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耽美同人 > 一眼淪陷

正文 Chapter 30 可以好好談談了吧

書名:一眼淪陷 作者:卿啼 本章字數:2589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6:17


  于湉不顧沈書寒的驚訝,直接推門走進去,然後坐上位置,看著桌上的菜兩眼光放,說道:“艾爾學長,人我給你帶到了,飯我可以吃了吧?”他被外公從床上揪起來就為了帶Lance來見艾爾,他飯都沒有吃,早餓了,管什麼飯點不飯點的,餓了就得吃。

  

  艾爾·克勞斯這才把望著沈書寒的視線轉向於湉,抬了抬手,道:“隨意。”這本來就是為了於湉這個小吃貨叫的,現在可沒有到飯點。

  

  于湉和艾爾招呼打完,沈書寒才回過神來,帶著從未有過的驚訝,問道:“你——怎麼在這?”連腳都不自覺的後退了一步。

  

  為什麼艾爾會在這裡?他不應該在E國嗎?就算在找他,也不可能知道他接了什麼任務,從而找到他吧?Dawn的資料對外可是十分機密的,Caesar已經這麼沒用了嗎?

  

  正在處理資料的Caesar,打了一個噴嚏,嘀咕:“誰在罵我啊?”

  

  艾爾看著沈書寒見到自己的驚訝的樣子,邪魅一笑,帶著嘲諷對沈書寒說:“很驚訝我為什麼在這嗎?”

  

  沈書寒面無表情的點頭,剛才的驚訝還沒有消失,他來之前就以為至少半個月見不到艾爾的,走之前還讓Caesar好好注意艾爾的動向,但是艾爾卻在這裡等著他。

  

  “你剛才不是聽見了嗎?”艾爾挑眉說道,但是卻沒有打算仔細解釋。

  

  艾爾這般自信,又帶著高人一等的氣勢對沈書寒說出這句話,沈書寒覺得這樣的艾爾很誘人,就像在對著他說“來上我”一樣,至少他就被吸引了,而且也真的想上他。

  

  “你是他的學長!”沈書寒說出答案。

  

  于湉在A國的設計學院就讀了一年便因不明原因休學,為了于湉的安全,那半個月一直在調查於湉接觸過的人,但是名單裡沒有艾爾的身影,照理說艾爾不應該和于湉有關聯才是,但是現在無不表明于湉是艾爾引他出來的誘餌,而且連父親那邊都瞞過去了,既然讓父親親自幫他搭橋。

  

  “嗯哼!”艾爾有些得意,他還是第一次在沈書寒那裡見到這樣驚訝甚至有些慌張的他。

  

  “Lance,原來你不知道啊?”於湉吞下一個丸子,轉頭問沈書寒。

  

  在於湉的認知裡,艾爾當初拜託他這件事,是因為他們兩個身份——一個家族的掌權者,一個遊走生死之間的雇傭兵,所以因為這個原因不能在一起,畢竟艾爾可是那種想要就能讓那個人心甘情願跟著他的人。

  

  沈書寒沒有回答,他在之前接艾爾的任務的時候看過一些資料,那上面的主要寫的是艾爾現在的身份,為什麼雇主要殺他;雖然提到過剛從學校畢業,但是卻沒有提到到底是那個學校,畢竟作為一個家族的掌權者,這些隱私必然要保護好的,更何況他們Dawn能查到是關於什麼學校就不錯了,哪裡知道具體是那個學校呢?

  

  “他當然不知道,不然怎麼會把我所有的單子都推掉,唯獨接了這個!”艾爾想著那些被拒絕掉的單子就知道Lance搞的鬼,不然就算不是他親自出馬,怎麼會黎明直接拒絕掉這些送錢的單子?

  

  “你知道了?”沈書寒皺眉,他沒想這麼早就接觸艾爾的,現在無疑不是好時間,父親已經察覺艾爾的存在,他有些擔心;但是現在無疑也是個好時

間,父親去了I國。

  

  “就在你拒絕掉我所有的單子之後。”艾爾好心的提醒。

  

  沈書寒現在回想起,那個時候急著讓艾爾斷開和Dawn的聯繫,居然忘記艾爾不是一個簡單的人,更不是一個笨的人,怎麼可能會猜不到其中是他的阻攔?

  

  “話說你們到底是什麼關係啊?”於湉吃了些東西,肚子有了貨就變得八卦起來,現在感覺好像和他之前想的不太一樣啊。

  

  “別多問!”艾爾瞪了這多事於湉一眼,給了他三個字。

  

  但是于湉可不怕艾爾,他再怎麼也是A國道上龍頭老大的外孫,而且他從小跟著外公爺爺長大的,怎麼會怕艾爾,帶著氣死人不償命的語氣挑釁道:“現在Lance是我的貼身保鏢,我可還沒有徹底的交給你,只是帶來給你看看而已。”反正他沒有直接說把Lance給他,只是說人帶到了而已。

  

  “你覺得你有得選?”艾爾可不受於湉的威脅,就算這是他的學弟也不行。

  

  “為什麼沒得選?學長忘了,我外公就算現在洗白,也不是好相與的,你確定要在A國和我鬧翻?”於湉對於這種談判怎麼會怕?只是他是知道艾爾不會對他怎麼樣才說出這句話的,艾爾的深淺他雖然得知一些,但是肯定不會和他想像的這麼簡單。

  

  “好吧,我們談個條件,你要怎麼樣才能拿他換?”艾爾雖然不忌憚于湉的外公,但是卻不想在A國鬧事,他臨時過來帶的人手不夠,強龍還壓不過地頭蛇不是嗎?

  

  “之前我們......”

  

  “不換!”於湉想要好好壓榨一下艾爾的話語還沒有說出來,沈書寒冰冷的話語就響起,語氣不光冷還帶著對艾爾的一絲責備,艾爾太任性了!

  

  “什麼?”艾爾不高興了,這傢伙不辭而別就算了,還敢在他面前拒絕他,又是這種面對小孩子的語氣。

  

  “我會保護你,但你暫時不需要。”他不需要艾爾用這樣的辦法讓他保護他,他自然會以艾爾的安全為要,但是在這之前要讓他做完要做的事,至少讓他有能力在父親那裡保下唉,而不是被作為威脅他遠離艾爾的籌碼。

  

  艾爾看著這樣認真的沈書寒很不懂,這傢伙到底在想什麼?

  

  “小湉,你出去!”他要好好和這傢伙單獨談談。

  

  “可是我還沒吃完?”於湉不幹,他就算知道要把Lance留在這,但是卻沒有想要放棄這頓飯,“而且我說的條件你還沒聽完。”

  

  “都答應,出去從新叫一桌,記我賬上!”艾爾十分大方,反正今天他是和這Lance耗上了。

  

  “成交!”于湉很高興,看來這Lance對艾爾學長真的很重要吧?不過,他怎麼看這Lance都不像是受的樣子,反而艾爾學長看起來更像下面那個,難道是都作為受的直覺?

  

  在於湉的記憶裡,艾爾喜歡男人真的不是什麼只有他知道的事情,在學院的時候艾爾喜歡男人的事情全校都知道,自帶攻屬性氣場的男人,很多人都爭先恐後排隊想要做艾爾的身下人,但是從來沒有超過一個月的,美其名曰沒有挑戰性;現在艾爾換口味了?

  

  于湉想這些艾爾當然不知道了,只是眼神示意出去的時候把門帶上,才轉頭對著沈書寒說:“這下我們可以好好談談了吧?”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