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和Ta只能做朋友?!

和ta只能做朋友 4,可疑的劉雅寧

書名:和Ta只能做朋友?! 作者:雨樓 本章字數:347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26


4

“遇到好事了?”

從食堂回來的孫雷一上來就問我這句話。

有這麼明顯麼?

“還以為你中午吃了胡蘿蔔,此時會上吐下瀉的呢。”

“我哪有對胡蘿蔔這麼大的反應?而且,其實我之前對胡蘿蔔的認識是錯誤的呢。”

“呃?”

“胡蘿蔔原來可以這麼美味,祝福胡蘿蔔。”

“……泉啊,你該不會戀愛了吧?”

聽到孫雷的話,我太陽穴暴起了青筋,盯著他等他的後續解釋。

“你啊,之前有多討厭胡蘿蔔自己知道嗎?這會你卻滿嘴讚揚,絕對是喜歡上了做胡蘿蔔料理的那個人了吧?”

雖然孫雷的邏輯也不能算的上有問題,但是他還是完全想錯了。

“你這麼說對劉雅寧很失禮啊,她做的料理是真的超好吃的。”

“能好吃到讓連對胡蘿蔔那麼反感的你都喜歡上吃胡蘿蔔的地步?”

“相比之下,你那個食堂的週四特別供應的菜品簡直就是微不足道啊。”

說完只見孫雷握著拳,一副超不甘心的樣子:“可惡,早知道今天午休應該留在這裡的……不過也不可能讓我吃到飽,也不可能提前知道她做的料理很好吃就是了,還真是羡慕你啊。”

說完孫雷給了我一拳,我隨即還擊了他。

能讓孫雷這樣子羡慕, 讓我有點優越感呢。

“……喂,既然她的料理這麼好吃,那麼你有沒有讓她明天再讓你試吃啊?”

“為何會這麼問?”這小子還真敏銳,不過明天開始就不只是試吃就是了。

“如果明天還有要試吃的話,可不可以分我一點?我也超想吃被你形容的這麼厲害的料理的說。”

孫雷雙手合十的拜託起來。

“這樣啊,不過我明天不會去試吃劉雅寧的料理就是了。”

孫雷聽我這麼說,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還真是可惜呢……”

“只不過,劉雅寧會為我做一整份的便當來就是了。”

我補充說。

“咦?”

“而且似乎到畢業前都會為我做呢。”

“……啊?”

看著孫雷驚訝到下巴快要脫臼的樣子,我甚是滿意。

“當然,作為我的朋友的孫雷你,我當然——還是不會分給你的哦。”

接下來就會見到孫雷跪下求我的樣子了吧,我心裡這樣盤算起來。

不過孫雷卻在一旁皺著眉,疊手沉思了起來。

“這種情況的話,就算你肯分給我,我也不好意思要啊。”

什麼?孫雷什麼時候是這種人了?那個我認識的孫雷,那個無力不起早,拼命佔便宜,寧死不吃虧的孫雷,會是說出,“不好意思要”的人嗎?

“你是不是在想什麼失禮的事情?”孫雷不屑的對我講道,“真是的,好歹我是你的朋友來的吧,如果可以的話,這種事情希望你可以直接的跟我說就好了啊。”

“咦?你的意思是讓我跟你說什麼?”

“當然是你開始和劉雅寧交往的事情。說起來還真有你的,第一天就把到那個人了嗎?還以為你和她都是更沉穩一些的人。”

突然感覺腦神經裡有什麼東西爆開了。

“不不不不不,”我拼命搖頭擺手的否定,“完全不是你說的那麼一回事啊,我只是和她交了個朋友,並不是男女朋友這種的,為何你會認為我們交往了。”

“必然是這種的吧,要不你跟我解釋一下為何劉雅寧會同意給你每天做便當啊?”

什麼嘛,這種事情。

“那是你誤會了啊,並不是我要求,劉雅寧同意的,而是她跟我說要給我做便當的說。”

孫雷聽我這麼說盯著我的眼睛良久,還伸手要摸我的額頭,不過當然的被我拍掉了。

“你看起來不像發燒了啊?怎麼說胡話,還是我聽錯了?我確認一下,你的意思是說她主動要求說要給你每天做便當的?”

我點了點頭。

“哼,”孫雷還是不相信的樣子,“那你倒是告訴我為什麼她會給你這傢伙做便當啊,雖然說你長得還是算帥的,但你卻也並不是很受歡迎的那種吧?”

這點我當然有自知之明,孫雷的問題,我回答不上來。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本來我也想問的,但是被劉雅寧凶了,沖我吼讓我不要問下去。”

回想起來劉雅寧當時突然的態度轉變,還真是有些嚇人,她竟是可以這樣子歇斯底里的,之前我可完全想不到。

在孫雷的追問下,我將中午整件事情的經過向他陳述了一遍。在陳述完之後,我也有點察覺到了其中好像並沒有讓劉雅寧為我今後每天做便當的觸發點。

孫雷聽我說完好像又陷入了沉思。

明明這傢伙腦細胞很不夠用的,幹嘛老喜歡想事情?

“泉,你絕不覺得,劉雅寧這傢伙很可疑?”

就算你向我確認這種事情……

“譬如,我舉幾個例子,劉雅寧跟你說自己生病修養了三個多月

,否則是會和咱們一起在開學的時候入校的,沒錯吧?”

我點了點頭,說起來是有這麼一回事,不過這是周倩告訴我的。

“雖然其中她對自己生的什麼病含糊其辭這點也很有疑點,但以女生自己有自己的私密,不願意告訴我們為理由還算可以說過去,這裡就先放在一邊;但是劉雅寧說本來應該在開學的時候入校這一點,就十分讓人不解了。

“不管是我,還是孫雷你,在全校都還算是混得開,人緣很廣,交友廣泛的類型沒錯吧?”

雖然的確是這樣,但是這樣子形容自己你都不會覺得臉紅的嗎?

“泉,你可曾聽說過哪個班裡有開學之後一直沒有來過的學生嗎?”

唔,完全沒有聽說過。“開學時候,老師不可能不提的吧?班級裡的學生名冊也不可能沒有記錄,最關鍵的還是,因為是以生病為理由,什麼時候康復都不奇怪的情況,不可能學校連座位都不給她預留出來吧?”

啊,說起來,劉雅寧的座位是原本……

“劉雅寧的座位,是原本劉宏那傢伙的座位。”

我也並不是沒有一上來就意識到這件事情,不過是並沒質疑到想要去向劉雅寧確認這件事情而已。

“這一個疑點你也肯定的吧?那麼我說下一個,在你幫劉雅寧撿起她的書包,遞還給她的時候,劉雅寧的態度,並不是你第一次嘗到吧?大約一個半月之前,你才被人用同樣的態度應對了來著。”

‘……放在地上。’

‘我不想領你情。’

一開始我本以為是劉雅寧害羞,但是害羞的女生我也認識不少,見過不少害羞的類型,沒有一個是這樣的。

到今天上午為止,只有那兩個人說過類似的這種話。

“名字姓氏也和那個傢伙一樣呐。”

劉宏,劉雅寧。

“照你說的,不擅長和他人交流溝通,雖然表現不太一樣,但是也和那個傢伙的程度可以說的一拼不是嗎?”

無法否認。

“雖然疑點此外還有不少,但我直接說出最大的疑點吧,不過我因為並沒有仔細看過劉宏的臉,現在已經記不太清楚了,不過是泉你的話應該還記得很清楚吧?全校應該也只有你能記得清劉宏的長相了。”

這個時候提起這個來幹嘛?

“劉雅寧的長相,是不是和劉宏一模一樣?”

的確兩個人有些相像沒錯,但要問是不是一模一樣我卻不是那麼肯定了。

為了確認這一點,我朝劉雅寧的方向看了過去,只見此時的她正在讀著捧在手裡的像是小說一樣的東西。

記得的確劉雅寧在自我介紹的時候曾經回答讀小說也是她的喜好之一來著。

只是注視著她的側臉,就能感受到這是多麼文靜的女生啊。

不過頭髮卻擋住了她的一部分面容,而且僅憑側面的臉影,讓我和劉宏的面貌對比也有些難度。

想到這裡,我將手伸向了劉雅寧。

她的座位離我的距離不是太遠,我幾乎不用離開座椅就能碰觸到她了。

直到我撥開擋住她側臉的髮絲的一刻,我才意識到自己做出了十分越舉的行為。

都是孫雷說些奇怪的話,讓我在意的不得了的錯啦!

不過我其實也有受不了被這髮絲擋住劉雅寧面龐的想法存在,想看一看劉雅寧在讀小說的時候是什麼表情的這種想法,說不定比我想確定她的面貌和劉宏有多少相似更多也說不定。

但是我也不應該這樣子突然伸手撥開別人頭髮啊!

果然劉雅寧見到是我在撥她的頭髮,顯露出一臉驚愕的表情。

該……該怎麼跟她解釋我的行為才好啊?

手就這樣僵在了那邊,同時還攥著一小縷她的頭髮。

劉雅寧歪了歪腦袋,似乎也在思考應該如何回應我。

突然她將臉蹭了過來,像是撒嬌的貓一樣在我手背上摩挲了兩下,然後停靠在手背上,沖我笑了出來。

見到她的笑容,我總算是回過了神來,同時手像是遭受電擊一樣快速地抽回。

“為……為什麼要蹭過來啊?”

我吃驚地問。

“咦?突然就想,蹭一下而已。你才是,幹嘛突然撥開,我的頭髮啊?”

為何會突然想蹭過來的?這還真是個迷。

然而我的行為也說不上有多正常就是了。

算了,反正都做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

我站了起來,走到了劉雅寧的面前,雙手其上將凡事擋住她臉的頭髮都一齊撥到了後面。

此時劉雅寧的臉就像是燙傷了一樣發紅,而且我的手指上的感受到的溫度也告訴我她的臉正在急劇升溫。

“你……你幹嘛啦?”

雖然驚恐,但是她卻並沒有制止或者逃開我的舉動。

在就這樣近距離仔細打量了劉雅寧的面龐數分鐘之久後,我低聲呼喚道:“劉宏……”

劉雅寧的身軀明顯的顫抖了起來,眼睛也像打擺子一樣搖個不停。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