慵懶的雲層,和煦的陽光這一刻似乎都不再令人生厭。耳邊響起草木“莎莎”的摩擦聲,伴隨著節奏輕快的馬蹄聲,令人昏昏欲睡。

心中充滿了一種天高地遠的心情與超凡脫俗的寧靜。

大腦一片空白的看著天空上的兩個天體,一個發散著刺目光輝的天體名叫“泰瑞爾”,是納斯綱達的太陽;另一個淡紫色的天體叫“茵瑪”,是納斯綱達的兩個月亮之一。

是的,納斯綱達有兩個月亮,另一個月亮叫“卡奧”。不過我沒見過,在納斯綱達的一月,卡奧是不會出現在天空上的,可能是天體軌跡之類的問題吧,我也不是很懂。兩個月亮都離納斯綱達較近,看起來就像兩個巨大的球體,不像地球的月亮那麼縹緲。

「那個......萊迪伊~」

我聽到了克莉雅的呼喚,扭頭看去發現她正在看著我。

「怎麼了?」

「哼!快過來一下。」

咦?為什麼要“哼!”一聲啊?這也是傲嬌嗎?

我稍微緊了緊老約克的韁繩,使它放緩了速度,馬車趕上了我的位置。

我從打開的車窗看去,克莉雅和艾多娜正坐在馬車裡看著我。

「有什麼事嗎?難道是因為路上太過無聊了,所以叫我過來給你們講幾個段子?」

「不是的,我昨天就想問你,你是怎麼知道我們下個月要去王都的?」

「什麼?」

我有些沒有反應過來,什麼王都啊?我連希倫塔王國的王都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

「就是昨天哇晚上,你在冰冷的夥伴和賽琉夏討價還價的時候說,我們下個月要去王都,你是怎麼知道的?我好像沒有和你說過啊?」

「我不知道啊!我只是在忽悠他啊!等等......照你這麼說......我們下個月不會真的要去王都吧?」

克莉雅聽後擺出一副吃驚的表情,嘴中還嘟噥著「這樣也能猜到」之類的話語,坐實了我的猜測。

「不是吧,為什麼要去王都啊?」

「三月的時候,梅克梅拉學院就要開學了,今年我是要去那裡就讀的。從城堡出發,前往和風平原要經過王都【哥達芙】,還可以看望一下艾琪姐姐。」

上學!這麼萬惡的事情,到了異世界也跑不掉嗎?希倫塔的王都原來是叫哥達芙啊,那個艾琪又是誰呢?

「對了,你也要入學的。」

「神馬!我?學啥啊?」

「梅克梅拉學院是納斯綱達最著名的職業者學院,你要進入戰士系,我去法師系。」

嚇死我了,某種意義上是職業學校嗎?大專?算了......不用學高數和英語就是好事。

「今天已經是1月52日了,我們2月40日就出發,差不多就是一個月。」

乍一聽有點不對勁,不過就是這樣。納斯綱達一年有六個月,每月有六十天,一年也就是三百六十天,和地球的時間差得不是很遠。

仔細想來,異世界的魔法學院什麼的可是風水寶地,是很必要的一環。

也許我還能在那裡發現幾個後宮素材,想想還有點小激動呢。

「萊迪伊?你怎麼又在傻笑?」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