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冷靜點,遠阪凜!

第二卷 選牌與換牌的技巧 03.間桐家的遠慮

書名:冷靜點,遠阪凜! 作者:盧娜 本章字數:277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3:36


今晚的冬木,註定不會平靜。

凜躺在間桐雁夜的床上,觀察著大寶石裡投射出的不同景象。被間桐雁夜派往不同前線的偵查甲蟲們,此時已經紛紛帶來了完美的報告。

——除了雁夜之外的所有master都已經完全暴露在自己的視野中。

她沒辦法直接操控間桐家的蟲子,但她可以隨便驅使那位親愛的雁夜叔叔。戰前收集好所有禦主的資訊,是必須得努力的事情。

在垃圾巷被自己治癒的間桐雁夜,幾乎是想都沒想就答應了下來,並且完成的很好。

原本以為可以在剩下的時間裡,與雁夜好好商討作戰計畫,結果這男人半路收到消息,髒硯已經召他回蟲室了,恐怕今天在有人出手之前,雁夜都要在蟲倉進行魔力的增殖。

沒有辦法,他現在必須扮演好一條被間桐贓硯隨叫隨到的狗,想要得到間桐家的力量,就必須服從髒硯的安排。

如果一切沒有變化的話,今晚的冬木就會開啟servant之間的首次交鋒。

——Archer vs Assassin

輸贏恐怕不言而喻。

幸好先前就已經和間桐雁夜達成了共識,通過偵查甲蟲的共同感知,她能夠與間桐雁夜接收到甲蟲共用來的同一手資訊,並且隨時經由綁定於身邊的飛蟲實現即時的消息互通。

防火的蟲體被遠阪凜內嵌了精巧的紅寶石,附上共同的契約之後,這樣的蟲子便成了凜徒手製作的魔導器。同樣的寶石被分成了兩半,凜用這樣的辦法做出了一個複製體,交給了間桐雁夜。

如此,原本為一對的寶石,就可以通過捕捉契約連絡人的聲音共振,完成資訊的傳播。

這是她從遠阪時臣手裡偷學來的東西,高級貨。遙想起很久之前,父親常常打開的“留聲機”,凜便將魔導器的傳聲知識深深印在腦子裡。

手裡巨大的寶石形成泛著紅光的“顯示器”,凜推手一一將綁定在寶石裡的畫面投影到牆上,不同master的動作和計畫幾乎是在瞬間被凜完全感知。

遠阪宅邸的archer高高立于自家三樓的樓頂,即便是深夜也泛著耀眼金光的男人,此時正百無聊賴的把玩著手中價值連城的匕首。今晚恐怕是時臣請他來做招牌的,那身體源源不斷散發出的魔力能量,即便是在方圓幾裡外,都能被魔術師們感知到。

——帶著囂張挑釁的意味。

目前為止的吉爾伽美什,還不會打亂自己的計畫,所以——保持雙方都相安無事的現狀就好。

言峰綺禮則是穩穩站在西面的山頭,他目光灼灼地遠眺著前方的遠阪花園,身後的assassin則是蓄勢待發地半跪在地。

偵查蟲散發出的魔力源非常微弱,遠距離一般無法感知,但負責檢測綺禮的甲蟲幾乎是平臥在樹林中,與綺禮的距離不到十米。

就算是凜這樣學藝不精的魔術師都能感知到的氣息,綺禮竟然視若無睹。

或許接下來的場面,就是要共用給所有master看吧,偽裝者的理由非常簡單。

Lancer幾乎是在晚上八點就已經到了未遠川的入海口,準時的不像話。他站在主人身後,掩藏住形體,一言不發地面對疾風迎戰。

Saber與Caster的位置並沒有被偵測出來,Rider家庭外的結界也幾乎不能被蟲體入侵,儘管看起來年紀不大,但禦主韋伯的魔術能力,遠勝於凜。打草驚蛇並不合適,凜乾脆派蟲子直接前往冬木大橋。

靜靜考量著眼前所見的實景,遠阪凜心裡開始規劃未來第一槍要打響的目的地。

Archer與assassin的第一戰一觸即發,接下來的未遠川集裝箱堆放場上,也會出現最激烈的交鋒。

凜掌握著間桐雁夜與berserker這樣的中庸牌面,如何恰到好處地使用

,以謀求最大的利益,成了此時的凜必須考慮的問題。

硬碰硬肯定是不行的,她得儘快決定出自己首要攻擊的目標人物。

Servant之間的衝突,她完全沒辦法參與,禦主與禦主之間魔術的較量,僅憑她一個身體單薄的蘿莉也完全hold不住。

突然接受了眼前的事實,思量到最後,凜閉上眼通過魔導器喚醒了在蟲室接受戰前開發的間桐雁夜。

男人的手上套著鐵索,被髒硯吊在冰冷的石牆上。蟲們前赴後繼地湧入男人的嘴巴,蘊含著魔力源的蟲體顯然為雁夜提供了不少能量。

他不想去問髒硯這些自帶魔力的蟲子是從何而來,這個家裡,除了自己之外,被髒硯折磨進而榨取魔力的,還能有誰呢?

櫻的面容在他腦裡越發清晰,他屈辱地閉上眼睛,強忍著不讓眼淚外湧。

嘲笑的聲音自臺階最高處發出,佝僂著的身影就這樣闖進雁夜的視野。

間桐贓硯。

這個混蛋——

矮小的老人慢悠悠地走下樓梯,他那皺成一團的臉上,蕩漾著邪惡的笑意。停在距離雁夜三步之外的地方,間桐贓硯舉起了拐杖,柱向雁夜的臉。

蟲子聽話地四散而去,一時間,骯髒的蟲倉變得死寂。

“看不出來啊,雁夜”,間桐贓硯話裡帶話,他將遠阪凜安置在雁夜身邊的魔導器遞了過來,女孩的聲音在整個地下室被無限放大,“你這不孝子倒是豔福不淺”。

失了真的聲音模糊了凜的年紀,嬌弱的聲線裡,凜幾乎是耐著性子等待間桐雁夜的回應。

下意識地回叫了聲凜,間桐雁夜突然就明白了間桐贓硯的用意。

儘管髒硯一早就知道遠阪凜主動聯盟的事實,但抱著好奇,男人並未過多插手二人的關係。

遠阪家的女兒究竟是抱著什麼樣的目的來找雁夜的呢,得到雁夜的力量能為遠阪凜帶來什麼樣的利益呢,從這件結盟的事情上,間桐家又能得到什麼樣的助力呢?

髒硯一直在觀察。

“很快就要開始第一戰了,雁夜叔叔,我需要你的協力。”

小女孩的聲音裡透著真誠,她似乎是對迫在眉睫的交鋒產生了恐懼。

一隻手捂住雁夜的嘴,髒硯開聲詢問了起來。

“你準備先從誰下手?”

或許是沒想到魔導器那頭的“雁夜”會提出這樣的問題,凜的聲音明顯停頓了幾秒,“我的話,還是準備先解決掉那個最棘手的人”。

——最棘手的人,是誰呢?

“得把幕後的那幾位拉到台前來,不管能不能贏,至少從正面給他們造成打擊。”

小女孩的心思,髒硯已經理解了。

看了看此時正惡狠狠地朝自己瞪眼的間桐雁夜,髒硯大聲笑了起來。

遮罩掉魔導器收集聲音的功能,蒼老的魔術師親手解開了雁夜身上的撩拷。

“雁夜啊,你可真令我驚訝。”

像是看著貓狗一般,髒硯充滿愛意地撫摸著間桐雁夜那張殘破不堪的臉,“遠阪家的女兒果然是富有高資,今天這場戰鬥,就好好和她配合吧”。

像是明白了什麼,髒硯的突發善心讓雁夜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他一定又在打著遠阪凜的念頭,雁夜死都忘不掉,初到間桐家時,這老頭子說出的話。

——“若是能把姐姐弄來教養就更好了。”

“間桐贓硯!”

抓住髒硯的衣服,間桐雁夜幾乎是下意識地想要將手剜進老人的眼睛。

“不要這麼激動啊,雁夜,你的魔力可是你行動的能量”,老魔術師充滿邪意地笑著,恍惚間便將雁夜扔回地面,“單憑你自己的力量,也沒辦法打贏遠阪時臣吧”。

“你到底想怎麼樣!”

“幫我把遠阪家的女兒帶過來,我就允諾將櫻放出蟲倉怎麼樣?”

想要救櫻的話,這不是正合你的意嗎?

頑劣的那一個和乖巧的那一個,你選誰呢,吾兒雁夜?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