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冷靜點,遠阪凜!

第一卷 遠阪凜的日常 07.凜的嘗試-2

書名:冷靜點,遠阪凜! 作者:盧娜 本章字數:300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2日 12:52


那是怎樣的一張臉啊,記憶中男人黑色的短髮幾近褪色,蒼白的枯發下,那張病態的臉帶著醜陋的微笑。

他的左臉幾乎被毀,僵硬的肌肉甚至沒辦法讓主人的嘴角拉出淺淺的弧度。粗大的筋脈好像要衝破皮膚,他們遒勁地鼓起,占滿了整個左臉臉頰。

“不是的,凜。”

似乎是尷尬於現在的氣氛,男人不安地歪著嘴朝凜笑著。嘶啞的聲帶不斷震動,每說一句話,都要停下來輕輕喘上一口氣。

儘管身體已像肺癌晚期的病人一般虛弱不堪,他的語氣與動作,卻依然溫柔。

無論怎麼變化,只有這種骨子裡的親和,才是自己的雁夜叔叔。

或許是舊主殘存的靈魂作祟,或許是兩人長久的相識,凜對此時的間桐雁夜產生了同情。

“雁夜叔叔。”

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好,凜任由自己頭也不抬地看著地面。她不知道該用什麼心情面對這個男人,一腔熱血的投身於聖杯戰爭,只為了給自己摯愛與摯愛的女兒們幸福。

為什麼要對他們這麼好呢?就連遠阪時臣,自己的親生父親都不會為他們付出這麼多啊!

她該用什麼樣的表情看他的臉,悲戚的?滿懷希望的?給他以一切未曾變化的錯覺?

她做不到。

要知道,她想要保護遠阪家的計畫,就是從搶過間桐雁夜的一切入手啊!

要搶奪聖杯戰爭中最熟悉的master的魔力儲備,令咒,英靈,得到參戰的資格!

她要將間桐雁夜苟延殘喘的最後意義徹底剝奪,而他卻在此時仍舊義無反顧地守護著自己與母親。

“凜,我嚇到你了嗎?”

小心翼翼地蹲下身體,雁夜抬起僅剩的一隻好手,想要摸摸眼前女孩的肩膀。可手抬在半空,卻又遲遲不敢放下。

自己的身體已經變成了這副樣子,每日幾乎都要被那骯髒的蟲子淩虐至極,他已經不是以前那個間桐雁夜了,此時的他,只是一個用身體儲藏魔力臭水的容器,泛著蛆的血液是他一切魔力的來源,他甚至不能自詡為魔術師,儘管他曾經無比排斥這個詞。

不被人類接納,也不被魔術師認可。

和水溝裡的朝生暮死的蛆蟲一樣低賤的生物,就是此時的自己啊。

他有什麼資格觸碰眼前的女孩,她是那麼……

——那麼乾淨。

想著這些形容自己低賤無能的詞句,雁夜啞言失笑。

“呐,凜,這就是名為間桐的魔法。要奉上肉體、腐蝕生命……只有以此為代價才是至極的魔道。”

男人重新拉回帽子,將自己駭人的臉藏了起來。

“不過安心吧,我會保護好櫻的”,他打消想要攬住女孩打聽葵情況的念頭,漠然地站起,“絕對不會讓櫻受到傷害,哪怕給聖杯獻上生命,也會保證給櫻一個未來”。

“櫻。”

凜回想起了那個短髮的女孩,她總是靜靜的,和葵的性格那麼相似。從小便是賢妻良母的好女孩,和自己不同,她太爭強好勝了,就連父親,都因為她浮躁的脾性而從未認可過自己的天賦。

“嗯,櫻”,雁夜的話裡帶著久違的精神,“等我拿到聖杯,凜就可以和櫻,還有葵,一起幸福的生活”。

“放心吧,凜,我不會輸給任何人的。”

凜看到他的右手握成了拳頭,帶著微微的顫抖。

——間桐雁夜。

你真傻。

她並不看好他的未來,或許是自己穿越前記憶裡的印象,對這次聖杯戰爭的玩法心有餘悸,又或許是因眼前這個男人蚍蜉撼樹的自負而感到淒涼。

沒有錯了,就是今晚子夜,這個男人就會拼上性命召喚出狂戰士。

沒有強大的魔力儲存,也不曾擁有間桐家給予的魔術禮裝,單憑他單薄的身體,如何能夠負擔起berserker強大的耗魔性。

讓這樣的男人駕馭berserker,簡直是對狂戰士職介的浪費。

所以凜才會在最開始,就把奪取的目標放在間桐雁夜身上。

她是他欲望中最接近的人,是他未來理想的寄託。只要能夠成為間桐雁夜活著的另一個期待,那麼遠阪凜就有自信得到間桐雁夜的信任,從背後將他殺死,得到他的令咒。

——就像言峰

綺禮對遠阪時臣做的那樣。

她太弱小了,堂堂正正的參戰對她來說,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對不起,雁夜。

她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遠阪家,為了媽媽,間桐雁夜一生摯愛的人,也為了自己和櫻。這是在變相完成你的夙願,不是嗎,間桐雁夜?

“呐,雁夜叔叔?”

牽上他冰冷的手,凜努力掃空自己負面的情緒。

她現在需要儘快找到機會站在間桐雁夜身邊,取得他的信任,得到他的依賴。

“凜?”

或許是因為過低的體溫突然被溫暖治癒,間桐雁夜下意識地用力回握了過去,卻又在下一秒,被理智拉回現實,掙扎著想要離開溫暖的凜。

雁夜微弱的糾結被凜看在眼裡,她知道他覺得自己不配與她進行肢體接觸,就連牽手都沒有資格。

她是那麼瞭解他,這個天真的男人太過於膚淺。

“雁夜叔叔,今晚就會進行英靈召喚儀式對吧?”

已是入夜時分,天空完全黑了。凜看著男人藏在帽子陰影下的臉,說出了自己醞釀了很久的句子。

“雁夜叔叔,現在憑藉你的身體,未來會很難負擔Servant的行動”,凜盯著對方因聽到自己的話而微微張開的嘴唇,不慌不忙地繼續說出自己給出的條件,“我知道雁夜叔叔想要和誰戰鬥,你想拯救的東西,我也同樣想”。

一改平日嬌弱的孩子氣,凜無形中帶著言辭正色的嚴肅氣場。

“作為遠阪血統的直系,我願意在未來給雁夜叔叔提供魔術儲備,也會為你在戰鬥的時候做出最精密的禮裝。”

凜知道自己眼前的這個男人意圖與誰戰鬥,沒錯,就是遠阪時臣。

他是他的宿敵,她是他的女兒。

想要得到參戰的機會,只有與間桐雁夜為伍,才能讓父親正視自己的存在,只有在間桐雁夜與時臣交手的第一戰中打出名堂,她才能得到遠阪時臣與言峰綺禮的注意。

到時候將魔力被消耗殆盡的間桐雁夜殺死,奪走他的令咒,就可以成功駕馭berserker,拿到參戰的敲門磚,成為遠阪家的最強助力!

得到berserker之後,不僅可以牽制archer,也能夠給言峰綺禮以威懾。哪怕她來不及處殺掉言峰綺禮,哪怕那個偽神父仍然想對父親不利,她也還存在翻盤的機會。

“呐,雁夜叔叔,你會需要我的。”

間桐雁夜知道凜話裡的意思,成為魔力儲備的意思,是將刻印著遠阪獨有魔術回路的身體交給自己。

在他魔力不足,無法支持英靈戰鬥的時候,通過體液補償的方式,在最短時間內為他的身體補魔。

她瘋了。

或者說,時臣瘋了。

遠阪凜,這個剛剛八歲的女孩,竟然說出這樣瘋狂的話。究竟,遠阪時臣平時是怎麼教女兒的?喪心病狂的魔術師們!為什麼連孩子都不放過!

還有,他無法想像,遠阪凜是出於何種心態,支持他參加聖杯戰爭。

他甚至連servant都還沒有。

他甚至連取勝的自信都是裝出來的。

“凜”,他抽出被凜握住的手,將她推倒距自己幾步遠的一邊,“這種話以後不可以對任何人說,絕對不可以”。

“雁夜叔叔?”

紅衣的小女孩甚至沒聽懂他拒絕的意思。

凜睜大眼睛,思想放空地看著他,對,就是這樣,讓他誤解自己,誤解自己的過去,讓他對自己產生同情與憐憫。

她就是從小接受了不人道的魔術師教育,她所接受的一切知識,都是如何從魔術師身份出發而取得的最大收益。

而間桐雁夜,他根本不是魔術師世界的人。他不會理解自己的意思,也不會朝著陰暗的方面去想。

畢竟,她遠阪凜,是葵,他一生摯愛之人的女兒。

“我說,永遠不要再說這樣的話,無論對我還是對其他人。”

男人轉過身,拖著廢掉的左腿緩慢地走遠了。

凜沒有追上去,間桐雁夜拒絕的意思很明顯,她當然也不會傻到認為嘗試過一次就達到目的。

時間還早,距離英靈召喚的儀式還有好幾個小時。

她還有充足的時間進行下一步計畫。

間桐雁夜,你的命已經是我的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