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耽美同人 > 一眼淪陷

正文 Chapter 21 沈書寒失蹤了

書名:一眼淪陷 作者:卿啼 本章字數:2659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6:16


  

  

  沈書寒停下來看了一眼艾爾,眼裡有些許失望,果然還是想直接上他。

  

  艾爾卻是因為這樣的發展有些不好意思,別過臉去也就沒有看到沈書寒失望的眼神了。

  

  當沈書寒把手放在了沈書寒的身下,當被觸碰到的時候,艾爾才知道這藥效到底有多大,而且他隱約感覺自己這次真的是要......

  

  “嗯~”沈書寒一碰到艾爾的腫脹,艾爾就忍不住呻吟出聲。

  

  “難受?”沈書寒停下來認真的問。

  

  “繼續!”艾爾只是覺得這樣不夠,想要更多。

  

  沈書寒聽話的繼續,手上動作因為第一次的經驗現在已經可以靈活的動作著,挑逗著艾爾神經的底線,就這般就要讓艾爾最後一根思緒斷弦;另外眼睛也在不停的打量著艾爾,最後把視線放在那最耀眼的金髮上,低聲歎息了一句:“這頭髮不知道要長多久?”

  

  “什麼?”意亂情迷中,艾爾沒有聽清沈書寒的話,只是覺得這樣完全不夠,身體已經忍不住往沈書寒的身上攀,還不自覺的蹭;難受,想要更多,好想要。

  

  沈書寒當然也不想委屈自己,也不想艾爾難受,自然就讓艾爾自己動作想做什麼都由著他,只是他沒想到這藥會讓艾爾——

  

  ......(老規矩,微博或者讀者群,微博:卿啼-靡靡)

  

  等艾爾再次清醒過來的時候,人已經不在監獄裡了,而是在一間很豪華的房間裡的超尺寸的床上,艾爾睜開眼望著天花板一時腦袋一片空白;然後回味了一下昨晚的事情,覺得自己這次的感受可以說非常的好,就算他是被進入的那個人,不得不說Lance的技術很好,不過比他就差了。

  

  只是因為藥效的原因,他依舊爬不起來,但是他還是能感受到床上只剩下自己一個人;Lance呢?

  

  想到自己昨晚的瘋狂,他覺得好像做下面那個也不賴,這Lance的持久力真好,居然就一人之力就把他的藥性壓下來了,難道那群雜碎說的話是嚇他的,還是他們拿到假藥了?

  

  艾爾現在還能想這些,而不是想著殺了那個上了他的人,可能也就是自願與被強迫的區別吧?畢竟自願的叫做情投意合,強迫的就叫做強·jian了。

  

  “咚咚!”艾爾還在自己的思緒中,敲門聲就響起。

  

  艾爾以為是Lance回來了,覺得自己這般躺著不動有些失了男人的尊嚴,所以爬起來坐著,才開口說了一聲:“自己進來。”

  

  但是進來的人不是艾爾所想的Lance,而是他許久沒有見到的Luke,艾爾不知道怎麼回事居然有些失望的來了一句:“怎麼是你?”

  

  這失望的語氣,Luke想要忽略都忽略不了,頓時有些委屈似的道:“boss,你也不用這麼失望吧?”

  

  “帶我來的那個人呢?”艾爾這次可是對監獄的事情記得尤其清楚,Lance來救他的時候那大發雷霆的樣子他尤為深刻,而且幹了自己一整晚的人不見了怎麼也要關注一下的。

  

  “什麼人?”Luke有些疑惑,這裡難道還有什麼人嗎?

  

  “我怎麼回來的?”艾爾冷了臉皺了皺眉,雖然他這般坐在床上失了一些氣勢,但是他的手段在這些下屬心裡的根深蒂固的。

  

  “屬下三日前終於解決了這些事情去接boss回來的時候

,就被告知你已經被人帶走了,知道boss在這的時候已經是今早的事情了。”Luke還是盡職盡責的彙報事情的經過。

  

  “所以,我失蹤了三日?”艾爾更是不悅,他的記憶明明是停留在昨天,是他和Lance做得太瘋他忘了時日?還是他昏睡了三日?

  

  “boss,要不要屬下——”Luke好像也意識到事態的嚴重,boss失蹤三日卻出現在自家旗下企業的酒店裡,而且boss本人也失去了意識。

  

  “這事先不管,給我查一個人,叫Lance。”查到Lance他就知道到底怎麼回事了;該死的混蛋,居然吃幹抹淨的就跑了,是回監獄了?

  

  但是艾爾直覺性的覺得以那個人的勢力肯定不可能會再待在監獄的;所以自己最開始的猜測都是真的?

  

  Lance那個混蛋一開始就是沖著自己進去的?在自己挑逗他的時候還告訴他不喜歡男人,如果他現在的腰沒有這麼疼他就信了,恐怕是一開始就盯著他來的吧?他覺得這個之前還說不喜歡男人的男人本來就是彎的吧?

  

  “該死!”艾爾·克勞斯低咒。

  

  “boss?”Luke還沒有回答就聽到了自己的boss的叫駡,一時間以為自己哪裡冒犯到了自己的boss。

  

  “找到這個人,我要活的。”

  

  “boss,你找這個人是要殺什麼人嗎?”Luke因為現在艾爾身上充滿了怒氣,所以問話都帶著些小心翼翼,而且Lance這個名字也讓他應該要小心翼翼。

  

  “他是殺手?”艾爾回神,不解的問。

  

  “可能boss不太注意雇傭兵那一方面的人,Lance這個人是個狠角色,沒有他失敗的任務。”Luke解釋著,語氣中居然帶著些許崇拜,不過因為boss家族的性質,他們並不需要別人來幫他們執行任務,所以他也僅僅是崇拜而已。

  

  “雇傭兵!”艾爾大概知道Lance在監獄的殺氣怎麼來的了,果然不是普通的殺人犯,也不是一般的殺手,竟然是雇傭兵嗎?

  

  “但是他只接殺人的單子,這是他的準則,比那些殺手手段更俐落。”Luke不知道為什麼從監獄裡出來,主家boss就對這個Lance十分感興趣了,但是自己也對這個人挺感興趣的。

  

  “雇傭兵不是殺手,所以他們更多的是要錢,給我去把他找來,我要他做我的保鏢!”只要能把那個傢伙弄過來,他就有辦法讓他把事實說出來。

  

  “boss?”Luke驚呼,這是嫌棄他們沒辦法更好的保護主上嗎?

  

  知道Luke忠心,但是自己的目的並不是要誰保護自己,他只是想和Lance講清楚而已,艾爾解釋道:“我找他有重要的事情,你先把他找來。”

  

  “是,boss!”放心下來的Luke才把他帶來的衣物和食物呈上來,讓艾爾換衣服吃些東西。

  

  吃著Luke帶來的這些精緻的食物,艾爾突然覺得好像還沒有Lance在監獄給他的吐司麵包、肉幹什麼的東西好吃,墊了點底就沒了繼續吃的欲望。

  

  ......

  

  沈書寒站在酒店的門口,望著整棟酒店的最高層,有些不舍;但是父親只給了他三天的時間,現在三天了,他該回去了。

  

  然後,在艾爾不知道的情況下沈書寒失蹤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