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冷靜點,遠阪凜!

第二卷 選牌與換牌的技巧 05.被打亂的戰鬥順序

書名:冷靜點,遠阪凜! 作者:盧娜 本章字數:253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2日 12:52


如果說還能活著用幾句話來形容怨靈的模樣,衛宮切嗣一定會親口將眼前的景象一一講述。

這是在他人生中,極少遇到的,或者說從沒遇到過的景象。

——死氣憑空出現在集裝箱的頂蓋之上,自腳邊泛起的低溫極寒讓身經百戰的男人第一次手足無措。

他呆愣在原地,看著這股黑色的魔力之流在幾秒之內彙聚成人形。

失落,悲慟,憎恨。

恐怕世間一切惡意的感情都能夠從這個不斷哀嚎這的從者身上感應到。

該如何自救呢?

在servant徹底實現實體化之前,大概還是有活下去的可能吧。

衛宮切嗣鎮定地後退著腳步,腦子裡卻早已翻滾起不間斷的風暴。

黑色的鎧甲開始實體化,碎裂的紋路下,流轉著血紅的光。

狂戰士。

濃重的黑霧縈繞在英靈周身,讓整個servant的身形看起來無比失真。

儘管無法從英靈漸漸成形的外貌上對其數值進行判斷,但就其目前為止出現的狂化行動上來看,眼前的servant除了berserker之外,不會再有第二個職階。

這是caster與berserker的結盟戰線嗎?

利用高級魔法陣困住外援舞彌,再用berserker殺掉自己,禦主們的直接打擊目標難道是愛麗斯菲爾?

被雜亂堆放在身後的紙箱絆住了切嗣的腳步,他錯開眼睛瞥了一眼場下的形式。

幾乎是心有靈犀地,妻子抬頭對上了他的視線,那被自己染上濃重感情的人偶,此時正帶著擔憂的表情沖他點了點頭。

——切嗣,要保護好自己。

或許是自己的臆想吧,死之前放肆一下又如何呢?

求生的本能讓他突然興奮起來,看著場下對戰中的嬌小騎士王,衛宮切嗣在berserker泛著死氣的鎧甲碰到自己之前,使用了第一枚令咒。

——saber!

清麗的光芒綻放於眼前。

自身前逆向刮來的狂風甚至將berserker推向集裝箱的邊緣。

蹬住集裝箱的鐵皮,berserker的雙手被泛著清正金光的大劍擋了下來。

真是千鈞一髮之際的保命。

切嗣突然就為自己先前低估令咒能力的事情產生了愧疚感。

下意識握緊手中的槍,切嗣以禦主的身份對眼前的金髮女孩下達了第一個命令。

殺了他,saber。

將眼前這個邪惡的傢伙立刻幹掉!

——上鉤了。

將自己重新融入黑暗,凜站在封印陣外發自內心地笑了起來。

衛宮切嗣上鉤了!

她成功將隱藏在英靈背後暗暗偷人的傢伙引到了台前來。

Saber真正的master,艾因茨貝倫家的最強大腦,就這樣被逼無奈地站在了眾目睽睽之下。

綺禮也看到了吧,按照那個偽神父的性格,即便衛宮切嗣能活著離開未遠川集貨場,也不會讓他消失在自己的控制之外。

憑她一個人的力量,還傷不了衛宮切嗣。

今天的這一步棋,只是加速saber陣營的徹底暴露而已。

第一個目的已經達到了。

槍已經到手,只是這不間斷消耗著的魔力恐怕已經無法讓封印陣繼續維持。

權衡再三,凜撤銷了對魔法陣的控制。

身體開始痛了,魔術回路又在肆意拓展,她得找到機會速戰速決。

散發著黑氣的berserker步步緊逼,看來相對狹窄的集裝箱箱頂,並不適合saber的戰鬥發揮。

障礙

太多了,這把大劍根本揮不起來。

將自己的master死死擋在身後,saber拼命接下了一記重擊。

並不能算得上安全,衛宮切嗣身邊的形勢極為嚴峻。

儘管得到騎士王的保護,但僅僅也只是撿回來一條命而已。

距自己不到20米高的起重機吊塔上,assassin正虎視眈眈。西北角的工廠樓頂,Lancer的主人——那位元時鐘塔的天才魔術師此時也正發出邪惡的笑聲。

無論哪一個,只要此時出手,他必死無疑。

衛宮切嗣的形勢幾乎是瞬間從絕對利好反轉成眾矢之的。

“原來是個想坐山觀虎鬥的蠢貨”,金髮的男人站在夜幕之下,戴著白手套的食指直指自己的臉,囂張的喊話裡,無不透著對自己的蔑視。

“邪魔外道的魔術師殺手衛宮切嗣,久仰大名了。瞧啊Lancer,他手上還拿著機槍呢。”

早就注意到了,Lancer在心裡回應著主人的呼喚。

憑空消失在自己眼前的saber正遭遇危機。

Lancer抬頭審視著集裝箱上的陣仗,心下了然。無可厚非,此時是擊敗她的最好機會,只是,趁人之危並不是自己秉持的騎士之道。

提槍上躍,Lancer並肩站到了saber的身邊。

很明顯,這樣的架勢是要與手持大劍的女性一道對抗berserker了。

如果沒猜錯的話,肯尼斯下一個命令就是要Lancer幫助berserker聯合打敗saber了。

對魔術師殺手嗤之以鼻的純血天才,沒道理不以魔術師的正統為由,對外道男進行絞殺。

這可是當前情勢下的最好選擇。

從者聯合打敗saber,再由自己親手奪取外道男的性命,彰顯埃爾梅羅家系的高貴,維持魔術師世界的根本清正,以正視聽。

這才是他肯尼斯·埃爾梅羅·阿其波盧德來參加聖杯戰爭的目的。

“我命令你,Lancer——”

與凜先前預測中一模一樣的命令出現了,肯尼斯的第一枚令咒也就此完成使命。

“雁夜叔叔,berserker就拜託你了!”

將最後的叮囑傳達給雁夜,凜從高空俯衝了下來……

就要沒時間了,她得在隱身失效之前,完成退場前的最後一擊。

疾風在急速下墜的小女孩耳邊發出呼呼的嘯聲,將assassin的位置深深印在腦子裡,凜掏出最後的魔炮寶石。

——這可是她用來保命的最後兩顆石頭了,成敗在此一舉。

言峰綺禮,再見了,希望你還記得我的樣子。

此時的assassin正在於自己的master一起,完成共感知覺這樣的儀式吧。

通過與servant共用的魔術回路,讓自己的從者成為他的眼睛,親身體驗著戰場上的一切。

既然能夠同步視聽,那麼也能同步傷痛吧。

——很近了。

Assassin也感知到了上空不斷接近自己的氣場,下意識地逃離迫近的威懾,從者的身體莫名其妙地被掏出了幾個洞。

抬頭搜尋著天空,綺禮在深黑的夜空中捕捉到一抹豔麗的紅。

緊跟著,雙目被異樣的物體徹底灼傷。

什麼都看不見了。

除了痛苦之外,再也——

硬生生承受住這樣突然的打擊,綺禮跪倒在地。

眼球開始流血,綺禮就這樣與前線的assassin徹底斷了聯繫。

——這是怎麼了。

襲擊自己的人,究竟是誰?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