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耽美同人 > 一眼淪陷

正文 chapter 22 想要的東西

書名:一眼淪陷 作者:卿啼 本章字數:2563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6:16


  沈書寒離開酒店就回了組織,儘管不舍但是他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艾爾暫時安全了他也沒有多少擔心,艾爾手下那麼多人,保護他還是可以的。

  

  但是他沒想到最大的危險是自己帶去的。

  

  “老大,你終於回來了。”Caesar得到消息就在等著沈書寒了,但是他在監獄長那裡的得知了監獄裡的事情還是嚇了一跳。

  

  “嗯!”沈書寒沒什麼心情理會Caesar的高興,只是淡淡的回應了一句。

  

  Caesar僵住,無話可接,內心的小人咬著手絹哭泣,老大要不要這樣,現在不需要他就回到以前的樣子了嗎?多回幾個字不行嗎?這樣我怎麼接話啊?他還是喜歡話多的老大。

  

  沈書寒肯定不知道Caesar心裡想這麼多,只是問:“父親呢?”

  

  提到老爹,Caesar正色不少,這次的事情鬧得有點大,帶著些小心翼翼的說:“老大,這次你玩得有些過了,就算你看不慣那些人,在那些人的地盤還是玩過頭了。”

  

  “我不是在玩!”面對這個問題沈書寒永遠帶著前所未有的認真。

  

  “你不是在玩是什麼?”Ron的聲音從沈書寒的身後傳來。

  

  “父親/老爹!”

  

  “之前我走之前讓你幹什麼?”Ron的語氣帶著前所未有的怒氣,他的兒子還是第一次做出這樣意料之外的事情。

  

  監獄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沈書寒還帶著艾爾消失三天,怎麼也是壓不住的;之前Ron給了沈書寒三天時間,本來按時回來就沒有什麼事情的,但是Caesar低估了這次的事情鬧到了什麼地步,最後還是Ron出面用他在那裡面的關係才擺平的,不然沈書寒就真的變成了通緝犯了。

  

  沈書寒被問著,只好老老實實的回答:“去休假!”

  

  “我還沒有聽說過休假能休到監獄裡的,還敢在監獄裡面殺人!”沈書寒殺人倒不是Ron生氣的原因,原因在於自己的兒子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了,這樣的感覺讓他不是很放心。

  

  沈書寒是他的驕傲、是他的武器,但是這個武器不是掌控在自己的手裡那麼有時候也是很危險的,而且一直以來沈書寒的行動和位置都是在他所知道的範圍內,但是這居然瞞著他,讓他以為沈書寒真的去了z國休假,自己卻進了監獄,最後這件事鬧到Caesar解決不了了他才知道。

  

  “那些人該死!”沈書寒甚少犯錯,至少在Ron的眼裡自己的這個兒子是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的,但是這次不光把他的話當耳旁風還犯這種低級錯誤不知悔改。

  

  “理由呢?”Ron不想知道那些人該不該死,那些人已經進了監獄就不再是他們的目標,畢竟他們沒興趣和政府搶人,有些時候他們還要仰仗政府的那些人。

  

  沈書寒閉口不言,他每每想到監獄裡那些人對艾爾做的事情就忍不住殺氣外放,還好這是在Ron面前讓他強迫自己冷靜,要是Caesar問起,恐怕現在已經被沈書寒的殺氣煞得都不敢說話了。

  

  “說不出?”Ron不知道自己兒子什麼時候也會這般反抗他了,“進去的理由呢?”

  

  沈書寒還是不說話,如果說了為了艾爾進去的話,想必自己的父親會把目

光放在艾爾的身上,說不定艾爾有危險;沈書寒敬重Ron是因為他是自己的養父,有養育之恩,再造之恩——母親從小教導他滴水之恩要湧泉相報。

  

  但是,Ron的手段他卻是從小看到大的,如果因為有人壞了他的事情他是不會講什麼情面的;之前他任務沒有完成還可以用自己是組織最強的人作為交換條件讓他放棄所有針對艾爾的任務,畢竟那只是關於任務錢財而已,但是這次他知道自己真的把父親弄火了。

  

  Ron等了一會兒見沈書寒沒有說話,眼神一淩,身體一斜一腳就向沈書寒襲去,說道:“Lance,你膽子變大了!”

  

  沈書寒沒有躲開,一是因為如果自己躲開父親肯定更是生氣;二是,他甚少得到Ron的懲罰,因為Ron給他的任務他總是做得很好,但是這次卻例外了,所以他願意受罰;不過他不覺得自己錯了。

  

  Caesar見到Ron的動作忍不住驚呼了一聲:“老大!”

  

  沈書寒被這一腳踢得不輕,身體直接撞上了身後的牆壁,甚至牆上都出現了裂痕;沈書寒一手撐著牆壁站直身子,但是這一腳實在太重了,就算是沈書寒現在都沒辦法站起來,直接單膝跪倒在地,口吐鮮血,沈書寒覺得他在任務中都沒有受過這麼嚴重的傷。

  

  Caesar有些擔心,雖然他沒見過沈書寒受過Ron的懲罰,但是卻是見過組織裡其他的人受到Ron的懲罰的,並不是每個人都像沈書寒那般可以完美的完成Ron佈置下的任務的。

  

  他見到的時候,老爹的一腳可是要了那個人的命,他再也沒有見到那個人。

  

  “錯沒有?”Ron收回腳,繼續問,這還是他第一次對沈書寒發這麼大的火。

  

  “沒有!”沈書寒也是個性格剛硬的人,他認為自己沒錯,自然不會認錯,就算要了他的命。

  

  “你不說別以為我就不知道,在監獄為了一個叫艾爾·克勞斯的人多次在監獄犯事,最後還殺了不少人。”Ron既然能解決這次的事情,那麼肯定知道了監獄裡沈書寒發生的事情,知道了沈書寒在哪,那裡發生的事情怎麼可能瞞得住Ron。

  

  又是那個叫艾爾·克勞斯的人?這是第二次了。

  

  沈書寒面無表情,但是瞳孔卻放大不少氣息更是亂了不少,只是捂著肚子沒有抬頭Ron和Caesar沒有看見。

  

  不過Ron知道自己說得沒錯了,和沈書寒相處十五年,他親自教導了十五年,就算沈書寒身上的氣息變了一點他都知道。

  

  沈書寒身上的氣息的確是變了,他竟然有些慌張,只聽他低聲道:“父親,這次的任務呢?”聲音有些隱忍嘶啞,這是沈書寒在忍著疼痛。

  

  但是沈書寒低頭了,妥協了,他在求Ron,希望他不要傷害艾爾。

  

  Ron這才收了身上的殺氣,回道:“讓Caesar帶你去看醫生,任務等身體好了再說。”剛才那腳Ron也知道自己下了多重的手,所以還是決定先讓沈書寒看醫生。

  

  “是,父親!”現在他只能按照父親的話做,不敢多要求其他,他從小本來就是這樣被養大的——父親的話就是聖旨。

  

  只是他現在想要艾爾那般耀眼的陽光而已,唯一他想要的東西。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