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冷靜點,遠阪凜!

第一卷 遠阪凜的日常 19.罪人

書名:冷靜點,遠阪凜! 作者:盧娜 本章字數:272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2日 12:52


密集的薄翼充斥在凜的眼前。

蟲子們堆疊在肉塊上,泛著粘液的海魔腕足幾乎是在瞬間被吞噬殆盡。Caster將自己隱藏在透明的屏障下,將不斷攻擊自己的蟲子擋在身外,他對戰場的判斷僅用了短短幾秒。

——雨生龍之介已經開始召回他了。

儘管對於無法回收眼前女孩的身體這件事讓他很遺憾,但吉爾斯·德·萊斯也同樣不認為過早暴露自己的身份是好事。

撤銷對海魔的控制,caster從小巷抽身。

看著那個巨大的身影從自己眼前消失,凜終於松了一口氣。

大概是安全了吧。

魔力針的尖端仍然閃著紅光,但凜卻對她身後男人散發出的魔力氣場無比熟悉。

“好累啊,雁夜叔叔。”

呢喃著前來救援的男人的名字,凜笑著倒向地面。

她此時的肌肉已經徹底無法動彈,僵住的神經不斷陣痛,身體非規律性的抽搐明顯讓間桐雁夜大吃一驚。

男人幾乎是和她一起跪到地上,伸出手將失去平衡的她攬到自己懷裡。

想要問她到底怎麼了,將女孩身上的異變看進眼裡之後,間桐雁夜便把自己的問題咽了下去。

凜裸露在外的皮膚上,紫紅的魔術回路正在急速增長。儘管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但皮膚上的不良反應卻和雁夜使用印刻蟲拓展魔術資質時有共同的效果。

——都是在短時間內將魔術回路繁殖到身體能承受的最大限度。

他幾乎是下意識地以為間桐贓硯連凜都不放過,帶著她一起進行了非人道的人體開發。

緊緊抱住幼小女孩的身體,間桐雁夜艱難地站起了身。

不可以將她送到遠阪家,這種狀態下的凜會讓葵陷入擔心的境地。

循著最陰暗的道路行走著,間桐雁夜避開人們的注意,背著凜進入自己曾經租住過的公寓單間。

這還是他在剛剛回到冬木的時候,租下的落腳地。距離一年到期,也只有一個月的時間了。

沒想到自己還能回到這裡,雁夜從過道外的花壇土裡摸到了自己一年前留下的備用鑰匙。

“凜,這樣就安全了。”

看著女孩咬緊的雙唇,間桐雁夜用袖口幫她抹了抹額頭上的汗。

她的身體是那麼燙,即便不說出此時的感受,從女孩口中偶爾輕泄出的呻吟中便可得知,遠阪凜此時究竟承受著什麼樣的痛苦。

床單上落了很多灰,但相比於其他的位置,也只有那裡還算整潔。

雁夜將凜放在床上,用濕了水的毛巾幫她降溫。她是那麼小,即使是胳膊最粗的部分,一隻手也能綽綽有餘的握住。

“痛的話就……抓住我。”

他什麼都做不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女孩一個人掙扎,凜胳膊上的魔術回路向外蔓延著,滾燙的皮膚下,毛細血管被撕裂,滲血的軟組織讓整個胳膊浮現起大片淤青。

凜。

徒勞的呼喚著她的名字,雁夜將女孩的衣服解了開來。

身體沒有厚重棉衣的束縛,凜出汗的情況明顯好了很多,體溫也沒有剛剛那麼燙了。看著凜漸漸平順下來的呼吸,間桐雁夜的淚水瞬間湧出。

為什麼連凜也變成了現在這樣……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雁夜叔叔。”

陣痛過後,凜的情況好轉了許多。她抬起手,摸上跪在自己床前男人的頭。

他是那麼脆弱,蒼白的頭髮隨著主人啜泣的動作起伏著。

為什麼要哭呢,她現在明明已經沒事了。

“雁夜叔叔,你怎麼了。”

聲線儘管還是很虛弱,凜此時卻更擔心怎麼向他解釋自己的情況。讓他看到了最脆弱的自己,以及……身體上極為詭異的變化。

“凜。”

無力感籠罩在間桐雁夜的雙肩上,他抬起頭看著凜,眼前女孩正憔悴地對著自己微笑,蒼白的臉

上混著泥土和汗水,再也找不到初見時的傲人與優雅。

讓凜變成這樣的人,究竟是誰……讓凜染上灰塵的人,究竟是誰!

絕對不可以饒恕他,絕不可以!

“凜,為什麼魔術回路會暴走。”

關切的眼神裡透著心痛,間桐雁夜握住了凜的手。那孩子熾熱的手背上,纖細的魔術回路還在開疆拓土。

仍舊會出現的陣痛,讓凜變得敏感起來,即便是最輕微的觸碰,都會讓她產生劇烈的痙攣。

“先……先不要碰我,雁夜叔叔……”

忍耐著,隨後長長呼出一口氣,凜調整好自己的狀態,將自己想要說的話仔細想了個透徹。

她需要用這一次的機會,讓間桐雁夜徹底對自己打開心扉。

真是可笑啊,自己期待中的人,卻永遠不會在第一時間出現。

她想到那位將自己縮在地下堡壘中的偽神父,言峰綺禮此時一定一邊聽著assassin帶來的前線情報,一邊偷偷嘲笑自己吧。

“凜,還是很痛嗎?”

間桐雁夜看到女孩蜷縮著的身體,下意識抽回了手。

他的觸摸會帶給凜痛苦,沒有任何辦法,他幫不到她,只能看著她一個人……就像看著葵一個人在遠阪家堅持,就像看著櫻一個人在蟲室煎熬一樣,只能看著她一個人咬牙活下去!

帶著最後的期待,間桐雁夜再次向凜問出了魔術回路暴走的原因。

他多麼希望能夠得到“只是錯覺”的答案,但女孩接下來的回答卻讓他陷入另一個深淵。

“我對雁夜叔叔說過,如果你不接納我,我就會自己一個人去參戰這樣的話吧。”

凜看著天花板,說出早已醞釀好的句子,一步步將他拖進自己的陷阱。

間桐雁夜,就是今天了。

“憑我現在的身體,想要參戰得到勝利是完全不可能的”,凜偏過頭,看到了男人低垂的頭顱,他的眼淚掉在床單上,僅僅一小會,就濕成了一片,“既然如此,我就只能……試著拓展自己的力量”。

凜抬起手臂,似乎想要在空中抓住什麼。

幼小的拳頭甚至不能堅持抬起幾秒,凜的手被雁夜握住。

“所以你就去做了殘害自己身體的事情嗎……凜。”

微弱的聲音自帽兜下傳來,間桐雁夜悲慟的聲音讓他連帶著雙手都在顫抖。

施加於凜手腕上的力量是那麼強大,間桐雁夜狠狠地握住她的手,然後用另一隻手砸向地面。

幾乎是瞬間,被地面摩擦出的血液,染紅了男人的皮膚。

“為什麼要這樣做呢,為什麼呢?”

看著男人憤怒的模樣,凜將最後的話說了出來。

“因為最後一個能依靠的人,已經捨棄我了啊,雁夜叔叔。”

“只有努力才能有資格站在你身邊不是嗎,因為你的servant是最強的啊。”

凜若無其事地沖著他笑了,默然地看著男人就此徹底崩潰。

——就是這樣啊雁夜,就這樣徹底成為我的人吧!

雁夜愣在當下,他要如何能夠相信呢,紅衣女孩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自己?

凜那些“想要成為雁夜叔叔的助力”的話只是戲言而已,明明之前是這樣自我安慰的,誰能相信八歲大的孩子做出的承諾……他不過以為她是在衝動地開玩笑。

承受悲劇的人只有他一個就夠了,為什麼連凜也要捲入這場戰爭。

為什麼呢!

“為什麼……為什麼,你是在憐憫我嗎。”

猙獰的臉上滿是淚痕,間桐雁夜驚恐地看向躺在床上的凜。

他一定很不安,凜的憐憫讓他迷失了最初的理想。

他究竟是為了什麼才走到今天這一步的!是為了給心愛的葵和痛苦中小櫻幸福。為什麼,為什麼奢望著的幸福遲遲不來,就連唯一能夠安穩存活的凜也被自己……

——原來罪魁禍首是我嗎?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