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冷靜點,遠阪凜!

第一卷 遠阪凜的日常 20.幸福的修正者

書名:冷靜點,遠阪凜! 作者:盧娜 本章字數:297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2日 12:52


不,錯的那個人,一定不是我。

讓葵,小櫻,凜陷入不幸的人,一定不是自己!

葬送葵的幸福,將小櫻送入魔窟,把凜推入邪道……這一切的不幸,造成這一切不幸的罪魁禍首——

遠阪時臣。

我一定要親手殺了你!

“我從父親的書裡找到了急速擴展魔力的方法”,凜將間桐雁夜表情的變化看在眼裡,真是一出好戲啊,雖然不想這樣承認,但凜的話還是完全激起間桐雁夜的仇恨,“我只想站在雁夜叔叔身邊,將小櫻……解救到自己身邊”。

假話。

不折不扣的假話,凜自穿越之後,甚至連櫻的面都沒見過。

她大概還是喜歡她的吧,畢竟是自己的妹妹。

——溫柔而賢慧的,妹妹。

她並不能很好的理解這個詞,無論前生還是現在,她都沒有體會過姐妹的意義。

從頭到尾都是自己一個人而已。能信任、能指望的,只有自己。

“救回櫻”這三個字,僅僅是為了將間桐雁夜拉向自己身邊的說辭。

但即便是憑藉這樣單薄無力的句子,也徹底擊破了男人最後的心理防線。

——只有一個人承受不幸,太痛苦了啊。

被蟲子噬咬的痛苦,被求而不得之人折磨的痛苦,被對聖杯這一執念困擾的痛苦,被櫻受到殘害那一場景衝擊的痛苦。

救救我。

若是真的有人能夠理解我就好了。

若是真的能將我的悲傷傳達給誰就好了。

一個人堅持,真的好累。

雁夜的身體裡,蟲子們正在神經與血管中蠕動著,用骨血凝聚起的魔力經由蟲子儲存,最終轉化為一切戰鬥的力量儲備。

每一天每一天,這樣嚴苛的折磨都要進行無數次。雁夜忍耐著,忍耐著,拼盡一切讓自己不發出呻吟聲。

真的好痛苦。

真的好累。

“我會幫你的,雁夜叔叔,在贏得勝利之前,完完全全依靠我吧。”

奶聲奶氣的句子裡,透著誘惑的氣息。

——就是現在了,遠阪凜。

從床上爬起,凜將跪在自己面前男人的頭顱擁進了胸懷。

“我已經不是過去的遠阪凜了,所以不要再難過了,從今以後,你不再是一個人戰鬥。”

這是帶著誘惑的幸福魔咒。

依靠凜就可以得到幸福,依靠凜就不再是孤單的一個人。凜來理解自己,凜來為自己的使命助力。

“凜。”

任憑間桐雁夜的眼淚打濕衣衫,凜動作輕柔地安撫著他。他的體溫好低好低,寂靜的夜裡,除了男人低聲的啜泣之外,來自雁夜體內印刻蟲蠶食骨血的嘶嘶聲,也極為明顯。

眼前的男人,大概除了皮膚之外,內在的一切都被腐蝕殆盡了吧。

這樣的痛苦,是怎樣忍耐至今的呢?

究竟是為什麼呢,為什麼要選擇進入這樣殘忍下作的魔道。

為什麼要選擇將給葵與小櫻幸福的使命系帶在自己身上?

真是可悲啊。

真是自私啊。

他所想做的一切,完全不會讓任何人幸福,他想做的一切,都是無疾而終的一廂情願罷了。

“對不起”,沙啞的聲音從帽兜下傳出,間桐雁夜用帶著重重鼻音的句子,向凜道了歉,“對不起”。

為了什麼理由而道歉呢?

凜完全不知道。

“正是因為在乎你,所以才不可以將你拖進這場聖杯戰爭的泥潭。”

到底還是拒絕了自己啊,間桐雁夜。

男人說出了堅持的理由。

“我會終結這一切不幸的,罪人只要由我一個人做就好。我會將擋住你們幸福的障礙一一清除”,間桐雁夜回抱住女孩的身體,“我會親手殺掉遠阪時臣的”。

或許是悲痛導致精神已經崩潰了吧,間桐雁夜就這樣在宿敵女兒的面前,親口說出要終結其父生命的句子。

凜不由自主地在心裡嘲笑了他幼稚的想法。

多麼單純的男人——

“我要將那個狠心的男人,親手打敗。”

“打敗他,我,媽媽和妹妹也絕不會得到幸福哦。”

將他最後的一層護甲揭開,凜將血淋淋的事實擺在了間桐雁夜面前。

“殺了遠阪時臣,母親也不會幸福,她最後的結局,也只有對著父親的遺照守

寡一生而已”,聽到自己的話,間桐雁夜就這樣僵在凜的懷裡,“櫻也只能繼續在間桐家得到非人道的待遇”。

“雁夜叔叔對父親的仇恨,只是徒勞的自私表現罷了。”

——不是的。

推開凜的身體,間桐雁夜猛地站了起來。

不是的,一切不幸的根源,都是遠阪時臣啊。

將摯愛奪走,將女兒置於毀滅的境地,親手終結一切愛與夢想的那個人,那個遠阪時臣,才是罪魁禍首啊!

“不是的,不是的。”

“叔叔為什麼要將過錯推到遠阪時臣身上呢”,凜也站了起來,借著床自有的高度,小女孩與間桐雁夜的視線落差難得地縮小了。

“讓你變成不人不鬼樣子的罪魁禍首,明明是間桐贓硯;讓櫻變成這樣蟲子容器,讓葵和我不能團聚,讓幸福變成妄想的罪魁禍首,明明是聖杯啊!”

呐喊。

凜發自內心地呐喊出想要說的話。

這樣的話已經在她的心裡醞釀了兩個人生的時間。

從穿越前到現在,她還是憎恨著聖杯戰爭。

如果沒有聖杯的話,所有人都不會步入困境。

為什麼間桐雁夜要恨自己父親呢?

“你只是因為他奪取了自己摯愛的女人而心有不甘吧,雁夜叔叔。”

將壓彎駱駝的最後一棵稻草扔了出去,凜眼前的男人不可置信的向後退去。

“不是的……”

重複著否定的句子,間桐雁夜後退至門口,他倚著牆壁無力地下墜,捂著臉哭了起來,這樣歇斯底里的悲泣,讓此時的他無助的像個孩子。

凜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間桐雁夜。

不是憐憫,不是同情,只是從心底升騰起難以解釋的悲涼。

“如果你真的愛葵,為什麼不去向她表白呢?”

從床上跳下,凜朝著雁夜走了過去。

“如果你真的覺得是時臣做錯了,為什麼不告訴時臣他錯在哪裡呢?”

“……別說了。”

“如果你真的為了櫻著想,為什麼不帶時臣看看櫻到底在間桐家接受了什麼樣的折磨?”

“求你……別說了……”

除了逃避,然後轉嫁恨意之外,間桐雁夜,你還會做什麼呢?

凜看著他爬向門口,掙扎著想要拉開把手,奪門而逃的動作——太難看了啊,間桐雁夜!

用盡全力將他拉回到自己面前,遠阪凜狠狠地抽出手扇向他的臉。

“清醒點啊,間桐雁夜!”

實打實地接下了凜的巴掌,間桐雁夜任由自己躺在地面。

混著血的眼淚染紅了他那凹凸不平的臉頰,白化的身體隨著呼吸不斷抽動著。

“我真的,很喜歡她啊……”

喜歡到,可以為她放棄一切。

男人的聲音逐漸平靜了下來。

凜居高臨下地看著他,看著那張似乎隨時會碎裂的,悲慘的臉。

“那為什麼不去告訴她你的心意呢。”

對這個男人,凜真的恨不起來。她的憤怒,僅僅局限於他模糊的思維和不著實際的幻想而已。

不知道為什麼,此時的凜是真心希望能給他帶來幸福,並修正他的幸福。

承受了這麼多的悲慘的人,也有得到幸福的權利啊。

“我有什麼資格去愛她呢”,間桐雁夜笑了,笑得如此用力,仿佛看到了什麼滑稽的場景,她看著他盯著天花板,呢喃出所有真相,“我沒有給她幸福的能力,我的母親就是在生下我之後死在蟲倉的,作為蟲子的繁育苗床”。

我不想將葵拉進深淵。

“凜,我很差勁吧,作為男人,沒辦法給心愛的女人幸福,沒辦法給她富足的生活,沒辦法給她穩定的家,就連帶她私奔的勇氣,我都沒有……”

他沒有那個自信,向葵告白後得到她,並且帶她私奔離開間桐家。

錢和尊嚴,他都給不起。

“這是我最後一件能為你們做的事情了。”

——以命換命。

眼淚從心底湧起,凜下意識地跪在雁夜身邊,抱了上去。

“所以讓我和你一起分擔啊,我也想讓雁夜叔叔幸福。”

就這樣對我打開心扉吧,間桐雁夜。

就這樣讓我成為唯一能理解你的人吧,間桐雁夜。

在得到你之後,我的聖杯戰爭才能正式開始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