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被自己的遊戲角色追到下一個遊戲這件事

第一卷 最熟悉的陌生,名為家人的造物 第六章 遊樂園(上)

書名:被自己的遊戲角色追到下一個遊戲這件事 作者:喑啞 本章字數:456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09


“千川,‘遊樂場‘是什麼啊?”唐憐雲牽著寧千川的手,站在公交網站等候著公共汽車。

今天的她穿著鵬叔給買來的“普通衣服”——對憐雲來說稍微有點寬大的海藍色短袖體恤和黑色短褲,雖然打扮的比較簡單,但是……

寧千川努力控制自己不去看那兩條纖細的白腿……太丟人了,對著自己的遊戲角色發情什麼的!

“千川?千川,千~川~”唐憐雲不滿的拉了拉寧千川的衣角,讓他回神。

“啊,遊樂園啊……大概就像是,額……瓦舍一類的地方吧?”寧千川搜刮了一下大腦,終於想起一個古代娛樂場所的名詞。

“啞舍?我們要去買古董麼?”

顯然,理論上是大唐時期的憐雲根本不理解宋朝才出現的名詞。

“額,就是去玩樂的地方……”

“你!你竟然……”

刷的一下,小姑娘臉就紅了,結結巴巴的說“可,可你去那種……那種地方……別帶上人家啊……”

“……?”

“去窯……窯……”

“喂!你想歪了啊!”寧千川及時打斷了唐憐雲的話。這都哪個跟哪個啊!唐朝人究竟活的有多無聊!

“你到了就知道了……”

寧千川放棄了解釋的打算。

————————————————————————

也許是因為暑假的緣故吧,遊樂場的人非常多,本來這所遊樂場的規模在附近幾個城市裡就算名列前茅的,人氣一直居高不下,受眾大部分是親子或者是情侶,偶爾也會有一些活的滋潤的老年夫婦來體驗一把年輕人的快樂。

為了不跟唐憐雲走丟,寧千川緊緊的拉著唐憐雲的手,憐雲手掌上的傷口已經癒合,讓寧千川再次感歎了一下殺手的身體素質。

“你現在可以盡情的歡呼好奇了哦!”

寧千川的眼中也含著難以掩飾的興奮,雖然在唐憐雲的面前裝出一副城裡人的樣子,但實際上,他這也是第一次來遊樂園,而且更重要的是——這竟然領著個妹子來遊樂園!

“千川似乎很高興啊?”憐雲意外的看著一臉興奮的寧千川,而寧千川自打進門開始就盯著整個遊樂場最顯眼的遊樂設施——雲霄飛車。一副劉姥姥進了大觀園的樣子,就差仰起脖子來歡呼一聲:“今天終於看見真的雲霄飛車了!”

但凡有點經驗的人都知道,去遊樂園,最好最後一個坐這個讓人走著上去爬著出來的玩意兒,但是土鼈之氣外漏的寧千川無謀的抓著小蘿莉的手走向了檢票口。

十五分鐘後,滿載著好(zuo)奇(si)寶寶和抖m以及fff團預定燃燒物們的長龍沿著軌道駛向了空中。剛開始的時候,飛車行駛速度很慢,寧千川還一臉淡定的囑咐坐在旁邊的唐憐雲不要害怕,慘叫的話可能咬著舌頭,如果實在害怕就握緊我的手什麼的我是不會介意的。

第一個下坡

“這尼瑪為什麼突然加速啊啊啊啊啊啊!”

第一個轉彎

“臥槽尼瑪為什麼還有偏斜角度啊啊啊啊啊!”

第一個三百六十度翻滾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

全程,唐憐雲都用一種“現在的人已經無聊到用這種玩意來取悅自己了嗎”的質疑眼神看著在半空中表情漸漸從興奮轉變為恐懼最後變成鐵青的寧千川。

即便如此,寧千川也算厲害,百分之七十的乘客下車後都沿著便捷通道沖向了廁所,而剩下人也大多腿軟臉白,難以走路,唯有寧千川……

“憐雲,憐雲!我求求你別抱著我了!”

還在元氣十足的叫嚷著

沐浴在路人好奇和看奇葩的眼神之中的寧千川已經顧不上雲霄飛車給他帶來的物理上的難受了。

“不行,千川你的臉色很難看!”被堅決的否決了。

“那求求你不要給我公主抱啊憐雲!”

“憐雲個子不夠高,如果背著千川,那麼千川的腿會拖拉在地面上的。”

憐雲低下頭,看著懷裡的寧千川,威脅道:“會把你的腿磨平,最後你只能換上假腿了哦!”

你是恢復了關於唐家堡被稱為假腿堡的記憶了麼!

唐家堡,又叫斷腿堡,假腿堡,因為唐門輕功難以操控,如果操控不得當了,就算是距離地面只有兵長的身高那樣的高度都會摔死。

話說……領著一個大部分趕路都是在半空中乘著機翼滑翔飛行的人去做雲霄飛車,還指望對方被嚇到了之後來依賴自己……我腦子一定有問題。

雪上加霜再補刀的唐憐雲搖搖頭,歎息到:“果然……千川,好弱。”

那是咱們判斷事物的標準不同!

“好啦,我已經好啦……”

終於,拗不過寧千川的嘟囔,唐憐雲還是把寧千川放了下來,寧千川無比尷尬的看著正在用看不聽話的小孩的眼神看著自己的唐憐雲。對視了一小會,寧千川還是不好意思的把眼睛別開了。

憐雲抱著下車時臉色如同白紙的寧千川往人少的地方走了很遠,此時走到了一個似乎是小公園的地方,四周沒有多少遊玩的人,不過好在風景不錯,微微吹來的涼風驅逐著夏日帶來的燥熱。

“對了,你等一下!”

瞅到了什麼東西的寧千川突然跑開 不一會兒,寧千川拿著兩串糖葫蘆走了回來。

“這次慢慢吃哦,還有我的那一份不會再給你了。”

寧千川仍然對昨天憐雲那恐怖的吃相心懷忌憚。“唔,人家 ,人家又不是真的能吃,那時候只是太餓了而已啦!”嘟著嘴,唐憐雲從寧千川手裡接過來了糖葫蘆,糖葫蘆晶瑩剔透的糖衣上均勻的分佈著芝麻,大紅色的山楂不斷刺激著人的食欲,一看就知道不是粗製濫造的劣等品。

憐雲這次很淑女的輕輕張開嘴,小口的咬了一口糖葫蘆,刹那間,糖衣的酥脆,山楂的柔嫩,甜和酸的交織征服了唐憐雲。

“唔!好吃~~~~~!”捧著臉蛋,眯著眼,憐雲情不自禁的又咬了一口。

寧千川默默的從衣服兜裡掏出一包紙巾,捏出一張紙塞進了已經迸出血來的鼻孔。

以前只在遊戲螢幕裡看著唐憐雲吃糖葫蘆,現在終於……終於 ……

五塊錢一根的黑心價格所帶來的不快感瞬間消失,寧千川滿眼都是閃閃

發光的天堂景象。

自己已經可以無怨無悔的被憐雲萌殺死了……

“唔……嗯?”把糖葫蘆吃到六分之四的唐憐雲突然停下了享受,微微皺起來眉頭。

“千川,你有沒有聽到……耳熟的……聲音”

“沒有啊?”

“不對!”一口咬下一半山楂,唐憐雲沖著某個方向飛奔了過去。

一個長凳旁,一名長髮女子正在被一個無賴糾纏著。

“就陪我玩一會嘛。”無賴的男人還對女子動手動腳。

“你……你這人……”女子大概二十歲出頭的樣子,穿著一身碎花裙子,似乎是獨自一個人來玩的,此時眼角噙著淚水,緊咬著下唇,泫然欲泣。

“怎麼,你想叫人?呵,往這麼偏僻的地方鑽,沒人來救你也是你自找的……”

無賴把手伸向女子的胸部。

“哎呦呦,嘖嘖,這妞營養不錯啊。”

女孩往後退了兩步,暗中握緊拳頭。

混混笑著,手剛伸出去,突然感到一陣阻力,有什麼人拽住了他

“光天化日調戲良家婦女,好大膽子!”

稚嫩清冷的女孩子聲音從背後傳來。

“媽的,小毛孩管什麼閒事,信不信老子把你也辦……”一甩手,沒甩開,同時,無賴也感覺這個聲音有點耳熟,回過頭,跟身後的小姑娘四目相對。

臥槽……臥槽……臥槽槽槽槽!

唐憐雲疑惑的看著這個無賴,總感覺有點印象,但是反應不過來是誰,看著對方如同見了鬼一樣的表情,然後瞅瞅被自己抓在手裡的對方的手……

“嘎巴!”習慣性的給撅折了

無賴剛想慘叫,卻被唐憐雲用糖葫蘆的籤子抵住了胸口:“如果你感發出聲音,我就紮穿你哦~”

用糖葫蘆籤子紮穿一個人的身體,在別人看來,可能是個愚人節笑話,可是這個無賴卻不敢這麼認為。當初,被唐憐雲掰斷了手又嚇尿了導致很沒面子的他,滿懷屈辱的告訴自己的老大這件事情,但是沒有告訴老大是被一個小姑娘弄成這個慘相,只是說是一個領著穿著奇怪藍衣服的小姑娘的男人弄得,老大滿嘴答應替自己報仇,幸運的是這兩個人居然就在大夥要去鬧事的餐廳裡。

小混混滿懷欣喜的等待著老大的好消息,買了啤酒烤鴨準備跟弟兄們慶祝一下,沒想到接到消息說想找他們要去醫院。

到了醫院,正看見一個兄弟被推進手術室,身上被五六根木棍貫穿,仔細一看,那個黑糊糊的玩意還特麼刻著大號金色的“州夏餐飲”——大概是個筷子!

而看見自己拿來的啤酒瓶子,一個受傷比較輕,錯位的骨頭剛全被正回來的兄弟馬上發出了慘絕人寰的哀嚎,昏死了過去,褲子也濕了。旁邊的員警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從手機裡調出了照片給自己看——自己這夥人裡體型最壯的大川,現在跟一隻紅綠刺蝟一樣,而自己的鐵哥們大嘴……那張大嘴裡此時塞滿了玻璃片。

說完一句好自為之之後,那個員警無無比同情的看了自己一眼就走了。

醫院裡都是兄弟們的哀嚎聲,老大更是人事不省。

小混混腦子裡只有一個想法:攤上大事了!

拼命跑出醫醫院後趕快去理髮店把頭髮染回了黑色,又換了一個毛刺的髮型,再三確認一下不會被認出來之後才稍稍安心。

……

所以,您他媽的是正義使者麼我的小祖宗!怎麼哪兒都有你!

比起物理上的,小混混感覺自己內心受的傷更深。

“原來是漏網之魚啊……”唐憐雲點了點頭,終於想起了這個相貌。

“千川告訴我不可以殺人,但是,我很討厭你們。本來想把你丟進湖裡的,可是,現在憐雲很開心,因為千川今天說憐雲有家可歸了!所以……”

甜甜的笑著的小惡魔給了他一個機會:“我就‘戳穿‘你一次,作為調戲良家婦女的懲罰好了……”

“憐,憐雲,別,做的太過了,意思意思行了……”

剛剛攆上憐雲的寧千川也認出來了當初的小混混,出於息事寧人的考慮,寧千川稍微勸阻了一下唐憐雲

“哪裡過分了嘛,人家又不要他割掉自己的手腳眼睛耳朵什麼的,就是紮穿一下嘛,這麼小的創口一定會自愈的。”

不,憐雲你要知道被你抓著手的仁兄又被你嚇失禁了。

“要不……千川,你來?可是你太弱了,紮不穿他吧?”

所以說不要把弄穿別人的身體說的跟刺繡一樣啊!

“嗯,要不千川,你指哪,我紮哪兒好不好?”

小蘿莉眯著眼睛,認真的用竹簽沖著小混混比劃了一圈。“他很弱的,比千川還弱,就算紮穿內臟我也是能做得到的哦”

唐憐雲扭頭看著寧千川。

敬謝不敏!

寧千川歎息的看著已經開始翻白眼的混混,低頭沖著唐憐雲說:“我們不是昨晚說好了麼,只為正確的事情使用力量,不過是點小事,你這樣的懲戒還是太狠了……”

“可他調戲良家婦女,這不是應該砍頭麼?”

哪裡來的大唐律法啊!不,這是秦朝的暴政吧!

這個小哥,你別哭啊!別摸脖子,沒事掉不下來!額……大概吧……

“算了算了,我聽千川的,因為我是好孩子嘛。”

無奈的苦笑著,把臉轉向了已經開始翻白眼的混混,笑容瞬間冷卻,冷哼一聲,鬆開了手。

正當混混拼勁全力想要逃走的時候,一道飛影比自己飛的更快,擦這褲子邊飛了過去——隨後,感覺下半身一涼,低頭一看,腰帶被斜著切開了,褲子掉在地上,下半身只剩下一條紅色的四角褲。

“以後再敢目無法度,調戲良家婦女,就是千川阻攔我,我也會懲戒你的!你走吧!”

憐雲,這個逼我給你十分!

甯千川望著連滾帶爬逃走的小混混,心中不由得無限同情。

你慶倖我當年讓憐雲加入的是守序善良的浩氣盟陣營吧,要是憐雲加入了不開心就殺人玩的惡人谷……咳咳,想想就害怕。

“你沒事吧?大姐姐?”

恢復了正常狀態的唐憐雲走到那名女子身邊。

“那個……”女子支支吾吾,擦了擦眼淚。

“嗯?”

“我……還沒結婚……不是婦女”女子紅著臉結結巴巴的解釋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