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和Ta只能做朋友?!

和ta只能做朋友 0 轉學生雅寧

書名:和Ta只能做朋友?! 作者:雨樓 本章字數:435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26


0,

一個半月之後,來了一個轉學生。

一開始我還沒弄清楚是怎麼回事,只聽得班裡面一陣喧嘩、歡呼聲響起,我便順著同學們視線集中的方向看了過去,見到班主任領著一個穿著我們學校校服,我卻從來沒見過的女生來到了講臺前,我才明白過來我們班來了一個轉校生。

“嗚哇,這個轉校生好可愛,對不對啊,泉?”

就算孫雷你這樣“無恥”的問我,我也不會回答的。

雖然我心裡的確也覺得這個轉學生很可愛,但是當著本人的面把這種事情大呼小叫出來不是很失禮的嗎?

作為回答的代替,我對著孫雷的肚子一拳走了上去。

“唔……”

說真的,這傢伙看到有姿色的女生就一驚一乍的習慣應該改改了。

“大家靜一靜,”班主任老師命令說,“不要嚇到轉學生了,大家不想在這麼可愛的女生心裡留下不好的印象吧?”

話音剛落,學生們一下子安靜了下來,簡直比老師進門還管用。

一時間教室裡只剩下了轉學生口中傳出來的有些顫抖、羸弱的聲音。

”我……一點都不可愛……”

“說什麼呢,明明可愛的要死。”

孫雷像是完全沒看到對方在困擾似的說。

這傢伙絕對會遭報應的。

我掩面想。

結果報應立馬就應驗了,新來的轉學生聽到孫雷沒大腦一般說出口的讚揚,用兩隻手高高的提起書包朝著孫雷丟了過去。

“沒事吧?”

看到孫雷被砸後我有些擔心的問。

“唔……沒事,只是有些頭暈而已。”

我搖了搖頭,用手指向書包。

“誰問你了,我是問那個包沒事吧?”

“過分啊,我們是朋友來的吧?”

你這傢伙分明是自作自受,沒理由我要關心你吧?

沒有理會孫雷,我將轉學生的書包拿了過來,帶到了轉學生的面前。

“雖然是這傢伙的不對,但是這麼好的包也不要亂扔了哦,萬一壞了怎麼辦。”

我盡力用自我認為算是親和的笑容對轉學生說道,因為感覺對方像是一隻進入新環境而無所適從的小動物一般,發抖的地方尤其像,如果我近距離接觸她而不作出親和的樣子的話很可能這傢伙會逃跑也說不定。

“……”

“下次要砸這傢伙的話,用厚點的教科書或者字典就好了,攻擊力其實還比較高哦。”

“……”

……她為什麼一句話都不說?虧我還在同班同學面前不顧面子說點冷笑話出來。

“你不把書包接過去嗎?”

雖然不好意思說出口,但是維持這種提在半空中的狀態可是好累的。

“……放在地上就好。”

“啊?”

“把書包放在地上就好,我沒拜託你拿過來,就算你拾起來拿給我,我也……”

咣!

轉學生話還沒說完,就聽到一聲悶響,原來是班主任在一旁用手刀對著轉學生的腦頂敲了下去。

“我說過不許你再這樣說話吧?”

轉學生抬起頭確認了一下班主任的殺豬般的眼神,身體更加劇烈顫抖著又重新面向了我。

“謝……謝謝了。”

“不客氣……老師你也沒必要做到這個地步吧?”

只不過是句謝謝而已,至於那麼用力打上去麼?

轉學生這副不擅長與人交流的態度,讓我想起來了一個人。

沒想到世上竟然還有第二個這樣的傢伙。

這個時候,班主任走去黑板上寫了三個字。

劉雅寧。

“如大家所見,轉學生很怕生的,大家不要太嚇到她了,不過還請多多照顧她一下哦,用對待小動物一樣小心翼翼一點應該至少不會從大家眼前逃走。下面請轉學生來做下自我介紹吧。”

寫完那三個字後,班主任熱情的對班裡學生說。

“我叫劉雅寧。”

結束……了?

和班主任的溫度差好大。

“那個,劉雅寧,你不多說一點嗎?”

我提議後,卻被她狠狠的瞪了。

“對啊,雅寧你就多說一點吧。”

班主任也隨即對劉雅寧親和的這樣提議。

但是動作一點也不親和就是了,只見她已經提起左手擺出了手刀的姿勢。

劉雅甯迫于班主任的威脅,低下了頭,喃喃的問:”……說什麼?”

啊,原來如此。

看來劉雅寧對於這種場面不懂得應付吶,再這樣站在前面被大家的視線集火對她來說有點太可憐了,我乾脆隨便問點什麼可以簡單回答的事情把這件事幫她簡單帶過去吧。

“譬如說,你有什麼愛好嗎?”

“關你什麼事?”

……看來想簡單帶過去是我想的太簡單了。

這傢伙看起來十分排斥這個問題,而且十分不懂讀氣氛。

只見一旁班主任做手刀狀的手抬高了幾分,顯然又要打過去了,未了讓劉雅甯免於遭難,我連忙向劉雅寧解釋了起來。

“也並不是我一個人想知道啊,大家都想和劉雅寧你搞好關係,知道你的愛好的話不是可以更方便的和你交流了嗎?”

劉雅寧做思考狀歪了歪腦袋,過一陣子之後說:”明白了。”

……明白了?

“我的愛好,大概就是料理和讀書吧。”

“……大概?”

“恩,因為沒跟別人提起過自己的愛好,所以不太清楚這種的算不算,不過我很喜歡,讀書和做料理的時候,很開心。”

劉雅寧一邊說著一邊露出了微笑。

看得出來這是她很真摯的回答,之前的排斥感一掃而空。

既然能這樣回答這個問題的話,那麼果然之前她的排斥便真的只是因為她對於應付這種情況不習慣而已吧?

那麼我應不應該繼續提問下去呢?

繼續提問的話,她會不會感到不耐煩,並且再次抗拒呢?

“不繼續問了嗎?”

“呃……不介意我繼續問下去嗎?”“恩,如果回答你的問題可以和大家搞好關係的話,我想要回答,想要和大家搞好關係,所以,儘管問吧。”

說完劉雅寧又笑了出來。

這是毫無帶有半點虛假,純潔的像是無人碰觸過的初雪一樣,任誰看到都會知道這是她的真心。

到這個笑容我的心臟像是打鼓一樣劇烈的跳動了起來。

想要和大家搞好關係。

不久之前我也是做著如此的想法的,但是無論何時的我是否能夠像劉雅寧這樣說出來呢?

不知道是劉雅寧說話的斷句方式亦或是內容的緣故,總覺得她簡直就是一個大size的小孩子。

照她的話意思,應該是在催促我提問吧?

好吧,那我就繼續問下去好了。

“那麼,有什麼特長嗎?”

劉雅寧搖了搖頭,看樣子她的肢體語言非常多。

“沒和別人比較過,所以不太清楚什麼程度可以稱得上特長。”她說。

“也不用和別人比較啦,自己有信心的事情就好。你喜歡料理的話,那麼做的東西也應該很好吃吧?這樣料理也可以算你的特長嘍。”

聽我這麼說,劉雅寧又一次搖了搖頭。

“我只是做自己喜歡的東西而已,沒有給別人吃過所以並不知道算不算好吃。”

“這樣啊,那我還真想當第一個品嘗你料理的人呢。”我隨口說道。

說完劉雅甯單手抵在唇邊,一副思考起什麼的樣子,從臉色來看像是十分糾結於什麼東西,十幾秒之後忽然翻騰起了書包來。

為何露出這樣糾結的表情?

啊,對了,突然就要說想品嘗女孩子的料理的確是會害對方害羞的樣子。

我這才反應過來這一點。

之前孫雷才剛剛因為說劉雅寧很可愛就被對方用一整個的書包砸了,雖然是因為孫雷不顧對方困惑的不對。

……我還提建議說下次要用攻擊力更高的厚重教科書或字典來著。

果不其然的一會的功夫劉雅寧就從書包裡拿出來了一個看起來十分厚重的用布袋包著的四方形有棱有角的東西出來。

看起來棱角的部分砸過來會很痛的樣子。

“找到了。”

“……對不起,剛才是我不對,請不要砸我。”

雖然在心裡有準備的情況下對方砸過來我應該也能躲過去,但是即將被砸的心理壓力還是不能說沒有的。

“砸你?為什麼要砸你?再說就算砸人我也不會用飯盒砸的,會亂掉。”

你剛剛才用了裝這個飯盒的書包砸人來著,難道就不擔心飯盒裡的東西會亂掉嗎?

等等,飯盒?

“如果不嫌棄的話,給你嘗一口吧。”

說著劉雅寧就要將飯盒從布袋裡面拿出來的樣子。

班主任見此立馬一記手刀打在了劉雅寧的頭頂。

還是沒躲過這一擊嗎。

“現在還是上課時間,這節課下課就是午休了,等那時候再喂給泉吧。”班主任說。

“恩,好吧。”

劉雅寧痛快的答應了。

等一下……這裡有什麼事情不太對。

“不需要用喂的吧?撥給我一點吃就好了不是嗎?”

劉雅寧歪著頭像是又在思考什麼東西,稍後她說:“喂和撥一些給你吃也沒什麼不同的樣子吧?反正也只會分給你一口的量,不過要是你更喜歡用撥的我就用撥的分給你好了。”

也並不是不喜歡,只不過用喂的……加上對方還是第一天認識的這麼可愛的轉學生,而且還這麼可愛(因為很重要所以提兩次),果然還是太讓人害羞了。

“一定要用喂的。”

這時候班主任插嘴說。

“呃?這是為什麼啊,班主任?”

劉雅寧問。

拜託你就順口答應了不行嗎?

“因為你今天便當裡做的是炒胡蘿蔔絲吧?如果不用喂的,只是撥給泉的話他一定不會吃的啊。”

唔,炒胡蘿蔔絲……

胡蘿蔔……

如果說世界上有什麼東西讓我會詛咒它一定要立刻消失掉的話,那就是胡蘿蔔了。

尤其是熟的胡蘿蔔,完全無法忍受那個味道。偏偏劉雅寧今天她的便當是炒胡蘿蔔嗎?

“我看我還是改天品嘗好了。”我說。

“你看,一聽是炒胡蘿蔔絲這傢伙就躲了,”班主任說,“一定要喂到他嘴裡看他吃下去哦。”

“不需要這麼做吧?改天她做別的便當的時候我再吃不是也一樣嗎?”

“老師我呢,看你完全不吃胡蘿蔔,擔心你會營養不良的啊。”

“我又不是小學生,都已經高中了這種事情還用不著老師您來擔心吧?而且只是一口營養方面會差到哪裡去啊?”

“那這件事情就由我女兒周倩來監視執行好了。”

聽到這裡我感到自己臉上的肌肉扭曲了起來。

如班主任所說,周倩是班主任的女兒,然而她既是從沒有利用過這一點,依然被班級裡的同學稱為女王。

因為她是一個有著喜歡鑄就同學們困擾和不幸的事件,然後在一旁欣賞並會因此感到快樂的惡劣的人。

“沒問題,包在我身上了。”周倩舉手大聲答應道。

別答應啊!這種完全不由我分說的情勢是怎麼回事?

正在我感覺自己腹背受敵的時候,劉雅寧拍了拍我的肩膀,投以一副理解的眼神。

“如果不想吃的話,沒事,就當你沒提過要嘗我的料理好了。”

眼下吃或不吃的問題明顯不是主題吧?而是要不要讓你用喂的給我吃這一點。

雖然劉雅寧肯為我說話我是很感激,我也很明白她並沒有其他意思,但是我還是不能控制自己去多想。

我的確答應了要嘗她的料理,我這時候拒絕試吃豈不是違約?

而且,“就當沒提過要嘗我的料理好了”這句其中的意思來看,好像如果我這次不吃的話今後就有機會再吃到了的樣子。

不想這樣。而且當劉雅寧她說出上面的話時,露出有些落寞的表情。

更不想看到她這副模樣。

“我哪裡有不想吃,除非你不想讓我嘗,否則請讓我嘗一點吧。”

如果可以的話還請不要用喂的……

上面的請求還沒說出口,劉雅寧就先一步說出來了。

“恩,雖然對味道沒什麼自信,但是喂人的技術我還是很好的,可以放心。”

明明不是這方面的問題……

雖然我明白劉雅寧一定是好心說這句話的,但是就因為她是以純粹的好心的說出的這句話,眼下我被劉雅寧餵食的場面徹底的無法拒絕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