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被自己的遊戲角色追到下一個遊戲這件事

第二卷 三日與百年 第十二章 第一日,夜 第二日 淩晨

書名:被自己的遊戲角色追到下一個遊戲這件事 作者:喑啞 本章字數:449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09


“你是……傻的麼……這叫什麼理由……”

索莉緹婭的臉頰抽搐了一下,她現在只感覺自己簡直白瞎了這輩子唯一的一次感情流露。

“啊啊,對對對,我這個人就是這麼閑……”

寧千川攤了攤手。

“你……不可理喻……你,你……你……”索莉緹婭鬆開了寧千川的領子,指著寧千川,有些發抖,但這次卻不是嚇得,而是氣的。

“只是因為閑的……你只因為閑……你……你根本就……你……你……”

咬著牙,索莉緹婭的淚花又開始打轉,指著寧千川的手卻無力的垂了下去。自己這樣的人,有人願意過來親近已經是極其奢侈的待遇了,自己竟然還厚顏無恥的以為……以為……

“你這麼閑,乖乖被黴運詛咒死算了!我,我不管你了!”

索莉緹婭極為難得的說話流暢了一次,氣哼哼的甩了一下袖子,回頭想要離開這個閑極無聊,糟蹋自己少女心的無聊傢伙。

“哎哎哎,誰放你走了。”甯千川抓住了索莉緹婭的胳膊,索莉緹婭本來想甩開,卻無奈寧千川的力氣遠在瘦弱的她之上,只能憤憤的回頭瞪著寧千川。而寧千川則是十分感慨,跟憐雲那個一爪子能把人手腕撅折的怪力女在一起生活,導致寧千川對自己的力道嚴重缺乏自信,現在想想,果然不是自己太弱,都怪憐雲太強了。

“你這傢伙,先把這個餅吃了。折騰了好一會,都快涼了。”

從背包裡掏出被紙卷包裹好的肉餅,剛放進背包的時候還是熱熱乎乎的,而現在只能勉強感覺到一絲溫熱而已。

“你……”

“你今天晚上沒吃一點東西,又哭了那麼久,現在肯定餓的肚子疼,對吧?”

拽著索莉緹婭的手,寧千川一臉認真的看著索莉緹婭。

“誰要你……”

“這可是我送給你的禮物啊,你真的不要麼?”晃了晃手裡的肉餅,寧千川看面前的少女。她雖然還是一副氣鼓鼓的表情,但是總算沒有了最開始的那種陰沉和絕望。

也許索莉緹婭根本沒有意識到,對著寧千川大肆發洩了一場之後的她,竟然稍微的卸下了心中對於寧千川的防備,不再像之前那麼戰戰兢兢,反而更像是以一個普通少女的身份在和寧千川相處,對他耍小脾氣——更準確的來說,是“撒嬌”。

“好啦好啦,我求求你收下我的這份薄禮吧。”

甯千川強把手裡的肉餅塞進索莉緹婭的手裡。索莉緹婭握著這個肉餅,眼神發直,愣了一會,隨後回過神來,一賭氣,像是把肉餅當成了寧千川一般,狠狠地咬了一口。滿溢著香氣的醬汁,富有嚼勁的肉,還有酥脆和柔軟結合在一起的面餅,雖然現在有些發涼,但是在唇齒間因咀嚼而被混合在一起的它們煥發了又一股溫暖,這股溫暖勾引了索莉緹婭早已經麻木的胃,挑逗起她已經封存多年的食欲。

索莉緹婭沉醉在進食的愉悅之中,渾然不覺的,已經吃掉了一個餅。雖然平時基本也是在吃同樣的東西,但是這次絕對是索莉緹婭這輩子吃過的最好的晚飯……

而且……今晚,索莉緹婭經歷過的“這輩子最好的”次數,實在是太多了。

“我這裡還有,別急。”

寧千川又從背包裡掏出了一張肉餅,這到不是寧千川有遠見,知道這個可憐少女飯量大,只是單純的因為跟憐雲一起過日子,準備食物會習慣性的多備幾份而已。

索莉緹婭聽到寧千川的說話聲,才從吃完餅後產生的悵然若失的茫然中恢復過來,本想賭氣說不要,但麻木多年的味覺和饑餓感被喚醒,食欲沖刷著她的腦子,胃袋在咆哮,在順應本能的渴求食物,口水難以抑制的從嘴角流了下來,索莉緹婭慌忙的想用髒兮兮的袖子去擦,卻被寧千川用毛巾搶先一步,輕輕的揩掉了她嘴角的口水,另一隻手也把肉餅塞給了索莉緹婭。

索莉緹婭也不再顧慮那麼多,拿起肉餅,這次十分溫柔的慢慢享用。

寧千川安靜的微笑著,腦子裡面,浮現了那句當初讓自己很沒面子的哭出來的那句話。

『撒嬌,是小孩子的特權嘛。』

瘋婆子,當年,你看著我的心情,也是現在這樣麼?

……

這份超越了同情心的感情,不是高高在上的施捨愛心,而是……下定決心去拯救身陷迷茫之人的覺悟。

瘋婆子,雖然一直很不想承認,但是你丫的確是一個愛心氾濫的混蛋呢……

而且,師傅,你把我……也教成了跟你一樣的小混蛋……

當初的自己跟索莉緹婭有太多太多的不一樣的地方,但是,兩個人身上卻散發著同樣的氣息。是同類。

這是個遊戲又怎麼樣……反正,自己本來就是一個感性到因為遊戲關服而哭出來的窩囊男人……

“索莉緹婭,我寧千川,一定會救你。”

寧千川說話的聲音很低,索莉緹婭沒有聽清,抬頭,用疑惑的眼神看著寧千川。寧千川笑了笑,沒有說話,只是把剩下最後一張肉餅從背包裡拿出來,朝著索莉緹婭晃了晃。

女孩的雙眼煥發出更強烈的神采,嘴角,也難以察覺的稍稍牽了起來。

——————————————————————————在墳場吃完了宵夜,寧千川嬉皮笑臉的堅持要送索莉緹婭回宿舍,再三推辭不過,索莉緹婭只能答應寧千川的請求,一路上,索莉緹婭一言不發,只是紅著臉,快步走著,倒是後面的寧千川不依不饒的羅裡吧嗦的說著一大堆有的沒的的閒聊。

走到了女生宿舍樓邊,寧千川停下來腳步,四下打量了一下。

“先送你到這裡吧,明天再見啦。”

“明天……”

索莉緹婭張開嘴巴,嗓子卻像是卡主了,說不出“再見”這兩個字。

寧千川笑著揮了揮手,回頭走遠了,身影融進了黑暗之中。

再見……

啊,再見麼……

索莉緹婭呆呆的舉起了手,有些僵硬的揮動了一下,然後轉過身,黯然的輕輕關上門,背靠著門,癱坐在地上。

明天再見……明天……

那麼熱鬧的節日……也就意味著自己這種會帶來不幸的渣滓

是禁足日,一整天,都不會被允許出現在學園的任何一個有人角落的……明天,自己只能在那昏暗狹小,專門為自己準備的,與其說是宿舍,到不如說是隔離區的小房間裡呆著了。

……對不起……凝川水……

我還是……太得意忘形了……飄飄然的……忘記了自己應該站立的位置……忘記了,自己是何等的禍害……

今晚……謝謝你……我很開心……

可是……對不起……讓你陪我這種人……你……會蒙受不幸吧……

謝謝你……謝謝你……

我……永遠銘記這一晚上的……

永遠……

索莉緹婭緩緩的挪進自己的小房間,倒在床上,把臉埋進枕頭,抽泣起來。再次下定決心永遠不要再接近寧千川,可是這一次,為什麼心痛的如同被利爪撕裂……

——————————————————————

“嘛,是叫格魯嗎?對不起了……”

小小的墳包被刨開,穿著紅色法袍的法師絲毫不嫌髒的把小狗的屍體再次挖了出來。

“這傷口……是蛇?”

寧千川陷入了沉思。回想今晚的一切,自己跟“不幸少女”待在一起的時間長達數個小時,然而,所謂的不幸現象,卻根本沒有發生。

按理說,跟招致不幸的索莉緹婭走在這種森林裡,被蛇咬,被野獸襲擊,被樹砸,種種現象都有可能發生,可是……

還有,格魯的死。

這應該是是蛇的製造的傷口,單從形狀來判斷的話。

但是,蛇為什麼沒有吃掉格魯,而是留下一具完整的屍體呢?

蛇這種東西,可是會把獵物整個吞下的啊。

格魯也沒有被吞食過的跡象,怎麼看都只是單純的被蛇咬了……流血過多……

流血過多?!不對!!

傷口周邊的血跡實在是太少了!毒蛇?不對,學院裡怎麼可能有毒蛇存在!格魯怎麼看都像是流了大量的血,是蝙蝠之類的特殊吸血生物幹的麼?更不可能,就算是遊戲世界,能吸這麼多血,製造的創口卻這麼小的生物怎麼會存在?就算存在,學院管理者怎麼會允許這麼危險的東西存在在學校裡。

還有一件事情,之前就覺得很奇怪了,為什麼會有人毆打索莉緹婭?接近都會倒楣,那麼毆打豈不是要作大死?從索莉緹婭的樣子,自己下意識的猜測她經常被毆打,但是現在想想,打人者的動機太耐人尋味了,單純的為了發洩……發洩完了繼續遭受更大的不幸有個卵用?

太多太多不合理的地方了……

寧千川現在真想找個桌子再掀一遍。

線索有了,可謎團更多了。

啊啊啊……

煩躁……

突然,清脆的聲音打破了黑夜的沉寂。

“哎呀,這特……這麼早還有學生來掃墓麼……。”

遠方,走來了一個嬌小的少女。穿著一身藍色的法袍,大概跟憐雲差不多歲數,冰藍色的頭髮,天藍色的眼睛,遠遠的望著這裡,臉上還掛著淡淡的笑容。

“……啊,已經是淩晨了啊。”被打斷了思路的寧千川看了看天色,天空微妙的有點發藍,月亮的位置也發生了些許變化。

“什麼嘛,看樣子是一宿沒睡啊,明明明天是那麼重要的日子,怎麼……有什麼重要的人死在這裡了嘛?”

“呃,不,我就是來看看……”

“等等,你這個小傢伙手裡拿著的……”

小女孩突然踩著小碎步跑了過來,隨著她的跑動,一股子寒氣撲面而來,凍得寧千川打了個哆嗦。

“你他,額,你好大膽子啊!竟然在埋葬那幾個老不……額,不……啊不,那個……學院建設者的墳墓邊埋葬小狗!”

小女孩雖然嘴上說的嚴肅,但是似笑非笑的表情卻暴露了她的原本面目。

“你……剛才是想說老不死的對吧……”

“沒有!”

“……”

“……”

倆人大眼對小眼的瞪了一會兒,小女孩突然展顏笑道:“哎呀呀,咱倆在此相遇,也是一番緣分嘛,不知道小兄弟如何稱呼啊?”

“我……寧千……額,凝川水。”

“好名字!”

“誒?!”

“嗯,我誇過你了!所以一報還一報,你也別把我失言的事情說出去啊!”

小女孩打了個響指,示意這件事已經結束了。

寧千川皺了皺眉頭,忽然,他把手裡的小狗屍體舉到小姑娘跟前,很嚴肅的問:“請問……老師,您能判斷這個小狗的死因麼?”

小女孩一愣,嘴巴一咧,顫巍巍的漏出一句:“你他媽,額,……你他奶奶……額,你丫……不是你,你剛才叫我啥?”連續咽了三個粗口的小女孩沒等甯千川回答,一隻手拽著寧千川的領子,神色分外焦急:“你這龜孫……啊,不,同學,瞪大你兩個窟窿……額,是仔細看著我的臉,不管怎麼看,現在的我都比你年齡小吧,你應該叫學妹吧!這他媽……的,這,這怎麼想,我現在看起來都很年輕吧!我槽你……額,我是說,你怎麼突然想起了叫我老師的?你他媽……你瞎了你的……額,不,我想問問你眼睛不太好使麼?”

你究竟是多喜歡說髒話啊!好了夠了不用憋了我都替你難受啊!

寧千川哭笑不得的看著眼前不斷爆粗口的小女孩。

稍微看過幾本小說的都知道,這種半夜來墳地掃墓,敢對著學院建立者大為不敬的傢伙怎麼想都是相當有故事的人啊……而且你剛才頂著個小女孩的臉一口一個小傢伙,小兄弟,你不覺得很不對勁嗎!?

“您要是想知道我為什麼能看出你年齡的原因,就請先幫我看看這只小狗的死因吧……”

小女孩撓了撓頭滿嘴答應著“好吧好吧”接過了小狗,低聲嘟囔了一句:

“我淦她母,姑奶奶我……額,本姑娘今天好不容易想起來給你們這群狗……額,這群傢伙上個墳……怎麼他奶奶的……額,怎麼就當上驗屍官了……這狗日的……這,這真是……”

即使嘟囔的聲音再低,靠的很近的寧千川還是聽到了。

你到底是有多喜歡說髒話啊!你隱藏身份再厲害你也不必要這麼瞧不起這群老前輩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