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冷靜點,遠阪凜!

第一卷 遠阪凜的日常 13.人畜無害金閃閃

書名:冷靜點,遠阪凜! 作者:盧娜 本章字數:2926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2日 12:52


凜很佩服遠阪時臣的涵養,即便是看到如此頑劣的自己,他也沒有在第一時間爆發。

玄關前的凜衣冠不整,絲襪也被勾破了幾個洞,想到自己昨晚從深山鎮到間桐宅邸的冒險之路,這樣的姿態恐怕也在意料之中。

言峰綺禮沒有把她昨晚去了間桐雁夜房間的事情告訴父親,在這一點上,凜著實應該對他表示感激。

“平安回來就好。”

比自己先一步到家的遠阪葵聽到自己回家的消息,幾乎是第一時間沖了出來。

凜任由她緊緊地把自己抱在懷裡,感受著她身上特有的溫煦氣息。

家庭的力量,可以瞬間治癒人的疲勞。

這樣的懷抱和肩膀,凜突然無比懷念。

眼淚不爭氣地流了出來,她回抱住媽媽的雙肩,啜泣得不能自已。

明明聖杯戰爭還沒開始,凜就已經在誤解和無法取得進一步進展的困難中品嘗到了失敗的味道。

僅僅靠自己一個人真的太難了,她急需一個足夠信任自己的servant。

可是,得不到令咒,就沒有召喚servant的資格。

如果間桐雁夜不能按照計畫成為自己的人,那麼取得令咒就成了當務之急。

凜渾渾噩噩地被父親從玄關領進門,為自己準備的熱湯還在桌上騰騰的冒著白氣。

家裡並不冷,良好的採光讓整個餐廳染上華麗的金黃。

母親不在身邊,遠阪時臣似乎是特意支開葵,創造了與凜共處的時間。

她不能在冬木留太久,時臣計畫著讓她儘早睡一覺,恢復體力後便回到禪城私宅去。

凜髒兮兮的,頭髮也糾結在一起,已經絲毫沒有了優雅貴氣的樣子。即便如此,他也不想責駡她。冒險精神是一個優秀魔術師應有的氣質,他反倒是更佩服凜的勇氣。

從幾十公里的郊區徒步走回家找自己,是什麼樣的目的才能讓一個孩子有如此的堅持。

時臣決定好好向她問清楚。

“吃完飯就去睡一覺吧,晚上和媽媽回禪城。”

“爸爸。”

聽到禪城兩個字,凜立刻放下了勺子。

儘管形象已經無法和優雅掛鉤,但即便是已經狼狽到這樣的地步,凜的行為舉止卻依然端莊,遠阪時臣對這樣的女兒非常滿意。

“我一定要離開嗎,留我在您身邊,肯定會有用的,我也有魔術知識。”

“你還太小了,現在還是學習的階段。”

“我會幫您取得勝利的。”

遠阪時臣洞悉了凜的意圖,他站了起來,準備離席。讓她這樣的魔術初學者直接參戰,簡直是遠阪家的自取滅亡。

“勝利已經在我們手中了,凜。”

時臣胸有成竹的樣子讓凜接下來的話堵在心裡。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命運。

隨著時臣一起站起來的凜就這樣站在飯桌前,目送父親離開視線。

他什麼都不知道,眼中所見的只有勝利的假像。

儘管一切都昭示著是遠阪家的有利地位,但即便聖杯到手,只要沒有實現血淋淋的夙願,都不可以說是遠阪家百分百的勝利。

遠阪時臣,他甚至連觸碰許願杯的資格都沒有。

金色的光輝在餐桌的那一邊出現,細柔的金粉變幻著飄散的路徑,緩緩聚成人像般的形態。

耀眼而幹練的金色短髮下,一雙泛著血紅的雙眼注視著凜。

這個閃耀著的白種男人背光朝著她走來,被藏在陰影中的五官甚至讓人分辨不出他究竟在作何表情。

男人那歷經千萬年凝聚起的宏偉氣場,僅僅是距離上的逼近,就讓凜產生了微微的膽怯。

他用金色的鎧甲踏向地面,發出微微的金屬碰撞聲。

“哼,時臣愚蠢的女兒竟然想為他贏得勝利嗎。”

他似乎不是剛剛來到這個場所,很明顯,凜與時臣對話的資訊,已經完全被他聽了進去。

“看來,無趣是遠阪家的遺傳特性啊。”

吉爾伽美什。

古巴比倫的英雄王——

遠阪凜看著他高抬著傲人的頭顱,斜睨著眼睛打量自己。

“現在妄圖直視本王的雜種真是越來越多了。”

冷酷的聲音讓凜的脊柱僵

直起來,儘管自己不想承認,身為幼女的自己確實被這男人逼仄的氣勢壓倒了。

若說對英雄王的恐懼是本能,那麼接下來的對話也是穿越後的凜的習慣了。

不想被別人看不起,這是從很久以前就深深紮根在自己心裡的情緒。

——名為不值錢的自尊心。

“你就是父親的從者吧?”

相比疑問,讚歎居多,畢竟這樣的光景,就算是三次元的凜,也並不可能見識到太多。並沒因為那句雜種而錯開目光,凜的樣子讓吉爾伽美什忍俊不禁。

“這可叫人奇怪了,明明心裡已經知曉本王的英名與職階,卻還要向本王提出這種無用的問題。”

他的名字叫吉爾伽美什,這是凜從一早便知道的事情。

“毫無疑問,我是遠阪時臣的從者,只不過——”,他意味深長地放慢了語速,緩緩接近飯桌前的凜,“身為從者,與禦主同甘共苦,為同一目標而奮鬥,這樣的想法,我統統沒有,我對時臣的夙願與價值觀完全不感興趣”。

是是是,你只是來找樂子的。

凜偷偷在心裡吐槽。

“參與這樣的鬧劇,不過也只是在觀賞本王的所屬物品罷了。“

人類能夠為了欲望投入多大的力量呢?

眼前的孩童並沒有展現出過多的恐懼,至少吉爾伽美什並未體會到女孩自心底產生的瑟縮之感。

她並不是真的害怕自己。

“剛剛是並不認可我父親的意思吧?”

現在就惹怒吉爾伽美什並不是什麼可取的策略,儘管如此,凜還是對吉爾伽美什如何看待時臣報以好奇。

“不認可,卻又要加入遠阪家族對外的戰爭”,凜想要把前世不理解的部分,在現在找他問清楚,”禦主與從者明明就是命運共同體吧,如果你不認可遠阪時臣的夙願……“

吉爾伽美什用薄涼的目光審視著凜。

“以如此不敬的眼神與王相視,只是為了找我求證能否保你父親安危”?

凜的心思被他看穿了。

是啊,她急需吉爾伽美什不威脅,不破壞的宣言。戰前的吉爾伽美什大概還沒有對綺禮產生特別的接觸,她需要讓說一不二的王許下保護禦主的諾言。

儘管這樣的諾言並沒什麼實際的效力,但至少,凜會得到吉爾伽美什目前仍然是無害狀態的資訊。

“哼,區區雜種竟敢質疑本王的能力!”

並不是盛怒,儘管語氣放大了很多個分貝,凜並沒從中感到吉爾伽美什的不滿。比起宣洩,這樣的宣言反而是威嚴的施壓。

冰冷的金屬護指掐上凜的臉,只要對方輕輕一用力,自己弱小的頭顱就會被捏碎吧。

——好像又踩到他的雷點了?

從脊背泛起的惡寒讓凜下意識地顫抖。

四周的氣氛明顯降到冰點,直視著男人眯成細縫的瞳孔,凜提起勇氣喊出自己無法認可的心思。

“夙願不明的從者,哪怕是有神的能力,也不會被我信任的!”

長久的沉默之後,吉爾伽美什說出了讓凜毫無頭緒的話,相比起之前威嚴的盛怒,凜覺得,此時的吉爾伽美什愉快了不少。

“也罷,先前的冒犯我就當進言,不再過問”,吉爾伽美什將後面的話省略,寬宏大量地將手從凜的臉上扯了下來,“哼——不過只是個愛父心切的蠢貨”。

“安心吧,時臣愚蠢的女兒呦,他現在的處境可是占儘先機。”

——被狂妄的男人稱為蠢貨了。

好生氣,然而卻不能反駁。

理由不是很簡單嗎,拉攏吉爾伽美什能獲得的利益可比激怒他要多的多!如果因為自己而讓眼前這位閃著金光的“大佛”對遠阪一族失望,那麼身為家主的父親會死的更早吧。

不被他承認的master,確實沒有活著的必要,時臣被他親手幹掉也是有很大可能性的。

這回,真正的恐懼從凜心裡湧了上來。

對小女孩此時的表情很滿意,吉爾伽美什不著痕跡的笑了。

“從魔術師的野望來說,我認可你。不過——凡夫俗子只要愚蠢庸碌的保住性命即可。”

認可這樣的話,算是被他表揚了嗎?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