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和Ta只能做朋友?!

和ta只能做朋友 前.1 消失

書名:和Ta只能做朋友?! 作者:雨樓 本章字數:256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26


章·零點一消失

“你說什麼?住院了?明明午休的時候還那麼精神,是受傷了嗎?”

下午上課的一開始,聽到老師突然向大家宣佈劉巨集住院了的消息後,泉便火急火燎地跑上了講臺前向老師質問了起來。

面對泉的質問,老師搖了搖頭。

“並不是,是本來就有什麼重病,午休期間病發倒下了,具體的情況老師我也不知道,聯繫劉宏的父母後得知這是老毛病的樣子,而且本來就隨時可能發作,這次突發好像並不是多意外的事情。”

老毛病?

泉疑惑了起來。

明明平日裡看起來健康的很。

難道說大家對劉宏的不關心、無視的程度到了連他有重病都看不出來的地步了?

“到底是什麼疾病?如果是舊疾為何知道現在才聽說啊?”

“畢竟……劉宏是那個樣子,身為老師的立場說的太白了不太好,但是是他的話,什麼事情沒聽說過都不奇怪吧?”

老師只有苦笑著說來應付泉。

為何笑得出來?

泉咬緊牙關才沒有對這樣的老師罵出來。

“那麼,如果是老毛病的話,大概要多久才能出院?”

“這個就不知道了,沒人告訴老師我啊。”

“劉宏的父母什麼都沒說嗎?”

“他們說不知道。”

看來,是病情尚不明朗的樣子。

“那麼,是住進哪家醫院的,可以告訴我嗎?我想去探病。”

話一出口,班裡的同學紛紛露出異樣的眼神。

為何泉想去為那種傢伙探病的?

大家心中都出現了這樣的疑惑。

“不清楚,就連劉宏的病假條上都沒寫是去的哪家醫院吶,其餘的地方倒是挺正規的。”

“那,能不能告訴我他家在哪裡,或者他的父母的聯繫方式?我直接去問他父母好了。”

“就算告訴你了,你也找不到劉宏在哪裡的哦。”

“啊?”

為什麼?

難道劉宏的父母也和他一樣很排斥外人嗎?劉巨集這個性格與處世方式,是受父母的教唆或者薰陶的嗎?

一想到這裡,泉突然感覺自己十分來氣,不由得恨起了那個他從沒見過的將劉宏教育成如此父母的起來。

他們難道不知道,有朋友的話才會更加幸福嗎?

“因為劉宏的父母也不知道啊。”

“呃?”

不知道自己孩子在哪家醫院住院的家長又是怎麼一回事啊?會有這樣的家長嗎?

“是這樣,劉宏被急救車拉走之後,老師我打了通電話告訴劉宏的父母他發病的消息,但是卻聽他的父母說很久都沒和劉宏聯繫過,連住的地方都不在一起很久了,連這次發病也劉宏沒告訴他們自己去了哪家醫院。”

這時候泉的腦海中回想起了之前問劉宏的問題。‘你無論什麼時候都是這樣子排斥其他人嘛?’

‘咦?在家裡也是這樣嗎?’

看來劉宏還真的就是對雙親也是一副排斥的態度。

“等一下,一般這種情況的話不應該有老師陪同他一起去醫院的嗎?陪同的老師是誰啊?我去問他劉宏是去的哪家醫院不就好了。”

“這次並沒有陪同老師,劉宏將所有陪他去醫院的人除了來急救的醫務人員以外都趕開了。”

這下豈不是線索全斷?

“哈哈,真不愧是劉宏,生病了還這麼大架子。”

也不知道是誰突然說出了這麼一句,引得幾乎全班都笑了出來。

泉留著冷汗心想,這間教室裡正在發生的事情絕對不正常,無是誰因

為任何原因要坐上急救車,都是一件讓人想笑都笑不出來的事情才對,更何況是每日相處的同學。

然而這個教室之中此時卻只有兩個人沒笑,那就是泉和孫雷。

孫雷不知道突然明白了什麼的樣子,突然嚴肅了起來,而泉面對這種情景已經恨得咬牙切齒了。

終於,泉對教室中這種氣氛再也無法忍耐,大聲吼了出來:”為什麼你們笑得出來啊?劉宏可是病情嚴重到要被送上急救車的,可能會死的不是嗎?”

你們這些傢伙到底還有沒有人性和同情心這種東西?

泉不禁想問這種問題。

“咦?你這麼說好像的確很嚴重的樣子,但是物件是那個劉巨集的話感覺發生怎樣的事情了也沒啥感覺吶。”

不知道是誰說了這麼一句,說完全班好像把這句話也當做笑話了,又哄堂大笑了起來。

奇怪。

太奇怪了,這個場面。

以前泉明明把班裡每個人都認的清清楚楚,每個名字都記得十分牢實,但此時看著同班同學這幅樣子,泉卻發現一時間所有人他都認不出來了。

他此時只能認得出一旁和自己一樣覺得這氣氛很奇怪的死黨孫雷,正好此時孫雷用只有泉能聽到的聲音對低聲說:”如果劉宏之前不是那副樣子……那副刻薄惡毒的樣子的話,現在坐在教室裡的傢伙都會是一副什麼表情呢?”

“譬如說,劉宏如果之前和泉你一樣親切對待每一個人的話?”

“他自己的病情,他自己是清楚的吧?那麼他應該早就知道自己總有一天會病發……”

“假設他之前那樣子對待別人,都是為了像今天這樣突然倒下時沒有人會因為他的離開而感到傷心……那真正的劉宏其實……”

一定是一個善良體貼的人吧?

泉在心裡早就將孫雷說到一半的話補充上了。

忽然孫雷歎了一口氣。“劉宏這傢伙為了這種小事情竟然繞了這麼大的彎子……雖然我還沒到和其他人一樣笑得出來的地步,但是我也還是沒法因為劉宏的事情傷心吶,劉宏看起來是得償所願了。”

孫雷自嘲一般說。

對於能說出自己“沒法因劉宏而傷心”的孫雷,泉感到有些羡慕。

因為至少孫雷這樣一來便沒有辜負劉宏不惜戴著這麼久的假面具,將自己沉入無盡孤寂的犧牲。

其實即使不用孫雷解釋給自己聽,泉也早就能理解劉宏的用心。

他也清楚的知道,此時心痛就等同于辜負了劉宏,但他還是無法阻止自己的心口像是有刀子在不斷地切割著一般的感受。

可能他也是此時會為劉宏而悲傷的唯一一個人。

唯一一個辜負了劉宏的善意的人……

“不想這樣……”

泉用只有身旁孫雷能聽到的聲音說。

“不想讓他這樣孤獨下去呐,反正也理解他的舉止是為的什麼了,下一次見到他的話我再提出要和他交朋友他也就沒理由拒絕我了吧?這次絕對要和他成為朋友。”

“啊,這一次算我一個,突然感覺他絕對是一個有趣的傢伙。”

孫雷笑了出來,不過這次泉沒有怪他,因為孫雷大概是想像到等劉宏病好回歸,三個人成為朋友後的日常情景才笑出來的吧。

那情景應該會很有趣。

然而從那之後劉宏便再也沒出現過。

而泉除了孫雷之外,再也沒有主動和其他人聊天,就算別人找他聊天,基本上也只是應付一二,雖然依然待人親切,但之前的“那個”泉卻像是隨著劉宏一起消失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