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冷靜點,遠阪凜!

第二卷 選牌與換牌的技巧 04.目標衛宮切嗣

書名:冷靜點,遠阪凜! 作者:盧娜 本章字數:319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2日 12:52


來不及與間桐雁夜碰頭了。

站在垃圾巷內,凜將自己轉換了屬性的魔力完全注入到眼前黑壓壓的蟲群之中,急速吸收了魔力的蟲子們眨眼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既然是負責偵查前線的蟲系,機動性絕對不可比擬。

套用寶石魔術的模式,將蟲體做為魔力儲存的媒介,在間桐雁夜本體魔力供不應求的時候,為他提供源源不斷的魔力援助,這就是遠阪凜的輔助策略。

遠阪家族的寶石魔術之所以強大,原因就在於其實戰中的延續性。承載魔術師大部分魔力的寶石,既可以當做武器對敵人發起攻擊,還能作為能量補給。

在這場即將開始的戰爭中,她沒辦法完全暴露自己,直接在雁夜身邊支持他;也不能藏在一個地方坐以待斃。

就算是間桐雁夜這種對魔術一無所通的男人,只要擁有魔術回路,從環境中汲取魔力的本能也是存在的,這是魔術師的天性使然。

利用蟲子的機動性,雁夜可以在急需能量的時候快速吸收來自凜的援助。本身就是間桐使魔的蟲子,即便昭然出現在其他禦主的眼前,也不會引起不必要的懷疑。

既要保住間桐雁夜,也要保住自己。

將掩藏在重重敵人背後的陰謀家和完全不做輸出的偽裝者統統拉到舞臺之上,凜第一戰的目的就達到了。

減少不必要的輸出是絕對科學的。

記憶裡第四次聖杯戰爭中,間桐雁夜所駕馭的berserker浪費了太多戰鬥力。直來直去的打法和輸出實在不算聰明,嘛——她也不指望狂戰士的禦主能做出什麼厲害的事情。

一輩子活在自我世界中的間桐雁夜,連審視戰場的全域觀都沒有。

還是由她來解決這一切吧。

蘿莉形態的身體能夠操縱的魔力實在太少了。

凜設下隱身咒,任自己漂浮在空中。拜澤爾裡奇所賜,她現在已經可以將基礎魔術消耗削減到最少——在飛行中隱身,甚至是在保持這種狀態下進行一定量的魔術攻擊,都已經不在其話下。

不過,即便如此,她也沒有能夠一戰成功的把握。

遠阪凜真正理解並且掌握到手的魔術知識,實在太有限了,僅憑繼承到的少量印刻,就想要堂堂正正地和其他幾位禦主較量,簡直是在自尋死路。

有什麼方法既能保證自己的安全,又能取得突破性的效果呢?

凜不由自主地想到了竊取魔術印刻這樣的事……

如果被抓到的話,會被魔術協會通緝吧,遠阪家的榮耀也會毀於一旦。

……可一旦成功,得到的知識和實戰技能簡直是飛躍龍門一般的可觀。

到底,要不要試試呢?

達到目的地的時候,戰鬥已經打響了。

將自己隱藏在肯尼斯設置的大結界之外,凜將未遠川集貨場的局勢盡收眼底。現實的戰力佈局與記憶中的完全一致讓凜稍微松了一口氣。

看來所有的事件都在按照正常的軌道發展,第四次聖杯戰爭並沒有因為自己的出現而被打亂節奏。

淩駕於戰場的正上空,凜仔細尋找著可以突破的點。

這是一個很空曠的碼頭平臺,鐵皮集裝箱們錯落有致的擺放在一起。距離未遠川入海口最近的空地上,除了正與Lancer對戰的saber以及其後的白衣女性之外,幾乎空無一人。

戰鬥間歇的過分靜謐往往透著高度的危險,如果不是先前就瞭解過原著的劇本,凜可能根本無法判斷出其他禦主的大致方位吧。

四下全是靜物,即便把眼瞪穿都無法找到任何破綻的凜,最終還是決定直接搜索assassin的位置。

畢竟印象中起重機的吊塔附近,那個蹲踞著的黑色人影之下,就是舉著狙擊槍的衛宮切嗣。

似乎是在印證自己的想法,assassin並沒有感知到結界之外凜的魔力氣息,這大概就是肯尼斯大結界的硬傷吧,雖然看起來十分完美——結界的臨界點不會與背景產生割裂,即便被破壞也不會給設置的人帶來任何負面損傷——只不過,結界內外的魔術師在對魔力的感應上,卻遲鈍了很多。

仔細想想這樣的短板也情有可原,肯尼斯根本不需要對結界外的環境產生任何緊張感。

像他這樣高度職業化的魔術師來說,聖杯戰爭的概念也僅僅是魔術師們憑藉實力的鬥爭罷了,誰能想到會有人選擇犯規的方法另闢蹊徑呢?正大光明的面對面較量才是魔術師的正道啊。

A

ssassin就像眼前的靜物一樣,與背景融為了一體,若不是身為有前世記憶的作弊者,凜或許會把它當成起重機吊壁的突起而徹底忽略。

——畢竟是A plus的氣息遮斷能力。

在心裡默默回憶著百貌哈桑的數值,凜屏住呼吸從assassin上空繞了過去。

還不能直接對assassin出手,還不是時候。儘管她知道這個從者背後,正在與其達成共感知覺的言峰綺禮很可能在自己出手的時候就識破自己的隱身。

衛宮切嗣借著黑夜的天然迷彩,伏在集裝箱頂的陰影裡,在他對面等待指令的久宇舞彌或許到現在都沒想到,危險來自於戰場之外。

耳邊的共振器裡,雁夜的聲音告訴他,berserker即將到場。

Lancer還在和saber酣戰,冷兵器碰撞出的強大響動,宛若地震前大地的轟鳴。

——就是現在了。

水泥地表被槍尖撬翻,混凝土的地基樁塊也在打鬥中被削成兩半。

巨響掩蓋了凜低吟咒文的聲音。

最先發覺異變的,是位於制高點的assassin。

神秘而穩定的七芒星紋絡幾乎是瞬間出現在未遠川集貨場的上空——

急速流動的紅色光束在法陣內劇烈碰撞,幾乎是短短幾秒,巨大的圓陣就這樣直直地砸往正下方。突破了肯尼斯的遮罩結界,就這樣罩在了久宇舞彌的面前。

這是一個有著封印作用的魔法陣,紅色的立體光線甚至可以隔絕陣內外無線電的傳播。

看不見施法人。

Assassin將自己的所見傳遞給綺禮。

“正直善良”的神父也被眼前見識的景象驚得呆愣於案前。

——是caster嗎?

能夠憑空位移術式魔陣的,除了caster之外,還能有誰呢??

久宇舞彌也是這樣想的。

她幾乎是被紅光盲住了眼。

但僅管如此,女人的手指仍然緊貼在突擊步槍的扳機上,凜冽樣子宛若偵查中的獵豹。

——看不見。

看不見危險來自哪裡。

紅色的立體光柱將舞彌與戰場徹底隔離,她看不到陣外的情況,同理,衛宮切嗣也看不到她。

直覺告訴她,圓陣中不只有自己一個人。

“對不起。”

年幼的聲音在自己的耳邊響起,幾乎是恍惚之間,槍被奪走了。

毫無用武之地,她的體術,她的視覺,她得以依賴的實戰判斷,都在這刺眼而不斷閃爍著的紅色光芒之中被削弱了。

危險來自身後,舞彌下意識地轉身朝感知到的熱源飛踢一腳。

回應她襲擊的,僅僅是燃燒著火焰斷壁。

“砰——”

突然出現的槍響讓場上進行著的一切活動都停了下來。

舞彌。

呢喃著同伴的名字,衛宮切嗣下意識地從陰影中支起了身體。

看不見究竟發生了什麼,舞彌的位置,早就被泛著紅的光束陣徹底遮罩住了。

要暫停計畫嗎?要先救舞彌嗎?

不。

舞彌只是個棋子而已。

在未確定實際危險之前,以不變應萬變才是求生之道。

畢竟,他眼下的光景,並不安全。

無法得知設陣的人是誰,如果選擇營救舞彌——衛宮切嗣想到剛剛埋伏時就被自己發現的assassin——也許還會遭遇到其他從者的突然襲擊。

突然出現這樣的情況,是禦主之間結盟的成果嗎?

如果是為了將自己引到眾目睽睽之下,為什麼要先解決位置偏僻的舞彌呢?

只是為了切斷自己的後援?

這樣的想法未免也太天真。

靜靜看著倒在地上的舞彌,凜關掉了突擊步槍的保險。

“我不會殺你的。”

先用魔法陣困住女人,光線做迷幻效果,普通人大概已經束手就擒了。

投機取巧地用搶來的武器打穿了舞彌的肺葉,又在女人的腿上補上一槍,這一次的偷襲,凜大概是贏在了對方是魔術外行的原因上吧。

舞彌已經沒辦法動彈了,每一次想要用力呼吸,都會從嘴裡湧出一口血。

胳膊上針刺般的痛感開始出現,魔術回路又要自動延展了……

牽制住舞彌之後,利用從者徹底暴露出衛宮切嗣的位置,自然會有人幫她收掉魔術師殺手的人頭。

第一個目的就要達到了。

“就是現在了,雁夜叔叔。”

——嘶吼幾乎是在話音剛落的瞬間從法陣之外傳來。

冒著黑氣的英靈赫然出現在衛宮切嗣的面前。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