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受神教唆的異世界生活

第一卷•起始與異世界的新生活 第二十六章•原來是走後門的......

書名:受神教唆的異世界生活 作者:起源記憶 本章字數:329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33


無主之地?不法之土?不不不,這裡是克勒夫,這裡是自由者的天堂!---納耶斯強盜團-團長-阿哥蒙•碎岩。

.............................

面前的盜賊猝不及防,被我撞出三米多遠。

我沖著仰面倒在地上的盜賊直接劈了一刀,然而被一個側滾翻躲掉了。刀鞘砸在地上,激起片片塵土。

「你怎麼這樣!你以主人的個人姓氏發過誓的!」

「呵呵,你看我像是那麼忠於誓言的人嗎?」

天真,誓言這種東西說出來就是為了被違背的。我既不是品德高尚的君子,也不是恪守信條的騎士,這個盜賊也太好騙了。

「背信者!」

「隨你怎麼說了。」

隨後我又向著面前的盜賊發出多次攻擊,但全部被閃躲過去了。連續的失誤令我有些焦躁,帶著刀鞘實在是不方便。

「為什麼不跑?」

這個盜賊也許真的是腦子有病,只是一味的閃躲,根本看不出還手的打算,而且暴露之後的第一反應不應該是逃跑嗎?

「怎麼跑?你應該被施加了風元素法術,速度上我是比不過你的,而且我真的沒有惡意。」

先拿下再說,誰管你有沒有惡意。

再次朝著他的頭部橫掃一道,趁著他彎腰避開,我故技重施的向他撲去。然而這回不再是撞開他,我一個熊抱和他飛出去三四米。盜賊被我壓在身下,背部狠狠的著地,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呻吟。

他的斗篷似乎是一件法術裝備,我看不清他帽兜下的面容,一團黑色的漩渦遮擋住了視線。

揚起右手,拿著刀把向他的頭部砸去。但被他反應過來,匕首狠狠地紮在我的右臂處。

鋒利的匕首並不是什麼法術裝備,沒能刺破我的侍從長袍。但是長袍也不能完全抵消衝擊,被刺中的位置將疼痛傳達到我的大腦。右手一顫,差點沒有握住大流士。這次打擊毫無疑問的又失敗了,盜賊在我身下拼命扭動身體,企圖掙脫我的壓制。

似乎是發現了匕首不能對我造成實際傷害,他用一隻手拖住我拿刀的右手,另一隻手揮舞著匕首向我發出連續的刺擊,被刺中的位置傳來一陣陣的疼痛感。

我發現即使將他壓在身下,也打不開什麼局面,而克迪大叔也沒有趕過來。

必須拔刀了,就要壓不住他了!

右手猛的掙脫,拿著大流士向後一甩,然而......並沒有甩掉刀鞘。這玩意是長在刀鞘裡了嗎?

沒有拔出刀,讓我有些尷尬。他發現了我的意圖,用空出來的手擊打在我的手肘上,然而這種程度的攻擊連疼痛都沒有引發。

我一咬牙,對著他的頭部就是一招火箭頭槌。

「唔~」

我和他同時發出一聲呻吟,可以想像帽兜下的面容佈滿痛苦的神色。而我則趁他暫時失利,一把將大流士從刀鞘裡拔出。

「別亂動!」

盜賊很聽話的放棄了抵抗,因為我的刀已經架在他的脖子上了。我緩緩的站起來,依然把刀橫在盜賊的脖頸處。

抬頭看了看,發現克莉雅他們正站在馬車旁,向我這裡觀望。

剛才倒是過來幫忙啊!現在才想起來,克迪大叔帶著克莉雅一起過來不就可以了。至於調虎離山,老虎都把山帶過來了,玩什麼刺殺啊!

再次把目光投向盜賊,我威脅他翻過身去,面朝下的趴在地上,雙手背在身後。隨後我蹲下去,摘下了他的帽兜。

但是與我的想像不同,面前是紅寶石般的雙眼,充盈著委屈的淚水;一頭漂亮的金髮,因為劇烈的打鬥顯得十分淩亂;白皙的皮膚染上一層潮紅,儘管如此她還是不甘心的瞪著我。

女盜賊......還是個萌妹子,為什麼感覺我不怎麼驚訝呢?不過我可能捉住了假盜賊。

「為什麼......你是個女的?」

尷尬的問出了這個腦殘的問題,早知道的話,剛才打鬥時我應該多占點便宜的。

「我又沒有說過我是男的。」

貌似是沒有,而且聲音聽起來順耳多了,剛才故意壓低聲音的行為,果然是在冒充男性吧?

「呃,是這樣的說,那麼你有什麼事嗎?」

「這種事情,你不能放在打鬥前問嗎?都說了我沒有惡意,你一定是故意的!」

我的鍋,應該是受到了“能動手就不逼逼”的思想影響。話說我又不是東北人!

「對不起了,那麼你到底有什麼事情啊?」

「我想進入梅克梅拉學院。」

「你想到哪,和我們有什麼關係?」

梅克梅拉學院?貌似下個月我和克莉雅也要去來著

「萊迪伊!把她帶過來,記得先收起她的武器。」

克迪大叔的喊話真是煞風景,不過這樣一來,我活捉盜賊的任務就算完成了吧?總之先沒收她的匕首再說。

脫下斗篷的女盜賊身穿白色的無袖布衣,領口是黑色的,還有一個淡紅色的系帶;一層薄薄的黑色皮質護臂包裹了整個小臂,貼身的護臂顯露出完美的小臂曲線,連接著皮革制的棕色手套;下身穿的是棕色的短褲,潔白的雙腿完全裸露出來;歐派目測是C-,但是整體給人一種纖細的感覺。

大腿處的綁腿各綁著一把匕首,加上手裡的一把和剛才打掉的一把,我沒收了她的四把匕首。又怕她的腰包裡有什麼飛鏢之類的飛行道具,結果檢查後發現裡面只有兩枚銅盾格和七枚小銅幣。

貧窮又天真的盜賊小姐姐,我這樣做出了總結。

...........................

經過一番審問後,我們終於弄清楚了這名盜賊小姐姐的目的。

奈希露,也就是這名女盜賊。她來自克勒夫公國,父母都是盜賊,所以從小接受盜賊訓練。四年前,她十二歲時接受元素覺醒儀式,成為了一階風屬性盜賊。但才過了一年,他的父親似乎得罪了某個當地很吊的強盜團,結果強盜團殺害了她的父母,她自己還受到了追殺。在逃亡的過程中,父親的唯一遺物丟失了,多半是落入了那個強盜團手中。兩次潛入強盜團駐地,都沒能成功拿回父親的遺物,還差點沒跑出去。

之後為了擺脫追殺,混到了一支奴隸商隊中,進入了希倫塔王國。在嵐風城裡度過了三年,本想攢夠梅克梅拉學院的學費,然後在學院修行,成為四階或更高階位的盜賊後回去報仇,結果身上的錢卻越來越少。

直到前幾天看到了克莉雅的馬車,知道了路德倫家族的某位直系成員抵達了嵐風城,於是便想通過路德倫家族進入梅克梅拉學院。然而嵐風公館的門守不會幫她這樣一個小人物向上通報,只好找到我,並給了我那顆劣質蹤跡石,似乎是想通過標記我的位置得到與克莉雅交談的機會。

可惜克莉雅整天呆在嵐風公館裡,而昨晚蹤跡石的感應也失效了,所以奈希露只好守在城門處,等待我們出城。她成功的等到了克莉雅的馬車,然而尷尬的是,我們的速度很快,她光是遠遠地吊在後面就已經很勉強了,跟本追不上。終於,我們停在這裡休整,奈希露追上來打算先休息一下再過來交談的,結果被克迪大叔發現,然後我直接找上了門。

整個事情的經過不僅狗血,而且充滿槽點。至於奈希露的身世更是給我一種莫名的熟悉感,好老的套路啊......

「就是這樣,我沒有能夠抵達梅克梅拉學院的路費,也支付不起每年十枚金盾格的高昂學費,如果伊斯大人提供一些幫助的話,我將來一定會報答你的。」

梅克梅拉學院是納斯綱達的第一職業者學院,位於和風平原中心,不屬於任何國家,完全的中立。平民想要入學的話,每人每年需要十枚金盾格的學費,而上位貴族卻只需要五枚金盾格。奈希露希望得到路德倫家族侍衛的名號,降低學費的同時讓家族先幫她墊付學費。這樣一來不僅能夠入學,而且分配到的導師也會比平民身份分配到的導師好上不少。

然而正如我們所見,奈希露現在一貧如洗,也只能給出“我將來一定會報答你的”這種空頭支票,可信度幾乎為零。

「我反對,且不說一名一階盜賊對家族沒有任何用處,光是來自克勒夫這一個理由,我們就足以把她拒之門外了。」

平時和克迪大叔閒聊的時候問了不少納斯綱達的情況,克勒夫公國貌似是與希倫塔王國東南部接壤。王室衰微,各大強盜團在克勒夫的土地上橫行無忌,幾乎一半的職業者都是盜賊。而在世人的眼中,克勒夫的職業者是可以和強盜劃上等號的。

克迪大叔的反對也可以理解,畢竟傳出去就等於路德倫家族招待了一名強盜。

「可是我真的......必須變強......」

奈希露似乎自己都對這種請求不抱什麼希望,一聽到反對意見立刻就消沉了。

無論是從切實的利益還是家族的名望,收留奈希露都是一件有害無益的事,不過要徹底否決還為時過早。

我比較好奇的是,究竟是什麼東西能夠讓奈希露產生這樣的執念?難道僅僅是單憑“遺物”兩字嗎?

「呐,奈希露......你父親的遺物,是什麼?」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