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冷靜點,遠阪凜!

第二卷 選牌與換牌的技巧 07.淩虐

書名:冷靜點,遠阪凜! 作者:盧娜 本章字數:341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3:36


被下作的半吊子魔術師攪了戰局,這樣的事情為什麼偏要發生在自己身上呢。

就像是到了手的食物被狗打翻在地,就像是馬上要計算出的科研成果被一把火燒光。

心有不甘。

誰都好,為什麼偏偏是被一個……

肯尼斯不怒反笑,靈活地手指操控著流轉的水銀柱,將其尖端不斷縮小,再縮小。

準備開始一場虐殺吧,做為侮辱了我肯尼斯·埃爾梅羅·阿其波盧德正統戰場的懲罰。

宛若鋼針的水銀化身細劍,劈碎了一切屏障,朝著凜的眼睛插了過來。

借著風半空躍起,凜咬著牙躲過了第一擊。

本以為會有喘息的機會,原本行經路線筆直的水銀卻突然轉了方向。從背後穿破肋骨,鋒利的尖端在凜的身體裡橫衝直撞。

血毫無預兆地從胃裡湧了出來,猛地吐出一口腥甜,凜無力地在肯尼斯面前跪了下來。

高下立判的決鬥似乎並沒有給肯尼斯帶來什麼成就感,他悲憫地看了看腳下的女孩。這樣的對決,他甚至連三成的實力都沒發揮出來。

沒什麼可說的了。

狠狠抽出女孩身體裡殘留的水銀柱,肯尼斯將其變幻成寬刃砍刀。

就這樣一擊斃命吧,戰鬥已經拖了太久。

手指準備發號出最後的命令,肯尼斯卻在下一秒被火焰灼得驚了心。烈火席捲了身體,魔術師特製的隔熱制服也是幾乎在瞬間被點燃。

意外的驚喜。

將煩悶的心情轉換成讚歎,肯尼斯在感應到火焰的同時,就用水銀將火焰與肌膚徹底隔絕。

這是月靈髓液最簡單的自動防禦功能。

多麼諷刺,她拼上性命釋放的最後一場烈火,卻仍然被他不費吹灰之力地破解。

“這就是你最後的力量了嗎?”

似乎是在回應肯尼斯的問題,凜釋放的火焰燃得更猛烈了。

“怎麼可能呢。”

忍著疼痛,凜嘴硬地堅持著自己的自尊。

“我是,死不掉的。”

吟誦起“切斷”的咒文,火焰的焰心劈開水銀的屏障,徑直鑽入肯尼斯的衣服裡,灼熱感遊走在皮膚之上,但也僅僅是造成了知覺上的疼痛而已。

治癒的魔術可以完全防止身體受到來自凜的任何傷害,有時候火焰甚至還沒開始發揮效力,肯尼斯的治療吟誦就已經完全消除熱能了。

青綠的螢光與來自火焰的赤紅碰撞著,碰撞著,幾乎是毫無懸念的將火焰一股接一股地滅得一乾二淨。

“再繼續堅持的話,就沒命了吧。”

回絕了Lancer希望回來支援的請求,肯尼斯決定尊重小女孩艱難求生的堅持。

沒有人生來就能坦然地接受死亡,既然凜選擇了慢慢地承受折磨,那麼肯尼斯也非常樂意奉陪。

現在僅僅是聖杯戰爭的第一戰,他還有的是時間。

水銀制鋼針鑽進了凜的皮下。

“多給你一點時間吧”,優越感讓肯尼斯優雅地欣賞著女孩的表情,他的水銀柱每分每秒都在朝著女孩大腦的最深處鑽,“如果你能在徹底失去意識之前傷害到我,我就承認自己的敗北”。

當然,肯尼斯的敗北是絕不可能發生的事,他也只是說說而已。

感受著冰冷的硬物從肩膀的傷口裡直直向上鑽,凜的臉上出現一道又一道的凸起,這是月靈髓液在自己臉上尋找直達大腦的路徑的體現。

等不了多久,這比針還要細的東西,可能就會直達自己的大腦腦幹,破壞掉一切智慧的基礎。

——是啊,再給我一點時間吧。

在心裡暗暗祈禱,凜加速了火焰對肯尼斯魔術印刻的複製。只要能夠摸索到破解月靈髓液的秘法,就可以一舉摧毀這個男人對自己的傷害!

寒冷讓凜根本無法站穩身體,撐起自己不斷下墜的手臂,凜艱難地維持著火焰燃燒的維度。

只要在堅持一下,就會找到自救的秘法的,一定會的。她會活下來,也會得到自己想要的秘術,只要再堅持一下!

被肯尼斯刀鋒豁開的傷口,血液正源源不斷地湧出。失血,低溫,長時間的魔力消耗,已經讓凜的身體無以為繼。

雖然真的不想承認,但“就要死了”這樣的想法已經逐漸侵佔凜的大腦。

感受著魔力一點點從身體裡被抽走,凜手中操控著的火焰越來越微弱。

這次可能真的逃不掉了,雁夜正為berserker的耗魔努力維持生命,不會再有多餘的力量來幫助自己。

即便Berserker能夠從正面抽離支援,肯尼斯也會立刻驅使Lancer來幹掉她的。

一瞬間,凜將腹背受敵。

這一次,是她想當然的戰鬥。隨便輕信自己穿越者的作弊之處,無視了故事真正的發展形勢。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絕不會完全按照主角的思路來行事的。

何況,凜連自己是不是真的主角都不知道。

說不定,她只是四戰中最微小的bug,遲早會被清除呢?

“收手吧,作為這個年紀的魔術師,你能堅持到現在已經很不錯了。”

出於對魔術師決鬥的紳士道,肯尼斯將對手過譽了一番。

水銀柱再度被抽出,它自動恢復成狹長的刀體,直立在地。

仍舊保持著攻擊的形態嗎?

凜靜靜地看著那流轉著光的東西,輕輕地笑了起來。

還不用著急,等Lancer幹掉saber之後,再處死這孩子也不遲,肯尼斯邪笑著觀賞女孩痛苦的表情,心中溢滿了無上的自豪感。

最強職階的從者和過來礙事的娃娃,很快就都會被自己獵殺。

紅衣已經被血徹底染透了,凜被鋒刃割破的身體上,呈現出一種扭曲的,病態的美。

這是肯尼斯最喜歡看的,只屬於弱者的姿態。

魔術師的世界裡,是不會存在所謂“敬生愛幼”這種普世價值的,強者自然就要享受強者的榮耀,弱者,只要接受自己的命運,然後坦然地死去就好。

銀亮的刀鋒反射著月的光華,跪在肯尼斯腳邊的失敗者,甚至連哀嚎都沒力氣喊出——

她的確喊不出了。因為,已經不需要再發聲了。

元素轉換。

在心裡摸摸吟誦起咒文,凜融化了腳下的地面。

這才是我最後的力量,肯尼斯老師。

凜身下的工廠樓房頂,厚厚的瀝青表面在瞬間融化。

黏重而溫熱的觸感自肯尼斯的腳底出現,他看著自己逐漸下沉的皮鞋,第一時間想要抽起那水銀做的長刀。

“斬。”

想要將水銀幻化成劈斬所用的鋼鞭,肯尼斯卻發現即便自己如何變化,這處於半液態的瀝青仍然會不挑食地吞掉一切。

黑色的物質漸漸漫上自己禮裝的表面,月靈髓液的基底部分已經不能用了,禮裝在漸漸被吞噬,而自己卻連抬起腳想換個姿勢都困難無比!

還不是防禦的時候,敵手不過是個孩子而已。

不想認輸,一旦開始防守,那麼等於無形中承認了對方招數的厲害程度。

再三思索,肯尼斯做出了最後的努力。他捨棄掉被瀝青吞噬的那一部分,將能夠掌握住的月靈髓液重新撈進手裡。

“確實不錯,這最後的一招很驚豔。”

儘管如此,你也依舊贏不了我,小姑娘。

或許是因為魔力在逐漸注入,肯尼斯手上正在變形的水銀越發沉重。這就是勝利的前兆吧,他或許一不小心為水銀刀加入太多戰鬥力了。

淺笑著,肯尼斯動了動食指。

就這樣吧,刀鋒會劃開凜的喉嚨。一擊必殺。

微弱的笑聲是從腳下傳來的。

拼上最後一口氣,遠阪凜撐起了身體。

那染了血的臉上,絲毫沒有被化成液狀的瀝青沾染上黑。凜蒼青色的大眼睛裡,有肯尼斯看不懂的城府。

原本應該動動手指就能發動的劍刃,此時卻沒有按照計畫插入凜的要害。

或者說,他們根本就沒來得及發動,就已經被凍成了冰。

——很棒吧,肯尼斯老師,這就是元素轉換。

用火系魔力反向蒸騰起瀝青,將其融化並變形,看似毫無攻擊力,但行之有效。廢掉肯尼斯一半的禮裝,凜緊跟著將最後一股魔力通過風系魔術在水銀變形的時間點,進入中空水銀球的內部。

水銀,不過是個液態金屬。既然是液體,那麼一定會有冰點,只要堅持到足以凍結的點,肯尼斯最趁手的武器就這樣在凜的眼前報廢了。

“這不過是最簡單的基礎魔術罷了。”

戰勝之後羞辱對手,不是故事的標準發展嗎,我遠阪凜……可是……開了作弊的主角……

確實從沒體驗過這樣的心情,能夠打敗肯尼斯,或許是自己有生之年最有成就感的事。

這次,是真的沒力氣了。

重新趴回地上,凜閉上了眼睛。

好想,回家。

——這樣就輸了的話,可真是太麻煩了。

儘管雙腳無法前行,禮裝被凍成冰柱,但肯尼斯還有一雙能夠靈活使用的雙手。

凜看不到了,那雙手裡最後握著的東西。

——去死吧!

金黃的流星帶著不可捕捉的速度朝大樓的方向砸了過來,那晃眼的曲線急速穿過了凜面前肯尼斯的身體。

天才的魔術師有一瞬間的疑惑。

他低頭看了看被穿了洞的腹部,抬眼便又迎上一大片金黃。

這是用無數支冷兵器所形成槍林彈雨,這個詞來形容眼前的景象無比貼切。

手被長刀劈斷,肩膀的骨骼也被短刃插碎,浸上肯尼斯沸騰血液的冷兵器上,再度泛起黃金的光輝。

身形偉岸的男人浮現在路燈的頂端,嘴裡說著那句凜無比熟悉的高傲臺詞。

“哼,感恩戴德吧,雜種!”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