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耽美同人 > 一眼淪陷

正文 Chapter 20 他們動了我的人

書名:一眼淪陷 作者:卿啼 本章字數:2458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6:16


  沈書寒停下步伐,艾爾在沈書寒的懷裡喘著粗氣,臉頰發紅,白皙的皮膚都透出一種誘人的粉色,看得那獄警都咽了咽口水。

  

  艾爾是真的忍不住了,他覺得自己下身石更得難受,再次喚了聲沈書寒:“快點!”

  

  沈書寒也是難受得很,這樣子誘人的艾爾他還從未見過,小心翼翼的把艾爾抱得高一下,免得別蹭上了自己,然後知道了自己的齷齪思想;可是他不滿的看著這獄警看艾爾的眼神,因為隱忍有些沙啞但是卻無比的冰冷的聲音響起:“做什麼?”

  

  “你們都不能離開,這是監獄,你們還敢犯事!”獄警不知道,澡堂裡已經好幾個無期徒刑的囚犯被沈書寒奪去了性命,不然他是定然不敢在這攔住沈書寒的。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何況他們動了我的人。”在沈書寒的信條裡,以前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是現在加了一條——傷艾爾者必死。

  

  “你——這裡是監獄,這裡——”獄警被沈書寒的眼神煞到,說話都說不完整,斷斷續續的。

  

  沈書寒懶得再和這傢伙廢話,感覺到懷裡的人兒越來越不對勁,沈書寒抱著艾爾雙手不便,直接一腳抬起就往獄警身上踹去,這一腳下去不死也會像馬丁那樣殘。

  

  就在這時,之前的獄警都回來了,因為已經到了關囚室房門的時間了,他們要確定這裡的犯人都已經回到了房間裡沒有 ,今天得到澡堂有鬧事的消息連監獄長都過來了,一來就看到這樣的事情,連忙叫住:“住手!”囚犯出事他還有藉口,但是獄警出事他不好堵住上面的那些人的嘴。

  

  聽到熟悉的聲音,沈書寒難得聽話的住手,畢竟現在也不是多事的時候,只是還用著剛才一樣的表情對著監獄長說:“我們可以離開了嗎?”

  

  監獄長就知道這個藍斯·威爾遜不是好處事的主,之前凱撒拜託過他讓他好好照顧一下這人,但是這人也太會鬧事了吧?

  

  因為被凱撒打過招呼,又看了看沈書寒懷裡的艾爾,知道這是這些囚犯玩的花樣,然後藍斯在乎的人中了他們囚犯的把戲,所以監獄長好心的拿出他休息室的鑰匙遞給沈書寒:“藍斯,去休息室吧!”

  

  沈書寒一手穩住艾爾的身體,一手快速的接過監獄長手裡的鑰匙,然後什麼也不說的在跟在監獄長身後獄警們的驚訝無比的視線下,淡然的走了過去。

  

  沈書寒在這監獄能混得風聲水起,大部分算是因為有監獄長的照拂,雖然他就算只有自己也能在這監獄有一席之地,但是耐不住強龍壓不過地頭蛇,沒有背景是無法在這監獄生存的,他還要在最短的時間裡照顧到艾爾,不得不說這監獄長有些莫大的關聯。

  

  當然,艾爾吃的那些東西,全是沈書寒在監獄長的休息室裡拿的,他自己也不會帶著這些東西進監獄,也帶不進來,所以凱撒會經常給監獄長送些吃食,在休息室享用的時候,沈書寒都要來給他順走一些。

  

  監獄長不愧是監獄長,他就是這裡的王,所以他的休息室也算是奢華了,至少比起監獄的囚室,這裡就是總統套房了。

  

  沈書寒知道艾爾的身體發熱,而且也知

道艾爾反應,所以他直接帶著艾爾去了浴室,他之前來這裡洗漱過一次。

  

  雖然艾爾現在的欲·望很強烈,但是沈書寒好歹知道艾爾現在是身不由己,所以打算做一次君子帶著艾爾去浴室沖涼水澡。

  

  沈書寒打開冷水的水龍頭,還害怕艾爾不能一時間適應,就抱著艾爾背對著花灑,冰冷的涼水第一時間全打在了沈書寒的背上,直到把他打濕濕氣慢慢侵入沈書寒懷裡的艾爾,他才緩緩轉身,要知道現在這天氣可不是大夏天,洗冷水澡也是要寫勇氣的。

  

  這也是沈書寒僅對艾爾的溫柔。

  

  沈書寒抱著艾爾坐在浴室的地上,讓艾爾坐在他的懷裡,兩人一起淋這這冷水,輕聲問:“好些了嗎?”

  

  艾爾被涼水一浸,打了一個寒顫,但是身體還是很火熱,不過人卻是要清醒了些,抬手按了按自己腫脹不以的下身,開口:“不能直接讓我做嗎?”

  

  他還是第一次有了欲·望,結果是沖冷水澡呢!而且他覺得很不對,這個春藥不光喚起了他的欲·望,他覺得後面很空虛啊~

  

  “你想做什麼?”沈書寒其實也是難受的,雖然被涼水沖著欲望下去了些,但是他覺得他可以隨時對艾爾再硬起來。

  

  “你能讓我上你嗎?”艾爾試著和沈書寒商量,儘量維持自己的清醒,但是就算這般說著的話語中還是帶著誘人的味道,艾爾現在的表情完全是請沈書寒——正面上我,別猶豫。

  

  “不行!”對於這個問題,沈書寒可能是無比的執著的,他肯定是不會讓艾爾在上面的,只是沈書寒有些擔心的問:“他們對你做了什麼?”

  

  艾爾回想起剛才的事情,慢慢說:“他們給我下藥了,而且我覺得這冷水沒用,你確定不救我?”他想快點說也不行,這藥性弄得他喘氣都帶著嬌吟,他想著藍斯都救了他兩次了,說不定他再商量一下,藍斯就服軟了呢?

  

  “什麼藥?”沈書寒問。

  

  “春藥!”艾爾答。

  

  “要怎麼做?”沈書寒冷靜的說,但是艾爾卻隱隱約約感覺到一股殺氣,這是對那群對艾爾做出這種事的人散發出來的殺意。

  

  “你能給我找個人來嗎?”艾爾刻意忽略藍斯的殺氣,剛才他雖然被藥性弄得有些恍惚,但是那駭人的殺氣讓他身後那個人停下來的同時,他也不可避免的感受到了,這個人不喜歡男人,所以艾爾以為自己剛才的話是冒犯了藍斯。

  

  殺氣更重了,沈書寒差點被艾爾的話激得失手傷到懷裡的人,沈書寒沉聲說:“不行!”

  

  “難道你要自己動手?”艾爾挑眉,這樣狀況下的艾爾這般動作,更是誘人。

  

  “好!”沈書寒很滿意艾爾這個回答,一把扯下艾爾身上的浴巾。

  

  “唉,你想幹嘛?”艾爾唯一的遮擋物消失,讓他有一絲慌亂。

  

  “我動手!”沈書寒一本正經的回答道,但是他這樣的面癱臉也看不出什麼叫一本正經,艾爾只是覺得他在執行任務一樣完成自己說的話。

  

  “別,別!你給我擼吧!”艾爾最後退而求其次,覺得自己如果釋放出來會好受些。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