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冷靜點,遠阪凜!

第一卷 遠阪凜的日常 10.反重力裙的合理運用

書名:冷靜點,遠阪凜! 作者:盧娜 本章字數:320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3:36


不得不說,冬木的夜晚還是很美麗的。

凜在空中漫步,俯瞰著腳下的星星燈火。冬木大橋橫跨在新都與深山鎮間的未遠川之上,冷冷的夜風中帶著水汽,讓僅穿便服的凜開始哆嗦。

她努力深呼吸調整著自己的狀態,再往北走,就是新都附近,間桐家的宅邸就在新都最東邊的樹林旁,她要在最短的時間內趕到那裡,在間桐雁夜最痛苦的時候,給他急需的幫助。

給於受傷的人安慰,是收服人心的捷徑,凜也只不過是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而做出最簡單的努力罷了。

“好冷啊”,她低估日本近海城市午夜的氣溫了。

“就不應該穿這東西出來”,在心裡暗暗後悔,凜狠狠地地向下拽了拽裙子。

她想起閣樓裡吸血鬼為自己帶來的“輔助力量”,在裙子上設下言咒,只要凜嘗試漂浮,這條裙子就可以很有靈性的,通過重力操作與感知氣流方向實現整體的上升和下降。

簡單來說,凜身上的這條裙子,已經成了擁有魔術力量的法器。

當然了,為了見識飛行魔法而穿裙子只是理由之一。

根本原因還在於,遠阪凜除了裙子之外,似乎已經沒有什麼下半身能穿的衣服了。

長褲與女性特有的優雅格格不入,這是父親嚴令禁止使用的東西。

啊——遠阪時臣這個死色鬼,雖然這男人的心情他能理解啦,未穿越之前的他,也同樣是喜歡超短裙與長襪之間那一節肉呼呼的白大腿的死宅。

短裙蘿莉美是美,只是沒想到會這麼冷。

果然做女孩子好辛苦。

掏出懷錶,凜將聖杯戰爭的進度在心裡估算了一遍。

淩晨一點。

這個時間的話,saber,rider,archer,berserker應該已經被召喚到現世,這是第四次聖杯戰爭的基礎進程。

剛剛簽訂契約的英靈,對凜的計畫還不具有破壞性意義。只是萬事提前趕,她今天必須佔領間桐雁夜的心。

當然不是那種意義上的。

她幾乎是踩著樹枝爬到間桐雁夜的窗外的。

輕輕敲著男人房間的窗子,凜東張西望地搜尋著周圍環境的異常。

正常來講,assassin應該已經對每個master進行了隱秘的監督,只是在這燈火通明的別墅外,並沒有出現自己腦中黑衣衛士的從者形象。

也許是單憑凜的肉眼無法分辨assassin的行蹤吧,自己不對勁的舉動或許早就被言峰綺禮發現了。畢竟,不會有哪個小女孩會在半夜偷偷潛入一個男人的房間外。

更何況對方還是父輩宿敵。

按耐住急躁的脾氣,凜又多敲了幾下。

不出意料地,窗子被慢慢打開了。

見到出現在自己窗外的小女孩,間桐雁夜不可置信地睜大了眼睛。一邊已經白化了的眼球,露出駭人的血絲。

“凜,你——”

話音被凜伸手堵回了嘴裡,雁夜被女孩推到了一邊。

凜輕巧地從窗外爬了進來,然後屏住呼吸地探頭又巡視了一遍。

至少現在為止,還沒有危險。

剛召喚出從者的禦主此時似乎很累,他任著凜的性子讓她在屋子走來走去,自己則坐在地上,脫力地倚著床沿。

間桐雁夜的房間,簡陋的不像話。

明明間桐家的宅子從外面看起來格調還不錯,可這屋子裡竟然還保留著幾十年前的壁紙和掛畫。

發黃的床單上,殘留著一塊塊不規則的暗紅印跡,這很明顯是血液幹掉後與布料形成的結塊。

沒有哪個女人願意在這張床上被奪走貞潔,因此可以推斷,上面的血來自間桐雁夜被蟲子啃噬的傷痕累累的身體。

“凜,你為什麼會到這裡來。”

看著小女孩在滿足自己好奇心後,漸漸安靜的站在一邊,間桐雁夜這才開了腔。

他現在極度虛弱,每說一句話對他而言,都是耗損生命的舉動。

“當然是回來辦事了。”

天性不願吐露真心的凜說出了搪塞的句子。

說實話,凜不願意在這樣的房間裡多呆一秒。太髒了,除了血的腥臭之外,這裡的每一件傢俱都帶著黴味。

“你是,怎麼過來的。”

那麼遠的路,一個小姑娘要如何才能——

要知道,從新都到深山鎮的禪城私宅,開車都需要45分鐘的時間。小女孩的體力是支撐不了這麼久的,若不是靠自己來的,難道說是遠阪家的長輩?

是葵嗎?

還是說,是別有用心的其他mas

ter?

看到凜脖子上不正常的傷痕,間桐雁夜吃力地站了起來。

他得去查看一下宅邸周圍的情況,若真是其他的禦主通過利用凜來摧毀自己,那麼,他得準備迎戰才行。

“喂,雁夜叔叔,你要去哪……”

不知發生了什麼情況的凜看著雁夜的表情突然變得冷峻,若隱若現的黑霧在男人身邊徘徊,感覺不妙的凜在門口挺身將他攔了下來。

現在可不能讓他出去。

“乖,凜在這裡等一下叔叔。”

儘管摸頭的動作依然輕柔,但凜還是察覺到了他不對勁的地方,單是英靈的即將顯現就代表了戰鬥的前戲。

“如果是擔心我帶了不該來的master決定出去戰鬥的話,我勸你還是放寬心。”

凜拿出小大人的樣子,將間桐雁夜拉到了床邊。

“雁夜叔叔。”

他似乎不願意躺在床上。

“我是飛過來的,用魔術。放心吧,不會有人跟蹤我。”

對著他撣了撣附了魔的裙子,凜驕傲地笑了。

“凜的力量?”

“當然了”,見到了雁夜安心的表情,凜拍了拍胸脯,“我還有很多你不知道的技能,總之依靠我就對了,雁夜叔叔”。

“是嗎。”

男人習慣性地癱坐在地上,將自己埋在桌邊的陰影裡。房間很冷,頹廢的間桐雁夜呼吸之間便透出一股死人的氣息。

“凜突然就……長大了啊。”

嘴角彎起弧度,間桐雁夜欣慰的笑了。

儘管櫻的遭遇令人心疼,但至少葵還有一個可以指望的孩子。這個孩子帶著遠阪家族特有的驕傲,自信與優雅,是不可多得的好孩子。

她是健全的,無論身體還是心理,因為她甚至還能發自內心地對自己產生憐憫。

可櫻,即便看到了自己悲慘的樣子,也只能瑟瑟發抖地躲在角落。

間桐贓硯告訴過她,不可以親近自己。

雁夜當然也不在乎,他本來就是為了換取櫻的自由。自己遲早是要死的,如果在死之前,讓那孩子對自己產生了依戀,大概在離世的時候反而不能坦然。

“所以凜來找我,到底是?”

“雁夜叔叔,你是不是很難受?”

沒有回復雁夜的詢問,凜用嚴正的語氣詢問他的身體狀況。

間桐雁夜唯一能正常運轉的右眼,其皮下的毛細血管在間歇性地流血,血從臉上滑落到凜的手心。

見到自己的血污染了那孩子的皮膚,間桐雁夜第一件做的事竟然不是抹掉臉上的血痕,而是用還算乾淨的袖口把凜的手擦乾淨。

不能讓骯髒的自己玷污了凜,沾染上自己帶著腐臭的血液,會讓凜生病的。

“把你弄髒了。”

雁夜的動作小心翼翼,但這樣的行為卻讓凜手心的血跡的範圍越來越大。

“不要再擦了,雁夜叔叔。”

抽出被他捧住的手,凜雙手摸上了他的臉。

是啊,好難聞的味道,他一定很久沒洗澡了。枯萎的短髮淩亂的黏在一起,失去了視力的左眼中全是鮮紅的血絲,皮下青黑的血管裡隱藏著劇烈的毒素,就連嘴巴,也因為長久的缺水而翻起死皮。

——可憐的人。

“和我結盟吧,我會用自己的魔力幫你分擔供養英靈的壓力。”

“結盟?這是……什麼意思。”

儘管能夠理解凜的意思,間桐雁夜卻不能感知到凜的目的。

他的servant剛剛召喚到手,相性如何並不能完全知曉。作為遠阪時臣的女兒,此時的凜竟然對自己提出了結盟的邀請。

需要和髒硯討論嗎?

作為傀儡的間桐雁夜第一時間想到了那個充當主使的老頭子——不,不能,不能把凜過來這件事和他說,儘管雁夜知道,凜的行蹤早就已經在間桐家暴露了。

“就是字面的意思,依靠我的話,雁夜叔叔,你的魔力會得到非常大的提升”,撩起自己的衣服,凜將胳膊上的魔術回路暴露在皮膚上,“我是從小就研習魔術的預備魔術師,即便一次性抽空魔力,兩小時內,全身的魔力也可以重新蓄滿”。

看吧雁夜,我可是能夠自動發電的充電寶。

“相比起你通過榨取生命來補足魔力的方法,我可以說能幫上你非常大的忙”,掏出隨身攜帶的折刀,凜劃開了胳膊,血液湧了出來,“雁夜叔叔,要試試嗎”?

並沒有等到男人的回應,凜將胳膊放在雁夜廢手的傷痕上。

以血液作為介質,魔力開始進行補足交換。

這樣的補魔方式,可是凜從古書上找到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