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和Ta只能做朋友?!

和ta只能做朋友 22,戀愛支援戰線成立~

書名:和Ta只能做朋友?! 作者:雨樓 本章字數:464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0:48


22,戀愛支援戰線成立~

約會後的第二天,週二,雅寧依舊沒有來學校。

“真的只是因為肌肉酸痛嗎?”

午休時間,我像是往常一樣和孫雷聚在了一起打算開始吃便當,孫雷便問了我如上的問題。

老實說我可是非常的不情願和孫雷在一起吃便當的啊,可以的話真想和雅寧一起吃。

“是啊,非常嚴重的肌肉酸痛呢,今天早上我也去看望過了,雖然能勉強活動了,但還不到可以下地行走的樣子。”

我回答道。

也因為如此,今天的便當是我自己從家裡帶過來的。

怎麼能讓還不能自由行走的雅寧替我做呢。

不過我和周倩也勸了雅寧半天,威逼利誘全都用上了才讓她放棄了今早為我和周倩做便當就是了。

真是個不讓人省心的傢伙呢。

“而且肌肉酸痛是因為你和雅寧約會的關係?”

……

這傢伙怎麼知道這件事的?

我明明為了雅寧考慮而沒有將這件事情聲張出去啊。

“看你的表情應該就是這麼回事了呢。”孫雷說道,“雖然我也只是憑感覺猜測的就是了,看你和她關係真的是越來越緊密了呢。”

“一邊呆著羡慕去吧。”

我沒好氣的說道。

明明我這邊為了讓她同意和我交往而做了那麼多努力,卻一點成效都沒有,孫雷還說“越來越緊密了”這種風涼話。

順便說下,孫雷其實也是知道我的真實面目的,只不過原因是因為他是我從小就認識的玩伴的緣故,早在我開始對其他人用迎合的態度之前就已經認識孫雷了,所以對他我是絲毫沒有和雅寧那樣的好感的。

但是也因為孫雷知道我的面目,我才可以這樣子在他面前放鬆自己,換言之,就是孫雷是我可以放心欺負取樂的物件。

雖然因此被孫雷說過好幾次“懷疑我們到底是不是朋友啊”這種話就是了,不過,誰管他。

這個時候,只見孫雷忽然故作神秘起來對我說道:

“泉啊,你和雅寧是不是已經開始交往了?”

聽他這麼問,我長歎了一口氣。

“並沒有啊。”

說完只見孫雷露出了放下心來一般的表情。

什麼嘛,該不會這傢伙也喜歡雅寧吧?但是雅寧是不會喜歡你的,死心吧孫雷。

“聽你這麼說我就放心了,”孫雷說,“不過為了你好,作為朋友我還是要提醒你一句,和雅寧的關係最好就到做朋友為止,不要和她交往。”

“恩,我可以揍你嗎?”

說著我就朝著孫雷的腦袋一拳打了上去。

“你已經打了吧?可惡,我可是好心提醒你的。”

“姑且聽你說一下理由吧,如果理由讓我不滿意的話我那句話全當為下一拳準備的。”

“你這傢伙,我們真的是朋友嗎……算了。我看你對雅寧那麼著迷,還是提醒你一下吧,不過這也只是我的猜測,而且可能涉及雅寧不想告訴別人的私密,如果你會反感的話我就不說下去了。”

我提起了拳頭並吹了一口氣在上面。

“賣什麼關子,快講。”

“好啦好啦,我說就是了。據我的猜測和觀察,雅寧很可能和那個劉宏是同一個人。”

這可真是……

“我知道我知道,很難以置信對吧。之前你不是也覺得雅寧她看起來和劉宏很像了嗎?當時你的結論是她和劉宏是雙胞胎兄妹關係,但是我觀察之後她的性格和行為怎麼看都和劉宏很像。”

呃……竟然只靠直覺就能聯想到這種地步,孫雷雖然是個白癡但不得不說還真是厲害。

不過我也不能任由他繼續這樣說下去了,可以的話我希望能打消他對雅寧的這種猜測,這也是出於對雅寧的考慮。

“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劉宏和雅寧的性格怎麼可能一樣啊,要是雅寧也那樣的刻毒的話我可不會喜歡上她。”

說出這種話來,我心裡不由得產生了對雅寧的愧疚感。

但我可不是真的想說你的壞話啊,原諒我吧。

“啊,你果然是喜歡雅寧的嗎?我真的勸你在受傷前放棄她,也不知道雅寧有可能和劉宏是同一人的意思你明白沒有啊?這意思就是她很有可能是一個男生哦。”

雅甯她和劉宏的確就是同一個人呢,但是她可是完完全全是個女生啊。

但為了雅寧我又不可能向孫雷直接解釋,而且想讓孫雷的智商理解這麼複雜的事情是很麻煩的一件事情。

我只能低下頭吃這便當當做沒聽到孫雷在講什麼。

“你這傢伙,如果是嫉妒我和雅寧的關係越來越好,自己感覺到寂寞了的話就自己去找個女朋友如何?”

我故意曲解孫雷的意思說。

“你你你……你這傢伙,我可是好心提醒你,你竟然這樣說我!”

孫雷難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用手指著我說道。

“順便說下,雅寧是之後像我這樣和她親近了以後才可以這樣稱呼她的,你要是再直呼她雅寧的話我就揍你哦。”

我用半炫耀半威脅的語氣對孫雷說道。

“聽到你們提起雅甯,”這時候周倩走了過來,“是在說她的什麼事情嗎?”

為了讓事情不再朝更複雜的方向發展下去,我搖頭表示沒什麼事情。

“啊,周倩你來的正好,”孫雷氣衝衝的對周倩說,“你老實講,雅甯她其實和劉宏是不是就是一個人?”

這傢伙竟然去直接問周倩這種問題……

幸好雅寧今天也沒來,如果這時候要是在場的話,難保孫雷不會直接到她面前劈頭問出這種話來。

估計那樣一來雅寧又會當場暈過去了吧。

正當我暗自為雅寧慶倖的時候,突然周倩一腳將我的椅子踢翻,我也摔倒了地上。

“痛啊!周倩你這傢伙,這是幹嘛?”

我對周倩怒吼道。周倩的表情也同樣異常憤怒,就像是要爆發前的活火山一般。

“竟然還問我幹嘛,你這傢伙幹嘛要把雅寧的秘密跟孫雷講出來?就算你和孫雷關係有多好,但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你難道分不清楚嗎?”

“我沒有說啊!”我喊冤道,“只是孫雷自己一個勁的在亂猜而已,而且你這樣不是就等同於承認這件事情了嗎?虧我為雅寧還打了半天掩護,要我說不清楚什麼話該說什麼不該說的是你才對吧。”

果然在一旁的孫雷驚訝的說:

“啊,這麼說,雅甯真的和劉宏是同一個人?是個男生?”

““不對!””

我和周倩異口同聲的說道。

“雅寧是正牌的女生啊。”

我解釋道。

“但

兩個人的確是同一個人對吧?那麼劉宏是女生?”

所以我就說以孫雷的智商解釋起來會很麻煩啊。

不過我好像剛聽到劉宏和雅寧是一個人這件事的時候,也做出過同樣的反映。

……真不想和孫雷放在一起被比較啊。

“啊……”周倩這時才明白了怎麼一回事,“這麼說孫雷還真的一點都不知情?只是一直在瞎猜著?”

“我不是已經說了嗎,而且你認為我是那種會把雅寧的事情四處亂講的人?”

我沒好氣的說道。

“切,就算你沒那個意思,但最後還不是暴露了。”

“賴我嗎?明明就是你的過失啊。”

周倩這傢伙還真是以自我為中心啊。

“真是煩人,現在該考慮的不是誰的過失吧?雅寧的事情讓這傢伙知道了,你說該怎麼處理?”

說完我和周倩同時在孫雷身上打量了起來。

“要不,滅口……”

周倩提議道。

“恩,孫雷的身材看起來十分適合分屍的樣子……”

我也附和著說道。

“兩位大人請饒命啊!如果能留小的一條賤命苟活於世的話,小的一定會報答您二位的大恩大德的。”

孫雷說著雙手撐在桌子上做出了求饒的姿勢。

“恩,說起來,的確有一件事情用得上這傢伙呢。”

周倩說著用手抵著下巴思考了起來。

連我此時都猜不透周倩指的是什麼事情,不過孫雷可以不用死真的太好了。

雖然他這條小名並不值錢,但是還是好歹是條名啊,我可不希望清清白白的雅寧因為這傢伙背負上一條人命呢。

“孫雷。”

周倩突然呼喚了孫雷的名字。

“在!”

孫雷立刻回答到,就像監獄裡帶過幾十年的老囚犯在回應獄警一樣迅速。

“如果說,我叫你來幫忙支援雅寧和泉,盡力撮合兩人交往的話……”

“非常樂意,保證完成任務!”

“恩,回答我很滿意,可以饒你一命了。”

“非常感謝!”

“喂!差不多夠了哦。”

因為實在看不下去孫雷這副毫無節操的樣子了,我上前打斷了周倩和孫雷的對話。

原來周倩是想要讓孫雷一起幫忙撮合我和雅寧啊,的確以雅寧這樣固執的個性,讓我和周倩都已經傷透了腦筋,這個時候有多一個人的幫助的確更好。

尤其是像孫雷這樣既是我的朋友、又同樣曾經對劉宏過去那個不與他人接觸的緣由他和真正的性格有所瞭解的人更是難得。

“那麼,之後就請多關照了。”

“哦,雖然不知道能幫上什麼,不過既然泉你已經決定了的話我會盡力幫忙的。但是,能不能跟我講清楚到底劉宏——也就是劉雅寧那邊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既然孫雷已經加入並答應好幫忙了,我和周倩便無所顧忌的將雅寧的事情和孫雷講述了一遍。

“原來如此哦……其實我還是沒明白就是了,但是之後只要想辦法讓雅甯答應孫雷的告白就好是吧?”

“說起來容易,但是我和周倩怎麼樣也想不透她到底是為什麼不願意答應我的告白啊,明明感覺的到雅寧已經非常喜歡我了。”

說著我和周倩紛紛露出了苦惱的神情。

然而孫雷卻像是沒聽懂我說的話一樣。

這傢伙的智商果然低啊,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小時候一起玩的時候頭有摔到過。

“奇怪了,為何你們想不透劉雅寧無法答應泉告白的原因啊,不是明擺著嗎?”

“哦,那你說說看?”

我不抱有任何期待的問道。

“當然是因為劉雅寧對泉的感情只是友情而已啊,起碼她認為著自己的感情是友情。”

“這不是廢話嗎?我苦惱的就是為何我都已經表示的這麼明顯了,雅寧還是只把對我的感情當做友情啊。”

我沒好氣的說道。

“當然是因為劉雅寧她曾經是男生啊,所以主觀意識上無法把泉當做交往的物件。”

恩?仔細一想孫雷說的好像有道理的樣子。

按照周倩之前說的,雅甯才變成女生大約一個月左右,還仍然無法擺脫自己是男生時候的想法也情有可原。

但是,卻有些地方說不通啊。

“照你說的,如果雅寧還把贊成當做男生,為何還會向我又撒嬌又是用臉蹭的?”

孫雷聳了聳肩說:“這個就有很多可能了,有可能是因為劉雅寧就是這種性格,在還是劉宏的時候只是把這種性格隱藏起來所以我們沒能看出來這一點。”

唔,如果是這個原因的話,我還真是慶倖雅甯變成了女生呢。

同時我也為雅寧感到慶倖,本來就長得身材嬌小,面孔雖然以男生說算帥但但還是更偏向於可愛,要是再有那種性格的話,估計會被人當做現在流行的叫做偽娘的生物也不一定。

“還有別的可能嗎?”

不知不覺的,我已經開始對孫雷信賴了起來。說起來這個傢伙的確還是第一個反應過來劉宏當時為什麼排斥和別人接觸的人,甚至比起一直關注著劉宏並伺機和他交朋友的我都要更早察覺這件事情。

之前也從零星的資訊中猜測到劉宏和雅寧是一個人這件事情。

果然這傢伙好厲害呢,明明平時智商非常不夠用的,偏偏直覺卻是遠高於普通人的水準。

緊接著的,孫雷開始說出了他想到的第二個可能。

“另外一個可能就比較簡單了,那就是雅寧只是潛意識的還把自己當做男生,之所以會做出那些行為只是因為她腦海中女生的形象就是那樣子的——或者也可能是因為沒怎麼和別人接觸過所以無法正常判斷而已,如果是這種原因的話,想要讓她改變態度答應泉的告白就簡單了。”

聽到這裡我像是看到救命稻草一樣,驚喜的追問道:

“這話怎麼講?”

“就是繼續加深她是個女生這方面的意識不就好了,這樣子最後一定會像是女生一樣看待和泉之間的感情問題,能到這一步了的話接下來的事情你們也都知道了吧?”

什麼嘛,明明只不過是孫雷,卻還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說“接下來的事情你們也都知道了吧”這種話。

不過,還是不得不感謝孫雷。

“分析得不錯嘛,我決定破格提升你當雅甯戀愛支援戰線的軍師了。”

周倩聽完高興的一直拍著孫雷的後背一邊讚揚道。

不過那個什麼戀愛支援戰線是什麼鬼?什麼時候成立的啊?幹嘛要稱為戰線?

大概全部都因為是周倩的興趣所以自作主張決定的吧。

我識趣的沒有問出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