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冷靜點,遠阪凜!

第一卷 遠阪凜的日常 12.哀傷的淺紫色

書名:冷靜點,遠阪凜! 作者:盧娜 本章字數:305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2日 12:52


漫無目的降落到冬木電塔的鐵梯上,凜在高空尋找著下一個落腳點。

她第一次不想回家,不想見到媽媽。

葵對她來說,有著獨一無二的意義,她是凜來到這個世界之後,第一個可以全身心依賴的物件。凜很愛她,愛到想要給她永遠的幸福。畢竟,穿越過來以後,媽媽無微不至的照料,已經成了凜對這個世界的唯一留戀。

一直幸福下去,一直相安無事的活著,一直照顧媽媽到老,就這樣就好,這就是她一輩子的心願。

如果贏得第四次聖杯戰爭,就可以給媽媽一個完整的遠阪家,維護一個富足而安逸的生活,那麼她絕對義無反顧地參戰。

這是從她去了禪城之後,就下定決心的事情。

只是今天,儘管仍然保持著對葵的熱情,凜卻第一次對自己參戰的初衷產生了疑惑。

她為葵做的事情,媽媽真的能理解嗎?

就像間桐雁夜的付出一樣,她的用心,媽媽真的能明白嗎?

魔術師的妻子,這一生究竟是在追求什麼呢?遠阪葵真的做好覺悟了嗎?

一夜而已,冬木就這樣悄無聲息地進入冬季。

凜抬頭望著天空向南歸去的雁隊,竟一時間暈眩了起來。

糟糕,這幾天她花費的魔力早已超出自身魔術回路的魔力再造。在魔力供不應求的身體狀況下,想要維持長久的飛行,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就這樣暈乎乎地從塔尖墜落,凜此時甚至不知道該如何自救。

如果這世界有微博的話,大概,明天上了頭條的就是自己了吧。

知名魔術師愛女失足墜樓……什麼的。

想著戲劇性的畫面,凜虛弱地笑了起來。

——就這麼死了的話,還能回三次元嗎?做盧瑟好歹會輕鬆點吧。

身體突然被溫熱縈繞,凜的視野裡出現一張被放大的臉。

岩峰綺禮空洞的眼睛此時正緊盯著凜呆傻的表情。

“這樣的情形竟還能笑出聲嗎。”

冷漠的句子裡,帶著嘲諷的意味。

他的手臂穿過她的腿彎,凜被他抱住的樣子仿佛失去行動能力的小孩子。

帶著羞憤的那個和樂在其中的那個,兩人就這樣從高空中急速墜落。

“什……什麼?為什麼你在這裡……”

似乎是遇見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凜從失神中驚醒,為什麼言峰綺禮會出現在這裡?他是怎麼飛到這麼高的地方來的!

言峰綺禮放任地讓她掙扎,懷裡的小人兒明明已經疲勞到極致,卻仍然堅持著用憤怒的拳頭砸向自己的胸膛。

被自己這樣抱著,是很難受的感覺嗎?他想到久遠過去的那個女人,他也是這樣抱著她離開人世。

他什麼也沒做,這是這樣看著她最後吐出一口空氣,然後胸膛再無起伏。

難道只有對瀕死之人才能用這樣的擁抱方法嗎?

言峰綺禮決定對凜的憤怒不做回應,只是木然尋找著可以降落的地點。

降落地點的目擊者要稀少,距離遠阪宅邸也不可乙太遠,冬木公園成了當下最好的選擇。

最後調整了一次擁抱的姿勢,綺禮用小女孩身上的裙擺將其內褲遮了起來。先前的姿勢實在不雅,即便還是未成年的幼女,身為年長於她的師兄,綺禮肩負起維護師妹貞潔的義務。

他用這樣的理由說服自己,強壓下“不想被別人見識到凜的裙下”的自私念頭。

只是出於前輩的義務,他所做的一切並無私心。

“現在可以把我放下來了。”

意識到自己的掙扎只是徒勞,凜乾脆停下了自己毫無戰鬥力的攻擊,僵硬的身體就這樣保持著一個姿勢任由他抱著,直到男人雙腳落地,她才提出異議的句子。

雖然還是很不爽,但不得不承認言峰綺禮操縱空氣的飛行技巧比自己高強太多。即便是如此急速的迫降,也絲毫沒被公園的濕泥沾染上褲腳。

穩健地從沙地走到石板路上,在確認不會讓懷裡的女孩因地上的水跡而滑倒後,綺禮才將遠阪凜輕輕地放了下來。

腿還是發軟,即便是真正踏上地面,也有一瞬間的暈眩。

膝蓋習慣性地彎了一下,凜失去平衡的下一秒,從腰上傳來的牽引力便使她重新站了起來。

“我可不會因為這種事感謝你,綺禮。”

端莊地說出一本正經的句子,

凜將長髮撥到了肩後。

“特地過來是為了接我回家?”

“凜,你的行為讓老師和夫人擔心了。”

“我可不需要綺禮你教育我,我在做什麼自己很清楚。”

硬生生將他的發言打斷,凜是下定了決心將自己的姿態放到最高,她才不會對他示弱,他可是未來遠阪家的罪人。

“這樣的性格,是很難讓人喜歡的。”

“我又不需要讓綺禮你喜歡。“

不需要和言峰綺禮有太多交集,凜需要在這幾天下定決心,究竟要如何處置這位棘手的定時炸彈。

她有恃無恐地朝前走去,以言峰綺禮的性格,肯定會在最後默默跟著自己吧。

只是這樣的想法,並沒有得到印證。凜的身後,什麼人都沒有。

他來保護自己肯定不是無緣由的,遠阪時臣一定給了他命令。現在凜,即便是隨便欺負他,這人也不會有任何怨言的。言峰綺禮現在就是這種無趣的男人。

凜在她和綺禮的拌嘴過程中體驗到了不少樂子,她最喜歡看言峰綺禮有話說不出的樣子,簡直是無聊人生中的調劑。

下意識地回過頭尋找那個本該跟在自己身後三步的神職裝男人,凜在不遠處的花池邊發現了他。

他正對著一叢淺紫的繡球花發呆。

“讓我久等可是你的失職哦綺禮”,凜仿佛拿捏到了什麼不得了的把柄,她暗暗竊喜,隨後擺正姿態,回走到了他的身邊,“又讓我多走一遍路,不可饒恕”。

對方面無表情地停駐在花池邊,他無視了凜的挑釁,這還是第一次。

“如果真的那麼喜歡,送我到家以後,用存下來的錢給你買幾束就是了。”

花和錢而已,現在的遠阪家什麼都不缺。

失去了魔力,又沒有及時進食補充體力,凜多走幾步就會喘粗氣。她還是很希望言峰綺禮做出些紳士的表示的,哪怕什麼都不做,緊緊跟在自己身後,她也會有更多一層的安全感。

畢竟此時失去了魔力的她,和脫下護甲卸掉搶支的實習士兵沒區別。

“那句話,也有人對我說過。”

突然轉過來的視線,讓凜不由自主地抬頭對上他的眼睛。

空洞的眼睛裡,此時正出人意料地發著光。

“什麼話。”

“我不需要被你喜歡”,他說著蹲下了身,用手輕輕觸碰著淺紫色的花胎,這是唯一剩下的完好的花朵,“很久以前,也有人說過這樣的話”。

入冬之後的天氣越發寒冷,伴著前幾日的凍雨,這片花池早已呈現衰敗之感。

凜看著言峰綺禮輕柔的動作,仿佛在對待什麼價值連城的藝術品。他的指尖顯現出瑩綠的光芒,這是治療術特有的色彩。

短短幾分鐘,衰敗的花朵就這樣恢復盛放的狀態。

清冷的藍紫充盈眼前,這片花田僅用短短三分鐘就被他用魔術的力量恢復成最美麗的樣子。

微弱的笑意從言峰綺禮的臉上浮現,凜看著他在短時間內做的一切,心裡暗暗驚歎。

這個男人,會在這樣的治癒行為中獲得樂趣嗎?

“你覺得這樣很美,對嗎,凜。”

說出不帶感情的陳述句,綺禮將評判的標準交給了身邊的遠阪凜。

“還好吧,確實……很美。”

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凜下意識交代出自己的想法。

“但是對我來說,這樣才是美豔的極致。”

言峰綺禮從花池中找到一株淺紫色的花朵,乾脆地折到自己的手中,隨著揮手的瞬間,花田中的一切化成火焰。

那些剛剛恢復盛放的花兒們幾乎是同時被引燃,隨著風被火焰吞吃殆盡。碳化的花瓣變得焦黑,隨著風被吹成粉末,揚向天空。

破壞性的美,不得不說,更有張力。

將僅剩的花朵遞到凜的面前,言峰綺禮的表情中帶著哀傷。

他或許也不知道自己為何要產生這樣的情愫,凜的眉下意識皺起,接過了唯一倖存的生命。

“我要回家了。”

靜靜聽著身後傳來的腳步聲,凜將想要噴湧而出的感情壓抑置心底。

大概他想要守護的人,已經不在了吧。

所以才將過去用火焰抹去。

——我可不會對你產生同情心。

在你徹底迷失之前,我來將命途幫你指正就好了。

言峰綺禮,迎接你的,將是不久之後的死亡。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