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冷靜點,遠阪凜!

第一卷 遠阪凜的日常 02.情敵遠阪時臣

書名:冷靜點,遠阪凜! 作者:盧娜 本章字數:248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2日 12:52


遠阪時臣是在那天中午回來的,隨著他一同下車的還有一位身穿神父制服的短髮男人。凜遠遠地看著他,那男人幾乎是目不斜視地與葵母女擦肩而過。

霧草,葵夫人這麼美的太太,都沒讓他多看兩眼,活該一輩子打光棍。

遠阪時臣今天看起來心情很好,他站在門廊和葵聊了不少,手也沒閑著,一邊攥著凜媽媽的手,一邊在凜頭上來回摩擦。

可憐她花了兩個多小時才梳好的辮子,又要回爐重造了,當女孩子真麻煩。

儘管心裡不滿到極致,但礙著外人的面子,遠阪凜還是十分淑女地對父親行了屈膝禮。好歹是個日本人,非要行西方人的禮,她真的不知道該用什麼詞形容自己這位父親比較好。

崇洋媚外?

“綺禮,你和凜也好久沒見了。”

渾厚穩重的聲音將凜的意識拉回當下,她看著父親朝著那高大的男人微笑,下巴上的小鬍子抖動著,活潑的樣子真是一反主人優雅的常態。

“凜小姐。”

言峰綺禮,以後會殺死遠阪時臣的男人,此時正對著自己伸出手,這男人似乎也想摸摸她的頭。

想得美。

遠阪凜微笑著乖巧地屈膝,將頭壓得很低,正好錯開了那人準備放上來的手,尷尬的言峰綺禮手僵在半空,孤單地觸碰著空氣。她才不會讓他的髒手碰到自己,這傢伙的氣場讓她從一開始就對他敬而遠之。

“初次見面,綺禮。”

禮貌地說出了回應的句子,凜直起腰後自然地退後了一步。她偏頭看了看父親的表情,遠阪時臣並沒有注意到她惡趣味的舉動,眼睛一直在葵夫人身上飄。

——這死色鬼,又想對她媽媽做醬醬釀釀的垃圾事情。

“爸爸,我好想你!”

禮數是盡了,凜也應該做出點符合年紀的事情,她沖到爸爸腳邊,一把抱住男人小腿,把遠阪時臣撞得退後了幾步。

嗯,這個距離剛剛好,遠阪時臣想用鹹豬手在大庭廣眾之下碰媽媽,她可是一萬個不允許。葵夫人可是他來到FZ世界的初戀!帶著一腔熱血的初戀!

“爸爸,你在這裡會呆多久?我的基本功進步了哦,好想好想給爸爸看我新學會的變形魔術!”

“凜的進步嗎,哈哈哈,好”,牽引力突然從身側出現,凜還沒回過神來,就已經被遠阪時臣抱到了懷裡,“等一下我們一起玩”。

一個帶著厚重煙草氣息的吻,伴著遠阪時臣稍冷的嘴唇印到凜的臉上。

——天啊,他他他他他他,遠阪時臣竟然親他了?葵都沒主動親過自己啊!

遠阪凜下意識地大力推開時臣的臉,後者吃痛地倒吸一口涼氣,小女孩這反常的動作讓在場的大家都沉默了起來。

爸爸親女兒是天經地義,為什麼她要這麼抗拒?她才不是秀逗了,試問哪個男的願意被自己爹親啊!可這話不能這麼說,她現在可是蘿莉!

“爸爸,你的鬍子弄痛我了!”

小蘿莉害羞會怎樣?腦內翻騰著解決辦法,凜只好將頭埋到時臣的肩上,一臉的欲語還羞。

“哈哈,好”,出乎意料,這古板的遠阪時臣竟然很輕鬆地接受了這個理由,他抱著凜上下飛了兩下,隨即抱的更緊了一些,“我回去就修鬍子”。

說著他拉住站在門邊笑的欣慰的遠阪葵,闊步走進玄關。

趴在時臣肩上的凜,正好和跟在父親身後的言峰綺禮面對面。這男人仍然是一副冷冰冰的木訥表情,明明是故意曬給他看的家庭

和睦,他卻視若無睹。

垃圾言峰綺禮,她在這一次,絕對不會允許他破壞遠阪家的。這樣想著,凜對上了他目不直視的眼睛,吐出小舌頭做了一個自己認為足夠誇張的鬼臉。

但她不知道,在言峰綺禮眼中,這樣的行為,只會讓他感到更加無趣罷了,真正能夠打敗他的地方,並不在所謂家的感情。

愛慕與天倫之盼,他的生命裡並不存在這種東西。

幾乎是才在飯桌坐熱了屁股,遠阪凜就被時臣帶進了魔術工房。

魔術訓練是用餐過後的娛樂,遠阪時臣是這麼說的。在他的生活中,沒有一分鐘可以耽誤。計畫下午就將葵母女送走,那麼親子活動就需要壓縮到兩個小時以內。

凜,他已經太久沒見過這個女孩了。今天見面,發現她並沒有長到想像中那麼高。這樣的成長速度,怎麼能趕得上這時代變遷的速度呢?

他太擔憂了,儘管現在這場聖杯戰爭,遠阪一方得到了非常大的勝算,但並不代表自己可以百分百拿到許願杯。若是自己死在勝利之前,那麼這個孩子,要安置給誰比較好?

又要開始慘無人道的低溫折磨了。

不知道為什麼,遠阪凜很怕冷,也許是穿越前生做北方人的緣故,這辣雞冬木的魔法攻擊她受不住哇!明明才入秋沒多久,為什麼地下室會這麼冷。

她環顧四周,將木制的擺設看了個遍。這勢頭,恐怕取暖無望。誰會傻到在木頭屋子裡隨便生火。別告訴他野外的“林中小屋”,那和她現在這個情況完全不同。

“凜,到這邊來。”

沉穩的聲音,遠阪時臣的味道如被時間窖藏的紅酒,如果他不說破,你永遠看不透他下一步的計畫。大概是這樣吧,如果他沒有那麼信任言峰綺禮,沒有將計畫對他和盤托出,那麼遠阪家的勝算或許更大一些也說不定?

“你說有新的技巧要為我演示,讓我看看吧,在我離開的日子裡你有多大的成長。”

男人的手放在她的肩頭,另一隻手則遞上幾顆泛著光的紅寶石。

這是他的代表之物,也是凝聚著家族榮光的至寶,只可惜,她中午那隨口說說的藉口,此時就要從這寶石上得到印證。

遲遲不敢接過寶石,凜伸出手在半空中猶豫。

“怎麼了,凜?”

拖延時間,拖延時間,應該找藉口拖延時間。只要拖延到她和媽媽必須離開冬木的時候,就可以正大光明的離開地下室了!

鬼才去擺弄這些魔法,她只要知道聖杯戰爭的走向,投機讓爸爸找到靠山就好了。德國艾因茨貝倫家的衛宮切嗣不是很厲害麼,如果能和他們結盟——

不行,她聯想起在前世所見的劇情中,遠阪時臣幾乎是剛剛和艾因茨貝倫談好結盟之後,就被言峰綺禮殺死在門口。在這裡直接和父親談起結盟不僅不可取,還會打破故事發展的節奏。

她幾乎是不帶任何特長就這樣穿越進了第四次聖杯戰爭,唯一的知識便是前世對故事發展的大致概念,如果連這個都失去了的話,那麼凜徹底失利的可能性非常大……

冷靜點啊,遠阪凜。

如果想要直接奪取聖杯戰爭的勝利,保證遠阪家的榮耀不朽,首先要處理掉的人,應該是言峰綺禮。

殺了他,就會打消遠阪時臣死亡的可能。

……只是此時的父親還是深深信賴著這位堅韌不拔的愛徒,她得製造下手的機會才行。

“凜,你有什麼想對我說的嗎?”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