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冷靜點,遠阪凜!

第一卷 遠阪凜的日常 15.第一個刻印

書名:冷靜點,遠阪凜! 作者:盧娜 本章字數:2503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2日 12:52


帶著難得的情報,言峰綺禮走進遠阪時臣的地下魔術工房。

冬木市的惡魔,從這個月開始便獵殺無數孩童的謎之殺人犯,今天終於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綺禮將caster與其聯手所做的一切犯罪事實,用短短幾句話告知了時臣。

“哦?竟然已經掌握到Caster的行蹤了嘛?”

時臣的聲音裡流露出滿意的稱讚。綺禮與Assassin的行動發揮出了意想不到的效果。雖然自己的Servant遇到比較棘手的問題,但是弟子那邊卻進展得非常順利。

只要通過Assassin,就可以先解決掉沒什麼才能的caster,將雜魚淘汰出局。

“還不能完全確定,caster的魔術工房非常隱秘,就連我的Assassin也只能大概估計出座標而已。”

“沒關係,後續在這個範圍內繼續排查就好。”

遠阪時臣用柔軟的絲巾擦著手中的文明杖,手杖頂端的紅寶石在地下室的燭火中散發著氤氳的光。

似乎是又想到了什麼,時臣抬頭叫住了準備離開的綺禮。

“我頑劣的女兒,給你添了不少麻煩。”

聽到他的話,自己的弟子輕輕搖了搖頭。

“不,保護小姐本身就是我的職責。”

這樣的話顯然讓遠阪時臣非常受用。

綺禮行了禮便後退著離開了房間。

身邊的Assassin幾乎是在綺禮進入到安全空間之後,便現出了實體。

“主人。”

不著痕跡地召喚出自己的servant,言峰綺禮給了他第二個任務。

除了找到caster的根據地之外,還需要對時臣師的女兒——遠阪凜進行絕對監視。

“當然了,僅僅是監視即可,其他什麼都不要做。”

綺禮無法釋然。

中午遠阪凜告訴他的夙願讓他無法接受,他甚至連自己存在的意義都無法感知,又如何猜得到凜的心思。

這一切並不簡單,她補魔的理由,突然增強的魔力儲備,曖昧不清的夙願,脖子上異常的傷口……所有的一切,他都要找到根源。

幾乎是爬進禪城宅邸的閣樓的,凜從睡醒後便覺得身體不對勁。

原本應該完全恢復的魔力儲備不僅沒有得到充實,就連自己身體裡魔術回路的狀態也變得非常暴躁。

不同元素之間開始碰撞,能量也莫名其妙地滯留在一個位置。

凜此刻的身體並不通透,好像有哪裡被堵住了,她幾乎連完成能量-魔力互相轉換的辦法都沒有。

強忍著痛苦與葵道別,凜跌跌撞撞地摔進閣樓的結界,她得在自己徹底不能動之前,在魔典中找到解決辦法。

被封印在閣樓結界裡的吸血鬼第一時間趕了過來。

面色蒼白的凜,手臂上顯現出的魔術回路軌跡,此時正散發著不健康的紫紅色光芒。

哪裡出毛病了呢。

“……不要隨便抱我!”

將不滿嘶吼出口,凜拖著虛弱的身體,從吸血鬼的懷裡掙扎著站了起來。

一定是哪裡出錯了。

她仔細回想著從昨晚到現在發生的所有事件,被眼前這個東西咬了脖子,但卻並沒有變成吸血鬼。

動用魔力進行一夜的飛行,也同樣順利。

為間桐雁夜補魔,第一次與吉爾伽美什有了交集,有教訓了言峰綺禮。

這期間並沒有受到攻擊,身體為什麼會出現這樣奇怪的情況。

她開始出現神經性的顫抖,用還便利的左手翻開魔導書,卻在下一秒又被間歇性

的疼痛折磨的更加狼狽。

“呃啊……”

凜捂住右臂,吃痛地蜷縮到地上。

“好痛。”

仿佛是無數粗硬的鋼針遊走在皮膚的血管中,肉眼可見的皮膚上,很快浮現出一片青黑,隨後紫紅色的光路在皮膚下爬出新的軌跡。

“——這是一種魔術回路的急速拓展。”

儘管已經無法回想起自己的名字,但來自上古時代的吸血鬼卻憑藉著本能,在心裡默念出這樣的句子。

遠阪凜的魔術回路正在不合規矩地長大。

僅僅是八歲大的身體素質,卻擁有了超越年齡的魔術神經。

遺失了身份與自我認知的吸血鬼,早在得到凜鮮血的瞬間,便啟動了從出生到生命終結瞬間的魔術奠基。

他僅剩的記憶裡,完整的魔術法式被徹底喚醒。似乎在他漫長的生命裡,遇見過凜同樣的狀況。那個時候的自己,是怎樣挽救他人生命的呢?

將久遠的回憶調回現在,吸血鬼站在了凜的面前。

隨意地把仍然在經受疼痛折磨的凜拉了起來,吸血鬼的臉上浮現出戲謔的笑意。

“現在能救你的,恐怕也只有我了,小姑娘。”

“從我這……滾……啊……滾開!”

針刺感即將戳向心臟,遠阪凜甚至無法說出一句完整的句子。

她不知道如果接受了他的治療,自己會用什麼代價交換。

她沒有什麼可以浪費的東西了。

“……我才,我才不會接受你的治療。”

強忍著痛感,凜深吸了一口氣。

不會就這麼結束,她沒有他想像中那麼弱小。

“哎?不要走。”

感受到她想要抽離的手臂,吸血鬼將她抱的更緊了一點。

樹植化的身體儘管無法感覺到寒冷,男人對溫暖卻有著極度的敏感,來自小女孩身體的熱度,讓他幾乎是憑著本能硬了起來。

“我們做個交換怎麼樣”,壓下原始的欲望,吸血鬼將自己的計畫對凜說了出來,“放我自由,我就救你一命”。

自由。

原來想要的是自由嗎?

儘管身體機能幾乎停滯,凜的大腦卻意外的清醒。

給他自由之後呢?

自己很有可能會被反殺。

“……不。”

凜很堅決。

似乎是早就料到凜會如此回答,吸血鬼從半空中赫然撈出一張破舊的羊皮紙。

他抓著紙頭放在了凜的面前。

這是一張術式文書,完美而規整的德語字母排列在帶著裂痕的紙面上。

強撐著僅剩的毅力,凜睜大眼睛將契約的內容看了一遍。

“以獲得自由為代價,Kischur Zelretch Schweinorg將自己的魔術刻印分享給遠阪凜。”

Kischur Zelretch Schweinorg。

這似乎是眼前這個人的名字。

“我想你對這個契約是沒有任何異議的。”

吸血鬼不由分說地露出了尖牙,咬向自己的手指,血液順著指尖滴落到紙上,隨即失去了蹤跡。

凜知道,他用血液作為系帶,在文書上對自己下了死亡的詛咒。

用生命做為保障的契約,對自己交出一部分魔術刻印,只為了求得自由。

這個交易,凜能接受嗎。

對生的渴望迫使凜簽下自己的名字,但穿越前對第四次聖杯戰爭的印象,卻讓她對這樣的文書產生了顧忌。

盲目的答應下來,會死嗎……

就像肯尼斯·艾爾梅洛伊·阿其波盧德那樣。

凜推開了懸在半空的文書,自暴自棄地跪到了地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