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被自己的遊戲角色追到下一個遊戲這件事

第二卷 三日與百年 第十一章 第一日 夜

書名:被自己的遊戲角色追到下一個遊戲這件事 作者:喑啞 本章字數:309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09


少女的抽泣聲,隱隱約約從樹林間傳了過來。寧千川撥開礙事的樹葉,悄聲向聲音來源處走去。

其實,找索莉緹婭對於寧千川來說並不算太困難,只要稍微代入一下努力想要隱藏自己的人的思維方式,就很容易想出這所魔法學院中最符合這個要求的場所,也就是這片樹林。

這裡的植物分辨不出具體種類來,看樣子應該屬於常綠闊葉植物,層層疊疊的樹葉在夜幕籠罩下塗上了黑色,沒有魔法燈光照射的這片樹林,只能依靠月亮的光輝獲得光亮。月光皎潔,灑的地面一片灰藍銀白。

這裡並不是適合發生什麼小樹林.avi事情的地方,原因很簡單——這裡是片墳場。

樹林的最中央的地方有一大塊人為開闢出來的平地,坐落著大大小小的墓碑墳包,裡面沉睡著的是魔法學院歷代的傑出導師和有資格葬在這裡的傑出學生,這裡的人似乎沒有供奉貢品的習慣,只是把墓碑前打掃的乾乾淨淨,也正因為如此,空落落的更加平添一份淒涼。晚上來到這種地方,的確不是什麼明智的選擇。

然而,在墳場的邊緣,跪坐在地面上的少女卻在痛哭著。穿著破破爛爛的衣服都她不知道懷抱著什麼東西,一邊哭泣,一邊嘟囔著什麼,似乎已經一個人哭了很長時間。

“……對不起……格魯……”

“對不起,對不起……”

“對不起……是我害死了你……”

“我……我……嗚嗚……對不起……”

她的聲音哭的很啞,聽著讓人感覺很不舒服,心裡覺得十分難受。而她懷抱著的,似乎是一個毛茸茸的東西,從她的隻言片語中,可以推斷出來是一隻叫做格魯的寵物之類的東西,而現在……

“對不起……格魯……我……,不,誰在那裡!”

寧千川走的越來越近,即使努力壓低腳步聲 最後也還是被少女察覺了出來。

索莉緹婭驚慌的爬起身來後退兩步,從林子中顯露出來的寧千川的身影讓她恐懼萬分。她一面發出可憐的悲鳴,一面苦苦哀求著:“對不起……中午是我不好……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打我……我……”

寧千川歎了口氣,大致也能猜到,這個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少女肯定經常受到所謂“被害者”的毆打,這跟欺淩的性質稍稍有所不同,這是更類似於出於對於異物的排斥的情感而產生的暴力,少女穿的破破爛爛,髒兮兮的衣服,臉上雖然沒有淤青,但是時時刻刻顯著一股病態的蒼白。俗話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恨

之處,而眼前的這個少女,則是例外。她僅僅是一個徹徹底底的受害者而已。

“那個……那孩子是叫格魯對吧。”

“求求你,你 ,你打我也好,求你不要傷害格魯!我求求你!!!”

一聽見寧千川提到格魯的名字,索莉緹婭突然驚慌起來,她緊緊留住懷裡已經冰冷的動物的屍體,閉上眼睛,害怕的把腦袋地下去,等待著“不幸的受害者”甯千川的一頓拳腳相加。

“……快點讓那孩子入土為安吧。就這樣把格魯的屍體抱在懷裡,它的魂靈是不會得到安生的,它的屍體應該回歸大地母神的懷抱之中陷入永眠。還是說,你寧可讓格魯的靈魂一直聚集在屍體上繼續承受著死亡所帶來的絕望和痛苦?”

索莉緹婭肩膀一震,寧千川的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卻沒有再繼續進行其它的肢體接觸。

懷裡冰涼的屍體和寧千川的話語再次提醒了索莉緹婭,格魯已經因為該死的自己而罹受死亡的現實。因為恐懼而稍微收斂的悲痛再次湧來。

“格魯……對不起……都是我不好……”索莉緹婭展開手臂,把懷裡的小獸屍體捧在手心。是一條灰色毛髮的小狗,大小只有一隻鞋子那樣,看年齡應該還不夠一歲。可以想像出生前一定是一條非常討人喜歡的可愛的小傢伙。而它的屍體的脖子脖子上有兩個小孔,還殘餘著血跡,這應該就是致死的死因。

“是我……害死了你……如果不是被我撿到,而是被其他人的話……你會活的……嗚……”

“如果不是被你撿到,那麼這麼這麼大點的小狗,恐怕早就死在這樹林裡了。”寧千川的出言安慰,讓沉浸在悲痛中的索莉緹婭噎住了,說不出話來。

“它應該是你的朋友吧?

看你難過的樣子,就知道它對你來說是很重要的存在,既然是重要的朋友,那就快些讓它入土為安吧。”

寧千川折斷了一根樹枝,插進了地面攪了攪,因為四周的土質比較鬆軟,所以很快,手和樹枝合力挖出來的一個小坑就被他挖好了。

索莉緹婭訝異的看著毫無理由卻幫著自己的寧千川忙活的光景,她從來,從來都沒有被人這樣對待過。一時間,腦袋有些無法適應。

甯千川趁著索莉緹婭發呆的功夫,從她手裡接過了小狗的屍體,放到了坑洞裡。把它掩埋下葬。

埋好了小小的墳包之後,寧千川又折斷了另幾跟樹枝,用樹枝的皮把兩根樹枝捆起來,做成了一個極其簡陋的小十字架插在墳包前面,又找

來幾塊石頭加以固定。整個過程,索莉緹婭都在呆呆的看著,她不明白,她真的不明白面前的這個陌生人到底在做什麼,不,應該說為什麼要做到這一步。

寧千川完成了一系列工作之後,又從背包裡取出一瓶子水,灑了一點在墳頭的前面,又倒出一些來給自己洗了洗手。

“這樣一來,格魯也算是能夠安心的走了吧。”

寧千川又從背包裡取出一塊毛巾,灑上了水,遞給了索莉緹婭。“好了,用這個擦擦手和臉吧,不要總是悲傷,格魯在天之靈也不會希望你這個樣子的,晚飯你也沒有去吃吧,我這裡有給你帶肉餅來。”

“為,為什麼……”

索莉緹婭接過毛巾,愣愣的看著手裡的這塊濕漉漉的毛絨布塊。

“為什麼,你要對我這麼好……”

“為什麼,你明明知道我會給你帶來黴運,你卻還要來接近我……”

“為什麼,你總是三番五次的闖入我的世界……”

“為什麼,你非要給我……希望……我……已經受夠了一遍遍從希望走向絕望的感覺了……”

“格魯也是,你也是……”

“在我旁邊,你們都不會有好下場的……”

“所以,所以……你什麼還不走啊!!!”

壓抑的情感終於爆發出來,就算被當成白眼狼也好,就算是恩將仇報也好,就算明明知道自己只是在拿無辜的人洩憤也好,已經無法壓抑住了。

“你為什麼總是要接近我啊!我已經盡力的避開你們了!我不想在被你們打了!緹婭好怕痛!緹婭真的好怕你們看我的眼神!為什麼,為什麼你!你非要這樣一步步的逼迫我,難道你還不知道我這種早就該死的下賤東西會給所有人帶來不幸麼!我只是希望做個早晚會死在淤泥裡的卑賤的小蟲子而已啊,我求求你不要繼續這樣了!給我了希望,然後讓我墮入更黑的絕望,我真的已經瘋了!我真的瘋了啊!格魯也走了!格魯也被我害死了!你為什麼要靠近我!你也會罹受不幸的!甚至,我會害死你的!你快離我遠一點啊!!!”

抓住了寧千川的領子,終於抑制不住的大吼出聲,淚水也止不住的滑落,索莉緹婭的視線被眼淚所模糊,她看不清寧千川此時的表情。不過她猜,對方一定是十分惱怒的狀態。這個人是個好人,是個善良的人,是個對自己這種垃圾都十分溫柔的人。也正因為如此,像自己這種垃圾是絕對沒有資格浪

費他的溫柔的。讓他討厭自己吧,讓他遠離自己吧……我一個人就好……

“唉,你哭個啥。”

他說話了,不是怒斥自己的沒有良心,也不是譏諷自己的自作多情。而只是帶著無奈的語氣的,苦笑一樣的說辭。

索莉緹婭感覺自己的臉觸碰到冰涼的什麼東西,柔軟,舒適。

甯千川借著索莉緹婭抓住自己的機會,一隻手拉著她的胳膊,一隻手用濕毛巾擦拭著索莉緹婭的臉。那病態蒼白的臉上,因為劇烈的情緒波動而帶上了潮紅。

“為什麼……為什麼……”

愣愣的,索莉緹婭就這樣任由著寧千川一點點擦乾淨自己的臉蛋。

“說到,為什麼啊……”

寧千川苦笑了一聲,剛想回答,卻稍稍愣了一下。這幅場景跟腦海中的某幅根本不相關的畫面聯繫在了一起。

啊……是麼……

原來如此……

那個混蛋啊……她當時,也是這樣的麼……

盡力模仿著記憶中的那個人的形象,寧千川嬉皮笑臉的,用十分欠揍的語氣回答:

“當然是,我閑的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