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冷靜點,遠阪凜!

第一卷 遠阪凜的日常 16.寶石澤爾裡奇

書名:冷靜點,遠阪凜! 作者:盧娜 本章字數:309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2日 12:52


“怎麼,不想簽嗎??”

身為遠阪家的繼承人,凜必須要愛惜自己的生命。

她是真切地希望能夠在這個世界好好生存下去。

只有自己保住生命,才可能守護住遠阪家,將最後的幸福帶給葵。

強忍著痛,凜狠狠地掐著自己的傷口。

魔術回路還在延展,紫紅色的軌跡已經爬行至手腕,再往下,便是連著心的手指。

她的心臟幾乎已經無法負擔這樣劇烈的跳動。

“你體內的魔術回路需要能量填充,但不對等的魔力儲備和法術積累卻無法滿足身體的需求,你的身體在哀嚎,急速成長的魔術回路需要營養。”

幾乎是在無形宣告著自己強大的實力,吸血鬼的身體開始泛起清冷的綠光,繁複的刻印紋路就這樣在皮膚上現形。

何其恐怖……

凜面前的男人,除了臉頰之外的所有部位,都佈滿了密密麻麻的刻印紋。

和魔術回路不同,刻印只作為魔術師所學的法術記錄而存在。

所掌握的技法越多,魔術刻印便越龐大越複雜。

眼前這個男人所學到的魔術,大概已經超過了普通人類魔術師的範疇。畢竟,即便是窮盡一生的時間來研習魔術,都不可能將魔術回路發展到如他般宏大的地步。

男人身體的每個位置,都記載著他博學的過去。

“瞧啊,小姑娘,你身體現在需要的知識,魔力,我都可以滿足。”

她到底喚醒了什麼樣的人物!他到底是誰!

“你也不想就讓身體這麼渴死吧。”

看來,吸血鬼在第一次吸取她的血夜之後,便啟動了自己魔術師的天資與記憶,他用從凜身上得到的能量為自己的身體重塑魔力,並將自身的魔術回路完全運轉。

於是,系帶著長久的知識的魔術刻印,也再次得到生命。

“……”

儘管想要繼續說出拒絕的話,凜的身體卻陷入了僵硬狀態。

她的肌肉根本無法動彈。

“不說話就默認為同意契約條件咯。”

發出豪邁的笑聲,男人將凜的手指劃破,女孩的血液低落到羊皮紙上,隨即幻化成遠阪凜簽名的形態。

這樣的魔法還真是方便啊,只可惜男人早已失去了過去的記憶與身份,即便是看到契約書上那一串複雜的長名,卻仍然無法找回自我認同。

沒有自我認同的身份,血液是不會幻化成簽名的。僅僅憑藉著基因歸屬的聯繫,作為契約的憑據。

火焰從紙的右下角燃燒起來,被火漸漸蠶食的紙張越來越小,徹底消失的那一刻,契約便成立了。

凜帶著全身劇烈的痛楚,被男人拉入沉睡的幻想鄉。

這裡大概是吸血鬼的固有結界。

荒蕪的沙漠裡,銀色的月亮高掛在天空。

世界完全是正方形的,深藍的夜空中帶著馬賽克般泛著青光的斑塊。

狂風卷起白沙揚向天空,粗硬的沙粒雨點般砸打在凜的身上。

很奇怪,此時的她卻完全感覺不到痛。

仿佛是不存在于世的遊魂,凜踏在沙地上的腳,在移步之後,竟然不會留下足跡。

冷冷的世界,沒有宏大的秘境,沒有多彩的背景。

她只是憑著本能超自以為是前方的遠處行走,銀亮的滿月掛在並不高的半空中,那表面越發碩大的空洞赫然昭示著逐漸接近的事實。

——月球就要掉下來了!

駐足於原地的凜不知如何自處。

要逃嗎?可逃要逃到哪裡去呢?

她摸向天空,月亮幾乎觸手可及。剛剛伸直手臂,指尖接觸到的粗糙紋理便讓她的思維停滯了幾秒。

原來,這個空間是有邊際的嗎?

黑色的天空,僅僅是假像?

“這就是寶石澤爾裡奇的固有結界……”

她的面前,吸血鬼漸漸顯現出身形,他從遠處的黑暗中走來,此時的他明顯比凜印象中的臉年輕了太多。

而且,終於穿上了衣服,黑色的魔術師制服外,深灰的斗篷正隨風揚動。

這就是他真實的樣子嗎。

身為魔術師的他是如何變成……初見之時那狼狽醜陋的形象的。

凜回想起被封禁書中的黑氣,誰能想到,他就是此時,意氣風發的大魔法使。

“這就是澤爾裡奇沉睡著的記憶,你再一次喚醒了它。”

男人似乎身處於另一個空間,他抬臂摸上了凜伸出的那只手,兩人之間明顯隔著一道

透明的牆體。

這是在固有結界中的第二層結界嗎?

魔術知識淺薄的凜已經不知道該如何稱呼這個屏障了。

“放心吧,在這個魔方陣中,不會有任何力量可以傷害到你,畢竟,你只是個訪客罷了。”

月亮的全形侵佔了凜全部的視野。

凜注視著擋在她身前,直面即將墜落的月亮的男人——不,已經不能用原本的名字來形容這個東西了,這樣超乎想像的巨大行星——自詡為澤爾裡奇的男人正在積蓄力量。

凜看到他調動起全身的魔術回路,瑩綠色的光芒透過衣料,縈繞在周身形成緊密的氣場。

“遲早會有這樣一天的,月之阿魯狄米特瓦。”

——即便是操控落月,你也逃不掉了。

男人胸有成竹的聲音被無限放大,與之一起回蕩在結界中的,還有拔地而起的宏大氣流,颶風般的力量讓凜只得伏地尋找可以抓握的堅硬物體。

無法相信,這樣違反科學規律的自然現象,可以被男人一手操控!

他的身影凝聚起耀眼的光,用魔力製成的乙太光炮似乎有著無限的發射量,他們從透明的屏障中出現,被澤爾裡奇操控著撲向那巨大的月球隕石。

光由綠變白,凜的視覺早已不能夠適應如此劇烈的光線強度!

她下意識用手臂擋住雙眼,然後在一片白光中失去了意識。

再次醒來的時候,映入眼簾的已經是破爛閣樓中的露著雨的天花板了。

那不算年輕的吸血鬼仍然眯著鮮紅的雙眼,不著寸縷地坐在床邊。

不自覺地將視線瞄向他大開著的腿間,凜下意識地羞紅了臉。

“我不是故意看的!”

原本不需要解釋的,這樣特地說出來反而很奇怪……

意識到這一層感覺的凜,捂住了自己的眼。

她這是怎麼了啊。

“哈哈哈”,男人似乎並沒有在意這件事,他乾脆躺在了凜的身邊,將女孩的袖子擼了起來,“看到了嗎,這既是我分享與你的魔術刻印”。

與神經狀的魔術回路完全不一樣,帶著網狀繁密紋路的刻印此時正散發著溫和的光。

這樣的光芒告訴凜,她的身體已經變得正常了。至少現在可以隨意操控能量進行魔力轉換。

她不明白自己之前的問題究竟出在哪裡。

帶著疑問,凜望向澤爾裡奇。

“……看來你繼承刻印的時候,窺探到不少我自己的秘密啊。”

“只知道你叫澤爾裡奇而已。”

她將魔術陣和落月隱瞞了下來。

“看來要找回記憶還是挺麻煩的事情啊。”

他是在裝傻,還是真的忘了?

凜明明記得,穿著魔術師制服的那個年輕澤爾裡奇對自己說過“你喚醒了他的記憶”這樣的話。

為什麼眼前這個男人還是說不記得?

“姑且說一下你身體的問題吧。”

男人下床將被扔到一邊的魔典撿了回來,翻開了有關聖杯的那一頁。

滿紙的古德語讓凜完全看不懂究竟是什麼意思。

“你的身體,遭受過污染。”

“污染?怎麼可能。”

凜很快反駁了回去,她才剛剛穿越沒多久,甚至連聖杯的杯沿都沒見識過,哪裡來的污染一說。

“嘛,我也只是說出我的想法。”

澤爾裡奇一臉沉思,“普通人的魔術回路不會隨便違背物理進行非主動延展,你的卻不,而且延展後是惡性反應。”

凜想到了她發病時,那泛著紫紅的光軌……確實和健康的魔術回路很不一樣。

“這樣下去,會如何?”

“雖然我測試後發現你的神秘性非常優秀,因為這個能力,所有魔術的威力都會大增,但隨著使用魔術次數的增加,你魔術回路的逆反情況應該也會變得越來越劇烈。”

澤爾裡奇直面回答了凜的問題,他不想安慰她。

“你的身體只有這麼大,頻繁使用魔術的話,魔術回路會一直延伸,等沒有成長空間之後會怎樣,我也沒辦法給你準確的答案。”

“總之不是什麼好事情對吧。”

凜做出了總結,對方也同意了她的猜測。

“這樣啊,所以會死咯?”

澤爾裡奇保持沉默。

“呐,澤爾裡奇,有個事情要你幫忙,我會還你自由,但你需要幫我保密哦!”

似乎想到了什麼,凜雙眼泛光,聰明可愛的樣子讓澤爾裡奇下意識地點下了頭。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