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和Ta只能做朋友?!

和ta只能做朋友 9,如何和泉搞好關係?家族會議!

書名:和Ta只能做朋友?! 作者:雨樓 本章字數:825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26


9

結束了一天的課程,帶著滿身的疲憊,我回到了正寄宿中的周倩的家。

儘管家中的主人已經熱情的邀請我將這個家也當做自己真正的家了,但是無論讓我在心中還是口頭上直接稱呼,果然還是會相當不好意思的呢。

作為我的監護人(自稱)的周倩,之前在路上和我還一直有說有笑的,剛一邁進家門看到班主任,也就是她的母親,突然就換了一副嘴臉。

“哦,老媽已經回來了嗎?我托你弄的東西已經弄好了?”

好像是心中有陰謀詭計一樣的嘴臉。

身體像是在提醒我似的開始打起冷顫來。

“當然,那樣東西已經按照你的吩咐準備妥當了,而且比你要求的還多哦,還特意準備了加大的呢。”

“幹得不錯嘛,可以誇獎你了呦。”

已經弄不清楚你們兩母女誰尊誰微了啦。

“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啊?感覺好像是會讓我產生心理陰影的東西似的。”

我擔憂的問。

“這個看情況吧。”

周倩聳了聳肩說。

看情況的意思……是說真的有可能會對我產生心理陰影嗎?

這兩母女,該不會從我住進這裡來的那一天就開始有圖謀著什麼吧?

然後在今天,總算要原形畢露,和我下手了嗎?

“那個,看你的表情那麼害怕,先跟你說一下大概完全就不是你想的那麼一回事。”

周倩安慰我說。

不過眼前的情況還是不能讓我安心就是了,只見周倩不顧反對將我和班主任拉到了客廳,坐在了沙發上,遂將臉逼近了我直到她的整張臉都出現了陰影的地步。

“我宣佈,家庭會議現在開始。”周倩高聲宣佈了出來。

“那個,從來沒聽說過這個家有什麼家庭議會的。”

大概是因為班主任就在旁邊的緣故,我說話時不由自出的舉起了手。

“當然是為了劉宏你才開的嘍。”

唔!

怎麼突然叫我劉宏?

乍一被周倩這麼稱呼,我感覺每一根神經都開始發出了警報。

“不是說不會這麼叫我了嗎?!”

“反正這裡又沒有外人,而且之後我們要說的話題如果你把自己當做劉宏的話應該更簡單。”

“……是嗎?”

“起碼我們是這麼認為的。”

還真是一對以自我為中心的母女啊!

可能這個秘密已經並不算保密了,我其實就是劉宏,本人。

至於劉宏到底怎麼從一個英俊少年(自己這麼說自己雖然會讓人感覺奇怪,但只要是事實就沒有問題)變成一個可愛絕倫的少女(同上,只要是事實就沒有問題)的,我只知道自己是一個半月前的那場幾乎要了我的命的病發而昏迷後,醒來自己就已經這個樣子了。

無法解釋,無法理解。

畢竟原本我的病醫生就完全沒有頭緒,連病的名字都給不出來,所以引發的症狀無法解釋倒也不奇怪。

那之後,因為一些原因和必要,我和親生父母斷絕了聯繫,對於他們二老來說,劉宏就是一個他們已經死去的兒子而已,而非現在的少女劉雅甯,因為他們連我尚在人世都不知道吧。

雖然這樣的做法會有很多不可能實行的地方,幫我解決這些問題,還主動提供給我住所和飲食的,就是這邊的周倩和班主任母女二人。

明明是他們建議我不要暴露身份,不要再把自己當做劉宏,而是作為劉雅甯重新開始自己的生活的,此時卻突然要求要讓我把自己再當做劉巨集一會,其目的讓我不能不懷疑。

順便一說,劉雅寧這個名字也是他們母女給我起的,雖然此時這個環節並不重要就是了。

眼下,既然對我有著相當於再造之恩以及給予我衣食住行的人,要求我當回一陣子劉宏,我無法拒絕自是不用說了,想來反正這母女二人也不可能會害我。

“好吧。”我答允了。

“那我就宣佈今天的家庭會議主題了,”周倩說著離開沙發站的筆直,然後高高的舉起了右手,“就是如何撮合劉雅寧和泉兩個人!”

“這!太過分了吧?我們兩個才用不著撮合呢。”

“哦?你是說你們一定以後會走到一起嗎?”

“不不不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們兩個不可能在一起啦,我們是,好朋友,不是嗎?”

突然的周倩說什麼呢,真是的,害得我一不注意說話又磕磕絆絆起來。

“唔,玩笑先開到這裡。”

果然是玩笑啊……嚇得我心臟都快要蹦出來了。

“這次就算了,下次不要再開這種玩笑了哦。”

我對周倩抱怨說。

“恩,所以下面我來宣佈真正的議題吧,”周倩又一次高舉起了右手,“那就是,如何讓劉雅寧和泉搞好關係!”

“哦~!”

連班主任這回都呐喊附和了起來,看來是真的議題的樣子。

不過……

“這個議題和剛才又沒多大區別!快給我停下來!”

“有區別的吧,前一個目標是讓你們兩個交往,或者說結婚才算功成圓滿吧?而我們現在卻只是要想辦法如何讓你們更親近彼此啊,這樣你們還可以繼續當朋友不是嗎?”、

儘管周倩解釋的表面上來看像是合情合理也相當為我考慮的樣子了,但是以我對周倩的理解,她适才的話絕對沒那麼簡單,而且絕對是想利用我腦筋轉的慢這一劣勢把我引誘到什麼陷阱裡面去。

“無論你怎麼說,我才不會參加這種會議呢,而且這種事情你們讓我怎麼好意思出主意啊。總之,我要回房間了。”

“這個嘛,其實主意我們都已經想好了。”

周倩突然就爆出來了一個了不得的事情。“已經想好了才要叫我來參加家庭會議?你們把我這個當事人算什麼?無論你們那個注意是什麼我都不會同意的啦!快放棄這種無聊的事情吧。”

“恩,關於這個,我們也已經決定要實行了,而且都已經進行到就差最後一步了的說,此時後停止的話很多地方都有點浪費呢。”

“先是想好了主意,現在連要實行都已經決定好了?這樣我參加這個家庭會議的意義不就是任由你們擺佈了嗎?這個家庭會議的主題其實該不會是欺負雅寧吧?”

“呵呵呵,說了你現在是劉宏的吧,你非要把自己認定是雅寧然後感到不好意思是你的事情嘛,我們可沒有欺負你的意思。”

“所以說讓我把自己當做劉巨集的目的只是為了這個?讓我連感到不好意思的權利都沒有嗎?”

這真是欺負人欺負到家了。

“我們只是希望你站在劉宏的角度,仔細思考一下關於雅寧的事情,並且理解我們這麼做的必要性,以自己的意志來接受我們的計畫安排,劉宏。”

周倩的表情,語氣,驟然變得嚴肅了起來。

‘咕嚕’

受氣氛影響,我不由自主的咽了下口水。

“劉宏,你自己也清楚的知道,從前你的生活只能用淒涼來形容,雖然這是你所選擇的事情,但是卻並非你所願沒錯吧?

“但是眼下你已經沒有阻止你過正常生活,或者說更好的生活的事情和理由了,在這種情況下,你最大的願望,是交朋友,沒錯吧?”

周倩連續兩次向我確認,我都一一點頭確認了。

“這個嘛,有點渺小的最大的願望,不是嗎?”

我輕撓著臉頰,有些自嘲的說。

“不會,這是很真摯的願望啊,我和媽媽都很理解你啊。”

周倩說著突然抱了上來。

“啊,倩倩(班主任對周倩的愛稱)好狡猾,我也要一起。”

說著班主任也上來湊了熱鬧,一時間我和這兩母女抱在在一起,他們倆還真是愛抱人。

我臉微紅的說:“這個嘛,你們可是讓我現在把自己當劉宏的哦,你們這樣抱上來,我會不好意思的啦。”

“沒事,在我們心目中,即使是劉宏也是個可愛的女孩子。”

“喂!我在那時候可是個英俊的男生啊!”

我生氣的推開了這母女倆人。

“不過,你說的這些,和泉又有什麼關係?”我不得其解的歪了歪腦袋。

“先不考慮你們將來會發展成為什麼關係的可能,泉是現在你身邊最好的可以稱得上朋友人吧?而且他還說要當你的值得上100個朋友的好朋友。現階段來講,我認為從他的表現來說算是夠格的。”

呵呵……

我承認泉對我真的很好,很用心的跟我確認我有無落下功課;雖然可能他並不知道我有注意到,在體育課上他還不時的望過來我這邊,注意著剛出院的我的身體狀況;還和我約定在今天放學後帶我熟悉一下整個校園,雖然我因為要和周倩回家為理由拒絕了,並且我也不需要熟悉校園呐。

如此種種,讓我對泉的體貼感受頗深的地方還有很多。

“劉宏,不要在我要說正事的時候想著十八丈遠的事情了,而且已經跟你說了讓你把自己當劉宏,你那個傻笑的嘴臉是怎麼回事?好噁心。”

說我好噁心也太過分了吧。

“幹嘛非要左右叮囑我把自己當劉宏不可啊。”

“稍後再跟你說明。現在,讓我們現在來反觀你在泉面前的表現。”

“我,表現的,不好嗎?”

話音剛落,周倩的食指已經伸到了我的鼻樑上。

“就是這裡啊!最嚴重的問題之一,就是你竟然連提到或者想到泉的時候,說話就像是吃花生一樣幾個幾個的蹦,超不自然的說。”

“唔,這樣,的確,不太好的說。”

“而且還會動不動的蹭上去,還會控制不住不分場合在那裡傻笑。”

“唉?雅寧她會蹭上去?”

班主任頭一回聽說,瞪大了眼睛上下打量著我,像是不認識我這個人了一樣。

“唔……”

雖然被周倩提醒了好幾次這樣不對,但是我還是壓根不明白哪裡有不對的地方。

周倩告訴我這是因為我與人交流經驗為零的緣故而產生的和正常人判斷上的偏差。

同樣之前給泉喂便當吃的時候也被周倩凶了,明明是他們母女二人讓我這麼做的,但周倩說我做的太過火了一點。

“明明當面說個話都害羞的要磕巴起來,肢體行動倒是夠大膽的啊。”

聽周倩這麼說,我羞愧的不敢直視她而低下了頭,呆呆的盯著自己的腳背。

“所以眼下當務之急,我認為是將你這個看到、想到泉就說不出來話的毛病給治好了。”

“又不是病,怎麼可能說治好就治好。”

我嘀咕著抱怨說。

“就算不是病好了,所以治好不是就更簡單了嗎?我已經想好了全盤的方案,你就當做上了一艘大船一樣安心的交給我好了。”

如果是泰坦尼克的話不是會沉嗎?

完全不放心讓周倩這個愛看戲的傢伙給我出謀劃策,因為很有可能是以我這邊做出什麼犧牲來達成目的的。

不過,如果能和泉好好說話的話,如果能起碼的改善自己在泉說話時候的樣子……

“我接受,說說周倩你的方案吧。”

我做出覺悟一般同意了下來。

“嗯哼,”周倩看到我的態度,滿意的點了點頭,“我想到的如何治好你在泉面前說話問題的辦法,是基於你在泉面前說話為何會這樣子卡殼的原因,也就是說,我這可是從根本上治好你的方案。”

看來,在我聽到自己想要的方案之前,這個傢伙是會為了滿足自己的展示欲望,將前因後果像是推銷員一樣介紹一遍不可了。姑且直接跳到她開始講重點的地方……

“……也就是說,你之所以會在泉面前說話卡殼成個這樣子,就是因為自己在外人面前說話不適應,所以我的

方案就是,讓你無時無刻的看到泉,之後從視覺上先習慣他。”

聽到這裡我舉起手來打斷了一下。

“你這個計畫聽著像是有理,但是卻需要泉的配合吧?泉可能做到像是你說的一樣呆在讓我無時無刻都能看到他的地方嗎?而且明明是為了改善在泉面前的態度,卻將我推到泉面前?這種治療方式和將怕火的人丟到火坑裡有什麼不同?”

“nonono!”周倩搖著食指否定了我,“我的計畫當然不會有這種疏漏了,因為我想讓你一直看著的,不是泉本人,而是這些照片。”

什麼照片?

“喂,老媽,給我配合一下,我提到照片了這個時候就該將照片拿出來啊。”

周倩對一旁正津津有味的聽她講話的班主任說。

“哦。”

只見班主任拿出來了幾大包牛皮紙袋,像是她平時用來包著試卷用的那種,接著打開了封口,一口氣將照片全部倒在了沙發上面。

“喏,我按照倩倩你的吩咐,將學校有資料的照片,還有開學以來泉的粉絲俱樂部偷拍到的照片都找來了,順便,還有放大版的。”

果不其然是泉的照片呐……

只是瞅了兩眼我就將頭轉到了其他的方向,就算是預先猜到了會是泉的照片,但是乍一看到他的臉,還是會讓人害羞的嘛。

不過立馬的,我的臉就又被周倩扭轉到了相片的上面,使得我不得不看著它們。

“周倩,放開……”

感覺像是將大腦放進熱水器裡一樣,我已經能感覺它在急劇升溫了。

“不放。你知道了我弄這些照片來就是為了讓你適應面對泉的吧?既然如此,你不看這些照片怎麼讓你適應?”

“你該不會就這樣讓我一直盯著這些照片別的什麼都不幹吧?”

“當然不會。”

周倩回答。

松了口氣……

“我打算用這些照片貼滿整個屋子的牆,讓你走到哪邊都得要看到。”

這不是比讓我盯上這些照片幾個鐘頭都要過分了嗎?

“拜託還請不要貼在我的房間、廚房、和衛生間這些地方……”

話已經說到現在的這份上,無論我說什麼周倩這傢伙都不可能會打消她的主意了,那麼至少的要有幾處至少讓我還能夠休憩的地方吧。

“你該不會打算從貼完照片開始就只在這三個地方活動吧?”

唔,被周倩看穿了。

“當然不行了,廚房和衛生間已經擬定好一定會貼了,不過眼下還是初階,我們至少的還是會放過你的房間一碼啦。”

“謝天謝地。”

“那麼,我們這就開始佈置照片吧。”

周倩說著已經拿起幾張照片,視線在房屋中四掃開始尋找起合適的張貼位置了。

“我,我回房間了。”

“等一下,”周倩制止了要逃跑的我,“你真的不參加嗎?這裡可有很多很多的泉的照片哦,你如果幫忙張貼的話,可以做主將喜歡的幾張擺在你喜歡的位置哦。”

唔……

可……可以嗎?

我無自覺的咽了下口水。

周倩此時露出一副我已經上鉤了的表情。

“而且,你還可以偷拿幾張中意的加入自己的收藏,我和老媽會裝作什麼都沒發生什麼都沒看到的。”

你都已經把這種事情講出來了,再提議讓我偷拿還有什麼意義麼……

“真是的,這麼多照片,看起來好像會工作量很大的樣子……事先聲明,我才不是為了周倩你說的事情,只不過讓你們僅僅兩個人來做這件事情的話,似乎會耽誤晚飯時間的樣子,真的僅僅是這樣。”

“是是,明白了啦,你就別說這麼多了快點來幫忙吧。那麼劉宏一會負責你最喜歡的廚房的牆上照片的佈置好了。”

“這可真是傷腦筋呢,竟然有這麼多的照片,泉這傢伙還真會給別人添麻煩啊。”

“如果你想要逞強的話就不要一邊笑著一邊說這些話好嗎。”

誰在笑啦?這只是周倩你的錯覺!

我只是嘴角有一點抽筋而已。

“對了,都忘記了佈置照片前,還有計劃的第二部分內容要講,這也和我們讓你重新找回劉宏的感覺這件事情有關。”

總算說完了第一部分了嗎?感覺第二部分應該不會讓人更加感到羞恥了吧。

“恩,第二部分不會讓人感到羞恥。”

竟然又被看透了。

“因為劉巨集你聽到有第二部分的時候露出了明顯的一臉厭惡的表情嘛。關於這個第二部分的計畫就是讓你找回以前劉宏的感覺。”

“關於這個你已經說過一遍了,這就是計畫的內容了嗎?我本來就是劉宏,只是換了個劉雅寧的名字而已,感覺上並沒有變了啦,所以這個計畫沒什麼意義嘛。”

聽我這麼說,周倩明顯的長歎了一口氣。

“我所認識的劉巨集可沒有這麼噁心哦。”

竟然說我噁心……

“你想一想,一個大男生,沒事加上‘的啦’語尾來說話,然後動不動傻笑,還一大堆肢體語言什麼的,不覺得會噁心嗎?當然這些事情放在雅寧身上是很可愛沒錯。”

“我一點都不可愛……”

照著周倩描述內容想像了一下,還真把我自己都噁心到了。

“而且還會對喜歡的男生蹭蹭蹭的,還會因為想到喜歡的男生的事情而傻笑……”

“我才沒有喜歡男生!”

雖然蹭蹭蹭和傻笑的確時有發生。“反駁無效。關於你的這些舉動,讓泉也是十分困擾呢,畢竟你在那邊一個勁的說自己絕對不可能和泉交往,一邊又做出親昵的像是戀人一樣的舉動。我是明白你為何覺得自己不能和泉交往的原因啦,正因為如此,你難道不覺得自己應該克制一些嗎?”

“我……會克制的。”

被周倩刻意點破這件事情,已經讓我在自己腦海中深刻反省了自己的所作所為,鑒於此刻我已經羞恥到了這份上了,我覺得以後我應該不會再犯了……吧?

大概可能也許保不齊不會再犯了。

“你絕對會再犯的啦。”

唔……

“所以我才建議你,再次的把自己當做劉宏,當做一個男生,這樣你就沒理由這樣子對泉做出那些親昵的動作了吧?”

“說什麼沒理由的,泉是我的好朋友,這個理由還是沒變吧?一想到這一點,有時候就不由自出的身體做出那些舉動了……”

“單單是好朋友才不會做出那些動作來!”

周倩爆破一般怒吼了出來。

“我又沒交過朋友,你說的這些我也不清楚啦……”

“我看你乾脆就和泉交往算了,這樣這個第二部分就可以省下來了。”

“我是,不可能,和泉交往的啦……”

我再次重申了這件事。

而且,就算我有這個意思,和泉交往的話也不能瞞著自己就是劉宏這件事情吧?否則對泉來說很不公平。

然而泉如果知道我是劉宏,原本是一個男生這件事情之後,還有可能喜歡上我嗎?還會願意和我交往嗎?

答案肯定是不會的吧。

如果有千分之一的可能性泉是個基佬喜歡男生,我這邊也會不想和這種男生交往的啊。

“唉,可是如果你再像是現在這樣對泉做這做那的,就算你沒有這個意思,泉也總有一天會主動向你告白的吧?”

會嗎?

雖然之前也有過類似告白一樣的話,但那也都只是開玩笑一樣的內容,我也就並沒有很在意……雖然當時還是有呆住。

不過,就算是泉對我認真的告白了,只要拒絕不就好了?然後快快樂樂的繼續當好朋友。

“我大概猜到劉宏你現在是在考慮要拒絕泉的表白了,但是不知道有一句話劉宏你聽過沒有,那就是,當表白失敗之後,兩個人就連朋友都沒得做了。”

這個……還真的會讓我困擾了呢。

雖然不是第一次聽到這句話,但聽周倩在這時候提到它,還是讓我如遭雷擊一般的醒悟了過來。

“雖然泉這傢伙總的來說還是好人一個,但是對於拒絕了他表白的女生,讓他再像是平時一樣對她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一件事情吧,以人類的本性來說。”

“那麼,我是不是應該提前把話說的再明白一點,讓他提早打消這個念頭比較好?”

“沒有用的,無論你話說的多明白,依你現在的這種在泉面前的行為方式,泉也不可能充分理解到你們兩個人沒戲,總有一天還是會表白的。”

“……我明白了,為了讓泉不會對我表白出來,我絕對不會再做那些讓他誤會的動作了。”

對我充分理解到問題的嚴重性這件事很滿意的周倩,在我說出如上的話之後周倩笑著點了點頭。

“很好,那麼你有沒有考慮過之後要用什麼行為方式應對泉了呢?既然雅甯的行為方式肯定會造就不可回避的災難和你們二人之間關係的終結。”

唔……雖然我已經做好打算不作出那些動作,但是用以替換、填補原來的行為模式我的確想不出來,總不能一直回避泉,見到他就退避三舍吧?這樣子就算可以解決問題我也不要。

那樣子和泉當好朋友不是就一點意義都沒有了嘛。

“關於這一點,我想告訴你,你已經不用太擔心了,我已經替你想到了,就是上面說過的,以原本劉巨集的行為方式就好。”

“咦?你是說讓我用過去那種冷言冷語相對,辱駡和無視並存的那個劉巨集的行為模式?這樣子倒是不會有被告白的危險啦,但是不會讓泉討厭我嗎?我不要。”

還以為讓我把自己當做劉宏是什麼好主意呢,如果像是周倩說的那樣我才不要。

“嗯?劉宏真的是一個會對朋友冷言冷語,辱駡無視的人嗎?在我記憶中你並不是這樣子哦,劉宏應該是為了不讓可能會和自己交朋友,和自己產生聯繫的人悲傷,而寧肯犧牲自己的感受,孤獨寂寞的維持孤身一人的生活,這樣一個體貼的人哦。”

唔……

雖然早就知道周倩發現了我作為劉巨集時的那個目標,但是再次確認到有人理解著自己,還是感到如同獲得了救贖一般。

“綜上所述,我讓你用劉巨集的行為模式來面對泉的意思,不是讓你用那個為了保護他人而戴著面具時候的樣子,而是你用作為劉宏時的真心來面對泉。”

“我明白了。”

我點頭回答。

“好的,關於我的兩部分計畫都已經跟你說陳述完了,我們該開始佈置泉的照片了吧?有沒有種很期待的感覺啊,雅寧?”

剛結束所謂“家庭會議”就又開始叫我雅寧了嗎?

雖然第一時間沒反應過來,卻還是有種踏實的感覺由心底而生。

恩,就算我將要在一定程度上變回劉宏,果然我現在還是劉雅寧。

“只是佈置照片而已……我才不會很期待。”

我回復周倩說。

“對了,”周倩突然想到了什麼突然說,“明天你和泉約好了要一起去給劉宏掃墓吧?沒問題嗎?你並沒有真的去世,死亡證明也不過是醫生失誤開出來的,墓地什麼的你要怎麼弄出來啊?”“哦哦,這種時候就要靠大人的力量了,”班主任拍著胸脯,一邊用胸部以頗有存在感的架勢搖晃著一邊插嘴說,“明天你就跟泉說,劉宏的墓地就設在咱們家裡,到時候我會準備好一個骨灰盒還有遺像什麼的,做出一個臨時的目的出來……”

我制止了班主任繼續說下去。

“關於那個,並不需要,劉巨集好像的確有一個墓地的樣子,雖然我自己並不知道它在哪裡,那個是並不知道我還活著的父母給我建的。”

聽我這麼講,周倩和班主任都分別露出了驚愕的表情。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