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和Ta只能做朋友?!

和ta只能做朋友 8,孫雷必死

書名:和Ta只能做朋友?! 作者:雨樓 本章字數:460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26


8

“今天有便當吃嗎?說好了的吧,劉雅寧你不會讓我失望的吧。”

從早上起我就一直纏在劉雅寧的身邊說著類似如上的話,說實話連我也覺得自己有點煩,但是我的煩人程度我個人感覺是和我對劉雅寧給我的便當的期望值成正比的。

“……”

劉雅寧又瞪我了。

不知道為什麼,她今天一直是一副冷淡的讓我想打顫的樣子。

明明昨天是那樣的熱情……其實也沒多熱情啦。

雖然第一反應就是周倩她又做了什麼,不過要是真的她做了什麼的話,此時不會不是一副看熱鬧的樣子。

那個傢伙就是這樣惡劣。

“劉雅寧,至少要是沒有便當的話就吱一聲吧。”

“……吱。”

竟然真的吱了出來。

有一點點被可愛到了。

“該不會真的沒便當吧?”

我抱頭大叫。

虧我還期待的連今天飯費都沒帶。

等下,我沒帶飯費要一會要怎麼吃飯啊?

已經是午休了,肚子餓的都已經痛了呢。

至少也要讓劉雅寧分給我一點才好。

“雅寧啊,你昨天不是做了泉那份了嗎?不要在賣關子了,拿出來給他就好了。”周倩說道。

什麼啊,原來有便當啊,已經嚇得我冷汗都出來了。

“……的確做了額外的一份,但,不想給,泉。”

“為什麼?”

“……不知道。”

為毛是不知道這種答案?

“可以的話請告訴我原因啊……否則超不甘心的說。而且是劉雅寧你提出來給我做便當不是嗎?第一天就不做了的話,還請告知原因。”

“……”

劉雅寧不發一語。

對了,突然想起來,劉雅寧是一個肢體語言,尤其是面部表情活動多過口頭語言的女生。

想到這裡我注意了一下她的表情。

總覺得腮幫子比平時要鼓很多。

總之就是氣鼓鼓的。

“那個,你在生氣嗎?”

“不知道。”

劉雅寧將頭扭到了一邊。

看來是在生氣了。

“為什麼生氣?”

“沒有,生氣。”

“不願意說嗎?……這樣子我連怎麼安慰你都不知道啊。”

“誰,要你安慰。你去安慰昨天那個女生就好了。”

剛說完劉雅寧便捂上了嘴,看起來是她不想說的什麼東西說露餡了。

這樣的話那麼關於昨天那個女生的問題就是現在劉雅寧生氣的原因了吧。

不過昨天我除了劉雅甯和周倩之外,只和一個女生聊過比較長時間才對。

“你是說程蘋?”我試探的問。

“……那是誰?你想隱瞞嗎?我說的,是,白蓮安。”

“……啊?你幾時見過白蓮安了?”

我應該只是在放學後才和白蓮安回合才對,劉雅寧並不可能看到她的吧?

“什麼嘛,弄得神神秘秘的,你如果不想講,可以,不講的說。”

也並不是不能講。

“只不過,為何你會因為妹妹她那麼生氣的?”

剛一說完劉雅寧又氣鼓鼓的樣子了。

“什麼嘛,竟然叫她妹妹。”

“不然叫她什麼?”

“……哼,你願意叫她什麼和我無關……明明都沒有叫過我妹妹……”

“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倒不是不可以這麼叫你,但是,和白蓮安意義不一樣啊。”

當我說完話,劉雅寧像是更生氣了,從我的視線中仿佛能看到她頭頂像是有黑霧繚繞的樣子。

就在這個時候,劉雅寧掏出了便當來。

兩個便當,這麼說果然有我一份嘍?yes!

等一下,說不定其中一個是飯另外一個是配菜而已,還不能判定其中的一份確實是我的。

不過接下來劉雅寧將其中一份便當遞到了我的面前,這樣子就可以很定了吧?

正當我滿懷感激的要接過便當,手已經幾乎快要碰觸到便當的邊緣的時候,便當卻縮回去了。

“……便當,是給我的嗎?”

又遞給我又縮回去的,光憑眼前的資訊已經無法判斷了,我不得不出聲詢問。

劉雅寧點了點頭。

“謝謝。”

我連忙再次伸手要去接,但是這一次便當縮回的距離更遠了。

這難道是新式的什麼play嗎?

“如果,不想要的話,可以不要的。”劉雅寧說。

“想要,當然想要啊。”

我認為自己已經將迫切想要這份便當的感情表達的夠清楚了,但是劉雅寧卻還是一副懷疑的神情。

“如果不想要的話,可以告訴我,這次,可以是最後一次的,本來,就是我,硬要你接受,我給你做便當的。”

“幹嘛這麼說?”我疑惑的問,“你的料理超好吃的說,我沒有理由不想吃吧?”

“但是,”劉雅寧頭低了下去,“還是比不上女朋友給你做的便當吧?”

幹嘛突然提到女朋友?

是說想當我女朋友的意思嗎?那個劉雅寧?

昨天明明還一口咬定說自己絕對不會當我的女朋友來著。

但是,畢竟也是隔了一天了吧,心境和態度之類的東西會改變也說不定。

然而這個時候突然讓我提出要與她交往也有點太突然了的感覺,還是多說一點話讓我試探一下劉雅甯的心意吧。

“恩,如果要說的話,的確女朋友的便當要來的更有意義呢,畢竟那個可是女朋友啊。”

如果是想和我交往的話,聽到這樣的話應該很開心的吧?這樣以後她就可以自然的用女朋友的名義給我做便當了,雖然不知道給別人做便當有什麼可開心的就是了。

然而不知為何的,劉雅寧的臉突然黑了下去,像是世界末日就還有不到一小時就要開始一樣。

看來是我猜錯了,而且回答更是大錯特錯的樣子。

到底犯的錯在哪裡呢?

“既然,既然這樣,那我的便當你還是不要吃好了。”

“劉雅寧,我們交往吧。”眼見便當被抽走,我完全不假思索的說出了這樣的話來。

我到底說了什麼鬼玩意其實我也不知道了啦!

沒想到我竟然是這麼廉價的男人,比孫雷還要廉價,僅僅因為一個便當就可以收買為男朋友的男人。

“……唔……”

在劉雅寧意識到我說出的內容是什麼之後,臉紅的像是燒紅的烙鐵。

應該表面溫度也不會低的樣子。

“那個,抱歉,突然說了讓你很尷尬的話……”

我摸著腦袋,不好意思的道歉了起來。

“……對我說,這樣的話,可以嗎?泉的,現任女朋友,會生氣哦。”

“啊?恩,應該會

生氣吧。”

劉雅寧再次低沉了起來。

“如果我現在有女朋友的話,我跟你告白的確她是會傷心吧,但是沒有。”

話音剛落,劉雅寧瞬間抬起頭,露出像是看到曙光一樣充滿希望的眼神。

“沒有……什麼?”

“沒有女朋友啊。”

剛剛廢了那麼大勁卻一點起色都沒有的劉雅寧的表情,此時僅僅因為這樣的一句話便笑了。

“那,白蓮安是?”

“說了是妹妹啊。”

劉雅寧像是才明白過來一樣瞪大了眼睛。

“妹妹,是說那個妹妹?”

“我就一個妹妹,你問那個是哪個?”

我承認我的反問句也有些奇怪。

“有血緣關係的?”

我點了點頭。

“雙胞胎妹妹嗎?”

“並不是,她比我晚兩年出生。”

“這樣啊……”

劉雅寧按著胸口吐了一口氣,一副釋然了的樣子。

“這麼說,她就,不是泉的女朋友了,我還以為,是稱呼為妹妹,的女朋友呢。”

總算是理解了,我也釋然了呢。

半天來被劉雅寧用那種莫名其妙的態度對待,完全是一種折磨來的。

“原來如此,弄了半天你是在糾結這個問題,把白蓮安當成是我的女朋友了,所以才……”

‘啪嚓’

“哎呀,飯盒蓋,突然碎掉了呢。泉你想說什麼?”

“沒什麼。”

我用力的搖頭回答。

飯盒蓋原來是會突然碎掉的東西……嗎?

此時劉雅寧身上透出一股不允許我繼續說下去的氣勢,讓我不得不噤口。

“有點奇怪,泉,的妹妹,為什麼會姓白?”

劉雅寧歪頭思索起來。

“哪裡有奇怪了,我不也姓白麼。”

像是第一次聽說一樣,劉雅甯張大了嘴巴呆愣住了。

“從沒聽說過。”

“你該不會認為泉就是我的姓了吧?”

“那是名字?”

“也不是!”

實在是讓人生氣,不過好像這也有我這邊一上來對她做自我介紹的時候,報的稱呼就是“泉”的責任。

“我的全名是白水啦,很俗氣的名字不是嗎?後來班裡也不知道誰把我的姓名組合起來了,結果就是大家之後都叫我泉了。”

說完只見劉雅寧捶了一下手掌。

“也難怪你不知道,畢竟才轉學過來第二天呢。”

“其實也不算……不,什麼都沒有。”

不明白劉雅寧在吞吞吐吐的講些什麼,不過我也沒有細問下去的打算。

眼下還是讓我開始享用便當吧。

打開了便當蓋子,金黃色,油光發亮的一片,光是看一眼就是一副十分勾引人食欲的樣子。

然而這金黃色的真相卻是洋蔥。

為何會是洋蔥的?

我最討厭的食材中的一樣就是洋蔥了呢。

和之前一樣,我又開始詛咒起洋蔥快點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來了。

這絕對是周倩耍的詭計,哄騙劉雅寧用我最不喜歡的食材給我做便當,證據就是周倩此時完全是一副幸災樂禍、計謀得逞的嘴臉。

劉雅寧見到我打開飯盒蓋的表情(我此時大概是一副不知道拿這便當怎麼辦好的表情),忽然沖我彎下腰低頭道歉說:“抱歉,昨天,不知道為什麼,有些生氣,聽周倩說,泉你不喜歡,吃洋蔥,就用洋蔥,來做便當了。”

原來劉雅寧也有份……

聽劉雅寧話中的意思,她是從昨就開始在生氣了嗎?從之前的話來判斷,應該不是從周倩那邊聽到了什麼添油加醋的東西,就是目擊了白蓮安來學校和我匯合時候的場景了吧?

所以,儘管劉雅寧自己說不知道為什麼,但是果然她生氣的原因就是嫉妒吧?

不過如果點破這一點,大概會讓劉雅寧十分尷尬的,畢竟她本人可是相當纖細,而且還曾經相當肯定的說不可能和我交往來著。

周倩應該也明白這一點,從她像是父母關愛自己成長中的孩子一樣的表情就能看得出來。

說起來為何是父母一樣的表情啦,周倩你到底是把劉雅寧當成你什麼了。

“所以說,你是因為誤會了白蓮安和泉的關係而嫉妒才生氣的嘍?”

忘記了一個白癡!

孫雷作為我的死黨好友,此時當然在旁邊,只聽他完全不留餘地的將我和周倩不想點破的東西,直接的講了出來。

‘啪。’

劉雅寧正握在手中的筷子立時斷成了兩截。

“……你說什麼?”

“所以說,你是因為誤會了白蓮安和泉的關係而嫉妒才生氣的嘍?”

竟然原封不動一字不差的重說了一遍,孫雷你的身體內看懂氣氛的細胞含量為零是嗎?

“我不是讓你複讀啦!我才,不可能,嫉妒的吧?我和泉是,好朋友,怎麼會嫉妒他有女朋友什麼的。”

“已經將嫉妒的內容這麼詳細的描述出來了不是嗎?已經肯定是嫉妒了吧。”

孫雷,你最後一定是會因為自己不會看氣氛而死於非命的。

孫雷話音剛落,劉雅甯立馬舉起了還沒動過的她自己那份的便當,劈臉朝孫雷扔了過去。

活該。

相比較被飯菜澆了一身的孫雷,我反而同情起劉雅寧扔出去的飯盒裡的飯菜,用那個來丟孫雷太浪費了。“雅寧哦,不是說了要丟孫雷就要用一些尖銳的利器或者厚重的鈍器嗎?你這樣多浪費。”

果然周倩也有同感,不過丟東西用利器還是太恐怖了,這我就不能苟同,萬一讓劉雅寧因為傷害他人而在她那脆弱的心靈上產生陰影怎麼辦,孫雷就只能以死謝罪了吧?

在我和周倩的想法中,孫雷的價值為零呢。

隨後,孫雷朝周倩還嘴,兩人吵得不可開交了起來。

我則無視了這場面,默默的吃起了劉雅寧為我做的便當。

真不愧是劉雅寧,便當的味道讓我不得不對之前向洋蔥詛咒一事,向洋蔥抱歉呢。

記得之前的便當我也有過相同的念頭。

對了,一會記得要留一點給劉雅寧,她自己的那份便當剛才已經當做投擲武器攻擊孫雷的時候消耗掉了。

回想起來,還真是有趣的午休,而之所以這段時間會感到這樣有趣,果然是因為劉雅寧吧。

因為她就是各種方面都十分有趣的女生呢。

又有趣,又擅長料理,又文靜,可愛就自然不用說了。

為何這樣的女生,卻之前一口肯定不可能和我交往呢?

在我想著這樣的問題,以及周倩和孫雷的爭吵,和劉雅寧因為那二人的爭吵而手足無措情境中,午休時間很快的就過去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